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美国私立中学迎来大批中国留学生

<- 分享“美国新阳光国际旅游上海代表处”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1 美国新阳光国际旅游上海代表处



来自中国的双胞胎Wendy和Mary Wu在纽曼学校的数学课中,摄影:DAVID L. RYAN/GLOBE STAFF



位于Everett(译者注:波士顿附近地名)的教皇二十三世学校曾经是典型地方教会学校的典型,数百名来自爱尔兰和意大利的贫穷移民家庭在一幢水泥建筑中找寻一个崭新的未来。几十年以来,鲜有来自比Malden或者Chelsea(译者注:均为波士顿附近地名)更远地区的学生在该校就读。

 

不过今天从同样的门口走过,你在学校的储物柜旁听到的多是普通话。各国国旗在学校由教堂改建饭厅的彩色玻璃之间招展。在一间教室内,悬挂着十字架的书架内放置着中文词典——提醒我们该校近半学生来自海外,而其中四分之三是中国学生。

 

中国学生进入美国大学学习可以追溯到近四十年前。不过随着中国中产阶层的涌现以及大学的扩招,一些家庭早在初中阶段就开始考虑将孩子送到国外留学。纷至沓来的低龄学生催生了一个快速获利的边缘产业并在全美范围内改变了中学生的构成,尤其是在私立中学云集的新英格兰地区。

 

精英寄宿学校已然注意到这个势不可挡的趋势,很多学校开始减少录取中国学生维持平衡。但是很多面临财务压力的走读学校,通过与招生代理的合作、营造新宿舍、及重新改造课程,抓紧良机招收支付全额学费的国际生。

 

本校已经不是1980年代那个学校了,教皇二十三世学校校长TomRyan表示。

 

根据国土安全部统计,2015年中国学生占全美92,000名海外中学生的35%,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中学留学群体。而仅在新英格兰地区,国际生的数量也从2010年的9,000人增加到了14,000人。

 

在位于Back Bay(译者注:波士顿地名)的纽曼学校(the Newman School)在读的国际学生比例在过去五年内从29%升高到了35%,其中70%来自中国。位于Granby(译者注:马萨诸塞州的一个地名)的马杜菲中学(the MacDuffie School)在过去四年内国际生数量增加了四倍,在总共297位学生中达到了160人。

 

为了更好地为支付了61,860学费和生活费的国际生服务,列克星敦基督学校(Lexington Christian Academy)最近收购了一幢宿舍。而在2011年,教皇二十三世学校将该校五楼改建为国际生宿舍,该校收取9,500美元的学费,以及30,000美元的食宿费用。

 

对于近期为寻求更好教育机会汹涌而来的低龄中国学生家庭而言,来到美国并非万事大吉,因为早在青春期就跨越重洋把孩子送到一个陌生国度肯定无法高枕无忧。其中有些孩子因准备不足而深陷泥潭,但很多学生确实掌握了一个前所未知的教学体系,提升了英语水平,向传统单一的校园注入了多元化色彩,并为今后在美国高校学习做好了更加充分的准备。不过学生融入的过程绝非一帆风顺。

 

在住到寄宿家庭的第一天,我关上房门在自己的房间待了一整天,冉易欣(音译)表示,她是在17岁时来到位于缅因州Blue Hill的乔治斯蒂文斯学校(George Stevens Academy)就读10年级。不过随后这位来自华南的中国孩子开始与寄宿家庭的男主人一起观看橄榄球比赛、参加学校拉拉队、在当地教堂做义工、而且还成为了一个资深龙虾品尝者。她于去年高中毕业,目前就读于庞克希尔社区学院(Bunker Hill Community College)。你需要变得多才多艺而不只是应付功课,小冉认为,如同众多国际学生那样,她转换于在不同的寄宿家庭之间。

 

对于中国家庭而言,就读美国大学的渴望往往是(低龄留学)驱动因素,不过,就像小冉那样,很多家庭同样希望逃离中国严酷的教育体系。

 

多数中国公立学校的高中学生期望在高三年级的全国大学入学考试(高考)中取得佳绩,学生最终就读的大学及专业取决于高考分数的高低。这种以要求严格著称的高考应试模式无法为学生的兴趣爱好或者自我审视提供最足够的空间。中国的应试体制对于发展个人兴趣没有任何好处,小冉的父亲冉启辉(音译)表示,他每年为女儿的高中留学支付46,000美元的费用。

 

对于注重课外活动并且鼓励学生追随自己激情的美式教育,有些中国家长也不乏担忧,尤其是顾虑学术水准与国内无法匹敌。而且除非家长可以负担全程陪同孩子,在孩子最需要陪伴的成长期与家人分离亦引发忧虑。

 

这就像提早四年进入大学生涯,一位儿子在位于康州的乔特罗斯玛丽中学(Choate Rosemary Hall,前总统肯尼迪的母校)就读的母亲Tracy Ren(任妈妈)表示。如果你在14岁就把孩子送出去留学,他们就离你而去了。

 


来自中国的Ali Fu和来自Lynn的Priscila Forgione在教皇二十三世高中一起做作业,摄影:DAVID L. RYAN/GLOBE STAFF


任妈妈协助运营一个的家长互助微信公众平台,这个名为“美国留学妈妈圈”的公众号拥有50,000订阅粉丝。

 

很多家长就像Robby Yang(杨爸爸)那样,在把孩子留在身边抚养还是送到远离家乡的海外留学之间犹豫不决。不过当孩子在北京开始上小学后,所有的瞻前顾后都烟消云散了!他发现家长们纷纷咨询老师,除了课堂作业和课后的英语补习之外,还应该为7岁大的孩子准备哪些额外的课外教辅材料,杨爸爸试图对他儿子幼儿园的强化训练视而不见,在这里有些孩子已经能够阅读小说了。但他儿子往往因为未能做对计算题或者像别的孩子那样默写出很多方块字而放声大哭。

 

诸如此类的竞争随处可见,Pearson公司(一家全球性的教育出版公司)工作的杨爸爸表示,他每天花三个小时把儿子送到一个著名学校就读。

 

美国学校坦承扩招国际学生的主要动力是全额学费。很多学校甚至期望把有钱的国际生家庭发展成捐赠者。不过学校管理者同样表示接踵而至的国际生正在重塑此前缺乏多样化的校园文化。我们的学生不会津津乐道于闭关自守和坐井观天,马杜菲中学校长Steven Griffin声称。

 

在中美两国,一个将中国孩子送入美国私立大学预备中学的全新行业已经诞生并快速成长。中介机构指导一个家庭申请美高录取的费用最高可达五万美元。很多公司还通过安排学生入住临时宿舍或者寄宿家庭获得额外利润。

 

学校相信中介机构可以为学生的申请材料增加可信度。不过中介机构往往与招生官建立非同寻常的合作关系,而金钱则成为首要的撮合媒介。



来自中国的Nick Zhou在教皇二十三世学校玩桌球,摄影:DAVID L. RYAN/GLOBE STAFF


国际学生代表着一个丰厚的市场机会,位于波士顿的Findingschool.com(一个介绍美国中学的中文网站)的创始人张溪介绍道。虽然自称是为了提升学生群体的多样化,很多学校其实就是为了钱。

 

Griffin承认马杜菲中学通过中介机构招收国际学生。该校向中介机构提供返佣,佣金按第一年51,000美元学费的10%,以及随后年份学费的5%核算。

 

斯巴霍克学校(Sparhawk School),一家位于Amesbury(译者注:马萨诸塞州地名)的走读学校,要求所有来自中国、越南和韩国的学生通过剑桥国际教育申请入学。该公司位于Waltham(译者注:波士顿附近的地名),在成立不到十年间已经与超过200所高中和大学建立合作关系,是该行业规模最大的公司之一。

 

虽然第三方公司协助很多家庭完成陌生的申请流程,但其中不良企业将那些渴望孩子出人头地的无知家长玩弄于鼓掌之中。一位中国家长最近与马杜菲中学联系,告知校长其家庭无法负担该校强制性要求的每年40,000美元的捐赠。但学校其实没有要求该项捐赠,这完全出自中介机构的弥天大谎,而学校从未收到过这笔款项。

 

对孩子,或者是学校的前途而言,对于暴利的渴望令人孤注一掷。今年,拥有11%国际学生的列克星敦基督学校要求一位经多次警告长期未能完成作业的中国学生自动退学。她的父母万里迢迢飞来学校,向校长表示愿意做出任何努力使其女儿留校继续学业。最后,我终于搞明白他们想要表达的意思是´多少钱?’该校校长Timothy Russell回忆道。

 

学生往往需要使用有限的语言技能、孤身一人面临陌生的环境挑战并做出应对或者抗争。

 

教皇约翰二十三世学校坐落在一个连锁餐馆和香烟店的对面,两者之间是一家便利商店和一个美甲沙龙。一些中国学生发现美国城市近郊与北京和上海摩肩接踵的繁华街头和眼花缭乱的高楼大厦形成鲜明对照。

 

Augustine Wong,一位就读位于BackBay(译者注:波士顿地名)纽曼中学的香港居民,将其寄宿家庭居住的Roxbury(译者注:波士顿地名)形容为令人沮丧的。

 

为了帮助国际学生融入,学校有时要求他们参加运动队或者俱乐部。其影响是双向的:中国新年已经成为一个广为人知的假日。不过在学校餐厅可以看到更为现实的一面,同类学生往往扎堆就餐。在纽曼学校最近的一次晨会中,很多亚洲学生聚集在会议室的相同一侧。

 

一些学生从未走出困境,更不用提真正地融入。而且,有时候事情会变得不可收拾。

 

三个在南加州就读的中国高中生由于被指控涉嫌绑架另一位中国女孩,用烟头烫她并强迫她吃自己的头发而在今年早些时候成为标题新闻的主角。这些学生的一位律师将这些行为与孤独以及缺乏家长监护联系在一起。如此行为相当罕见。但是学生在美国老师的期望和不熟悉西方教育体制的家长压力之间显得无所适从。

 

教皇二十三世学校的世界史教师George Becker,提到出现早晨第一堂课中的中国学生往往显得很疲劳,因为他们会在深夜与家长视频聊天。其中有些孩子睡了几个小时后,在凌晨一点左右再起来与家长视频,然后再重新上床睡觉。

 

Becker努力使英语程度不佳的学生参与课堂讨论。他在第一学期的大部分时间不断强调参与课堂讨论和发表意见的重要性——而这些在传统中国学校中是不被鼓励的。我一直想着得让他们理解这一点,或者是怎么才能将课堂讨论与他们熟悉的事情联系起来,”Becker表示。



国际生的增加也影响着学校的教学内容和方式。斯巴霍克学校开设了一门关于有助于国际生通过申请大学所需英语标准化考试的课程,而且该校还就有关中美两国文化差异对教师进行培训。马杜菲中学为无法满足毕业要求的外国学生提供一种国际文凭。在就读该校或其他学校的常规课程前,列克星敦基督学校则为国际生开设了一个英语强化项目。

 

你们,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改变了学校,寄宿学校协会(TheAssociation of Boarding Schools)副主任Peter Upham指出。汹涌而来的国际生确实带来多元化的思想,但也过于改变了学生的整体构成,Upham表示。该协会已经启动了一场全美范围内的活动,鼓励寄宿中学招收更多的本土学生——2020年多招2,020个(本国学生)。

 

不过凭借着雄厚的捐赠基金,新英格兰地区最好的中学没有扩招国际学生的压力。

 

招收过多国际学生的效果适得其反,位于Byfield(译者注:波士顿地名)的伽文纳中学(Governor School)的招生副主任Chris Blondin指出。迪尔菲尔德中学(Deerfield Academy)总共635位学生中只有约20个中国学生。由于该校在每12申请人仅中录取一人,且不提供英语语言培训课程,来自中国的申请人数有所下降。

 

在未来数年,纽曼学校计划改变招生策略并招收更多美国学生。校长Harry Lynch为学校的国际声誉倍感自豪,不过他也经常听说该校在波士顿地区并不广为人知。Lynch静静地坐在自己堆满教科书的办公室中,看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经过门口走向各自的教室。当我展望学校的未来,我们需要有所调整。”Lynch表示。


本文来源网络

我们在此代表本账号的所有读者感谢本文作者所付出的辛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敬请直接通过公众号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