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恐怖分子没辙?看看当年蒙古军团是如何处理恐怖组织的

<- 分享“加拿大第一生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6 加拿大第一生活



恐怖主义对于整个文明世界的威胁,并不是近现代才出现的。早在中世纪,蒙古西征时就曾遭遇猖獗一时的恐怖分子集团——“阿萨辛派”。


昨天,7月14日法国国庆日,一辆大货车在法国南部城市尼斯冲向人群,碾压民众。冲进人群后卡车加速,并与警方交火,卡车内装载有手榴弹。事件造成84人遇难,逾百人伤,定性为恐袭。



图左为凶手照片


2015年11月20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一致通过决议,认定“伊斯兰国”组织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全球性且前所未有的”威胁,以最强烈言辞谴责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制造的恐怖袭击,呼吁国际社会“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打击恐怖主义。


实际上,恐怖主义对于整个文明世界的威胁,并不是近现代才出现的。早在中世纪,蒙古西征时就曾遭遇猖獗一时的恐怖分子集团——“阿萨辛派”。


“鹰巢”中的“山中老人”


所谓的“阿萨辛派(Hashashin)”,系伊斯兰教什叶派伊斯玛仪派的分支尼扎里耶派的俗称。这个派别因为主张伊玛目高于先知穆罕默德的宣教,及解除若干教义戒条、可在斋月饮宴娱乐的做法,被其他穆斯林视为异端,称之为“木剌夷”(mulahid,意为假道学)。




法国的东方学者昂里·马塞认为这个教派“与其说是一种宗教学说,不如说是一种秘密的政治组织”。


事实正是如此。尼扎里耶派(即金庸在《倚天屠龙记》中提到的依斯美良派)的创始人哈桑·本·萨巴(?-公元1124) 于1090年率领信众从塞尔柱突厥人手中夺取阿剌模忒堡并以此为大本营,建立了一个地势险要、与世隔绝、防范严密、独立的宗教王国。


这个宗教王国的活动区间主要集中在今天伊朗北部的里海南岸山区,“其所据地,皆在山隘,里海南山,南北狭,东西长,约五六百里,多此种人居堡”,号称“所属山城三百五十”。



如今的堡寨遗迹


他们夺占、建立的堡塞多集中于厄尔布尔士山脉中,山势陡峭,高峰连绵,海拔多在3000米以上。由于叙利亚的尼扎里耶派组织上层领导人称为“谢赫”(阿拉伯语中既指年龄较长之人,同时也有长老、领导人的含义),所谓“山中老人”的称呼就由此而来。


作为“山中老人”核心堡垒的阿剌模忒(Alamūt)堡位于里海南岸至波斯高原的咽喉要道,素有“鹰巢”之称,地势险峻、依山作寨,而且“储粮甚多,兼有酒蜜”,堡内还藏有无数图书典籍、文物档案。哈桑·本·萨巴又引水灌溉、开辟果园、间以花圃,外界断水断粮也能自给自足,俨然一个山中国都。


险峻的“鹰巢”所在地


这些堡垒的险要程度,直至今日仍令人畏惧。现在人们若要参观其遗迹,去勉强可通行的阿剌模忒堡,“至少先得能在加兹温找到既有能力又愿意陪同前往的向导和司机才行,而且得在气候晴朗干燥时”。




而想要参观该地区的全部古堡,“如果是骑马且带一位当地向导,还得花一周左右的时间才行,其中有些地方只有有经验的和装备齐全的登山运动员才爬得上去”。


肆意妄为的杀戮


“山中老人”的政权在中世纪封建割据、十字军东征的氛围中存在长达一个半世纪以上,“建国传七世,共一百七十六年而灭”。但它作为宗教极端派,并不具备完备的政权机构和真正利民的经济生产,而是以暗杀威胁敌手获取纳款过活,真正使它扬名的亦是其令人战栗的恐怖活动——“只问目的,不择手段,滥用匕首,把暗杀变成一种艺术”。


今天英语里的“暗杀(assassin)”一词的词源即来自“阿萨辛派(Hashashin)”,足见这个教派名声之大。




作为一种政治手段的行刺古已有之,中国的《史记》就专门辟出“刺客列传”。但这些刺客通常是个别人之为,像“山中老人”那样系统地将暗杀作为主要政治斗争手段的恐怕也是前所未闻。


“山中老人”在山谷中按照《古兰经》对于天堂的描绘建立起一座大花园,花木庭榭,宫殿辉煌,装饰有无数金银珍宝,到处有管子流出美酒、蜜糖、牛乳。园中多是美若天仙的少女,能歌善舞,又在山上蓄养了一批幼童,从小就教导他们,为教主而死,可以上升天堂。



天堂花园


待他们长大之后,在饮料中放入迷药(这个教派俗称“阿萨辛”的意思就是“被麻药麻醉的人”),趁他们昏迷时抬入花园,任由他们为所欲为,一段时间后再将其麻醉后送出。


马可·波罗游记中的天堂花园


这些青年在花园里时纵情声色,已确信自己身处《古兰经》中所说的天堂。为了返回天堂享乐,遂在宗教热情的驱使下被培养成为视死如归的“菲达伊”(fidais,意为奉献生命者,即敢死队),使其成为尼扎里耶派实行政治报复、暗杀(投毒、刺杀)、恫吓和讹诈的工具。


对于尼扎里耶派而言,没有永恒的敌人或者朋友,唯一的原则就是逆我者亡,最早被其暗杀的,是塞尔柱王朝宰相尼札姆·穆尔克。此人认为尼扎里耶派的主张是异端邪说,目的是毁灭伊斯兰教,将人类引入万劫不复的境遇,还派出军队征讨波斯境内的尼扎里耶派据点,遂被“山中老人”视为头号敌人。



影视作品中的阿萨辛派


经过周密安排,1092年10月,一名“菲达伊”乔装成一名苏菲修炼者,接近尼札姆乘坐的轿辇后将其刺杀,引起了伊斯兰世界震惊,塞尔柱苏丹马立克·沙(1072-1092年在位)曾率军攻打阿剌模忒堡,但未能攻克。


“山中老人”还使用“卓刃于地,遗书于案”之法进行刺杀威胁,使得反对该派的高官显贵们不得不小心警惕,处处设防,甚至有人请求苏丹允许自己带着武器上朝,以防不测。


此后的一个世纪,“山中老人”恐怖活动的受害者名单不断延伸。叙利亚的尼扎里耶派在1130年刺杀了霍姆斯和大马士革的长官、法特梅王朝的哈里发阿米尔,1152年刺杀了十字军的黎波里王雷蒙二世,1192年两个伪装成基督教僧侣的“菲达伊”更是刺杀了十字军国家耶路撒冷国王康拉德。连伊斯兰世界抗击十字军侵略的英雄、埃及阿尤布王朝苏丹萨拉丁在叙利亚北部作战时,也两次险遭尼扎里耶派刺客的暗算。


结果,一系列的恐怖活动引起了东西方统治者的畏惮,他们为自保甚至向“山中老人”缴纳保护费,“诸国君主畏甚,乃纳币以求和好”,光是德皇腓特烈二世就派使者带去了8万第纳尔。


铁血手腕铲除恐怖集团


到了十三世纪中期,利令智昏的尼扎里耶派甚至将匕首伸向了如日中天的蒙古汗国,严重威胁到蒙古军在伊朗一带的活动。



遭遇暗杀威胁的蒙哥汗(元宪宗)

蒙哥即位后,尼扎里耶派更是派出40名杀手,化装进入遥远的蒙古京城和林,伺机行刺,以至蒙哥大汗在其汗廷不得不对域外使臣保持高度警备,并严加盘查。


遭遇暗杀威胁的蒙哥汗(元宪宗)


这样的恐怖行为是蒙古统治者无法容忍的。对蒙古人来说,尼扎里耶派在波斯北部山区的要塞就是一个个武装的独立王国,也是西征道路上的障碍。蒙哥“开始移注于征服世界上东、西方的远方各城。




首先,由于有许多人要求对邪教徒的不义行为加以审判,提出自己的控告听从圣裁,蒙哥合罕便于牛年(1253 年),派遣……兄弟旭烈兀汗,前往大食地区讨伐邪教徒”。“山中老人”遂成为蒙古汗国第三次西征的首要目标。


旭烈兀西征建立的伊儿汗国


旭烈兀于1253年10月统兵西征,麾下有十万大军,包括由炮(投石机)手、火焰放射手、弩手组成的汉军千人队随其出征。1256年,蒙古大军主力渡过阿姆河,逼近尼扎里耶派控制区。


险峻的地形严重制约了蒙古骑兵的战斗力,先锋怯的不花率领的1.2万人军队此时已在坚固的吉儿都怯堡前一筹莫展,围攻达两年之久仍未攻克。




但当旭烈兀的主力赶到后,尼扎里耶派的抵抗变成了螳臂当车。由汉军操作的投石机摧毁了坚固的城墙,蒙古军的勇士攀上了悬崖峭壁,令守卫者大惊失色。


为数众多的“菲达伊”只是一支执行暗杀任务的敢死队,“山中老人”本身没有经过训练的正式军队,尼扎里耶派在失去地利的庇护后更是无法抵御横扫欧亚的蒙古军队。


蒙古军队步步紧逼。1256年11月,旭烈兀一面架炮轰击麦门底司堡,一面施展政治手腕,向身在堡内的尼扎里耶派教主鲁坤丁提出,若在5日内投降,可以保证成员人身安全。最后终于迫使鲁坤丁率众出降,其他四十余个大小城堡相继投降。




蒙古人在解除了他们的武装之后,将所有城堡捣毁,一个不留,而“鹰巢”阿剌模忒堡被旭烈兀的大军扫荡过后,山间的城堡被毁,“没有留下一块彼此相依的基石”。只是由于旭烈兀的秘书官、著名历史学家志费尼的请求,堡垒的珍贵图书和天文仪器才得以保存下来。


《世界征服者史》的作者志费尼


战事结束了,尼扎里耶派的统治已经不复存在。旭烈兀决定背弃诺言,蒙古军在将鲁坤丁送去和林的路上将其杀死;旭烈兀又下令将投降和俘虏的尼扎里耶派众人全部杀死,“虽在襁褓者,亦不幸免”。




即使按照杀戮成性的中世纪蒙古人的标准,这也是极不寻常的举动。在以往的战事中,蒙古军对于未曾抗拒、主动乞降的通常是饶过性命,对于恐怖活动的恐惧和憎恶使得蒙哥大汗早已有言在先——对尼扎里耶派“无少长悉行诛戮”,旭烈兀不过是遵命而行。


不过,也正因如此,根据志费尼的记述,“阿剌模忒陷落之后,伊斯玛仪派已经全部被消灭了”。事实上,尼扎里耶派的恐怖行动并未推翻现存秩序,在蒙古人入侵后,它立即被更加洪大的历史潮流所淹没,其政治影响由于蒙古人的屠杀迅速消失了,这个威震中东二百年的暗杀组织刹那间崩溃了。


“这个可怕的教派,它在十二世纪曾经费尽了塞尔柱王朝算端们的一切努力,使算端国和哈里发教廷为之震慑……现在终于被铲除了,”法国著名历史学家勒内·格鲁塞认为,“这是蒙古人对于当时的治安和文明带来的一种极大的贡献。”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