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了老公还要一直和我同房,几次之后我拒绝了,他竟然…

<- 分享“英国那些事儿”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23 英国那些事儿


    皇城大酒店。

 

    A市最豪华的高级私人会所。

 

    顾若熙喝了酒,头很昏,天旋地转地站在22层走廊尽头,望着眼前的门牌号,她笑了。

 

   2218

 

    没错。

 

    她翻江倒海的脑子里,记住的就是这个门牌号。

 

    一把推开虚掩的门,跌跌撞撞走进去。

 

    屋里没有点灯,一片黑暗,顾若熙扫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靠窗位置方向,那里有一点忽明忽灭的火光。

 

    就是这个吸烟的男人了。

 

    顾若熙勉强稳住摇晃的身体,咧嘴一笑,“我……我来了。”

 

    一开口,一个酒咯,很不听话从嗓子眼里冒出来。

 

    她赶紧捂住嘴,捏着小手指比划,“我就……喝了一点点酒,嘿嘿。”

 

    顾若熙看不清楚对方的脸,却明显感觉到有阴寒的气息,迎面而来。她下意识退后一步,醉意竟也在瞬间消了两分。

 

    随后,酒劲又铺天盖地回袭而来,一个不稳,重重靠在墙壁上,硌得脊背生疼,不由“嘶”了一声。

 

    男人眯眸看着这个擅闯进来的小女人,她站在门口鹅黄色的光影中,黑色的燕尾长裙,在她身后浮动,愈显一双玉腿,秀美撩人。脸上浓艳的妆容,犹如包裹雪白玫瑰的华丽外衣,给人一种想要剥开,一探究竟的欲望。

 

    男人抑制住本能的好奇,沉声问道。

 

    “你是怎么进来的?”酒店的22层,可不是一个醉酒的疯女人,随便涉足的地方。

 

    男人的声音很有磁性,似能吸附人的灵魂。顾若熙不得不承认,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服务生很有眼光,一看到这条项链,就觉得我是可以出入22层的,至尊VIP的客人了。”顾若熙指了指脖颈上的项链,那项链上挂着的钻戒,价值不菲。

 

    就在这时,男人的手机响了一声。

 

    是一条短信。

 

    男人第一时间拿起手机,屏幕的亮光照在他的脸上。他低着头,顾若熙只能看到他的面容在亮光中,明暗极其分明的刚毅曲线。

 

    虽看不明晰,还是看得出来,他拥有一张非常好看的脸。

 

    没想到,这场交易,对方竟是一个帅气的年轻男人。

 

    存在用身体交易肮脏念头的男人,也定是个品格作风极度垃圾的人渣。

 

    顾若熙心下断定。

 

    男人盯着手机屏幕,上面的短信写着……辰,对不起。

 

    发件人,雅。

 

    男人的手,微微一抖。下一瞬,他决然将发短信的号码,拉入黑名单。

 

    顾若熙见男人迟迟不语,扶住昏沉的头,很小声很小声地问,“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男人冷笑一声,“我对满身酒气的女人,不感兴趣。”

 

    顾若熙紧张起来,她只是喝酒壮胆而已。组织半天语言,才说出话来,“麻烦等一下,我会洗干净的。”

 

    顾若熙踉跄冲入浴室,趴在马桶上,强迫自己狂吐,之后又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的身体清洗一遍。

 

    裹上浴巾,望着镜子中洗掉浓妆的自己,忽然就沉默了。

 

    珍贵的第一次,就要这样奉献出去了。

 

    抚上自己的脸颊,这张脸,虽不是绝色美人,却也清甜可人。

 

    爸爸说,一般男人对长相甜美的女孩子,都没抵抗力。

 

    那么,她会成功吧。

 

    努力从唇角牵起一丝笑容,转身走出浴室。

 

    男人已起身,走到了门口。

 

    顾若熙赶紧追上去,一把拽住他的手臂。他的手臂很结实,即便隔着衬衫料子,依旧能摸到他紧致的肌肉,手感极好。

 

    “我已经洗过了。”她小心翼翼的声音,让男人不自禁停下了脚步。

 

    男人借着傲人的身高,俯视眼前明明怯怕不情愿,却佯装满不在乎的小女人。

 

    顾若熙被男人压迫的目光,逼视得无地自容,不禁退后一步。想了又想,干脆一把扯开身上的浴巾,扬起精致秀美的小脸,一眼不眨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光线很暗,她看不清楚他的脸,却能看到他如寒星般璀璨的眸子,里面蕴藏着寒厉摄人的光芒。

 

    “我保证,我很干净。”顾若熙声若蚊讷,若不仔细听,几乎听不清楚。

 

    男人笑了,这个小女人洗掉满身酒气,微醺的样子,似乎也不是很讨厌。

 

    “你就这么想跟我上床?”他戏谑问。

 

    “你们不是约好了,让我来这里。”顾若熙忍住心口的酸涩,努力声音轻快。

 

    “约好的?”男人沉吟一声,难道是苏雅?

 

    “请给我一次机会。”顾若熙鼓起勇气,再一次请求。

 

    “即便奉献你的身体,你也不在乎?”男人凝眸睨着她,眼底的嘲讽更加浓郁。

 

    顾若熙说不出话来,只目光定定地仰头望他。

 

    男人笑了两声,长臂一把搂住顾若熙纤细的腰肢。近在咫尺的男子呼吸,让顾若熙瞬间乱了心跳,呼吸也紊乱了,脸颊刷地通红一片。

 

    他身上有淡淡的烟草味,还有名贵的古龙水香气,混在一起,透着男人十足的魅力,她承认,很好闻。

 

    “她给了你什么?让你如此不惜一切!”男人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怒意。

 

    “自是让我满意的回报。”顾若熙靠在他怀里,乖顺如猫,任由他的手臂蓦然收紧。

 

    “现在的女孩子,身体在金钱面前一文不值!”他口气讽刺。

 

    顾若熙拼命忍住想要将他推开的冲动,由于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畏惧,身体正在隐隐发抖。

 

    他忽然打横抱起她,毫不温柔地丢在床上,人便也跟着压了下来。

 

    “今日真是让我意外。”他大手笼罩在她瘦弱的肩膀上,沉重的身体压得她几乎透不过气。而他的大手,从她的肩膀,缓缓滑向……

 

    顾若熙咬住嘴唇,闭上眼睛,在男人看不见的黑暗里,她长长的睫毛上,挂了一颗晶莹的泪珠,声音却是笑着的。

 

“今夜,我就是你的,随你处置。”

 

   顾若熙乖巧地平躺着,一动不动。

 

    男人见她好像挺尸,便没了兴致,“我不愿勉强。”

 

    他起身,就要离去。

 

    顾若熙赶紧坐起来,一把勾住他的脖颈,摸索着就重重吻上男人紧抿的唇瓣。

 

    他的唇很软,也很凉。

 

    顾若熙品不出什么味道,只觉得那唇瓣,好似夏日里从冰箱刚刚取出的果冻,十分诱人。

 

    她应该觉得恶心,而不是诱人啊。

 

    男人猛然一愣,那生涩笨拙的吻,竟让他浑身燥热起来。

 

    “女人,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知道,勾引你跟我上床。”

 

    顾若熙稚嫩的身体,用力缠住男人健硕的腰身,彻底将这一把火,燃烧到最炙热的极点。

 

    “你在挑战一个正常男人的极限。”下一刻,男人就已反客为主,霸道又带着怒意的深吻,让顾若熙这样的新手毫无招架之力,直接软绵绵倒在他怀中。

 

    不知是醉酒的原因,还是缺氧,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思绪,只能任由男人抚弄,毫无力气回应,甚至抵抗。

 

    她也没有抵抗的权利。

 

    男人将她压倒,疼……疼得好像每一根神经都在颤抖,犹如入了地狱一般煎熬。

 

    顾若熙痛得低叫一声,可男人毫不怜惜她是初次,犹如怒兽,要将心底积压的欲望与怒意,全数报复在顾若熙身上。

 

    她死咬嘴唇,揪住身下的床单,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摇晃,一阵天旋地转。

 

    她拼命告诉自己,只当是一场噩梦,明天一早起来,又是全新的一天。

 

    可时间偏偏与她做对,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煎熬,那么漫长。

 

    男人很不满意她神游在外,猛地用力,痛得顾若熙吃痛出声,不得不回到现实。

 

    当男人的手指,不经意触碰到她眼角的潮湿,动作忽然就温柔了下来,抚过顾若熙单薄的身体,落下细碎的轻吻。

 

    疼痛渐渐散去,随着他的动作,顾若熙感受到一种从未感受过的美妙。

 

    时间缓慢流淌,墙壁上的铜钟,发出敦厚的摇摆声。

 

    窗帘后面,遮住这座城市华丽的霓虹,也遮住了彼此,看清楚对方的脸。

 

    只当一场艳遇,也没必要记住彼此的容貌,今晚过后,他们就是彼此陌生的两个人。

 

    男人发泄完,便去浴室洗澡。

 

    顾若熙无力窝在柔软的床上,扯过被子,将自己团团包裹。

 

    过了许久,哗啦啦的水声消失,男人走了出来。

 

    顾若熙依旧保持方才的姿势,一动不动,就像一个受伤的小兽,窝在安全的被子中,独自舔舐伤口。

 

    “她心中有愧,却让你来补偿!”男人低喃一声,又道,“我不会亏待她花钱请来的人。”

 

    苏雅也是煞费苦心,竟然找了个处。

 

    男人望着顾若熙的目光,就多了一丝他自己都不曾发现的怜惜。

 

    顾若熙不发出丝毫声音,假装睡熟,这样才不用回答他说的话。

 

    传来男人悉率穿衣的声音,发现他往外走,顾若熙赶紧摘掉脖颈上的项链。

 

    “这是你给我的信物,现在还给你。”如此俩人之间,才能彻底没了牵系。顾若熙将项链抛出,黑暗中,钻石发出一抹夺目的璀璨光芒。

 

    男人一把接住,没有说话,转身离去。

 

    关门声响起的那一刻,顾若熙疯了般冲入浴室,用力搓洗自己的身体,却怎么都洗不掉男人留下的痕迹。

 

    她蹲在角落里,捂住嘴,哭了许久。

 

    拼命告诉自己,应该开心,成功完成任务,顾家就会度过难关,妈妈的医疗费也就有了着落。

 

    可是眼泪,就好像断了线的珠子,怎么都止不住。

 

    ……

 

    第二天早上,耀眼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渗透进来,照在床上,唤醒睡得并不安稳的顾若熙。

 

    头好痛,浑身也疼得散了架。

 

    强撑着从包里取出平时穿的T恤和牛仔裤,将昨晚穿的名贵黑色燕尾长裙丢入垃圾桶。

 

    站在镜子前,望着长发披肩的自己,T恤正好遮住男人留下的青紫痕迹,镜子中又是那个清纯干净的大学生。

 

    正准备离开,赫然发现床头柜上,安静放着一张支票。上面标记的数字,惊得顾若熙瞠目结舌。

 

    连数了两遍0,才确认眼前薄薄的一张纸上,是赫然写着一千万的支票。

 

    是那个男人留下来的?

 

    顾若熙慌忙环视四周,整个华丽辉煌的房间,只有窗旁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堆放的烟蒂,提醒她,昨晚那个男人真实存在过。

 

    还有身体上的疼痛。

 

    顾若熙将支票放在床头柜上,绝不会拿这笔用身体交易的钱财,即便数字很诱人。

 

    打开手机,未接电话和短信的声音,简直要将她的手机挤爆。翻阅未接电话,不过一夜的时间,怎么好像全世界都在找她?

 

    还不待她阅读短信和留言,乔沐风的电话第一个打了进来,顾若熙赶紧一如既往地甜笑着打招呼。

 

    “喂,是沐风啊。”

 

    电话那头静默两秒,随后传来乔沐风暖如阳春的声音。

 

    “若熙,你终于接电话了。在哪里?还没吃早饭吧,我去接你。”

 

    “不用了沐风,我吃过早饭了。”

 

    乔沐风接着又温声说,“顾伯父昨晚找你,电话打我这里来了,不知找你什么事,好像很着急。昨晚我去过医院了,阿姨很好,你不用担心。”

 

    “谢谢你,沐风。”顾若熙依旧笑声清甜。

 

    “下午学校有课,我会帮你占位子,你不用紧着赶过来,阿姨那里还需要你照顾。”

 

    乔沐风总是这般体贴入微,让顾若熙心里暖暖的,也慰籍了所有不快。

 

    刚挂了电话,顾振宏的电话便紧接着打了进来。

 

    顾若熙攥紧手机,忍不住心生厌恶。正是这个人,她的亲生父亲,为了顾家的生意,逼着亲生女儿,将初夜交易给陌生男人!

 

    “喂……”顾若熙还是接了电话,可没想到,电话那头竟然传来顾振宏的狮子吼。

 

    “顾若熙!昨晚你死哪去了!答应好的事情,你居然给我爽约!你妈在医院的费用,现在就停止!”

 

    顾振宏直接挂了电话,不给顾若熙任何说话的机会。

 

    顾若熙不明所以,慌忙打开昨晚顾振宏发来的短信和语音留言,这才恍然大悟,昨晚跟她发生关系的人,根本不是和爸爸谈好交易的那个人!

 

    犹如五雷轰顶,大脑一片空白。

 

    电话再次锲而不舍地响起,顾若熙讷讷接听,那头传来夏紫木焦急的声音。

 

    “顾顾,医院这边停药了,到底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好了,下周就能动手术了,怎么会忽然停药?现在停药,阿姨的情况不能稳定,怎么手术!你在哪里?昨夜一晚上不见人影,打电话又一直关机,你丫地玩消失吗?”

 

    夏紫木连珠炮的声音,终于换回了顾若熙恍惚的神智,直接挂了电话,抓起床头柜上的支票,冲出皇城大酒店,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去了医院。

 

    康寿医院,A市最大的私立医院。

 

    这里的医疗设备是全市,乃至全国最先进的,医疗费用也可想而知,昂贵的一般人根本连门槛都迈不进来。

 

    到了医院九楼,就看到夏紫木拿着手机在走廊里徘徊,一头利索短发,给人的感觉很飒爽,犹如她人,率性直接。

 

    “顾顾!你死哪去了!”夏紫木劈头就给顾若熙一记爆栗。“昨晚我在医院等你一夜,阿姨问我你的去向,我只好说,要考试了,你在学校里复习,你别说错了!”

 

    顾若熙捂住头,挤出亦如往昔般甜美的笑容,“我知道了,让你受累了,木木。”

 

    “跟我说这话,是不是找打!”夏紫木又扬起手,顾若熙赶紧求饶,夏紫木这才作罢。

 

    “你爸昨晚找你都找疯了,好像世界末日似的。他什么时候这么在乎过你!简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顾若熙笑着打哈哈,“哦,他找我啊。”

 

    夏紫木努努嘴,“自然,找你找疯了的人,还有一个。”

 

    “谁啊?”顾若熙心不在焉问。

 

    “沐风喽!医院他就跑来四次。我电话里说,你不在医院,他都不相信,愣是大半夜跑来好几次。”

 

    “沐风只是关心朋友。”

 

    “也就你相信,男女之间有纯洁的友谊。”夏紫木撇撇嘴。

 

    “你知道的,沐风有女朋友。”

 

    “就林歆那个千金大小姐?他们不会长久的!”夏紫木不堪乐观地摇摇头。“话说,你昨晚到底去哪了?气色怎么这么差!”

 

    顾若熙赶紧推开病房门,逃开夏紫木的追问。

 

    哥哥顾若阳一看到顾若熙,便笑着拍手,大声喊起来,“妈妈!若,熙,妹,妹,来,了!”

 

    顾若阳和顾若熙是龙凤胎,五六分相似的容貌,很是清俊帅气。可顾若阳在三岁那年,发高烧,落了痴呆,22岁的青春年纪,智商却永远保留在三岁。

 

    顾若熙为了方便照顾哥哥,不用家里、医院、学校三处跑,便让哥哥和妈妈一起住在了医院。

 

    “哥,今天有没有很乖?”顾若熙宠溺地揉了揉哥哥的头。

 

    顾若阳乖巧点头,“若阳,很乖的,有帮妈妈,穿衣服。”

 

    “哇,这么棒啊,呆会一定要奖励哥哥棒棒糖。”

 

    得到夸奖,顾若阳笑得十分开心。

 

    “若熙啊,你爸爸安排了护工,照顾的很好,不用你来回奔波。要考试了,还是要学业为重,将来才能找到一份好工作,你也不用这么辛苦了。”杨舒容虚弱地躺在床上,话音刚落,就无力地喘了起来。

 

    “妈,我知道了。”顾若熙赶紧给杨舒容倒了一杯水。

 

    杨舒容握住顾若熙骨廋的双手,她的心针扎的疼。“是妈妈拖累你了,都是妈妈不好。”

 

    “妈,不要说这种话,我不喜欢听!”顾若熙忍住眼角的酸涩,捧着妈妈的脸,对她绽放大大的笑容,“只要妈妈健健康康地好起来,若熙一点都不辛苦。”

 

    “若熙啊,你跟妈妈说实话,你爸爸真的愿意给我拿医药费?这所医院,是贵族医院,费用太昂贵了,你可不能做……傻事啊。”杨舒容说着,眼里便泛起了泪光。

 

    “妈!”顾若熙赶紧笑得更加灿烂,掩住心虚,“这次真的是爸爸拿的医药费,担心许阿姨知道,又来家里吵闹,爸爸才一直没来看你。爸爸私底下还嘱咐医院,一定要用最好的药,最好的医生给妈妈治疗。”

 

    “真的吗?”杨舒容还是不相信。

 

    “妈,我去和医生谈谈下礼拜手术的事。”顾若熙赶紧转身出了病房,靠在走廊里,沉默无声。

 

    昨晚的画面,在脑海里不住盘旋,就像个魔咒,不肯放过她。

 

    她一下一下,用头撞着墙壁,恨不得将这个脑袋敲碎,重新组装。她怎么会记错门牌号!怎么可以走错房间!怎么可以!

 

    夏紫木追出来,一把拽住她,“顾顾,你在做什么!”

 

    “我只是感觉有点累。”顾若熙深深吸一口气,平复心间的烦恼。

 

    夏紫木看了一眼病房内的杨舒容和顾若阳,叹了一声,“他们是你沉重的负担,可怜的顾顾。”

 

    “不。他们是我的动力。”顾若熙抬起头,眼里的目光重新坚定起来,“只要哥哥和妈妈好好的,我做什么都愿意。”

 

    夏紫木抱住顾若熙瘦弱的肩膀,轻轻地拍了拍,“顾顾,你总是这么坚强,让人心疼。”

 

    “木木,我现在去交钱。好不容易找到匹配的肾脏,下周的手术,必须正常进行。”顾若熙下定决心。

 

    “你哪里弄来那么多钱?”夏紫木惊讶问。

 

    “我爸给的。”顾若熙怕夏紫木看出破绽,赶紧跑向电梯,一路下楼。

 

    电梯里的两个小护士正对着镜子,一边补妆,一边练习最标准式微笑。

 

    顾若熙听见她们说,今日医院隶属的辰光集团CEO要来视察,是个非常挑剔且极其神秘,鲜少人前露面的角色。小护士惴惴不安的同时,又很期待,辰光集团可是全国最大的集团,传说CEO陆羿辰长相十分俊美,并且还是单身,多少名门千金,挤破脑袋想要成为陆太太,可他全都看不上。

 

    自然,也有人臆测陆羿辰不喜女人之类的传闻。

 

    顾若熙对这些不敢兴趣,出了电梯,站在缴费窗口,捏着手里的支票,犹豫许久,最后还是递了出去。

 

    即便这笔钱来路很肮脏,可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比妈妈更重要了。

 

    钱果然好用,交了费用,妈妈的药也正常开单了。

 

    顾若熙抱着一堆药,回电梯。她没有看到,康寿医院的高层,正恭敬迎着一位西装笔挺的英俊男人,一起走向内部专用的电梯,正与顾若熙是两个相反的方向。

 

    男人忽然停下脚步,缓缓回头,觉得那一抹瘦弱的背影,有些眼熟。定睛看去,那长发飘飘的身影,已随着一群人,入了远处的电梯。

 

    BOSS,您在看什么?”助理赵默顺着陆羿辰的目光看去,却什么都没看到。

 

    “没什么。”陆羿辰又恢复了往昔冷漠疏离的态度,在一群人毕恭毕敬的簇拥下,入了电梯,直奔医院的顶楼……19楼。

 

    处理好医院的事,顾若熙便和夏紫木来到学校。没想到,刚到学校,顾振宏的电话又打了过,吃人般的声音在耳边炸响,吓了顾若熙一跳。

 

    “死丫头!你哪弄来那么多钱............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