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偶像音乐隔着一道墙:你是造星工厂,我是人气江湖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22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爱地人 策划/爱破)


《作战吧偶像》在上周进行到第二轮环节,中韩四组歌手分别配对,并演唱一首韩国流行音乐作品,最终宋旻浩和薛之谦合作的《怯》,成为了单轮排名第一的作品。而这个结果一出来,在韩流粉丝圈也炸了锅,很多人都将矛头对准薛之谦的表现,认为他的演唱与原作另一个合唱者太阳相比,更是简直差得太远。



薛之谦在《作战吧偶像》中演唱《怯》


这大概也是薛之谦歌迷,第一次遭受偶像被极度“凌辱”的状态,而这次“凌辱”薛之谦的,并非以前在网络战斗时的那些老对手,却是一个来自以前没有交集的群体:韩流粉丝。台上偶像在作战,台下粉丝也在作战,两大阵营粉丝的作战,也算是突破了以前各自为营的壁垒,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讲,找到他们各自心头的那条红线,或者也是找到了中韩流行音乐的那条三八线。


《怯》是一首什么样的歌


《怯》是去年的作品,它同样来自一个音乐真人秀节目:Show Me the Money。Show Me the Money也是一个主打Hip-Hop音乐、为韩国Rapper界的新秀提供展示舞台的节目,而在去年的第五轮,宋旻浩就遭遇到了强劲对手Black Nut。不过,最终他却因为邀请到了Bigbang的太阳助阵,从而一下子提升了这首作品的看点,而他这种请强援合作的方式也一度被人诟病,认为这场对决有点不太公平。



《怯》原曲演唱现场舞台


《怯》由Zico、Poptime作曲,Zico和宋旻浩共同填词。在这首歌曲的音源公布后,就包揽了包括Melon在内的韩国国内八大音源榜榜首位置,而获得同期七个音源榜第二位置的,就是和《怯》打擂台的Black Nut与Jessi合作的《我能做的》。

公正地来讲,《怯》这首歌在去年韩国的大火,确实有太阳不少的功劳,虽然宋旻浩的创作和Rap,本来就很有实力,但太阳在这首歌曲里,不仅起到了帮宋旻浩吸粉的作用,而且其性感磁性中还有弹性的声线,也确实为作品的音乐,起到了画龙点睛的效果。


这就无怪乎薛之谦在重新演绎《怯》时,会被本来就熟知这首歌的粉丝们“挑毛病”——他所承担的vocal部分恰好是原曲最受关注的部分。


感受一下薛之谦版的《怯》,时长7分20秒 ☟



韩流在中国:

闭环式狂欢带来的尴尬处境


中韩两家歌迷在争执过程中,除去为各自立场的争执,还能明显看到这样的倾向:韩粉认为《怯》这首歌很重要、很有影响力,非韩粉却表示对这首歌并不熟悉。


这恰好反映出韩国流行音乐在中国国内的实际处境——闭环、小众狂欢。


韩国流行音乐在中国国内,一直处于一种非常尴尬的地位。虽然中国已经成了韩国流行音乐最大的消费市场,但在中国主流层面的影响力,既不如两岸三地本土的华语流行音乐,甚至也不如英美等地的西方流行乐,具有一个更强的大众渗透性。韩流音乐在中国的市场,更多成为一个小圈子文化,虽然整体的体量已经达到一个很高的程度,但依然形成一种闭环的发展局面,韩流圈外的歌迷往往不会去主动了解这个群体。


粉丝应援场面


而让圈外歌迷较难进入韩粉圈的原因之一,就要算上“韩流”在大众心中的刻板印象了。


自从国内“发明”韩流一词以来,这个词在很多时候,即使不是贬义,也绝对不是褒义。甚至很多人只要提到韩流音乐,还会以“我不听韩流”来标榜自己音乐品味的优越感,并把韩流歌迷,简单粗暴地定义为“脑残粉”;更把韩国流行音乐贴上口水、商业等等标签。


但其实,韩国流行音乐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堪,甚至可以说因为韩国政府有意识的将影视和音乐,当成重点扶持的文化项目,使得大量年轻人前往美国等国留学,学习西方的优秀制作经验,也让韩国的流行音乐,至少在工业和技术层面,已经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准。不要说已经超越了日本,甚至在美国这个世界流行音乐第一大市场,都已经开始有了影响力,鸟叔的那首《江南Style》,更是打开欧美市场的一种标志。


江南Style


虽然此前Snoopy Dogg曾经在一次访谈中,嘲笑韩国的Hip-Hop音乐都是一个调调。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之所以是嘲笑韩国的Hip-Hop,而不是中国的Hip-Hop,就是因为韩国的说唱音乐,如今在美国都有了一定的市场占有率,让美国的说唱大佬们,都开始注意到他们的音乐。


讽刺过韩国说唱的Snoopy Dogg也经常与韩国Rapper合作


当然,韩国流行音乐目前最大的问题,依然还是过于追求闭环。由于韩流音乐主打男团女团,决定了它的音乐市场必定是年轻化的,而不是全年龄段的,所以韩国音乐在国内的最大受众,主要还是青少年歌迷,而这群歌迷相对于中文歌迷,欧美歌迷等等,在国内几乎没有任何媒体话语权,因此也被“坐实”为“脑残粉丝”。


技术一流的韩国流行音乐硬伤:

工业化造成同质化


韩流音乐的工业化倾向,确实太过明显。艺人或组合发展,几乎被模式化的划分为Hip-Hop、Ballad、EDM,以及流行摇滚几大类。而很多少女团队,虽然会有朋克少女、糖果少女、性感少女这些细分,但差异性还是不够鲜明,以至于在外人看来,这些女团几乎一模一样。套用在男团上同样如此,即使Bigbang这么有名,但对于不熟悉韩流音乐的人来讲,估计也同样分不清Bigbang和iKon,甚至未必分得清Bigbang和EXO。


BIGBANG


EXO


换另一种说法,就是韩流音乐同质化的现象,还是相当严重,受制于韩国流行音乐产业的从业人数数量,让这些人在一年的时间内,要分成数十家唱片公司,包装成百上千的艺人,推出无数的歌曲,同质化也成了不可避免的原因。


举例来讲,这次参加《作战吧偶像》的四位韩国歌手,除了姜昇润在韩国的发展就比较多元化之外,其他三位歌手最为擅长的,也都是Hip-Hop曲风。Hip-Hop曲风如今已经成了韩国流行音乐的支柱曲风,除了大量主打Hip-Hop曲风的歌手,在很多EDM的作品里,也都被混进了Hip-Hop的元素。可以说在当今韩国主流音乐圈混的红人们,几乎多少都会来这么几句Rap。


不过,韩国的Hip-Hop还是一种改良过的Hip-Hop,从Hip-Hop地下、街头的原意角度,韩国的Hip-Hop其实已经成了一种自有的工业化曲风。除了在制作上融入EDM的元素之外,在表演上也融入了八十年代日本的那种劲歌热舞模式。和美国Hip-Hop比较自由的街舞不同,韩国Hip-Hop舞蹈,也是有设计感,自由感不强。


但技术确实是韩国Hip-Hop的强项,无论是编舞还是音乐制作。韩国音乐产业每年面对那么多作品,还能将它们搞得都不重样,这些,都确实需要有一个非常成熟的工业体系。


模式化生产的韩国音乐+

江湖气息浓重的中国音乐=?


反观我们的音乐产业(如果有的话),更多还是一个江湖,所以其中的从业人员,从制作人到歌手,也都有着很浓重的江湖气息。也许是八十年代太多一夜成名的偶像神话,使得中国流行音乐更喜欢这种赌博式的成名。互联网平台的普及,更加重了这种思维,也使得很多艺人在出道后,首先将自己的目标定向为网红,先把个人人气炒上去,然后再回过头来好好当歌手,以至于中国歌手的基本功普遍不扎实,很多有天赋的歌手,在日后也只能靠天赋混日子,或者因为悟性高而获得成功,或者就因为走了弯路,从此一蹶不振。也难怪“这就是命”会成为很多艺人的感慨。


这次《作战吧偶像》由中韩各四组歌手对战,其实也是一个解开彼此隔阂的好机会。


虽然此前湖南卫视的《我是歌手》(观看),已经邀请到了黄致列和郑淳元这样的歌手参加比赛,让更大众的层面,能够了解到韩国歌手的硬实力。但是从主流受欢迎程度来讲,黄致列和郑淳元在目前的韩国,都不算顶尖的行列,更不是代表潮流的歌手。而这次《作战吧偶像》所邀请到的四位韩国歌手,则是既年轻又潮流的代表,加上国内阵营,也是年轻歌手里比较有代表的几个例子,所以在这样的对战中,也可以看到背后两国音乐生态的一种对抗。


黄致列和郑淳元是通过《我是歌手》舞台被观众熟知的韩国歌手


从前两轮的比赛来看,如果要概括中韩代表队各种的特点,就是韩国歌手一直非常稳定,中国歌手基本功欠缺。即使是Hip-Hop这种语速很快,还需要歌伴舞的音乐形式,韩国歌手却能在一种非常轻松的状态下,以一种接近录音室水准的演唱完成。而反观中国阵营的歌手,除了胡夏确实名不虚传,于湉也能够保持顺利的演绎,薛之谦和王栎鑫都有不同程度的瑕疵。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虽然韩国的歌手在音乐上,缺少那种野性的创新,但因为韩国流行音乐的严格,也使得所有入行的歌手,必须接受近乎于魔鬼的训练,从训练生到登上正式舞台,常常要经过几年的艰苦训练,并创作、演唱、舞蹈、谈吐等许多方面提高自己。


而这种韩国机械式、行政化的产业模式,却一向是中国流行音乐所不屑的。


其实,从薛之谦与宋旻浩的合作来看,中韩音乐圈倒是有着很多可以互补的东西。韩国的流行音乐不缺技术,缺的还是开拓性的创新,以及那种能够为音乐带来自由的野性和江湖气;而中国流行音乐历史的散漫传统,也需要韩国流行音乐这种模式化的生产力,进行更有专业性的打磨。


通过决战了解彼此的状况和问题,未来真正在音乐上进行互补的合作,或许也是《作战吧偶像》的双重意义。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作战吧偶像》最新一期,中韩组队PK。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