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在墨尔本最著名的妓院工作是怎样一种经历……

2016-07-25 墨尔本微生活



和fuerdai做邻居,点击这里


在墨尔本东南部Elsternwick区的一条街上,有一栋白色的建筑,对其他人来说,这就是一座很普通的房子,但对有些人来说,这里就是他们的天堂:它就是墨尔本最有名的妓院——Daily Planet!





Daily Planet最早开设于1975年,因Detective Comic公司旗下漫画《超人》中的一家报社的名字而得名,这里前台接待的名字甚至都跟超人的妻子一样,也叫Lois Lane。

 

这家“顶级奢华”的妓院拥有18间豪华的房间,有些房间里配有spa浴池,有些房间整面墙壁都装有镜子,另外,妓院里面还有台球室和各种娱乐设施,而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满足客人“内心最深处的、最热切的欲望”。



这家妓院是澳大利亚规模最大的妓院之一,而且警方在2009年对这里的一次突袭发现,这里面还有一道通往隔壁建筑的秘密的门,在那里还有更多的妓女。



这家妓院的老板是已故的意大利卡拉布里亚黑手党老大Robert Trimbole的儿子(也有人说是侄子)John Trimble。


江湖传言,这位黑手党老大Trimbole跟1977年澳大利亚反大麻运动的提倡者Donald Mackay在新州Griffith离奇失踪的案件有关。根据报道,黑手党内部的一名人士证实,是他花1万澳元从墨尔本雇了一名杀手在Griffith Hotel的停车场杀死了Donald Mackay。



Trimbole还是澳大利亚电视剧《墨尔本黑帮:双城记》(Underbelly: A Tale of Two Cities)中主人公的原型。


后来,John Trimble把自己的姓氏由Trimbole改成了Trimble。



根据这家妓院网站上的信息,妓女们所提供的标准服务包括色情按摩、口交、性交等。而价格也从上午的30分钟$130、1小时$240,到晚上30分钟$195、1小时$280不等。



网站上还写着,客人在这里可以获得一次“真正性福的体验”。



这本是澳洲最牛的妓院,利润曾高达每年上百万澳元,2003年还曾作为全球首家上市的色情产业,被资本界追捧。当年开盘后,其股价便从0.5澳元一路飙涨到1.1澳元,当天股价即翻了一倍,到2003年年底,股价甚至涨到了2.8澳元,还在2004年到2008年间连续获得澳洲成人工业大奖。




但目前,这家妓院已经宣布破产,日后将通过拍卖的方式出售。

 

这家妓院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性工作者向人们揭示了,在这家妓院从事色情服务是怎样一种经历。



她说,工作日的时候她每天基本上会接待3名客人,周末的时候,一晚上最多会接待10位客人。


她还说,只有一半的客人来这里是为了“性福”,其他的都是来这里寻找情感慰藉的。还有些客人会在自己18岁生日的时候来这里。


而且,跟很多人想象的不一样,大部分来这里的男人并不把她们当成“小姐”,而是当成自己的“女朋友”。



“他们会跟你各种拥抱啊、亲吻啊,就好像跟自己的女朋友在一起一样。”


“所以,我也都尽量把每位客人当成自己的朋友或爱人,对大部分客人来说,精神的满足比肉体的享受更加重要。他们来这里是为了获得一次愉悦的体验,而且他们都是花了很多钱的,所以每次我都会尽全力做到最好。你要把客人当成男人,而不是金主。”



对她来说,这份工作“最糟糕”的地方在于,有时候会碰到一些喝得烂醉如泥、或者嗑药嗑到忘乎所以的客人,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一般情况下,我们会直接把他们赶出去。”

“有时候也会来一些非常粗鲁的客人,他们通常都很紧张,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有些还非常讨厌,不过我自己并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客人。”

 

当然,有些客人非常好,她说她非常喜欢接待一些人很好的常客,而且有些还会送给她非常贵重的礼物,比如名牌的鞋子什么的。




尽管这个女孩拥有两个学士学位,而且曾经也尝试过其他工作,但最终还是选择了从事色情服务,因为她说自己非常喜欢这样的工作。


“工作轻松、挣钱又多,我觉得挺好的。当然了,和其他工作一样,从事这个行业也会遇到一些烦心事,但这份工作最棒的一点就是,如果你做得还不错的话,你的收入是很可观的,所以如果你哪天觉得我不想上班,我想休息,那你完全可以待在家里不去上班。”



当然,在Daily Planet工作并不仅仅是娱乐、陪客那么简单,这里的女孩子每三个月就要参加一次考试,以取得从事这项工作的证书。


“而且还会有人教我们如何接待不同的客人,提供不同的服务等等。”



日前,The Australian Institute of Criminology和Scarlet Alliance(澳大利亚性工作者协会)对全澳范围内的594名性工作者进行了调查,其中412名都是移民,大部分是女性,只有18名是男性,还有8名是变性。

 

这些移民大都来自台湾、中国大陆地区、泰国、韩国、新西兰等地,其中五分之一的人已经结婚,三分之一的人有孩子。仅有少数人文化水平不高,其他大部分都接受过高等教育。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英语不好。



这项调查在2016年于德班举行的艾滋病全球大会上发布。根据这一调查,这些性工作者基本上每周工作三四天,接待10到30位客人。虽然这些移民来的性工作者都会和工作场所签署合同,但他们都没有固定的工资。不过每位客人付的钱,他们基本都能得到一半以上——这一点跟澳大利亚本地的妓女差不多。

 

这项针对性工作者的澳大利亚规模最大的调查还表明,虽然移民来澳大利亚的性工作者中大部分人对自己的工作状况和收入感到满意,打算在这里长期居住,不过也有一部分人感到很孤单、很无助。


有一位来自韩国的女孩说,“我真的很讨厌这个工作。”

也有人说,“在这里感觉很孤单,想回家。”

还有一个人说,她是被强迫从事色情服务的。




在调查中,有三位性工作者表示,她们工作的地方不允许他们拒绝客人,还有些人说,在他们工作的地方,如果请假是要被扣钱的。

 

因此,调查报告中写到,“我们必须为性工作者提供一些寻求保护、法律咨询、职业健康与安全标准、互助支持的渠道。此外,我们还必须加强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性工作者之间的相互支持,并为他们提供一些翻译资源。”



此次的调查还发现,移民来的性工作者中只有一半的人能够得到免费的安全套,而在澳洲本地的性工作者中,这一比例是70%。其中,17名受访者表示,自己并不是每次都用安全套,其中七名表示是因为老板不允许她们使用安全套,还有六名表示这样做能够多收钱。

 

在签证方面,调查显示,43%的人持有的是学生签证,17%的人拿的是旅游签证,还有四分之一的人表示自己来澳大利亚是为了找个人结婚,留在这里。



至于为什么从事这样的工作,大多数受访者表示是了挣钱养家,很多人甚至还要给老家的亲戚寄钱,还有30%的人是为了负担学费。还有7%的人说,他们挣来的钱大部分都用来偿还为了来澳大利亚所借的债,还有8%的人是把钱花在了赌博上,不过没有人把钱花在买毒品上,相反本地性工作者则有16%的比例会花钱买毒品。

 

Scarlet Alliance的CEO Jules Kim说,这次的调查也说明,之前大家所认为的,性工作者是因为自己的护照被别人扣留而被迫从事这项工作的观点是不客观的。


图为Scarlet Alliance的CEO Jules Kim

 

她还说,移民局和警方曾调查过一些性工作者的劳动合同,导致她们带着一些在自己国家工作无法偿还的债务被遣返回国。这样的行动会导致色情服务转入地下,从而使这些人无法获得一些健康方面的服务和保障。


“因此,她们需要的不是救助,而是获得应有的权利。警方的做法只会适得其反,并不能真正帮助她们。”

 

据悉,目前澳大利亚各个州一共有2万名左右的性工作者,之前的一项调查发现,15%的澳大利亚男人都至少去过一次妓院。

 

编辑:小房子




太搞笑了!八一八土澳们都求你代购过哪些中国货……


这一年,我在墨尔本的冬天,终于明白的事……


关于澳洲人,所有你不好意思打听的隐私,全在这份最新报告里了!


米兰达可儿要嫁全球最年轻的亿万富豪了!她说,等我火速离个婚先!一图看懂贵圈情史


太造孽了!跟拍一个墨尔本警察4小时,36起案件!怕了Teenager,难民孩子都想回非洲了!


太牛了!癌症患者福音!原来墨尔本的医疗这么NB,我也是今天才知道!




图片来自网络 | 推广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