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访学一年,让我思考懂得如何做父母

<- 分享“美国留学妈妈圈”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26 美国留学妈妈圈


“无论你一路上经历到怎样的挑战、挫折和绝望,如果你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目标,真的只有这一个目标,你就会找到真正的成功和幸福。这个目标就是:作为一个人,你要活出你作为一个人最大可能的最真实的自我。你愿意把你的自我最大化,用你的能量让自己变得更好,让你的家人和身边的人变得更好。——奥普拉


本文作者:邓瑾,前《南方周末》记者,哈佛尼曼奖学金项目(美国最好的记者培训项目)访问学者。她带女儿在美学习生活一年,东西文化和教育理念碰撞后的思考全记录,字字珠玑,值得认真读完。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教育的本质又是什么?


没有孩子之前,我太忙了,没空考虑这些问题。或者更准确地说,我太肤浅了,还没有准备好让这些问题浮现。


有一句老话说,有了孩子的女人,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而我的理解是,女人因为有了孩子,才成为一个完整的人。是的,一个完整的“人”,而不仅仅是一个完整的“女人”。至少,我是这样。因此,我非常感谢我的女儿,她为我之前那一直努力向外看的生命打开了一扇内省之门,让我更懂人,更懂生命,让我成为一个更完整的“人”。


什么事让你充满活力,然后就去做这件事。


真的是有了孩子之后,我才开始想教育这件事,尤其是在这个教育体系已经被千夫所指的国家。在思考教育本质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回到“生命的本质到底是什么”这个原点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后面所有关于教育的问题都失去了方向。而我以前所受的教育和生活经验,并没有给我答案。


我踏上了寻找之旅。


2013年5月30日,哈佛毕业典礼。我和所有的毕业生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家长一起,聆听了美国脱口秀女王普拉·温弗瑞(OprahWinfrey)的演讲。她分享了她的成功与失败,以及如何从失败中走出来的经历。然后,当她说出以下几句话的时候,刹那间我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孩子出生后所有关于生命意义的寻找,以及在哈佛一年间所有点点滴滴的感悟,在那一瞬间擦亮了火花。她说:“无论你一路上经历到怎样的挑战、挫折和绝望,如果你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目标,真的只有这一个目标,你就会找到真正的成功和幸福。这个目标就是:作为一个人,你要活出你作为一个人最大可能的最真实的自我。你愿意把你的自我最大化,用你的能量让自己变得更好,让你的家人和身边的人变得更好。”


神学家Howard Thurman将这件事儿阐释得淋漓尽致,他说:“不要追问这个世界需要什么样的人,问你自己是什么事让你充满活力,然后就去做这件事,因为这世界需要的正是活得生气勃勃的人。”


活出自我,而不是其他,本身就是活着的目的,而不是手段!


你最大限度地活出了自我,你也就自然成就了别人和世界。成就别人和世界,用我小时候的老话说就是“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是结果,而不是目的。


自从有了孩子,我就不断听到一句话:希望孩子能“活出自我”。这是新一代觉醒的父母对中国长期以来像在生产线上大批量生产标准化的工业产品一样去生产“人”这个教育体系的反省。我认同这个理念,但说实话,只有到哈佛访学一年后,坐在哈佛庭院成千上万人中听奥普拉讲到上述几句话时,我才突然领悟到它的含义。


我常常惊讶于人生的跨度怎么可以这么大!


在哈佛,我看到了人生的可能性,看到了远比在中国看到的更丰富得多的人生的可能性。就拿我所在的哈佛尼曼奖学金项目来说,每年的尼曼学人是来自世界各地的24名文字记者、摄影记者、编辑、以及新媒体创办人。我有幸成为2012-2013届中的一员。在中国,我的同事同行们大都有着差不太多的人生履历,上学——有念新闻系的有不念新闻系的——然后毕业,有直接进媒体的也有辗转后进媒体的。但在尼曼,我常常惊讶于人生的跨度怎么可以这么大!


比如我的一位同学曾是美国专业的芭蕾舞明星,立志要成为世界上最优秀的芭蕾舞演员,但后因厌食症,在最辉煌的时候退出舞台,几年后却成为了《纽约时报书评周刊》的编辑!从芭蕾舞明星,到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报社编辑,这个跨度得有多大!


这样的故事在哈佛也比比皆是。


从做父母的角度来讲,我的理解是,孩子的未来有无穷的可能性,真的不能以我们自己人生和才智的局限性去构想孩子的未来,尤其是在这个日新月异的移动互联时代。我们现在根本就无法想象,等我们的孩子长大时,他们生活的那个完全互联网化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


纪伯伦在他的诗作《论孩子》中早就表达了相同了观点。一直以来,我都以这首诗来提醒自己。


《论孩子》


冰心译


你们的孩子,都不是你们的孩子


乃是生命为自己所渴望的儿女。


他们是借你们而来,却不是从你们而来


他们虽和你们同在,却不属于你们。


你们可以给他们爱,却不可以给他们思想。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你们可以荫庇他们的身体,却不能荫蔽他们的灵魂。


因为他们的灵魂,是住在明日的宅中,那是你们在梦中也不能想见的。


你们可以努力去模仿他们,却不能使他们来象你们。


因为生命是不倒行的,也不与昨日一同停留。


你们是弓,你们的孩子是从弦上发出的生命的箭矢。


那射者在无穷之间看定了目标,也用神力将你们引满,使他的箭矢迅速而遥远的射了出来。


让你们在射者手中的弯曲成为喜乐吧。


因为他爱那飞出的箭,也爱上了那静止的弓。


既然孩子的灵魂,“是住在明日的宅里”,是我们做父母的“在梦中也不能想见的”,那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给孩子“爱”和“自由”,让他们尽可能地去发展自己,成为“生命为自己渴望的儿女”,活出天赋的自我。


我花了40年才想明白这件事,但我想让我的孩子从小就去琢磨这件事。


我常常对她说: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没有两朵相同的雪花,世界上的每一个人也都是独一无二的。


孩子让我有机会成为更好的自己。


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我理解这种独特性其实包罗万象,可以是所有的所谓各种特长,也可以是各种痴迷的兴趣和爱好,可以是品格,也可以是独特的生活经历。


在哈佛,我发现,只要你对某一个领域,某一件事情有比一般人更多的了解或理解,哪怕这事再小,你都可以开个讲座,你都会有听众。也就是说,你都可以为别人带来价值。有独特性,就有价值。


而怎样才能发现和保护孩子的独特性,让他们活出最大的自我呢?我觉得从外看,孩子的兴趣就是上苍的指引之手,通过它,我们可以很轻松地找到上苍赋予每一个生命的独特性。我们做父母的就是要不断观察和了解孩子的兴趣,并及时为他们提供相应的资源。


其实,只要有“自由”,让孩子内心的天赋和热情能不受阻碍地流露,家长并不难发现孩子的独特性的。


对我来说,难的反倒是如何帮助孩子跨过内心的障碍,比如不安全感,焦虑,羞愧,不自信等,让她可以在天赋的独特性中自在发展。用哈佛毕业的一位著名心理理疗师克里希那南达的话说,就是“拥抱自己的内在小孩”。


内在小孩指的是孩子般的敏感、直觉力、好奇心、想象力、天赋智慧,和感受感觉的能力,并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和成长而改变或衰退。克里希那南达说,我们每一个人的本质就是我们的内在小孩。在那里,“生命是深深放松的状态,能欣赏自己的独特天赋,无需奋斗来证明自己。”但,所有孩子的内在小孩,所有孩子的天赋本质都曾经、或正在遭到破坏。破坏来自最亲爱的爸爸妈妈,家人和社会。在抚养孩子的时候,我们都曾无意或有意地伤害过孩子而不自知,因为我们自己就失去了我们的内在小孩,因为我们自己就不够智慧。


我们都希望孩子幸福。但如何才能幸福?如何才能一生幸福?我以为,这真的是一门很深的功课。大人都没几个能得高分,我们又怎么去教孩子?这显然不是少给孩子报几门课外班,少给孩子压力这么简单。


人,在天赋的本质中,在自我中,是幸福的,沉静的。然而,怎么去做?怎么去教?能教吗?


最近,女儿问我,什么是佛教?又有一次,她问我,什么是智慧?我回答了,但我都不满意我的回答,因为我自己都没有准备好。所以,我真的很感谢我的孩子,让我有机会重新去思考有关生命、幸福和教育这些历代智者都在思考的、并没有简单答案的问题,让我有机会重新审视自己和他人的生命,让我有机会成为更好的我。


亲爱的孩子,就让我牵着你的手,我们一起成长吧。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