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

<- 分享“卡城华人之窗”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21 卡城华人之窗







凌晨两点,雨夜里醒来,虽是仲夏之夜,却有几分清凉。


披了睡衣,推开卧室与阳台间的门,静静立于窗前……


淫雨霏霏,飘飘洒洒。雨水汇集成一潭,顺着屋檐壁管飞流直下,击打在水泥地面上噼里哗啦作响,楼前的草坪花丛间,雨水滑落之声也隐约入耳。满院雨声如一首弹奏的乐曲悠扬激昂,此起彼伏。 


午夜临窗听雨,不禁勾起儿时的记忆…… 



江南的仲夏多是狂风暴雨,路人雨中撑伞前行步履艰难,更有甚者被狂风卷起,抛出数米。我曾目睹有同学在上学的路上被吹落水中的情景。


幼时的老屋很简陋,只要是下雨天,家里总会是一片叮叮当当之声。屋外大雨,屋内小雨,家中仅有的洗脸盘和瓷碗都要去接雨水,年小的我便忙碌起来,穿梭在锅碗瓢盆屋漏雨水之间,不亦乐乎。 


环望四壁,N年前的场景令我心生感叹。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我感恩这个时代,感恩我们的前辈,同时感谢自己的辛勤劳作,并坚信着“天道酬勤”。 


夜风袭来,雨水里夹杂着尘世间的气息,我和着雨滴声吟诵起“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怀想着江南的美景,立身于异地他乡,纠结的心情纠结的人。我伸出双手触摸着自天而降的雨水,心里默默放歌“啊,幸福不是毛毛雨,它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 


放眼远眺,灯火阑珊处,还有几只白炽灯在风中摇曳。雨水暗淡了灯的光芒,灯芯泛着一圈红润,那是尘封了多年的入厂大门旧址。一堵墙尘封了多年的往事,也封存了我和许多人的记忆。


九六年的初夏,怀着一颗火热的心,一款老式奥迪200载着我们四人,穿越巍巍太行山,跨过潺潺浊漳河,我从这扇门走来。一对丹凤朝阳的雕塑告诉我,YSDC到了。依稀记得我们当时争议着雕塑造型和寓意,初生牛犊不怕虎,一路上与两位老前辈高谈阔论的我毫不谦虚的说出自己的理解“左手凤凰寓意山沟里飞出一只金凤凰,右手球状物似凤凰石,象征着发展和繁衍,寓意明天更好。”


遥想当年,书生意气,年少张狂,信誓旦旦,大言不惭,富国强民,我辈担当,除暴安良,从未彷徨,曾几何时,逾越篱墙,皆往矣,世俗红尘,诚恐诚惶,二十年已逝,昔日翩翩少年今已落日黄花,唯有感叹之余生感叹,少却了“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激扬,平添了几分“少年听雨歌楼上, 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 江阔云低, 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 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 点滴到天明。”的惆怅与忧伤。


雨还在下,我的心情和着雨的节拍此起彼伏,听不出是雨声,还是心声。有道是,豪放是气,婉约属情。是扬眉呢?还是在抒情?我不得而知。我原本是想抒情的,想借助我对雨的情有独钟,感恩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感恩所有我要感恩的人,是他们给了我栖身之所,赋予我衣食。可是连日来北京的暴雨淹没了整个古城,在一片汪洋里行舟,你居然不知道那原来是一条叫着“京珠高速”的路。铺天盖地的谩骂声,婚纱照(看央视新闻)之与生活照(听网络传媒)的恰如其实的比拟,我更喜欢看婚纱照,因为我不敢直面慢慢老去的人生,就是进坟墓,我也只带走美好的回忆。 




想起小时候,我们一帮儿时的伙伴,疯跑在雨中。村西头的孩子们光着头,口里念念有词:“东边下雨西边停,儿子孙子戴斗林(笠)”。村东头的孩子们就把双手捂在头上,念念有词:“东边下雨西边落,儿子孙子敞脑廓(壳)”。在雨中,戴斗笠的孩子就一会戴上斗笠,一会摘掉斗笠,害怕自己当了孙子,滑稽之极。


这就是我的童年,在雨中戏谑着,不知愁的滋味。 


人到中年不容易,老了会怎样? 


不禁又想起了蒋捷的句子:“少年听雨歌楼上,壮年听雨客舟中,而今听雨僧庐下, 鬓已星星也。”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