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看的伦敦老照片

<- 分享“英国航空”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4-06-24 英国航空


有时候,一张照片比文字更生动。而老照片更像是被抹去了细节的故事,需要带着一双阅读的眼睛去发现细节之处的记录之美。今天,机长就带大家跟随几张老照片去感受伦敦被时光封存的过去。


1954年,白金汉宫外,正在换岗交接的皇家卫兵。

有趣的是,虽然皇家卫兵头戴象征英国强盛军力的熊皮高帽已有着约200年的历史,但最早戴这样帽子的却是法国士兵。但在滑铁卢战役击败拿破仑的军队后,英国士兵从1815年起,取而代之开始戴起了熊皮帽,来彰显自己的作战能力比拿破仑军队强。



大约1955年,维多利亚火车站,繁忙的早高峰人流。

早在那个年代,人们就开始学着享受每天早晨与陌生人熙熙攘攘的早安问候。



1958年,Lower Thames大街Billingsgate鱼市的搬运工。

这个早在14世纪便已然繁盛的鱼市,其街角交谈的搬运工们也像是有秘密的游吟诗人。



大约1947年,在林福特街市(Romford Market)上,聚集在漫画摊前的儿童们。

不管在哪个年代,童年似乎永远都有着最容易满足的愿望和最单纯的向往。



1953年6月1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加冕前夕水师提督门(Admiralty Arch)前的一名摄影师。

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女王开始了她长达半个多世纪并仍在延续的统治。



大约1955年,在海德公园(Hyde Park)“演说者之角”向人群演讲的演说者。

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卡尔•马克思、列宁主义之父的列宁、左翼作家乔治•欧威尔和社会主义运动艺术家威廉•莫里斯等人都曾在这里发声。



1958年,Billingsgate鱼市上,一位考虑购买的顾客。

一位旅行家曾经说过,深入一个城市的集市才能真正了解一个城市的精髓和内涵。



1959年,苏荷区的一个爵士乐俱乐部Party上舞动的人群。

正是在这一年,伦敦著名的爵士俱乐部Ronnie Scott’s成立,成为众多爵士音乐家心目中的“麦加”圣地。



20世纪50年代后期,“德比赛马日”(Derby Day)在叶森马场(Epsom Downs racecourse)聚集的人。

可以追溯至1780年的德比赛马会也将赛马变成了一场绅士的狂欢。



20世纪50年代后期,“德比赛马日”(Derby Day)在叶森马场(Epsom Downs racecourse)聚集的人。

除了赛马赛事活动以外,德比赛马会也以其时尚的布景而闻名,在最时髦的看台上,人们也用不同的时尚话语诠释着自己心中的50年代。



大约1960年,可能是在滑铁卢车站等着出行的小男孩。

渴望旅行、冒险和远方,大概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



1960年,温布尔登全英草地网球和槌球俱乐部锦标赛上穿着摩登的观众们。

在温网这个网球运动中最古老和最具声望的赛事中,传统已然成为一种标志。而古典的东西又总是那么的唯美,总是以如此深刻的姿态印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难以忘记。



大约1960年,在伦敦市中心等公共巴士的人群。

伦敦巴士已同大本钟一样成为伦敦的标志,不断出现在明信片、书籍、电影和廉价纪念品上。她对于伦敦,就如同“贡多拉”对于威尼斯,是一项传统,一种文化,一段记忆。



大约1960年,维多利亚车站(Victoria Station)的查票员。

即便是在拥挤的车站,英伦气质也赋予了匆匆的旅人一份独特而冷淡的内在之美。



1960年,维多利亚车站(Victoria Station)早高峰的人流。

时至今日,维多利亚站依然是伦敦一个最繁忙的地铁站,在漫长的岁月中,不断搭载着无数匆忙的过客。



1962年7月22日,特拉法加广场(Trafalgar Square)举行的奥斯瓦尔德•莫斯利(Oswald Mosley)集会上发生冲突。

奥斯瓦尔德•莫斯利被BBC评选为20世纪最可恶的英国人,他是二战前英国的劳工部长,英国法西斯联盟的创始人。莫斯利1980年去世时,他的儿子尼古拉斯评价说,他的父亲右手握着宏伟的思想和荣誉,而左手却握着下水道的老鼠。



1969年,在海德公园(Hyde Park)反对越战的抗议示威者。

那些为了遥远的胡志明走上街头的年轻人,那个动荡的年代中迸发出的带有浪漫色彩的理想主义和国际主义情怀,让我们始终相信历史所阐发出的正义。



1981年,伦敦市中心,民众为了亲眼见证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的皇室婚礼聚集在街道两旁。

这场世纪婚礼也许并没有童话般的结局,但是那种轰轰烈烈的幸福和时光无法抹去的美丽却成为了一代人的记忆。



这些图片全都出自Bob Collins之手,他从7岁开始接触摄影,作品主题主要围绕伦敦、新闻纪实、明星写真等。伦敦博物馆的摄影策展人Anna Sparham说:“在伦敦20世纪摄影史中,他是一个鼓舞人心的人物,他为我们提供令人难以置信的视觉记录。”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