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英:不想再拿冠军,拿一次其他三位导师损我一次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20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陆晨 责编/赵二宝)


那英是《中国新歌声》(原《中国好声音》)舞台上的“老人”。


初登这个舞台时,她抗拒,觉得自己是不务正业;每次录到冠军争夺赛,她抓狂,“太累了,下一季一定不来了”。可下一季时间临近时,她又“期待”。以致到最后,《中国新歌声》成了她每年工作的重心。连续五年。


她带出来的那些学员:张磊、周深等,在采访中都会主动提到她,感谢她。在他们的口中,那英敬业。别的导师陪唱两三个小时,到她这里就是四五个小时。


可拿了三届冠军的那英,却直呼不想再要冠军了。因为受不住后台里其他三个导师的白眼。



那英接受腾讯娱乐独家专访


四个导师“四条心”

那英必杀技:好娘要提当年勇啊!


那英、汪峰、哈林、周杰伦坐在战车上,一次次的冲下或者滑下。磨合时间久了,对彼此喜欢什么样学员类型,摸得一清二楚。在其他三个导师眼里,那英喜欢唱情歌的,最好还要够细腻。采访中,那英自己把这点给否了。“每一季,我都牢记我的标准,就是感动我”。


那英把自己的标准贯彻的彻底,“无论他唱什么样的音乐,就算我不是很懂这种音乐,他感动我了,我也得下来”。那英说,冲下来是为了表达自己对学员的欣赏。学员选不选,那是“四个导师抢来抢去”的本事。


今年导师的座次改了,周杰伦不再挨着她,而是坐在汪峰旁边。那英在发布会上就宣布:要和哈林结盟。结果在我们的采访里,她自己又否了。“发布会上,我只是那么讲一讲,到抢人的时候,谁跟谁都不是一伙的,我觉得这个节目好玩的地方是,四个导师四条心。真的遇到喜欢的学员的时候,大家对他的喜爱,就是不择手段”。


那英一说完,采访现场的人都笑了,包括她自己的工作人员。那英自己也乐。


采访前的录制中,周杰伦对着台上的学员说,“你千万不要来我这儿”,一说完,就遭到了那英等其他三个导师的呛声,“你又来?”那英说,这是周杰伦的招数,以退为进。“其实这一招也不是特灵。你看周杰伦用过这两次,有一次他就没中”。


周杰伦也知道那英的招数。“那姐,要不要再拥抱一下”?



那英拥抱学员杨搏


这次的采访时间在《中国新歌声》开播前半个月,我们问了四个导师同一个常规问题,“开场曲唱谁的什么歌?”,不料想,这个问题那英回答的最长,也最让她纠结。


“我觉得开场曲比选学员还要痛苦。选学员,你自主性特别大,我想选他我就冲下来。我们四个人的歌已经快选到没得选了,都唱过了。然后现在是不停地在没唱过的里面尽量发现能不能有适合我唱的,我就纠结这个”。她说为此“几天几夜都没有睡好觉,很痛苦”。


她要唱哈林的歌,列出了三首备选:《只有为你》、《靠近你》、《情非得已》。周杰伦回答这个问题时经纪人打断了了一下采访,他们不确定能不能提前剧透。快人快语的那英就那么倒豆子一般全说出来了。没有人打断她,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最后,她唱了《只有为你》。



那英开场曲演唱哈林的《只有为你》


《中国新歌声》每录制一个学员,中间都会停顿一下。四个导师退回到屏幕后面,稍事休息调整。坐在观众席里,会很容易看到他们在聊天,但聊的内容,谁都听不到。那英说,“我们聊的全是家长里短,就是放松,完全别聊工作的事儿,就是东拉西扯”。


第一期的节目里,那英再一次祭出了自己抢学员的必杀技。“我想你来这个舞台之前一定把我们每个人的历史都翻看了一遍”,“我也带出过那么多的冠军”,不想被哈林直接打断,“你不要讲别的节目好不好,这是一个全新的节目”。现场的观众大笑。那英也不甘示弱,“我得先告诉他,我曾经怎样,怎样,怎样,这些东西足以让他更有自信”,好娘不提当年勇啊。


别看节目里那英总是提自己带出三届冠军的事迹,面对我们的采访,她却说“(冠军)不要了,千万别给我”。


“我拿一次(冠军)就让他们三个损我一次。拿一次,他们三个在后台一个劲的白眼,他们仨的意思是,好像我们不够认真,我们不够努力似的,怎么你就那么容易拿呢。其实我在背后付出多少辛苦啊,我陪吃陪喝陪练陪唱的,我觉得功夫不负有心人,像我这种付出代价最多的,一定有个好结果”。


“我一个纯唱歌的,我怎么干这个去了”


那英现在可以背着三个男导师抱怨他们、开玩笑。可她在接到《中国好声音》邀请之初,却“是很抗拒的”。2012年,“那个时候我没有从一个纯歌手转换成电视音乐节目的角色。那个时候好像歌手也没有参加这种节目的。然后我就觉得,我是一个纯唱歌的,我怎么干这个去了”。


为了说服她,导演们不停地给她开会。“他们给我讲的,我是后来逐渐在每一季节目里才体会到”。


有的时候,你面对这些从全国各地海选出来的素人,这些普通老百姓热爱音乐的梦想,你没有办法拒绝为他们点评。甚至有一些,他们完全不明白自己错在哪儿,只知道一味的追求,通过我们的这种经验给予他们的东西,会让他们明白音乐是什么”。


每一季的冠军总决赛,那英总是抓狂跟自己的团队工作人员说,“明年绝对不来了,太辛苦了”。可快到新的一季开始时,“我又期待,我又期待”。最后的结果是,自从接了这档节目,那英“这一年当中所有的工作就是这一个事儿了”。


那英和其他三位导师坐在战车上,随时准备为喜欢的声音冲下去。今年的录制节奏要比往年快些,因为“今年的学员素质更高一些”。但也有另一方面的原因,“学员的个人色彩都太鲜明了”。这样的鲜明也不全是正面。“有一些为了让导师觉得惊喜去改编,反而弄巧成拙了”。


采访时,那英穿了一件袖子带流苏的西装,就是她表演开场曲时穿的那件。记者提醒她哈林也穿了一件带流苏的。“好看是吧”?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那英把胳膊伸开、伸平,“那我今天尽可能就这么把着手”。然后,那英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中分、大多数时候是长直发,这是那英的标志。“我特想让头发再飘起来”。为了实现这个想法,那英打算偷偷放个小风扇在战车底下吹着,“又怕穿帮,我特想让它飞着”。



直发中分是那英的标配


采访当天的录制里,那英被一个双子座学员连噎了三次。这让那英在录制中大呼,“我真是怕了双子座了,双子座是我的克星”。采访中,那英又把自己否了。“我才不怕呢,我身边一堆双鱼双子,都是一群感性的文艺青年,都特别好”。“我只是觉得那个小女孩,就是她不按常理出牌你知道吗?我还在说,哎呀我觉得你的声音跟我的有点像,结果她来一句,我觉得我的声音像王若琳”。


可那英觉得双子座女孩声音特别,性格也很有个性。自己被噎了,刚好可以让大家了解她的个性,挺好。


她很快的冲了下来。女孩很快的没选她。在那英看来,不好的是当“冲”下来变成“冲动”下来的时候。


“有时候冲下来,听学员唱后半段有点后悔。但还是要硬撑,你来,我还是很喜欢你。但也尽可能把学员推给别的导师”。


跟王菲现在是完全不谈工作的关系:just play


在国内娱乐圈还没有生成“粉丝”概念,只谈“观众”的时候,那英就走红了。那个年代,自然也没有“黑”、“路”、“粉”这样的区分。但那英常常因言论大胆被讨论。她常常心直口快,发个言就把哪个明星得罪了。


那英的直,有很多例子佐证。比如曾看不惯娇嗔的林志玲。但这些年发展下来,那英反而慢慢获得了自己稳固的朋友圈。


她和王菲关系好,圈里人都知道。王菲要开演唱会,我们问那英有没有给意见?



那英与王菲是多年的密友


“我们之间现在就成了完全不谈工作的关系。没有特别问说演唱会选什么歌、什么形式的这些。私底下聚会我们好像已经不聊这些话题了”。


“那都聊什么”?


“也是家常里短。前些日子,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刚好郑钧也在,我们就闲扯扯到了郑钧《摇滚藏獒》的事儿。我们俩一直在替他出主意,出宣传的主意,我们都没聊自己的事儿”。结果遇上了郑钧的“拧巴”。“他一定得按自己的想法走。他说他最恨的就是宣传,我们就没聊下去”。


那英的另一好友,就是和她一起录制《中国新歌声》的汪峰。汪峰在今年的节目中有很明显的变化,他似乎能说了,也可以开玩笑了。


“我觉得他说俏皮话,今年好像彻底暴露了。以前他就绷着。他特别喜欢端着,他端着的那个劲儿,你真摸不着他的套路”。那英说汪峰是慢热型的。有多慢?“每次刚聊几个话题,活动一结束,我们就各走各的。他还没得到绽放呢”。


那英想让汪峰绽放、别端着。结果差点惹得汪峰和她翻脸。“我跟他说,我说这就是一个娱乐、玩。你怎么就偏那么认真呢。他一直以为这样的舞台不能过度的开玩笑。也是因为我跟他在台上过度的开玩笑,他差点跟我翻脸”。



那英录制节目时处处透出开心


结果那英还继续劝汪峰。终于等到汪峰慢慢的发现“周杰伦也爱扯,哈林也爱扯,我也爱扯”,然后汪峰也开始扯了。


采访的最后,我们请那英说一个导师宣言。她先问了前面的哈林说的是什么,被告知是“玩的开心”后。那英停了一下,然后抬头,“好了”。一、二、三,开始录:“just play”。现场一顿,然后大家都笑了。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阅读:


☞  周杰伦:我做音乐很孤僻,唱了十几年才跟费玉清合唱《千里之外》


☞  36张图带你看完首期《中国新歌声》,这可能是你错过的精彩瞬间


☞  《中国新歌声》导师比学员抢风头,但他们都输给了章子怡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中国新歌声》,“姐弟联盟”那英周杰伦拆伙了。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