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再讨论更换国旗,英女王退位时?

<- 分享“新西兰毛传媒”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28 新西兰毛传媒


新西兰关于是否更换国旗的公投已经落下帷幕。结果是,带有英国米字旗标志的现有国旗仍继续在空中飘扬。




也可能是新西兰人怀旧,对英国母国的情感还未消失殆尽;也可能是用来取代现有国旗的新国旗图案不够激发人们的热忱。总之,200多万参加公投的选民中,有 120多万人选择现有国旗,占据投票总人数的56.6%。


那个万里挑一的原本可能取代现有国旗的新国旗,也获得43.1%的支持率,得到915,000 万新西兰人的喜爱。虽然无望成为新西兰国旗,但有可能成为新西兰的沙滩旗,哦不,沙滩巾 - 铺在沙滩上的毛巾。这是设计者Kyle Lockwood 先生自己说的。




有人说这耗资2600万的国旗公投行动打了水漂,是极大的浪费, 我不这么看。


首先,这是个生动的民主学习范例。


众所周知,总理John Key十分想更换国旗。或许,他想让新国旗成为他的政治遗产,在很多年后,当新西兰人遥望夕阳中随微风飘荡的新国旗时,可能会联想到他,在新国旗下带领新西兰人走进新时代的John Key爵士。(我相信这名至少三次连赢总理宝座的Jon Key将来定会荣获爵士头衔。)



John Key总理力主更换国旗


虽然大权在握,John Key并没有利用他的权力直接在国会就更换国旗进行投票,而是通过两次公投方式,让全国百姓做决定。在新国旗设计上,更是广邀大众参与,面向全世界遴选设计方案。



第一次全民公投,选民从这5个国旗设计图案中选出自己最中意的那个。然后再进行一次公投,将得票最多的新国旗同现有国旗比较, 看到底是否需要更改国旗。



第二次公投,新西兰选民在最受欢迎的新国旗(左)和现有国旗(右)中进行抉择。 


不能不说John Key总理的做法实在是很具民主精神。虽然最后的投票结果不是他想要的,他仍旧说这么做是值得的。 


第二,让新西兰得到了全球性的免费宣传。


因为是广邀天下英才参与新西兰国旗图案的设计,很快,全世界都知道新西兰想换国旗了。而设计达人们各显神通,各种奇葩设计给人们带来了许多快乐和谈资。


就连英国知名喜剧演员约翰•奥利弗(John Oliver)也在他的电视节目中拿新西兰的新国旗设计取乐。例如,他挖苦那面黑底白色银爵叶的国旗说,这像是“海盗旗,不过是吃素的海盗!”



更有人将国旗设计图案同恐怖组织IS的旗帜扯在一起,警告新西兰人要是扯上这样一面黑白旗,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风险。


彭博新闻(Bloomberg) 和BBC这些知名国际媒体报道起来也是津津有味、不遗余力。


彭博社报道中的图片


BBC报道中的图片


新西兰的国旗设计从一开始就吸引了全球眼光,公投结果出来后,引发各大国际媒体新一轮报道。这些媒体包括《纽约时报》、《金融时报》、美国《大西洋月刊》、BBC、新华社、英国的《卫报》、澳洲的《悉尼先锋晨报》等。


《纽约时报》形容新西兰人不为呆萌的Kiwi鸟和小绵羊设计所动,“果断”选择保持现有国旗。《金融时报》说新西兰人要继续使用带殖民地象征的国旗。《大西洋月刊》聪明地分析说,公投结果并不表明新西兰人有多崇拜现有国旗或是怀旧情节严重 ,而是因为新国旗设计图案实在不咋样。


《卫报》形容公投结果让John Key受冷落,BBC说这对新西兰总理是一“个人打击”。

 

不少海外媒体还诚恳提出批评意见,指新西兰不该面向大众征集新国旗图案,而是应该让专业设计人员出手设计。

 

这些报道的直接结果是什么呢?全球诸多大媒体同时报道新西兰,在一个高层次上宣传新西兰,这是多么难得的公关效果啊!而且,全免费。

 

难怪John Key总理说,虽然公投结果不是他想要的,但公投行动仍旧是值得的。这位在华尔街美林证券投资银行历练出来的新西兰总理,就是会算账。


第三,公投行动促进人们思考新西兰的民族认同,思考新西兰未来的宪政。


新西兰现有国旗带有浓厚的英国殖民地色彩,John Key总理想更换国旗,无疑是想让新西兰的国旗更能体现新西兰今天的国家形象。


表面上是更换国旗,实质上,是新西兰为走向共和打下伏笔或说是架桥铺路。


不过可惜的是,民众对于国旗的讨论,并没有集中在这一更深层的意义上,而是被各种奇葩图案炫花了眼。


绿党联合领袖Metiria Turei说:“我认为人们想看到一个有关宪法的讨论 - 我们是否要共和国、我们该如何管理自己,但John Key没有在这方面引导大家展开讨论。 ”

 

不过,有识之士还是不失时机地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维多利亚大选法律教授Dean Knight说,新西兰人真心想做出改变,虽然近年来英王室频频高调访问新西兰,但更多的新西兰人想要一个共和国。

 

他说最近的民调显示,希望新西兰人做国家元首的支持者在增加,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这位新西兰共和运动的宪法顾问说:“新西兰需要长大和进化,转变成为一个完全独立的国家,而切断同英王室的联系是其中一部分。”

 

第四:公投结果引发联想:到底啥时换国旗


这次公投结果虽然是不换国旗,但毕竟有超过91万的选民赞同换国旗,可见更换国旗在新西兰还是有庞大群众基础的。

 

也许现在还不是换时候,那什么时候是时候?

 

有人说,最佳时机是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退位时 – 要么是女王仙逝,要么是女王将王位传给第一继承人查尔斯王子。


新西兰最大的反对党工党领袖Andrew Little先生就持这一论点。

 

英女王已经89岁,等她老人家退位时,或许能激发更多的新西兰人思考一个有关国家前途、政体的严肃问题:是继续让端坐伦敦王宫中的新国王做自己的国家元首呢还是让一个喜欢沙滩、啤酒、喜欢在自家院里BBQ的Kiwi做国家领袖?

 

世界总是在变化、历史总是在变迁,而变迁的节点,有时离不开外部环境的刺激。

 

是否割断同英王室的联系、是否同君主立宪制说再见,也许不用很久,新西兰人就会做出决定。

 

第五:公投引发华人社区思考

 

新西兰华人大多是新移民,很多华人在对新西兰是否要更换国旗这件大事上没有停留在看客的角度,不管支持还是不支持,他们都有自己的思考和见解。


采访了几位华人朋友,下面是他们的说法。

 

胡先生:

我是比较失望的。主要是因为政府花费了2600万,不成功,将来还要重来。我觉得如果是红白蓝色银蕨那面同现有国旗竞争, 有可能胜出。



另外,这次公决有被政治绑架的嫌疑,也是令人遗憾的事。


Yeehah:

换旗失败,不一定是新西兰人舍不得英国这个娘家。新国旗上的黑底蕨叶,新移民也许不介意,但对很多英国后裔的KIWI 而言,有与毛利人平分秋色之忧。

从图案分析,蓝底南十字星代表天,那代表大地的黑底蕨叶,一些非毛利族群也未必喜欢。第一轮投票选新国旗图案,不想换旗的未必会投;但第二轮投票时,这些人自然会站出来。如果第一轮选出的是红底蕨叶的新旗,未必是现在这一结果。


张继革博士:

新西兰从英国殖民地变成英联邦成员国,与英国的联系已经是渐行渐远。不仅如此,英国在上个世纪取消了新西兰的经济优惠政策,近年又取消了新西兰人的居留权。可以说,除了部分人的情感联系以外,新西兰与英国的关系与任何其它国家的关系已经没什么两样。


新西兰国旗应该反映国家的独特属性,在国旗上去除英国特色是顺理成章的事。新西兰有必要通过改变国体来实现一些实质性的改变,改国旗是第一步。


 张晨 (80后):

1) 任何国旗更换需要对图案符号的认同,这需要通过历史事件或时间的流逝。 短短几个月是无法建立对新图案符号的感情和认同的。


2) 作为历史爱好者。我始终认为历史的印记不应该被抹去。 即使那段殖民地的经历让你感到不快。

 

阿兰:

新西兰的某些政客们哗众取宠,不惜花费纳税人血汗推动更换国旗的公投,企图建立新的历史坐标以名垂千史。


做为世界上最边缘的国家,为什么一定要切断曾经给它带来文明的血脉关系?理由只有一个,没有格局的任性。


陈先生:

这次公投结果并不代表大部分人不想换国旗,如果是一个更有吸引力的设计图案,公投结果可能就不同了。


我个人希望换国旗,但我还是投票给现有国旗,因为我不喜欢新的国旗图案。

 

徐先生:

这次换国旗失败的原因不是大家真的不想换,而是这次国旗的设计太低级。而先期对各种奇葩设计的大肆宣传,让很多人觉得这是场儿戏、闹剧。我个人认为这是失败的主要原因。

 

John key是个聪明人,这次国旗公投虽花了2600万,如果换国旗成功,他将名留青史;如果没换成,这次行动已经让全世界的各大媒体报道了,提高了新西兰的曝光度,也让全世界知道新西兰的民主制度。怎么说这都不亏。但对于我们普通百姓来说,会觉得这2600万新币花得不值。


至于搞不搞共和,和国旗没太大关系,加拿大换了国旗还不照样留在英联邦内吗?

 



好吧,最后我们再做一个民调,前瞻性地调查一下您是否支持新西兰走向共和。






编辑微信号:e2020-news  

电邮:info@e2020.co.nz

网站:www.nzmao.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