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么一个黑客.....他操纵了拉美国家的几乎所有民主选举....

<- 分享“英国那些事儿”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2 英国那些事儿


今天事儿君要说的…

是一个黑客的故事….

他叫Andrés Sepúlveda… 

他操纵了拉美国家的几乎所有民主选举。


从2005年开始… 他用各种黑客手段入侵对手党派的电脑,盗取对手资料,黑掉对手的主页,在社交媒体上用水军操控舆论…

就这么在8年多的时间里,他参与了墨西哥,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萨尔瓦多,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巴拿马和委内瑞拉的各种国内大选…..

直到2014年,他在哥伦比亚2014年总统大选中被抓获…  因为网络犯罪的相关罪名被判10年。

在监狱里,为了谋求减刑。 他终于决定接受记者的采访,将自己所知的一切公之于众… 今天,就来说说他的故事……


【出山】

一切还要从2005年说起

Sepúlveda有一个哥哥,哥哥当时作为公关人员在帮助一个党派搞国会选举。这个党派与当时哥伦比亚的总统 Alvaro Uribe结了盟,而Uribe是兄弟俩共同的偶像。他们一直以来支持的都是像Uribe这样的右派政党,Sepúlveda也想像自己老哥那样为他们工作,让他们赢得胜利。

但是,跟他老哥的这些常规公关技能不一样...他擅长的,是“黑色手段”

为了证明自己,让自己能加入Uribe的团队... 他让他老哥带他去参观了这个党派的总部,就在那里,他轻轻松松黑进了党派战略军师 Rendon的电脑。 一阵下载,就这样把Uribe总统最近的所有工作行程都下载了下来。 


这些下载下来的最关键信息成了他的“投名状”,他拿着自己获取的各种机密信息去到Rendon面前,他只说了一句话:


“我可以像黑进你的电脑一样,黑进你所有竞争对手”


虽然Rendon知道自己被“黑”后气炸了,但是很快,政客的机敏让他很快意识到他的价值,最后他决定把Sepúlveda招入麾下为自己所用。 

(这个Rendon在拉丁美洲很有名,被评选为拉美最牛掰的5个选举政治顾问之一。此人参与过拉美国家的28个总统和立法选举,帮各大党派出谋划策,却只输过其中一两场。 后来,Sepúlveda开始为Rendon工作。而Rednon也成了他未来几年用“黑色手段”操纵政治选举的生涯中,最重要的一个接头人.. 这是后话..... )


被Rendon招入Uribe总统的团队后,Sepúlveda接到的第一个项工作,就是黑进Uribe竞争对手的网站。当时他盗取了对方捐款赞助人的e-mail地址的数据库,然后给这些用户群发邮件,故意散布黑的信息... 让对方的捐款人对他们失去信心..... 为Uribe的连任选举扫清了障碍。 

整个过程持续了一个月,事成之后,他得到了1万5千美元的报酬. 

这是他开始干预政坛选举的第一步,

也是他通过这样的黑手段挣到的第一笔钱.....

这笔钱,

是他之前老老实实当一个网站设计师赚的钱的整整5倍。


【炉火纯青】

如果说之前的第一单只是初出茅庐的话… 很快, Sepúlveda在开始走上了更专业化的道路。在之后的几年内,在完成了Rendon交过来各种活之后,他组建了自己的团队,跟Rendon一起开始干预和操纵拉丁美洲各国的总统竞选。他的要价不低。 

他们有1万2千美元的月套餐,可以帮你黑进对手的手机、恶搞对手的网页、后者对对手的粉丝群发大量邮件和短信

如果你买2万美元一个月的豪华套餐,就能帮你搞一全套的窃听、入侵、解码,获取对手选举团队的一切机密,还帮你搞防御。 


他一切的操作都经过像Rendon这样的中间人... 他服务的很多政客和竞选人都不知道他的存在,在那些政客的眼中只知道Rendon的“预测”和战略都很准...   这也奠定了Rendon在业界的地位...


巅峰时期,他雇佣了一整个黑客军团,团员来自各个拉美国家。 他表示巴西人制作的恶意软件最“牛掰”,委内瑞拉人和厄瓜多尔人擅长发现系统漏洞,阿根廷人是电话窃听的大神,墨西哥黑客各方面很牛,但就是嘴太大,只有紧急情况下他才会用。

他使用的设备和软件也越来越高端,曾花了5万美金买了一个俄罗斯的软件来窃听电话….


【水军】

伴随社交网络越来越流行,Sepúlveda意识到光靠黑进对手系统盗取资料还不够。要想获得选票、引导舆论,就得在社交网络上下功夫

他知道不论是facebook还是twitter,社交网站上的账号和热门话题都是可以造假的。于是他编写了一个叫“Social Media Predator”的程序,用来管理和引导一批网络水军账号

这个程序可以让他很容易且很快的更改这些账号的用户名和资料,这次用完了换个“皮”,下次接着用。 

最终他发现,公众舆论真的很容易就被他操控和引导

“当我意识到人们更相信网络上的东西而不是真相的时候,我发现我拥有了能让人们相信几乎所有事情的能力”


【“战绩”】

正如文章开头所说,在他“黑”遍拉美各国的几年里... 各个国家的选举他都有插足。 


在危地马拉,他窃听了6个政客,然后把信息用加密的闪存盘再给到Rendon手上

2011年在尼加拉瓜,他受雇去“黑”当时正在竞选总统的奥特加,侵入了奥特加妻子和政府发言人的邮箱账户,盗取了一系列个人和政府机密

在洪都拉斯,他帮助总统候选人 Porfirio Lobo Sosa防御电脑和通讯设备不被竞争对手侵入

在墨西哥Tabasco州,他为了离间一名代表和支持这名的代表的天主教徒,创造一个由同性恋组成的团体的Facebook账号,公开声明支持这名代表

在Jalisco州,他写了一个程序,每天凌晨的时候会自动拨打竞选电话,假装成竞争对手在骚扰选民


除了受雇于人,Sepúlveda表示自己也会因为自己的个人政治倾向和喜好行事。  

2012年时,他对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发动了“攻击”,没别的,就是看查韦斯觉得恶心

当时查韦斯正在想要连任第四届总统,于是他就YouTube上匿名发了一个视频,视频里记录了他黑进了委内瑞拉的权贵人物Cabello和国民大会主席的邮箱,放出了他们往来的邮件。 他同时组织了黑客去黑了查韦斯的网站和Cabeelo的推特账号


就这样,这些年来他参与了拉美多个国家大大小小的政治选举

【巅峰】

他会想起这8年里做的最极致的一单“活”… 还要算2012年墨西哥总统培尼亚·涅托当选的那一波

他表示涅托给了他整整60万美金的预算。他用这些预算,动用了他能用的一切手段.... 


他带领一批黑客在几个竞争对手的总部安装恶意软件,窃听、盗取了对方的竞选策略、演讲稿以及会议行程安排。 

对方的行程安排才刚刚输入进电脑,就马上被他的键盘记录器记录下了一切发给他。 他们的团队得知这些信息的速度甚至比他们对手自己团队下面的人还快。


他在社交媒体上用大批“水军”引导公众支持涅托,并散布对竞争对手不利的消息。 这些“水军”全都是他经营了一年以上的“高端水军”,每个账号都有完整的社交和互动历史,每个账号都很有说服力。 

他还有3万个推特机器人,能帮忙造势,让对涅托有利的消息成为热门话题

在这巅峰一单中,最后他成功碾压了竞争对手,将涅托推上了总统的宝座…..

 

涅托当选总统的画面传来的那一刻,他正在自己见不得光的“工作室”里,坐在他的电脑前。 

他冷眼看着自己的一切战绩.... 

拿起了电钻,

把这单活力所有含有机密信息的闪存盘、硬盘和手机统统钻毁。 

再把这些钻毁的残片放入微波炉... 微波之下,没有任何芯片能得以幸存...

他所有的纸质文件资料也被绞碎扔进马桶冲走

他所用过的所有匿名代理服务器也被他全部撤销。

短短不到1小时,他把他干预“拉丁美洲近年来最肮脏的一次选举”的证据销毁了….


最后的最后,

对于他的这些指控,无论是Rendon,还是涅托,还是他声称服务过的政客们目前都表示了否认。 涅托方面也表示这根本就是扯淡,他们根本没有和Sepúlveda有过联系。 

 

而Sepúlveda表示,

“我的工作就是执行那些肮脏的竞选战争的指令,发动各种心理战,搞“黑色宣传”,散布谣言。总之就是政治所有的阴暗面,没有知道这些的存在,但每个人其实都看得见”


【后记】

Sepúlveda现在依然在狱中服刑..

他的后脑勺上文着两个最有geek风范的文身..... 

一个代表“头在这里结束,主体(身体)在这里开始”的html标签.... 


另一个是一个二维码 -- 他个人加密的私匙..... 


ref:http://www.bloomberg.com/features/2016-how-to-hack-an-election/

-------------------------

悠然游客:所谓民主,揭开幕布不堪入目


姓张的不少:可以啊,谁有此人,可得天下


总有胖子值得珍惜:拿起了手机扫了扫那二维码的举手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