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女子】把马云、马化腾、李彦宏搞晕的女人竟然是她!

<- 分享“加拿大留学移民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2 加拿大留学移民网




互联网江湖,这三个男人的战争,简直比“三国”还精彩。



都是兄弟何必呢?


然而,最近有个女人,却似乎快把他们搞晕了!


她是谁呢?


提起他,就不得不从她的父亲说起。


她的父亲是一位身价45亿美元的中国企业界教父,


也是他们一致都很尊敬的一个德高望重的“大哥”。




她是一位市值260亿美金的独角兽公司的总裁,


也是一位被父亲斩断后路的“富二代“,


含着金钥匙的她,却从没享受过父亲提供的任何特权。


她硬是凭借着近乎变态的勤奋和坚毅,


成为了一家最有可能超越百度的互联网巨头的关键人物。


她就是柳传志的女人、滴滴的总裁柳青。



连想去联想实习,都被父亲拒绝


1978年,柳青出生于北京。作为柳传志的女儿,柳青似乎理所当然是联想的继承人。但是,柳传志女儿的身份,并没有让她获得任何特权。

在联想做大之初,柳传志就在公司高层宣布:公司高层的子女不得在公司任职,哪怕是实习也不行。而柳青是在大二的时候才知道父亲做的这个决定。

在北京大学读书期间,柳青的同学会利用暑假时间去各个公司实习。柳青也向父亲提出想去联想实习,但是这个要求被柳传志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柳传志对女儿说,联想是他和公司员工的共同心血,不是家族企业,要让公司发展壮大,就必须选一个有能力、有实力的人来接管公司。父亲铁面无私的拒绝激起了柳青的斗志,柳青心中始终憋了一口气,她要用实力向父亲证明自己的实力。


经历18轮面试进高盛,24岁像42岁?


闯入投资领域的缘由,是就读哈佛期间的一次暑期实习。2001年,在高盛香港两个月的经历让她改变职业航向,对加入投行心生向往:“投行让你迅速了解商业社会是怎么运作的,你有机会接触大量企业,去琢磨企业家身上的特质,去判断企业业务模式的特点,去研究这些企业为什么会成功、失败。”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柳青毕业的2002年,互联网泡沫破灭,高盛录取新员工名额从30名缩减到6名,名校生间竞争惨烈。在经历了十八轮面试,在最后一轮时甚至高歌了一曲“my heart will go on”后,她幸运地被录取的,正式成为高盛亚洲区最底层的分析师。


24岁时,柳青每天回家照镜子,觉得自己像42岁。那是她硕士毕业后刚刚加入高盛的日子。她在香港的长江中心上班,每天大概清早5点下班,紧跟着9点又回来继续上班。一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她总会迷迷糊糊地撞进出租车,跟司机说“我要去长江中心”,对方回答“你就在长江中心”;或者说“我要去旧山顶道”,那是她的住处,司机回答“你就在旧山顶道”。


经常半夜1点钟,柳青和一个好朋友约在女洗手间,抱头痛哭,互相借对方肩膀解压。痛苦不仅来自于长时间的加班,更来自于辛苦做出来的东西不知道能不能被领导认可。第一次几天几夜没睡觉做完一个财务数据模型,柳青被领导狠批一顿。


被批评的错误都是细微的:四位以上的数字一定要隔三位加个逗号;如果是假设的数字,一定要用蓝色;做一个饼图,中间有一块颜色错了,因为紫色不够紫。甚至,领导要求每一条语音留言都要按照规定格式,不能上来就用自己平时习惯的嗓音说话,而要留下沉稳、成熟的声音。


“这个就是专业呀。”柳青后来渐渐理解了:“很多时候,你带着计划书去跟你的客户讲,人家未必听。你懂什么战略?人家信吗?但是如果对方发现你的东西做得很专业,你的信服力会大增。如果他发现你这儿全是错别字,页码都标错了,可能就会质疑你整个的专业度。信服力不就是这样吗?要把一个真实的故事讲得真实都很难,更何况当你去讲一个你自己都不是很有信心的事,对吧?”


同一年入行的同事在半年中走了一半。柳青犹豫过,最后还是留了下来。“因为这个工作是我真心喜欢做的。”后来她先生也曾希望她去开个花店什么的。她哈哈笑:“没兴趣。”


12年后,柳青已经到了收获期。她成为了这家百年投行历史上最年轻的董事总经理,而她和团队的默契已经到了“开电话会议都不用说什么,只要在方向上把把关”的程度。


从高盛加入滴滴,险被病魔打倒


2014年6月的一个晚上,北京上地的一家小餐馆里,高盛亚洲区董事总经理柳青和滴滴创始人程维一起用餐。这次是柳青第三次代表高盛,想要投资这家移动互联网浪潮中的明星公司,却依然失败了。


席间,柳青佯带愠怒地说了一句玩笑话:“不让我投,我就给你打工吧!”


让她意外的是,对这句玩笑话程维接招了,并开始和她认真讨论此事。




“到今天偶尔还会有不太真实的感觉,我从没想过自己人生当中如此重大的一个决定是这样拉开帷幕的。”柳青笑着回忆。


这一年,她36岁。对她来说,这将是她人生的第一次跳槽——从2002年哈佛毕业后,她就加入了高盛,为之效力了12年。


在当时,这个从未失败过的人,加入滴滴后仍经受了极大压力。要如何从崇尚精英文化的投资银行,进入接地气的O2O创业企业,柳青一度陷入内心认知上的焦灼和迷茫。


Stephen称柳青从高盛人身边消失了半年,毫无音讯,而此时的她正努力适应加入滴滴后的自由落体,消除自己的投行气质和可能带来的戒惧感。出差时,她从头等舱降到经济舱,住宿从奢华的四季酒店降到汉庭连锁酒店,就连奢侈品牌的皮包也被她小心藏起来。


在柳青加盟滴滴出任首席运营官,短短一年时间内,又被晋升为滴滴CEO,主导了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的合并,虽暂时不敌国外的优步,但在中国已是鹤立鸡群般的存在。



然而,就在一切都看起来那么顺利美好的时候,9月30日,滴滴快的总裁柳青却发了一封令人出乎意料的内部信,透露自己检查出乳腺癌,并且已经做完肿瘤摘除手术。




得知病情后,她曾极度沮丧,不想理会任何人,只想找个地方自己一个人躲起来。


熬过了最初的沮丧后,开始积极的接受治疗。消失了四个月后,柳青出现在滴滴年会上。

向死而生!癌症没有打倒她,反而让她更加充满了斗志!   


今年1月30日,滴滴出行年会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行,滴滴出行 CEO 程维和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分别发表演讲。程维表示,滴滴的道路还长,应当永远怀着敬畏之心继续向前。同时,柳青也表示,不管在任何情况下,要保持年轻、热血、以及热泪盈眶。 


为何选择加入滴滴?


究竟是为何选择加入滴滴?她,以及滴滴的终极梦想是什么?


柳青自述道:


我很喜欢法国人大仲马在《三个火枪手》中的那句话“One for All,All for one”,翻译过来就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我们都梦想着,能否有这样一个社会,每个人都真心真意地为别人服务,每个人毫无顾忌地接受别人的服务。世界如此之大,人类相对宇宙而言如此渺小,时间短暂,人的心胸和财富,有没有可能可以相互分享和互相成就呢?

    

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想法来到了滴滴,与其说滴滴是一个事业,倒不如说这是我和我的同仁的一种责任、一个梦想。这个梦想就是通过“互联网+出行”的方式,将“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理想变为现实,这就是分享经济中的基本思路。   

 

滴滴出行解决的是社会民生最需要“衣食住行”中的“行”的问题,既包括自己出行,也包括居住城市的出行问题。我们要把分享在出行领域实现,主要由三个梦想构成。


第一个梦想,让大数据改良城市交通;

第二个梦想,让分享成为城市的灵魂;

第三个梦想,让分享成为自然。

   

6月21日,在移动互联网大会上,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公布了滴滴在2015年的相关单数据:2015年滴滴平台上的订单有14.3亿,有1400万的注册司机,每天有90亿次的路径规划,每天得处理1400万次的完成订单,每秒有1000多次用车需求,但按城镇人口的出行次数来说,滴滴的 渗透率却只达到了1%。如何拓展市场呢?




柳青表示,滴滴的目标并不是要从3800万的出租车出行里面找市场,而是要挖掘私家车的市场。为了保证随叫随到,按需匹配,滴滴采用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


现在,滴滴从一个简单的打车软件,迅速发展成为一个可以超越百度的互联网巨头,成为苹果、中国人寿等金主争抢的香饽饽,柳青可以说是最关键的人物。而柳青以后能达到什么新高度,难以预测,“或许天空才是她的极限”。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