克隆肉!你敢吃吗?天津2亿建全球最大克隆工厂!

<- 分享“澳洲新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2-05 澳洲新闻


在天津滨海爆炸之后投资两亿元兴建的全球最大的克隆工厂在天津滨海新区落地了,并且定下了明年生产一百万头克隆牛胚胎的目标。目前这个工厂的80%已经完成了建设,预计明年上半年正式投产


该公司董事长表示,克隆工厂除了保护多样性资源外,主要用于大规模的复制优质物种,生产方向是顶级的赛马,承担搜救等职能的工具犬,以及优质的肉牛。


“克隆肉”能吃吗?这些国家怎么说?

然而报道称食用克隆肉在全世界范围内仍然是具有争议性的,去年9月份欧洲议会决定禁止克隆牲畜和销售克隆的牲畜,禁止从其他国家进口克隆产品,原因是克隆的后代比常规繁衍的动物有更多的健康问题。


但是另一方面英国的新型食品及其加工咨询委员会就认为,理论上克隆肉和克隆奶是安全的。美国则对克隆食品持较为开放的态度,2008年美国政府批准的市场上出售克隆动物及其后代生产的肉与奶制品,并且称此类产品和传统产品没有差别。而中国目前还没有关于克隆领域的政策限定。


这家工厂什么来头?

英科博雅基因科技(天津)有限公司是博雅控股集团下属公司,是“克隆工厂”项目在天津的项目运营实体公司。博雅控股集团和韩国秀岩生命工学院合资成立了商业化克隆企业。截至2015年底,该公司已为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多个国家提供了550只克隆犬,用于执行机场、海关、警察等特殊任务。




韩国秀岩生命工学院


韩国干细胞研究者黄禹锡创办的秀岩生命工学研究所(SOOAM BIOTECH ),如今已成为韩国的“克隆工厂”,提供全球唯一获得许可的克隆狗商业服务,多年来有约600只克隆狗从这里诞生。研究人员在这里从事着商业宠物克隆、专用工作犬克隆、疾病模型克隆、克隆拯救濒危物种和异种器官移植用转基因动物等研究。




北大博雅控股集团(下称“博雅控股”)董事长许晓椿许晓椿说,在合作中,所有的资金来源来自于中方,而韩方主要以技术形式入股,“中方本身也有一些克隆技术的基础,毕竟博雅控股擅长的干细胞技术和克隆技术有一些交叉。”


去年,博雅控股和韩国秀岩合作成功克隆了四只纯种藏獒。



一只属于中国客户的克隆藏獒


“克隆”离我们远吗?

“你吃草莓吗?你吃香蕉吗?木瓜你吃不吃?其实这些水果很多都用到了植物克隆技术,即植物的无性繁殖技术。现在超市里几乎很难找出一种水果,不是用植物组织培养,或者植物克隆技术进行生产的。”“克隆工厂”投资方博雅控股集团董事长许晓椿博士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其实克隆技术的应用离我们并不遥远,大部分人在日常生活中都已经接触到了克隆技术,只是我们没有意识到而已。“就连我们经常吃的大米也是克隆的产物——袁隆平研究的杂交水稻也运用了植物克隆技术。”目前,世界上已经有孟山都、先正达、Pioneer等规模化、产业化的植物克隆工厂。


动物克隆技术的发展比植物克隆技术晚了将近30年。从1996年第一只克隆羊“多莉”诞生,到如今的20年间,动物克隆技术正在由实验室走向商业化应用。




克隆羊多利


“克隆动物”是怎么回事?

许晓椿介绍,克隆技术不需要雌雄交配,只需要从被克隆的动物身上取一个普通的体细胞,甚至可以只是一根毛发上的毛囊,就足以获得全部的遗传信息,然后将该体细胞的细胞核移植到去掉细胞核的卵母细胞中,再将该卵母细胞移植到代孕母亲子宫内,就可以培养出完全相同的复制品。过去动物克隆技术无法进入商业化应用的核心原因是产出效率低。“给你一个细胞,你有多大可能把它克隆出来?过去的成功率只有10%—15%。而现在,起码在犬类领域,博雅的技术已经能保证90%的成功率。技术条件成熟了,才敢谈到大规模商业化应用。”


为什么要生产“克隆动物”?

许晓椿介绍,动物克隆可以为我们提供优质而低价的食物。“我们都知道,最好吃的牛肉是和牛、韩牛,而中国很缺乏优质牛肉,这种情况靠传统畜牧业不能在短时间内得到改变。此外,我国顶级奶牛的量产很低,中国的牛奶品质不高也一直饱受消费者诟病。”许晓椿表示,“克隆工厂”未来的主要项目之一就是大量克隆生产优质肉牛和奶牛,目前计划一期将实现每年生产10万头牛,二期将实现每年生产100万头牛,以满足市场对优质牛肉、牛奶的需求。“未来,老百姓将会在超市中看到我们提供的牛肉。”


专家分析称,现在的克隆技术所消耗的费用仍然较高,其操作完全依靠科学家人工完成,单从经济因素来考虑,克隆动物的肉类价格可能要远高于正常家畜动物养殖的费用。对此,许晓椿则表示,克隆动物的成本取决于产量,未来,当克隆动物用于大规模批量化生产之后,价格也会随之下降


除了让老百姓吃上优质的食物外,克隆动物还可以用于保障社会安全、医药实验研究以及保护濒危动物等



国产体细胞转基因克隆牛


克隆肉安全吗?

“克隆肉”作为一种新奇食品代表的是科学技术进步,更承载了社会大众的不同声音。


对此,许晓椿表示,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曾发布过一份968页的“最终风险评估”称,健康的克隆母牛、猪或山羊及其后代生产的肉类和奶类没有安全风险。该报告说:“从克隆牛、猪、山羊产生的食品比之源自同类的性繁殖动物食品,并不构成更多的风险。”另外,英国新型食品与加工程序顾问委员会(ACNFP)也曾发布过一份140页的关于克隆牛及其后代的肉和奶制品与普通牛肉、牛奶没有区别的报告。报告指出,“克隆(无性繁殖)动物生产的肉类和奶制品可以安全食用。”


你会接受“克隆肉”吗?

除了食品安全性问题,有关克隆动物的伦理与其自身健康问题一直备受关注。韩国首尔大学兽医学教授吴熙钟认为,克隆动物比一般正常动物老得要快,且容易得病。欧洲社会至今仍不允许克隆农畜,而当年诞生克隆羊“多莉”的爱丁堡罗斯林研究所也已不再从事动物克隆研究。


今年9月,欧洲议会高票通过禁止克隆农畜和销售克隆牲畜,理由是克隆的后代比常规繁衍的动物有更多健康问题。对此,许晓椿回应:“如果中国大规模克隆高端肉牛,那么欧洲的高端肉牛市场必将受到一定冲击。可以肯定地说,欧洲禁止克隆农畜和销售克隆牲畜是从贸易保护和政治需求的角度出发。”




中科院生物所的一位不愿具名的研究人员表示,中国目前没有法律条文禁止动物克隆技术应用于商业化,而且在博雅天津项目之前,国内的华大基因就开始推进克隆猪的商业化项目。“从国际上来看,美国、韩国、日本这些国家都没有在法律上禁止动物克隆技术的商业化应用,尤其是韩国,已经有克隆牛的商业化应用了。”


尽管如此,仍有忧虑的声音认为,克隆动物被人食用的安全性仍未得到充分验证,同时克隆动物的经济性也仍然受到各方质疑。




从消费者态度看。国际食品信息委员会的一项调查显示,22%的美国消费者对克隆动物持支持态度,而反对者则高达50%。很多网站上对于公众是否接受克隆肉的调查问卷比比皆是,消费者各抒己见,但是没看到明确性的调查结果,也很少权威性的调查报告。




澳洲新闻 微信:AcnwNews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