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在这里:你说留学生们不做代购能行嘛

<- 分享“亿忆墨尔本”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4 亿忆墨尔本




 

前不久一7-eleven便利店克扣打工留学生工资的新闻一经报道,澳洲舆论一片哗然。然而这样的现象对于在澳的留学生来并不算什么新鲜事,因为这早已成为了他们在澳留学生活中的一个部分。


在澳广的采访中,一个叫Kenny的前中国留学生读书时一直在一间非常有名的中国餐馆打工,但他的时薪仅有$8一小时。他表示,在大部分留学生中,尤其是亚洲留学生,时薪$8-$12非常普遍。但是他们即便知道雇主的行为不合法也不敢举报,因为还有很多留学生想要顶替他们的位置。

澳大利亚法律规定,在澳的全日制留学生每周工作时长不得超过20小时。大部分留学生因为时薪较低而不得不私自工作超过这一时限要求,即便是他们知道这样的行为是违法的。


澳广在脸书上采访了越南留学生群体,结果在接受采访的500名学生中,超过2/3的学生都被克扣了工资。


对于留学生来说,只身来到澳洲可能会有些令人畏惧和孤独。

并且对于越南留学生来说,澳洲英语发音与他们在国内所学的美式发音差异很大。Darren说他刚来澳洲时甚至无法在KFC点餐。这令他自信心严重打击,需要工作的他只好投靠说母语的越南社区群体,而这里普遍时薪仅$12。


本以为作为一国同胞,越南的老板会对自己好一点。可是老板却更因为他英语不好而故意剥削他,因为他无法将自己的遭遇讲给别人听。


另一名越南留学生Vincent表示,越南雇主理所当然地认为留学生愿意接受低时薪,因为越南本国的平均工资更低。


越南留学生Chi在四个月前刚刚抵澳,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间面包店,时薪$8。她说如果没有工作经验,能拿到$12时薪的人少之又少,大家一般都在$8到$10之间。


Chi还表示越南雇主对她的态度令她震惊。有时即使是临时通知她也必须来上班,常常工作12个小时不吃饭不休息,辱骂员工也时常发生。但是Chi的父母在越南拥有自己的时装店,也聘用员工,可是她从来没听到自己的父母对员工大喊大叫过。


她说,她的境遇在留学生中并非偶然现象。

澳大利亚有超过430000的国际学生,可是公平工作申诉委员会(Fair Work Ombudsman)每年接到的相关的投诉和举报仅几百件。公平工作申诉委员会专员Natalie James表示,留学生容易受到压榨主要有4个原因:年轻、语言障碍、忠诚于雇主,以及害怕失去签证。


Vincent说,他知道公平工作申诉委员会可以帮他讨回公告,可是他的老板却将受到处罚甚至关门歇业。在他工作的餐厅里有18个人,他的举报很可能就改变了这些人的命运。


Chi表示需要工的作留学生很多,供求不平衡,所以雇主才会只付8刀或10刀的时薪。即使她不接受,也还有其他学生愿意接受。可是如果政府强制这些雇主把时薪提至最低工资水平,雇主付不起工资就只会把他们全部都解雇。


可是Chi认为,“如果澳大利亚政府允许我们在澳工作,我们就应该得到公平的对待”。


有人建议公平工作申诉委员会应该多在服务行业进行抽检,可是James表示,因为抽检时被剥削的员工需要亲口讲出他们的不公正待遇,可是这一点往往很难做到。


公平工作申诉委员会建议留学生可以详细记录下自己的工作时长和工资单,以便未来更好的协助调查。如果需要公平工作申诉委员介入调查或提供帮助可拨打13 13 94。


*亿忆网编辑报道,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欢迎订阅亿忆墨尔本微信

 投稿微信:e2news

■  广告合作微信:e2service

  广告合作Email:bd@e2media.com.au

■ 点击右上角→“查看公众号”点击关注

 搜索“ melyeeyi ”点击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