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观察】西欧逐渐伊斯兰化?多元化欧洲面临的前景与挑战

<- 分享“加拿大头条”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6 加拿大头条


点击上方即可关注 加拿大头条


加拿大头条(微信ID: canadanews)编辑

随着巴黎恐袭后一系列变局,西欧社会对伊斯兰的恐惧与不安也在进一步加深
【《高度》(Rise Weekly)周刊 吴穹撰写】随着去年以来叙利亚难民危机不断发酵,特别是一位三岁小男孩陈尸海滩边更是引发了欧洲国家对难民的关注和同情。当时西欧主要国家都纷纷表态将接受更多叙利亚难民,德国更是达到了几乎门户大开的地步。俗话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如果追溯到2008年,西欧进入了二战以后的最困难时期,一场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使得整个欧元区设计的内部缺陷和民主体制结构性弊端形成空前的叠加连环效应。
而难民问题更是一把双刃剑,根据联合国难民署公布的数据,2015年刚过半,叙利亚就已有超过30万难民涌入西欧。而如今随着巴黎恐袭后一系列变局,西欧社会对伊斯兰的恐惧与不安也在进一步加深。难道是西欧真正接近伊斯兰化了吗? 号称多元包容的欧洲又会面临何种前景与挑战? 请看《高度》周刊深度报道与分析。
| 伊斯兰在西欧扩张: 不争的事实

坦率地讲,虽然难民问题和巴黎恐袭等因素使得越来越多的民众开始关注穆斯林与西欧,但是伊斯兰在西欧的迅速发展的确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截止到目前,法国有7.5%的穆斯林人口,荷兰为6%,德国为5.8%,奥地利为5.4%,英国为4.8%。对此美国华盛顿邮报认为,现在每年净移民到欧洲的总人数预计将在二十年内从目前的水平稳步增加。此外该报还指出,到2069年,不仅是西欧,整个欧盟28个成员国以及冰岛,挪威和瑞士,移民人口将达到7700万人。这对欧洲的文化将造成严重的后果。

不过华盛顿邮报总体写的依旧比较委婉,有专家则认为对于欧洲多元文化带来威胁的是伊斯兰,而伊斯兰已经在西欧开始蔓延,与此同时则是欧洲传统人口老龄化加剧,生育率降低,穆斯林移民近几年呈现出大幅度增长趋势。在巴黎,布鲁塞尔,以及最近的奥兰多枪击案爆发后更是加剧了部分民众对于西欧出现伊斯兰化趋势的担忧与恐惧。

| 民众看法: 复杂和矛盾

在目前的欧洲局势下,民众又是如何看待这一问题呢?根据本周由匈牙利一个智库机构在欧盟28个成员国进行的广泛民意调查结果显示,70%的被调查者认为穆斯林移民对欧洲是一个严重的威胁。而那些仍倾向于穆斯林移民不会影响欧洲的受调查者在每一个欧盟成员国中都属于少数派。由此可见欧洲民众对穆斯林移民的增加呈现出严重的不信任感。

为了确保样本具有代表性,调查机构在每个欧盟成员国选取的调查人数均为1000人。另外根据调查结果显示,65%的被调查者认为移民的涌入增加了犯罪率,65%的被调查者表示移民的增多带来了遭受恐怖袭击的可能性,只有卢森堡受调查者是例外,因为那里移民过来的绝大多数都是富人。另外高达87%的被调查对象承认自己所生活的城市会像巴黎一样遭到恐怖分子袭击。
此外63%的被调查者认为移民对自己国家的文化完整性带来了风险。在荷兰,这一数字达到了81%,是西欧乃至欧盟国家中最高的,紧随其后的是瑞典,奥地利,德国和英国。调查结果表明欧洲民众的担忧已经不局限于伊斯兰,而是扩张到了甚至对移民的恐惧,这点不得不引起人们深思。

但也有民众选择容忍和沉默。据瑞士每日导报7月5日的一篇报道指出,在德国曼海姆,一名年轻的女子在今年1月份被强奸,因施害者有叙利亚难民背景,为了不影响难民声誉,她选择了沉默。据她描述,有3个人对她进行了侮辱,说的语言类似阿拉伯语、库尔德语和波斯语。

经过记者的调查,该名女子是德国曼海姆左翼党青年组织负责人,年初1月份时,她在一个离家不远的体育场附近遭到性侵,作案者疑有难民背景。随后,她去往警局报案,但她只说自己被抢劫,而故意忽略了被性侵的经过。事实上在欧洲由于受到政治正确的长期影响,也有不少民众认为欧洲本来就是多元组成的部分,对待少数族裔总体上应该多包容,正像这位被性侵的女子一样。至于政治正确真的是那么正确吗,不仅仅是在美国,还是欧洲,目前都存在广泛的争议。

| 政治走向: 西欧各国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一切问题的背后都离不开政治,西欧乃至整个欧洲是否渐渐伊斯兰化同样也离不开政治大环境这个因素。以今年五月英国伦敦市长选举为例,有穆斯林背景的移民后裔,工党候选人萨迪克。汗(Sadiq Khan)虽然赢得了选举,但并不意味着欧洲主流社会的政治认同发生丝毫改变。选举期间萨迪克。汗一度饱受争议,对手指出他曾多次为有争议的少数族裔人士维权,比如他曾反对引渡被怀疑为恐怖分子的穆斯林裔英国人阿马德(Babar Ahmad)。选战最激烈的时候,保守党候选人戈德史密斯(Zac Goldsmith)更是将萨迪克。汗描述为危险的激进分子,伊斯兰运动和恐怖分子的支持者,尽管最后证明这实际上起到了反效果。

英国伦敦选出穆斯林移民后裔市长,但之前匈牙利智库做的民调并没有显示出英国公众普遍对伊斯兰的包容和接受。作为西欧的另一个重要国家,而且去年又曾遭受过恐袭,法国的政治走向更为敏感。长期研究法国的“灰色英国”网站主编、英国政治专家乌尔(NathanaëlUhl)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今,伊斯兰教是法国人想要回避的大问题。一些公众人物常常以政教分离或类似观点的名义不公布自己的信仰。而且法国法律禁止传教,因此这些公众人物在这个问题上应该保持低调。但要提到的是,布旦(Christine Boutin)和尼斯市长艾斯托斯(Christian Estrosi)在社交网站上曾发布宗教性的图片来庆祝耶稣升天日。”

乌尔认为多元化的挑战并不是一个新出现的问题,而法国的左派和右派都把这个问题看做一个包袱。他还表示多元化和伊斯兰教已经在法国有了重要地位,但法国的政治家们不知道怎样处理它们。如果我们回顾历史就会发现,不仅仅是法国,包括西欧很多国家,一方面则是强调多元化社会,另一方面伊斯兰教也是合法而且重要的一部分,但尴尬的是西欧国家现在普遍对伊斯兰人口扩张感到严重担忧,政治家的处理也是耐人寻味,即不想违背政治正确的原则,又不想不愿意正视本国公众忧虑的诉求,可以说是进退两难。其实不仅仅是伊斯兰移民在与日俱增,整个欧洲移民数量都在增长,但问题是欧洲各国政府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文/吴穹
出自加拿大头条(ID:canadanews)

感谢《高度》(Rise Weekly)周刊授权转载




 欢迎来稿  

editor@canadaheadline.ca

 广告合作  

ads@canadaheadline.ca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