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homestay恶如虎?说说我和女房东的故事...

<- 分享“新西兰天维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4 新西兰天维网





来源:琅琊榜投稿
作者:徐檀檀

前几天,网上有一篇中国留学生在新西兰备受房东欺凌的文章,看了令人唏嘘不已。

其实在来新西兰读书前,我父母的一位在奥克兰的好友就隔着远洋带话来说:
在新西兰租房可要注意了,有的房东特抠,租客饭都吃不饱。”

我妈听了很不安,在我启程赴新西兰时,一再关照:“万一吃不饱,一定要自己买点干粮垫垫肚子,脸黄肌瘦回国不好向爷爷奶奶交代!”


本姑娘比较相信我老爸的话: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世上有乞丐,就一定有施舍的。有拦路抢劫的,就一定有活雷锋。”

我相信,新西兰的房东们肯定好的多,“拆烂污”(上海方言,指差劲)的少,我遇上差劲的房东的几率应该很低,但当时听得负面新闻多了,未经多少世事的我心里也是有点忐忑。

我和房东是在网上认识的,她说她正要搬家,她说当我于2014年底到新西兰后就可以和她一起住在新家了,不仅如此,她还热情地说要亲自驱车从汉密尔顿到奥克兰机场去接我,我赶紧回说我已交了怀卡托大学的接机费。

我的爹妈有点犯嘀咕:“房东新家的地址都没给,会不会到时候一下子把我们的宝贝千金拉到荒郊野外扔了?”


我单身一人如约来到了汉密尔顿我的房东的新家,见到了这位单身妈妈和她的一儿一女:威廉和露茜,以及我认为长得很丑却很温顺的长发小狗哈瑞。

她们的好客热情仅举一例就可佐证:当我迈进我的卫生间时,房东给我准备好的洗发水、沐浴露、浴巾等已在角架上迎候我。

我在新西兰的“家”

在和我的房东相处一个月后,我就把这位和我的亲妈出生年月相同,性情相同,呵护孩子相同,还有许许多多共同点的女房东视作我的新西兰妈妈,当然,她也把我这个来自中国的女孩视作又一个女儿。

我们“一家四口”的合照

我读研究生的怀卡托大学离房东妈妈家有点远,在汉密尔顿等班车可不是容易的事,有时好不容易等来了车,赶着中小学生上课的时候,也不一定挤得上去。


房东心疼我,只要她送孩子上学,她就再多绕一点路一直把我送到怀卡托大学的林荫道上。


温顺聪明的哈瑞

冬天的时候天黑的早,温度又低,我有门课一直上到晚上6点,她基本每次都会开车来学院门口等我,接我回家;有时在图书馆用功到八九点,她也总是跟我说学完了给她打电话,她来接;回到家,还有她给我留的晚饭和甜点。

初到大学,总会和其他中国同学一起吃午饭,这个时候就是“晒房东”的时候,各位同学都拿出了自己的房东给准备的午饭。

好嘛,众多同学中数我的午饭最丰盛,有鱼有肉自不必说,水果、点心每天都有且不重样,最关键的是每星期必有一次米饭!
我家的日常晚饭

惊羡其他中国同学,不少同学争着和我换饭吃。


眼馋的何止这些,那些同学真不知道,赶上房东妈妈不想做了或有个什么理由,我们一家四口就开车去街上吃大餐。


房东妈妈跟我学做的炒面

我的房东妈妈对我的爱,不但是脸上的笑靥如花,也是冬天我放学回来时,我卧室里已提前升温的春意盎然;不但是我感冒时那一碗加了“麦卢卡蜂蜜”的开水(新西兰人多认为喝麦卢卡蜂蜜水是治感冒的好方法,犹如中国人多爱喝视如感冒良方的“板蓝根”冲剂一样),更是那客厅内我们两人的促膝长谈:学业、家人、男友、旅游,为人生艰难而感叹,为社会生活中的逸闻闲事而哈哈大笑。

我们是亲密无间的“母女”,也是志同道合的朋友。
                                             
我和房东妈妈一起去参加她的朋友聚会,房东妈妈的姐姐为我的作业在语法和修辞上提出了修改意见;房东妈妈的一位好朋友要外出休长假,她邀我去“有薪”照看她那位于怀卡托河边带有游泳池的“豪宅”, 我融进了房东妈妈的朋友圈。

房东妈妈和她的朋友

我们是一家人,当然要一起去观看赛马,为房东妈妈押的那匹马的冲刺而忘情地大喊大叫;

我们是一家人,当然要一起去观看威廉的游泳比赛,我、房东妈妈、露西一起在看台上为威廉在泳道中压人一头而拍手跺脚,笑容满面;


我们是一家人,当然要一起去观看露茜的小学毕业典礼,露茜在舞蹈中出演的那个角色毫无疑问是我们心中伟大的“主角”。


房东妈妈要去美国探望她的于病中的闺蜜,她把威廉和露茜送到了她的姐姐家,转身在自家冰箱里塞满了肉、酸奶、冰淇淋……

我的妈呀,我还说正好房东不在家,自己随便对付好减肥呢!这可咋减哪?

不知道新西兰评不评“优秀房东”,如果有,我一定要把自己的房东妈妈推荐上去。我的房东妈妈,我爱您!



你在新西兰住过homestay或租过房子吗?你和房东有什么有爱、有趣或是伤心的故事吗?欢迎留言和我们分享。



合作/推广请邮件至 marketing@skykiwi.com

投稿请邮件至 you@skykiwi.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