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观察】希拉里大选“难产”记,疑点重重引火烧身

<- 分享“加拿大头条”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24 加拿大头条


点击上方即可关注 加拿大头条


加拿大头条(微信ID: canadanews)编辑

本期《高度》周刊深度聚焦希拉里的竞选之路。
【《高度》(Rise Weekly)周刊 萧元恺撰写】今年正好是美国独立240周年,就像美国产生第一位黑人总统一样,出现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的过程也不会一帆风顺,注定要有曲折。如今希拉里(Hillary Clinton)似乎充满了巨大的希望,共和党候选人川普(Donald Trump)的种种出位表现,应该给希拉里起了加分作用。同时希拉里也仍有着不可小觑的变数,这种变数很大程度上不是来自对手,而是来自于自身,刚刚曝光的美俄核材料交易的内幕,就致使希拉里的总统之路再出险情。

希拉里邮件门事件正在持续发酵,祸不单行的是,与希拉里利害相关的克林顿基金会,又出现一大丑闻,与加拿大亿万富翁倒卖铀矿,有着多年的幕后交易,并通过收购等手段同俄罗斯发生直接利益勾连。昔日头号敌手俄国,再加上尖端的核材料,这些都会带来致命的国难。如果随着大选进程的展开,这些重大事件得以凿实,希拉里再度梦断的可能性很大。“电邮门”事件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在此方面如果现在称希拉里已经解除竞选总统的重大法律隐患,似乎还言之过早。


| 克林顿基金与加国富翁


加拿大亿万富翁吉斯特拉(Frank Giustra)现在已经卷入事件的中心,他的最好朋友之一是克林顿夫妇,他们的利害关系连接纽带就是克林顿基金会(the Clinton Foundation)。

2005年9月,吉斯特拉与克林顿一起飞往哈萨克斯坦,与该国总统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晤谈,这其中克林顿充当了吉斯特拉超级掮客的角色。

吉斯特拉拥有一个冠名为UrAsia的铀燃料公司,正是通过克林顿的从中牵线,他由此获得哈萨克斯坦批发铀燃料的权力。

事成后隔了几天,吉斯特拉就捐给克林顿基金会3000万元。两年后,吉斯特拉与克林顿合作成立了一个慈善组织,吉斯特拉又投入一亿元。

到了2007年,吉斯特拉将自己的铀燃料公司,卖给了一家叫做Uranium One的公司,成交额31亿元。Uranium One是一家俄国与加拿大的合营公司,俄方占支配地位,成立于2010年。美国在里面也占有利益,其代表就是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当时她是美国国务卿。2013年这家公司又被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收购,从武器到核反应堆,俄国政府所有核能燃料都通过这家公司进行。所以说当有人问到美国是否给俄国更多的铀燃料的时候,这是事关决策的重要问题。

| 希拉里难脱干系

目前越来越多的事情正在曝光,通过加拿大铀矿的系统渠道,大量金钱流入克林顿基金会,其中牵扯到不少人。毫无疑问,加拿大的Uranium One公司置身于事件的漩涡中心。


这家被称为Uranium One的加拿大公司,起初要求美国外交官保护他们在哈萨克斯坦的铀燃料利益,当时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正在虎视眈眈地逼近。随后,当Rosatom收购Uranium One公司时,Uranium One还征求了美国内务部的批准,因为该公司控制着部分美国铀矿和爆炸基地,属于国家战略资产。

从2009年到2013年,俄国分三个不同的转让程序,逐渐地控制了Uranium One公司。加拿大的记录显示,现金流进入克林顿基金会。Uranium One公司总裁使用家庭基金的名义,向克林顿基金会先后分四笔捐助,其总额达到235万元。而其他人则通过不同渠道予以捐助。这些钱不慎通过其他形式予以曝光,如加拿大的税收记录等。

Uranium One公司背景变得越来越复杂,通过吉斯特拉和克林顿2005年之行,它的前身从哈萨克斯坦那里获得主要股份收益。2007年吉斯特拉售出他所持有的股份,但他将数百万元投入克林顿基金会的工作运行,在他的名下成为合作伙伴。实际上克林顿基金会是一个家族式的机构,希拉里和女儿雀儿喜(Chelsea Clinton)都是其基金会的主要部分。

Uranium One公司主席特尔弗(Ian Telfer)也给克林顿基金会投入了235万元,他对此解释说,主要因为与吉斯特拉是长达20年的朋友与业务伙伴。

| 影响选战互有攻防

上述事件陆续曝光之后,吉斯特拉发了一份愤怒的声明,称那些流行的说法都是无端的臆测,“是要将国务卿希拉里从总统竞选败阵下来的企图”。他还向加拿大发出了一个温和却郑重的警告:“你们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却不要让媒体操纵的那些政治玩意儿给毁了。”

希拉里竞选发言人法隆(Brian Fallon)日前对《时代》杂志说:“所谓在前国务卿希拉里影响下,由美国政府操盘兜售Uranium One公司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是不实之污。”

还有报道说,其他公司如波音等,在希拉里出任国务卿期间向克林顿基金会注钱,而在希拉里离任前达成一些交易。另据主流媒体报道,一家俄国投资的银行,也曾付钱给克林顿本人,作为50万元的讲演费。

毫无疑问,Uranium One公司的事情会带来更大的麻烦,具有潜在的破坏性和更大的杀伤力,因为这里面有着个人的联系、外交利益和不透明性。有人据此推测最后的结局是,普京一伙沾沾自喜于俄国增加了对世界铀供应的控制。

根据上述一些内容,谢维泽尔(Peter Schweizer)很快编篡出一本书:《克林顿现金》(Clinton Cash),被希拉里竞选发言人称之为“玷污工程”,并披露谢维泽尔与共和党候选人的联系。而对于这些事情的报道,《时代》杂志公共编辑素丽雯(Margaret Sullivan)表达了独立的立场,说无论是杂志还是她个人,都不受任何势力的左右。

| 有待澄清的五个问题

现在已经进入了美国大选的白热化阶段,民主党与共和党都在高举着放大镜和显微镜,极力寻找着对方的漏洞和弱点。在这出大戏中,最新披露的克林顿基金会内幕,肯定是一个致命一击的高潮。但上述内容有些仍在云里雾里,有待予以澄清。笔者梳理之后,认为目前需要弄清楚的大体有5个问题:

第一,是否存在利益交换?根据《时代》的报道,确实存在相当的互利交易,数百万元捐给了克林顿慈善基金,50万元作为克林顿讲话的报酬。当俄国为Uranium One公司出了一大笔非常慷慨的价格时,与俄国的外交干涉做出了让步。这件事虽然由美国政府出面批准,但当时是由希拉里领导美国政府。不过坦率讲,至今没有证据说明希拉里本人介入其中,或者有什么对等的倾向性。

第二,克林顿夫妇是否迎合了他们公开的需要?特尔弗家族捐出235万元,这些钱并未从克林顿夫妇的嘴说出来,但希拉里与奥巴马的白宫有过确认。

有必要了解克林顿基金会分为几个板块,包括克林顿全球创新、克林顿-吉斯特拉企业合作,亦称克林顿-吉斯特拉可持续增长创新。谅解备忘录已经显示双方互取所需。克林顿基金会发言人米纳斯亚(Craig Minassian)就此指出,现存两个法律上分开而实际上一体的机构:克林顿-吉斯特拉企业合作和克林顿-吉斯特拉企业合作(加拿大)。后者是加拿大一个慈善载体,由吉斯特拉所创立。该机构的目的之一,是帮助加拿大捐赠者获得税务方面的利益。基金会用意在于消除掉上述曝光,而加拿大慈善机构是要透明化的。

米纳斯亚说:“出于复杂成分,慈善工作有所规限。有人提出批评,但是这些批评无法改变事实,即那些社会计划意在缓解贫穷状况,通过创新方式应对其他国际挑战。”他还说克林顿-吉斯特拉企业合作(加拿大)完全是独立的和非营利的机构,有自己的捐款来源,然后由此拨款给克林顿基金会运作,克林顿-吉斯特拉企业合作(加拿大)只不过使用克林顿的名字而已。但针对克林顿基金会发言人米纳斯亚的说法也有人质疑说,无利不起早。

第三个问题是,克林顿自己由此获利吗?按照克林顿基金会自己的说法,受惠者是世界上最贫穷的人,因为他们是克林顿基金会的援助对象。而克林顿在俄国莫斯科讲演,获得50万元报酬,是由俄国投资银行支付,而该银行与克林姆林宫联系密切。2010年6月,Rosatom公司占据了Uranium One大部分股份。问题在于当希拉里出任国务卿时,为什么克林顿到与克林姆林宫有联系的银行取钱?其实克林顿要想获得资金,在美国国内有很多途径。


第四个问题,撇开赢利的问题,一系列铀燃料交易及其妥协是否损害了国家安全?这些燃料具有放射性,根据这些交易,所有美国生产的铀燃料的五分之一都会销往俄国控制的公司,无形中会使俄国更强大,这在大选中会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第5个问题,11月大选之前,是否还有涉及到克林顿和金钱的幕后故事曝光?乐观的结果是,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的支持者可能只是受了点表皮的刺激,以上这些都被指控是无稽之谈;而悲观地看,还有更大的黑幕出来,令希拉里阵营无法招架,无法用对方造谣这种简单的答复来应对了。

| “电邮门”仍在发酵

前一段时间,美国司法方面宣布不再对希拉里的“电邮门”事件起诉。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7月5日在联调局总部通过电视直播发表声明说,希拉里在担任国务卿期间使用私人邮箱和私人服务器处理公务的行为,说明她和她的高级助手在处理政府机密时“极度草率”,但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希拉里及其助手有意违反法律,调查结果不足以对希拉里提出控诉。美国司法部长林奇6日同科米以及检察官和FBI探员就“电邮门”事件调查结果举行了会谈,会后林奇宣布不提控希拉里的决定。

这刚使希拉里竞选团队松一口气,因为在过去一年里,这一调查让希拉里饱受困扰,并对她的选举造成干扰。众院多数党领袖赖恩6日表示,希拉里看起来好像已获得特别照顾,但人们看到的只是她的抵赖和不诚实,这意味着还有很多问题需要回答。当被问及是否应就该案指派一名特别检察官时,赖恩表示不排除任何可能性。

而美国国务院7月7日则表示,将重启针对希拉里“电邮门”的内部调查,研究希拉里使用私人电邮和服务器的行为,是否对其处理机密材料的方式构成损害。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约翰·柯比日前称,该部门的目标是尽可能迅速,但并不会人为规定期限。他表示,鉴于美国司法部的调查已经结束,并且没有针对希拉里提出指控,美国国务院的内部调查可以重启了。

即便在科米的声明中,也有与希拉里的解释发生龃龉之处。希拉里说她在自己的邮箱从未发过属于机密的邮件,她非常清楚并恪守政府相关规定。而联调局发现,至少有一百余封与工作有关。而且根据综合因素评估,敌对分子已经可以进入希拉里个人电邮。

就“电邮门”事件,希拉里可能最终躲过刑事指控,但可能对她的大选造成影响,就连民主党民调专家哈特都表示,希拉里在可信任方面的困难“不会就此消失”。相关民调都显示,民众对希拉里的信任度不过50%,说明已显现“信任危机”。即便胜选,这一影响很可能持续至总统任期,包括对希拉里在处理机密信息上的判断力以及管理能力的质疑。

出品:加拿大头条
微信ID:canadanews
来源:《高度》(Rise Weekly)周刊




 欢迎来稿  

editor@canadaheadline.ca

 广告合作  

ads@canadaheadline.ca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