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对中国学生而言,SAT高分并没有什么用 ?

<- 分享“美国留学快报”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9 美国留学快报


进入到美国大学,看到SAT分数没有你高的美国同学,不要惊讶,更不要小瞧人家,因为你的高分和他们丰富的阅读量一对比,也许没有任何优势。为什么这么说?且看本文作者一只贼猫的分析。


..................................

背景知识:我是个美籍华人。中文和英文对我来说都是母语。


前两天教新版SAT阅读时碰到了以下这个格调极高的句子:



这句话来自于爱尔兰大哲学家埃德蒙·伯克的《关于法国大革命的反思》,大致陈述伯克有关公民应该尊重祖国先烈的牺牲、不要因为做着“一切都可以更好”的白日梦而肆意破坏社会秩序、造成动荡的立场。


虽然这句子结构比较复杂,像incantation(咒语)这样的高难单词和constitution(健康)这样的常见单词之小众释义也比较多,能看懂这句话的表面意思的中国学生其实不少。 然而他们并不会去看。 对从小在应试教育体系中长大的中国学生来说,做题时效率就是一切。他们在认真分析这个句子之前会机智的发现它只是支持前文观点的一个文艺型重述,而且并没有被后面的题目提及。为了节省本来就不多的时间、确保自己能多做对几道题,大部分的中国学生会忽视这句话,直接跳到下一段。 他们并不可能知道那时那刻那样做鲜明的验证了他们与美国学生之间的差距,并且为他们之中很多人锁定了一个充满了辛酸与悲哀的未来。


伯克的那句话用了一个文学手法:隐喻(allusion)。句子里被谴责的是“迫不及待要将年迈的父亲碎尸万段后投入巫师之鼎,期望通过毒草及咒语助老父恢复健康,取回青春的「祖国之子」”。这句话就算翻译过来也会使很多中国学生摸不着头脑,丝毫不知所云。然而一个从小就深谙传统西方文化、博览群书的美国孩子立刻就能识破句中奥妙:这是Medea的典故啊!


在古希腊神话中,美丽毒辣又痴情的巫女美狄亚为了帮助她的心上人Jason(伊阿宋)夺回他的王国而用一条毒计除掉了篡夺王位的Jason之叔Pelias(柏利阿斯):她故意让柏利阿斯的女儿们看到自己把一只年老的羊砍成碎块,投入到一个开水沸腾的鼎中煮。片刻之后,奇迹发生了:那只羊返老还童,变成一只年轻小羊从鼎中跳出来了!孝顺且心疼日益衰老的柏利阿斯的少女们向美狄亚索取了这只鼎,并趁父亲深睡之际把他砍成了碎块投到了鼎中。然而柏利阿斯并没有恢复青春--被自己女儿杀死了的他再也没有从鼎中出来。这时候他的女儿们才认识到自己上了当,发现要想使魔法生效,必须找到美狄亚朗诵咒文及提供蕴含法力的药草。然而这时美狄亚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学会了SAT阅读技巧的中国学生的确可以忽视伯克那句话,并通过简化及省略法则理解文章大意、做对相关选择题,然而他们的文字功底及实力与能彻底理解典故的美国学生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后者不光能分分钟领悟伯克最隐晦的含意 --为了改善现况而搞破坏的分裂主义者就像珀利阿斯的女儿们一样,是被花言巧语的“巫女”忽悠上当了的蠢货,并且在未来一定会后悔莫及-- 而且经常能迅速联想到与寓意相关的其他典故…


…再譬如说把自己儿子切碎煮熟在宴席上献给众神为食物的史上最恶趣味者Tantalus(坦塔洛斯)。因为此举触犯了神威,后来他被投入冥界最深处,成为遭受永久折磨的古希腊三大罪人之一。他站在一个水深齐胸的池塘中,头上有一根满载果实的果树枝:然而每当饥渴难耐的坦塔洛斯想低头喝水时,水就会流走;每当他想抬头吃水果时,一阵风就会把树枝吹到他触不及的地方。这就是极其高大上的形容词「tantalizing」的来源。


从小就熟读经书的美国学生因而知道这个词应该用来形容极其诱人但因为种种原因很难得到或不该轻易追求的事物,而不了解典故,只从单词书上认识到这个词的中国学生估计会单纯的以为这个词只是个音节比较多的“attractive”的同义词,在背下来之后估计就该开始写“the new shoes I bought are comfortable and tantalizing”这样会令老美忍俊不禁的句子了。


当下的中国留学生都想“爬藤”,通过各种努力进入排名最高的美国名校深造。他们甚至会瞄一眼成功申入藤校的美国本土学生的SAT分数,然后说


“美国人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那种阅读分数我也考得到!”


然而这样想的孩子们实在太森破了:


能进入藤校读书的美国学生大多是能一眼秒懂各种深奥典故、列举各种高深词汇含义的高文化家庭产物。他们能做对的阅读题目也许只和中国学生一样多,然而他们依赖的是雄厚的文化基础与根深蒂固的解读能力,而中国学生依赖的只是文章简化及选项排除技巧。


两者的SAT分数或许不分伯仲,然而当双方都进入同一所常春藤名校深造之时,他们之间的差距就会脱颖而出了。美国名校毕竟是为美国人创建的:有更加雄厚的英语语言及西方文化基础的学生自然会学得更舒服,可以更加顺理成章的获得更高的GPA。


而对那些为了进入前十、前十五名校的争得头破血流的中国学生来说,就算梦想成真也并不意味着未来会一帆风顺。所有的美国名校都不会随意发高分的;越是名校越要严格控制高GPA人数,因为万一高分给的太随便,大众会很快指责该校有grade inflation(成绩注水)现象,导致该校声望受损、口碑下降的!


所以越是名校,越会严格控制高分人群,仔细区分春风得意的高分学霸与欲生不可、欲死不能的低分“绿叶”。理科基础扎实的中国学生或许能在理科课上成功避铳,然而在所有学生都不得不修的文科或社科课上就该吃瘪了… 因为在这些课上,高分经常来自于技压群芳的语言能力及文化底蕴,而对手在这方面实在是太强了!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靠各种技巧取得SAT高分、如愿以偿进入前十五名校的中国学生过得并不开心。残酷的文科、社科课上的竞争迫使他们不得不牺牲原则、花钱雇枪手替他们完成要求极高的课上作业及学术论文。


与此同时,在西方文化造诣上被美国学霸深深压制的事实会加深他们的自卑感,使得他们封闭自我、把自己锁在中国人的小圈子里。这样的学生就算能撑到大学毕业也并没有得到太多该得到的东西:他的学分很多都是靠旁门左道“搞”出来的,而且他也并没有融入校园文化、享受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能带给他的全面成长。最令人悲哀的是有些这类学生一直到最后都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


我清晰记得一个在前十五大学就读的学生在大一暑假回来时狠狠吐槽了一通她的学校,说“这学校教授脑子有病吧,居然要我们读什么荷马史诗!那玩意儿有毛线用啊!” (简直是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孩子啊!我当时特别想告诉她“这教授对你太好了,因为其他文科教授会默认和美国本地的好学生一样,你在10/11年级就读过荷马史诗了,有足够的能力理解所有与《十年战争》或《奥德赛》相关的深奥典故。” 另外值得提一下的是这孩子基本上所有的大学文科作业都会找别人替她做。)


那么中国学生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对即将申请大学的高三学生来说


一定要认清自我,寻找最适合自己情况的学校。


千万不要为了虚荣心强行爬藤,因为就算侥幸成功了,等着你的也有可能是四年苦不堪言的生活!


要冲击名校之前一定要搞清楚:那儿的课有多难?需要多么雄厚的语言及文化基础?以我的实力,我能避免做鲜花底下的“绿叶”或“肥料”吗?


对即将步入备考阶段的高二学生来说


是时候好好读书了。


只有在备考同时增加自己的阅读量,提升自己的有效单词量(既那些不光知道意思,并且也能活用的高深单词;中国学生经常能背下一大票单词的中文意思,但是当老师一问“这个文章的作者感受的是一种因为失去了宝贵的东西,并且再也没有机会取回来的黯然神伤;这种情感叫什么?”则面面相觑,谁也说不出来刚刚在单词测试时记得好好的“wistfulness”),我们才能不光考出高分,并且通过备考环节确确实实的提高了自己的语言能力及文化底蕴,让我们能经受住最好的名校的学术考验!


拿新SAT的语言及写作部分举个例子吧:仅仅能把语法题做对是远远不够的,真正想在名校站住脚跟的同学们一定要研究透所有的diction题,搞明白为什么“吃够了”的人永远是satiated(专指“满足饥饿”的“够”)而不是sufficient(泛指数量、程度的“够”,不能专指一个人吃饱了的状态),为什么法律困境永远是legal issues而不是law troubles(前者是正宗书面语,而后者是不能登大雅之堂的口语化表达)!


对尚在培养基础的高一或初中学生来说


需要做的是赶快加强自己的英文语言基础及西方文化底蕴。


在背单词的同时要去考虑它的层层含义及相关语境,在读名著的同时要克服自己只关注情节的习惯,学会体会文字的美妙!和博大精深的中文一样,英文也有深邃的内涵;它隐藏在每一个华丽的句式、奇巧的排比、精准的措辞及隐晦的推论之中,正在用无声的呐喊召唤你、试图带你进入最强的美国学生早已探索许久的文化境界!


本文系微信公众号 INSIGHT CHINA 授权转载,作者: 一只贼猫


从根本上提高SAT分数,少不了大量的阅读,点击阅读原文查看《SAT官方推荐的100本书单》


美国本科留学群:168630493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