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森为何在悉尼西区获支持

<- 分享“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24 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



韩森从悉尼西部的Lindsay选区的选民中赢得了最多的支持。

澳洲选举委员会(AEC)的最新数据显示,Lindsay的选民们投给韩森的一国党的选票,要比全国其他任何选区都要多。
 
大约5%的Lindsay选民们投票支持了一国党。

自从该选区原来的自由党众议员的丈夫,在2007年的联邦大选中,被发现散发 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传单后,恐怖主义、移民和难民问题就一直在该选区成为热门话题。当时那份传单图文并茂,声称“澳洲伊斯兰联盟”感谢工党对2002年巴厘岛爆炸案参与者们的支持。

除了在Lindsay获得的5599张支持票,韩森的一国党也在其他悉尼西区和西南区都得到了强有力的支持。这些选区包括了Macarthur (5130票,或 4.9%)、Chifley (3985票,或 3.8%)、Hughes (3204票,或 3.1%) 以及 Werriwa (3068票,或 2.8%).

而Sydney和Wentworth的选民们对一国党的支持率是最低的,只有0.5%的选民投票支持韩森的政党。
  
在全悉尼范围内,一国党的支持率大约是2.5%。

不奇怪的是,韩森党徒们(Hansonites)在大多数乡村地区都表现出色。

支持她的最大的选民群体来自Paterson选区 (9636票,或8.6%)、Parkes选区(8881票,或8.3%)以及Hunter选区(8714票,或7.7%)。

新州Newcastle北部的人们对韩森团队的强势表现感到迷惑不解。 

不过一位长期住在Nelson Bay的居民做了解释,说是因为韩森这些年时常在那里居住,在该选区花了不少时间。

“她有一位兄弟住在这一带,也就是Salt Ash。她经常和当地的房地产中介们一起出去宣传。这样当地很多人都认识她,也喜欢她。” 这位退休的Nelson Bay老太太说道。

而在邻近的Hunter选区,一个在靠近Kurri Kurri的Buchanan地区修建清真寺和一个殡仪馆的提案,也成为让“收回澳洲党(Reclaim Australia-极右政党-译注)”在该区发展壮大,成为当地反对党的始作俑者。

(Cessnock市议会已经在星期三批准了上述提案,抗议者们继续在市政厅外示威,他们高举两个牌子,上面写着清真寺与恐怖主义和恋童癖脱不了干系)。

最新的AEC数据显示,韩森在新州上议院的选举中赢得了4.1%的选票,因此很可能会在上议院占有一席之地,不过最终结果要等到下个月才揭晓。

作为一国党的联合创建者,David  Oldfield说这场选举对韩森而言,就是一场“完美风暴”。 

他说:“她回来了,她碰上了议会双解散的良机,她提出了伊斯兰的问题,她还遇上了特恩布尔当政。”

“她错不了。”

“当年霍华德和艾伯特都没有把她彻底打垮,而她所关注的那些问题现在依然存在。伊斯兰的问题已经是愈演愈烈,难怪那么多悉尼西区和新州乡村地区的选民们都支持她。”

而在悉尼两个最有名的移民集中的选区,Watson和Blaxland的选民们则唯恐避之不及,投给韩森党徒们的票数还不到700票。

新州最反对韩森的则是特恩布尔所在的Wentworth选区。在这个(悉尼)东区的选民中,只有499票支持一国党。

在Warringah选区(悉尼北滩Northern Beach一带-译注),这个特恩布尔前任艾伯特所在的选区也差不多。尽管韩森一国党风潮早在17年前就开始在这里酝酿,结果这次大选只有858个选民支持韩森,还不到1%。


新闻及图片来源:http://www.smh.com.au/federal-politics/political-news/how-hanson-won-the-west-20160722-gqbltw.html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