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了音乐,《路边野餐》《大鱼海棠》还好看吗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21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肥西)


电影的质量和原声音乐的选取(制作)是成正比的。基本不存在电影一塌糊涂但原声音乐好得惊人的事。道理极为简单,不好好做电影的人也不会好好做音乐。但不排除有音乐爱好者拍电影,或MV爱好者拍电影的情况。


普遍的现实是,好的电影,原声值得琢磨。如朴实原味的《路边野餐》,用音乐抽出隐匿的诗性与现实的窘迫,使画面陷入虚实交迭。如精致磅礴的《大鱼海棠》,故事评价两极,画面与音乐却一丝不苟。



《路边野餐》海报


《路边野餐》看完的初期,脑内长出斑状的青苔,把留下的影像逐一染绿,滴着水,润着雾。对没有亲历过西南山区小镇潮热的人来说,这是个好的梦境,直到被伍佰的《世界第一等》唤醒。


侯孝贤御用的林强免费给《路边野餐》做了原声音乐,因为没架住导演毕赣的诚意请求。全片的原声歌曲粗分一下有两个部分,一是落后小镇里传唱不衰的大流行歌,一是台湾新民歌运动里的民谣,还有些没放进原声的远背景音乐声。切割开来,如同现实与梦幻(也不是多么标准的分割线)。让人感到原声是电影的另一种喉舌。


歌舞厅里放的是《新鸳鸯蝴蝶梦》,九年前的凯里,陈升遇上前妻张夕的地方,是回忆里的现实。九年后带侄子卫卫去坐小火车,远处传来《世界第一等》。荡麦卫卫的女朋友洋洋,从河的这岸出发穿到对岸时,远远听见的嘈杂乐声是《伤心太平洋》。这些歌作为背景声出没,像在暗示,对于一个出狱的人来说,九年里环境并无改变。九年前后,连火车也少有的山区小镇,流行是不易褪的,显得长情。


更长情的是通篇松弛的诗性。老医生拿出卡带,交给陈升带去给重病的老情人。被陈升在荡麦交给了理发店老板娘,陈升说:“你不是喜欢听歌吗?这卡带送你,李泰祥的《告别》。”从一个年轻时混社会,拼义气坐牢九年的男的嘴里说出李泰祥,多少有点奇幻。


《路边野餐》剧照


《告别》是整部电影实际的主题和骨架。歌词里写“我醉了/我的爱人/在你灯火辉煌的眼里/多想啊/就这样沉沉睡去/在曾经同向的航行后/你的归你/我的归我…再看一眼/一眼就要老了/再笑一笑/一笑就要走了/在曾经同向的航行后/各自寂寞/原来的归原来/往后的归往后。”在荡麦的“平行空间”里,陈升遇上与前妻一模一样的老板娘,就是“再看一眼”,“再笑一笑”。结尾时陈升在火车上,错车时乍现的时钟,也就是“原来的归原来/往后的归往后”了。


《小茉莉》是整部电影画面中最清楚的歌,陈升前往寻找苗族芦笙老人未果,转身搭上了乐队的车,乐队年轻人递过来耳机,整个画面被《小茉莉》刺破。在一个有色的,没有章法的好的梦里,这首歌清晰得过分,像是心底涌出的活泉。“夕阳照着我的小茉莉/海风吹着她的发/我和她在海边奔跑/她说她要寻找小贝壳”。


包美圣的声音有点端正的稚气,带着无知无觉的甜美,她唱出陈升的梦,因为张夕说想要去看海。陈升在理发店里遇到老板娘的时候,抓过她的手按在电筒上说这就是海豚。他后来穿着老医生旧情人的花衬衣,磕磕绊绊地给老板娘唱《小茉莉》,旧情人跟他重叠相逢,唱的都是往事不可追。粉红的海豚和汞矿染蓝的水池,是他想寄给张夕的“一份美梦”。美梦做完,他离开荡麦,去镇远,见花和尚和卫卫,完成告别。



《路边野餐》剧照


台湾民谣是影片诗性的暗线,像隐没的静脉血管;台湾流行曲是明线,它包裹住山乡小镇的现实。在60、70代的人们心里,台湾是不坠的华语流行发源地,很符合陈升的年纪(也可说是符合导演的音乐趣味)。甚至《新鸳鸯蝴蝶梦》里抄的唐诗也带着隐喻——“昨日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今日乱我心多烦忧”。


影片译名叫《KAILI BLUES》,只能意会。比如弥漫的松弛,信手拈来,从整个故事到故事里的歌。



《大鱼海棠》湫


跟《路边野餐》恰如其分的拿来主义不同,让众人苦守寒窑12年的《大鱼海棠》原声音乐里主要的三首歌全部原创。除了最后公开的《湫兮如风》低调些,前两首出来都靠着观众的移情作用,备受关注。回头打总结仍然是先行的《大鱼》最好。周深唱得情致婉约,一开口古风乍起,又凄又美,不费气力,是不多见的。


作词的尹约跟作曲的钱雷在《默》里已经天作之合了一回,钱雷是高晓松收的弟子,尹约是高晓松喜爱并承认的才女。都不用细分析,只拿同一部电影里两段词一比,就知道高低,“看海天一色/听风起雨落/执子手吹散苍茫茫烟波/大鱼的翅膀/已经太辽阔/我松开时间的绳索”(《大鱼》)不到50字,风雨欲来摧心肝,电影画面劈头盖脸罩下。“我一生都在/用歌声寻觅你/为你享受着/生命的悲喜”(《湫兮如风》)很像某大会主题曲的填词法,洒向人间都是爱。



《大鱼海棠》椿


导演梁旋作词和讲故事的功夫都还可以再打磨。徐佳莹的声音空灵不足,大气稍欠,很多用气声的地方都能听出断续。但之前的原声作品如《大雨将至》就能唱出韵味。《在这个世界相遇》出于商业考量请到陈奕迅,是给长达十几年的盼望一个有份量的交待。Eason是香港歌手唱国语的佼佼者,但对于古风动画中的传统美感却不太通,这一首有《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加持的主题曲,唱得平平,但好在意境平缓治愈如徐风,也是尽了全力。


以上挑剔都是吹毛求疵,音乐本身的诚意已经领受到了。


《路边野餐》毕赣遇上侯孝贤,时长1分41秒



《大鱼海棠》电影背后制作故事,时长22分08秒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阅读:


☞  口碑文艺片《路边野餐》仅上映10天,一切如梦幻泡影,不可得


☞  硬货!专业动画人告诉你《大鱼海棠》算不算国漫新标杆


两度专访《大鱼海棠》导演:创作痛苦一度想切腹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