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国新歌声》再度唱红的李志,就像民谣圈里的一座南京城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22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骁遥)


在重装上阵的《中国新歌声》舞台上,来自新疆的小伙子蒋敦豪翻唱了李志的民谣名作《天空之城》,让这首歌成为这一季选秀节目的第一个热门话题:正如《董小姐》、《南山南》、《夜空中最亮的星》的传唱,让宋冬野、马頔、逃跑计划他们突然走红一样,在民谣圈摸爬滚打多年的李志,也迎来一首让自己从小圈子进入更大范围普通听众视野的歌:很多人惊呼,连李志也要火了吗?

但,似乎也并没有火起来。李志看上去永远不会大红大紫。其实,单论他作品的品质水准,他的走红一直被业内认为是理所当然:早在多年前,老狼、万晓利、江建民等业内大咖就对他推崇有加,并合作过多个音乐作品。但是,这些年的李志一直保持不温不火但作品足够优质的创作人状态,这和他在宣传策略上一直保持独立自我的出发点,刻意维持与公众的距离有关。


麻油叶厂牌旗下的宋冬野、马頔、赵雷等民谣歌手受益于新媒体时代的传播、高度风格化,李志与他们不同,出道时,尚没有新民谣这样似是而非的流派界定。自始至终,他留给歌迷的差不多是一种独立行走、肆意创作的音乐游民形象,无派别、无嫡系、不结盟。


出道十多年来,他的创作风格多样且多变:在他的作品年谱里,有《天空之城》这样词曲俱佳、放到任何一张流行音乐专辑里都会出类拔萃的精品,也有《倒影》、《家乡》这样愤世嫉俗之作,有《关于郑州的记忆》、《山阴路的夏天》这样的情深吟唱,还包括一些足够实验先锋的作品,如只有曲调的《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三首歌连接一起、中间大段留白的《这个世界会好吗》等。将这些作品放在一起,他们互不雷同却又高度一致,充满李志独有的音乐气质。




早期的李志,身上印有两个非常鲜明的logo:第一个是非常稀有的创作独立。他可能是最彻底的独立音乐人:在发行《1701》这张专辑之前,出道十多年的他没有在任何一家主流媒体上露过脸——实际上,他几乎未曾接受过媒体采访,没有一个加V的微博,没有任何的官方宣传和经纪团队。除了口袋唱片将他几张专辑出版外,李志没有再与音乐工业体系发生实质性联系,他始终未隶属于任何一家唱片公司。


早在2004年,他就带着三张自制唱片南征北战,进京开演唱会,灌制live专辑《工体东路没有人》,像苍茫都市里一名单刀赴会、独来独往的孤行侠客。从此一直是创作、巡演、再创作。这样的独立造就了他鲜明清晰的作品风格,也培养了一批真实的死忠粉:他们追随李志到一个个酒吧、音乐节、跨年演唱会现场以及一个个互联网空间。


李志身上第二个鲜明的文化logo是他念念不忘在嘴边的城市南京。这是一种毫不掩饰自己对这座城市的喜爱、同时也几乎成为城市青年文化代言人的关系。


贾平凹早年创作《废都》,把世情奇景倾注其内,尤其是庄之蝶等文人的精神状态,在西安这座城市淋漓上演,这其实也是对于西安这座历史辉煌、而今废都情结的一种折射,土生土长的西安人用自己的作品呼应自己对城市文化的体会。


这种呼应,也能用在南京与李志的关系身上: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李志对于南京的热爱、积极主动的拥抱融入、深入细微的体会表达,体现在他作品的每个音符段落。


需要简单描述南京这座城市:新中国成立以后,六朝古都在经历过政治轮替沧桑后尚未缓过神,就一头扎进了市场经济的大浪潮中,努力找寻自己的新角色。虽然在江苏省内贵为长子,南京却在经济辐射等层面感受到来自苏州无锡等竞争者的压力,而不像其他唯我独大的中部省会那么骄傲至尊;提及历史文化,南京又常常与夜泊秦淮、六朝金粉等词汇紧密联系。


总之,政治略失落、经济略弱势、文化略阴柔的南京城,在文艺上也有绵柔内敛的气质:在文学上,南京孕育了苏童、叶兆言、毕飞宇这样的文学珠玉,音乐上出现出一个大学肄业民谣诗人李志,也不算突兀。


在李志的作品中,南京是被反反复复抒怀表达的客体存在:它是《我爱南京》这样直抒胸臆的专辑命名,是《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的离愁哀怨,是《山阴路的夏天》这样忆往昔惆怅感伤,是《热河》里深入市井感知温度的平民气息。甚至,连他微博ID都取名叫南京李志。他把南京元素深深嵌入自己的音乐事业中。


某种程度上说,从不否认自己与南京千丝万缕联系的李志,成长于南京、受益于南京,也承袭了南京这座城市的文化基因:他像南京城无意成为北上广那类喧嚣杂乱的时代熔炉一样,独立自我的李志,也从未展示从民谣圈走向大众前台大红大紫的野心:他从当年南京郊区8平方米的工作室开始,一直到自己投资打造名为欧拉的livehouse;得益于音乐产业互联网化后的口耳相传,他在民谣圈子里逐渐成为新的标杆和领袖,把跨年演唱会开到了北京工体,但在他的微博里,依然是一个南京人对于世界的思索后的自言自语。李志和他深爱的南京一样,低调内蕴地存在着,不汲汲于普罗大众所希望的繁华喧嚣,也对外界的品评赞扬不屑一顾。


尽管很多歌迷对于突然走红后的民谣歌手的作品与形象,表达了与宋冬野他们类似的担心,但我们可以对这个南京气质的李志保持初心的可能性抱有足够的信心:他未必要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但是肯定是一个精神意义上的南京人。


蒋敦豪VS李志《天空之城》同曲PK ☟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