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这么干,10年内中国制造业就完了”

<- 分享“澳大利亚无锡商会”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1 澳大利亚无锡商会


人的大脑,能同时包容两种对立的观点吗?那是怎样一种开脑洞的感觉?


近日,被誉为全球科技创新侦察兵的王煜全,结合自己多年从事美国高科技创新企业投资的经验,在中信奇点大课上作了题为《全球科技创新与中国的产业机遇》的分享。岛君根据现场内容,精心梳理出20条干货,条条刷新你的认知,脑洞大开:

 

全世界创新就“硅谷和以色列”,绝对错误;

德国工业4.0就是“瞎扯”;

这个时代最重要的能力是:容错;

如果不这么干,10年内中国制造业就完了;

……

 

来源  /  正和岛(ID:zhenghedao)

口述  /  王煜全

整理  /  垅青



01 高科技时代不“拼爹” ,每个人都有机会

 

20年前,房地产是风口。但问题是,你知道20年前房地产是风口,你站得进去吗?大多数人站不进去。因为那个领域拼“爹”的实力,要么你是大国企,要么是有巨牛的“爹”,所以风口来了,你未必站进去。

 

但高科技时代不一样,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你会看到很多高科技企业的创始人是平民阶层出身,不管你出身贵贱,你都有机会。但高科技本身就是一个壁垒,如果你不熟悉高科技,还是站不上去。

 

现在,人人都在讨论,咖啡馆里一坐,交头接耳聊的都是VR、人工智能。问题是,这些项目哪有那么容易,人人都能够做,这还是风口吗?风口的特质是什么?当它成为风口的时候,你再进入,基本上都是牺牲者,都是替人抬轿子,把人家捧得更高,自己没有什么机会。

 


02 开源型创新,你只需1000小时


这个时代的风口特别多,每一个风口都会产生巨型公司,比如虚拟现实、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等,但我们一般会这类业务归为一类,叫开源型的创新。什么意思?听起来很时髦,但是这一类时髦都是基于算法的,或者说是基于一些开放的技术标准,意味着人人都能做。



 

有一本书叫《异类》,讲一万小时天才理论,即任何一个新技术出来,你要积累1万小时,最起码每天加班加点干3年,你才能成为这里头的专家,但现在这个理论基本失灵。

 

你看,这一轮的人工智能的专家们,什么岁数的都有。所以,我们现在提出叫1000小时理论,什么意思?因为绝大多数人都已经事先准备好了9千小时,要最后的突破,你只要再学1000小时就好了。

 

比如,人工智能的基础是什么?是认知系统、神经科学。所以这轮工智能典型的特点是什么?最牛的这批专家是跨学科的,是跨神经科学和计算机背景的这批人。系统开源之后,大家都能很快地赶上。

 

人和人之间的差异,并不取决于你是不是博士,你是不是博导,取决于你跟别人的竞争差异,人工智能就是这样的领域,都是博导没什么新鲜的。

 

再比如,谷歌很有野心,除了无人驾驶,阿尔法狗外,还在人工智能领域里面做硬件,类似通用计算平台一样,它希望把人工智能直接组成硬件,做成通用的人工智能平台,你可以用这个平台直接编程序,然后实现各种今天大家觉得匪夷所思的人工智能的做法。

 

这个平台硬件推出以后,他们立刻开了一门课,专门讲这个平台的。大家知道第一期报了多少人吗?7800人。正是这样,你周围就有很多高手出来了,为什么?因为他们早就积累了9000小时学习。

 

所以,我一直在思考,现在美国的教育,中国的教育,过于合格了。培养一个人,用最少的成本培养出正好能干这件事的人就好,这样的教育是最经济的。在未来,这一定是趋势。只有这样才能使任何新的领域突破之后,就可以被别人迅速掌握。只要有人把那个突破一传递出来,你再学习一千小时就足够,不需要从头开始。

 


03 最好的项目,一定不是钱能够决定的

 

我们经常带中国的企业家出国,他们最容易犯的毛病是,这项目不错,首先问多少钱,能投吗?我说,核心不是投资问题,核心是你能不能看清这个项目背后的机制,坦白讲,最好的项目,一定不是钱能够决定的。

 


04 30秒就决定投还是不投,那都是故事


现在很多人说电梯测试,风险投资公司说,我只有30秒钟给你。我是干风险投资的,我没有一个项目敢用30秒做决策的,那是疯掉了吧,那么多的钱,三十秒就决定投还是不投,那都是故事。

 

真正的决策是长期的,跟着这个项目要走很久。真正的难度在哪?难度是反过来的。真正好公司对你选择的厉害,真正的好公司,好的创始人是投资人拿了钱,在他们家门口等着,你什么时候创业就把钱给你。

 

比如,去年我和北大组织了一个团去拜访一家研发无线充电的公司,当时一个老师就感慨,我们想象不到,在波士顿郊外一个极其普通的二层小房里,有一个几十人的公司,它可能5年之后就将改变世界。我也打包票,五年之内,无线充电会到处都是,你今天讨厌的线都会看不见。

 

2003年,因特网推出了无线,带wifi的芯片,专门是笔记本电脑用的。效果是什么?仅一年,笔记本电脑的上网本市场占有率从10%到了85%。

 

这件事,我跟大家说,你会亲眼目睹再重新发生一遍。今年底,戴尔就会推出来无线充电的笔记本电脑。两年之后,你要想买不带无线充电能力的笔记本就很难了。

 

如果你的笔记本可以无线充电了,你的手机愿意不愿意带无线充电能力?直接搁在笔记本边上就充满了。

 

还有汽车。今天我们电动车做的那么好了,回家依然要插插座,很多人忘掉充电,开不上路。未来是什么?无线充电。你车开回去,在自家停车位,自然就会充。这样的东西,今年底,第一个推出来的会是本田车。明年,无线充电就会变成汽车的标配。

 

更神奇的是,美国一家研究心脏起搏器的公司,也跟他签了合作协议。现在起搏器尴尬的地方在哪?它是有年限的,里面带电池,3年到5年,没电了怎么办,如果病人恢复得挺好,三五年后还健在,怎么办?只能是再去医院开一刀,把起搏器拿出来换个电池再放进去,这很痛苦。

 

现在不用了,你们家床单底下就是充电器,躺着睡觉的时候就可以给起搏器充电了。

 


05  这个时代最重要的能力是:容错

 

这个时代有一个素质特别重要,就是能容错。有一个认知失调的理论说,我们的大脑如果吸收了两种对立的意见,大脑必须要把它们和谐统一掉,最后形成一种观点,另一种抛弃掉,两种观点同时存在大脑里,认知会失调,严重会得精神病。




但今天,我们需要有这种认知失调的能力,就是需要同时容纳不同的观点在脑子里。《黑天鹅》就在讲,一旦你认为某件事一定正确,看不见它可能的偏差,你的问题就来了。在今天这个时代,你需要大量的容错,观点要随着时代的进步迁移、变化,然后慢慢的沉淀出自己的系统,最终了解这个事情真实的、本质的东西。



06  21世纪,你必须要站在全球想问题

 

大家要清醒的认识到,在今天,你必须站在全球想问题,不要在中国角度想问题。过去说,尤其企业家说,走出去,引进来,出去买了东西是为了拆完了,放回来,能是最好的吗?最好的会卖给你吗?或者做替代进口,产品比进口的便宜,质量可能差一点,或者尽量做到差不多,比他便宜,但在科技快速增长,替代进口是非常危险的事。

 

第一,你可能签了知识产权,第二,你好不容易替代完了,新的技术又来了,白替代了。所以你必须知道全世界走到哪,这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挑战。

 

那么,全世界的科技发展规律是什么?大量的科研成果突破基本都汇集在美国。东欧盛产天才数学家、物理学家,俄罗斯盛产数学家,伊朗盛产医生……全世界好多地方都出精英。这些精英无一例外都和美国合作。


 

07  你可以成为类似乔布斯那样的人

 

生产力提升是怎么带来的?不是基础科技本身,而是基础科技带来的实际产品,实际的应用才能够推动社会进步。应用的转化靠的不是科学家,而是掌握先进科技的企业家。

 

比如,iphone里面有什么科研是苹果做的吗?没什么,绝大多数科研是买来的,甚至从iPod就开始了。当时,乔布斯只是有一个伟大的设想,他认为听音乐不应该是有一个MP3放10首歌,而是应该1000首歌放在一个小装备里面,直接揣在兜里带走。

 

但这个伟大设想得不到支持,为什么?他没有这样的技术。所以他就到全世界去找,最后在东芝公司里面找到。东芝公司正好开发1.8寸的高密度硬盘,没地方去卖,他发现这就是我要的。

 

东芝是科技的原创者,他没有推动社会发展,他把科技直接做成了一个产品,产品不满足任何的需求,没有市场,没有推动社会发展。乔布斯看到这个科技就是我要的,然后整合到我的iPod里去,卖到全世界。他也很聪明,签了独家销售协议,就是东芝不能到处卖,只能卖给我。几年后,iPod成功,他有足够多的钱,直接就把这专利收购了。




谁是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人?掌握好先进科技的企业家,才是最先进的生产力。

 

所以,这时候,中国人的机会就来了。你可能做不成发明专利的人,但你可能做成懂得欣赏他、收购他专利,类似于乔布斯那样的人,所以实际上,科学家是不可学的,乔布斯是可学的。

 


08  好企业的标配是“双长制”, 不是90后

 

我们在美国看项目,真正牛的企业家往往岁数比较大,但中国现在多在吹捧“90后创业”。创业是需要积累的,企业管理是需要积累的。你去了世界最好的商学院,能不能一毕业就成为一个著名企业家?不可能。

 

但反过来,科学是可以在实验室基础上,在前人基础上提升的。世界上最好的企业,它里面一定有一个特别牛的首席科学家,而且可以很年轻。先前提到的做无线充电的,就是一个三十岁的年轻人。但一个企业家要想有成就,必须岁数大。

 

在美国,这几乎成了标配,好的企业一定是“双长制”,特别先进的科技,背后一定站着特别牛的科学家,特别牛的CEO。但中国刚好相反,白发苍苍的是科学家,CEO是90后。

 


09 美国最牛的是有上万家小公司在“堵沟”

 

什么是先进科技?你要知道,它不是基础科研,它要做转化,叫产业研发。

 

1981年,美国每年的产业研发投入是500亿美金,2013年突破了3000亿美金,推动把高效的先进成果转化成老百姓能够实实在在用的产品,这是推进生产力发展的最核心的东西。

 

另外一个细节是,过去30多年里,美国大公司的产业研发投入一直在递减,小于500人的小公司,它占整体产业研发的比例,从一开始不足5%,到现在已超过20%。这些小公司,基本可以锁定它就是科研成果转化型的企业,公司的设立就是为了做研发,没有产品,没有销售。

 

这种小公司很可怕,它的生存力极强,它要活着,它每年就得要不断的要有人给他钱,要不然就死掉了。我们的经验规律是什么?这样的小公司做研发,基本上要5-8年的时间和上千美元的投入才能孵化出产品来。

 

这就是美国最牛的地方。中国高校和企业为什么对接不上?因为中国企业不会做研发,只会量产;中国的高校不会做研发,只会做基础研究,但基础研究和研发结束完成之间差着5到8年的时间和上千美元的投入,差着大量的专业技能,中国几乎没有这方面的人才,也没有这方面的钱。所以高校和企业怎么对接?对接不上。

 

美国牛就牛在这个沟有无数人去堵,并且形成了一个产业,全世界其他地方都没有。

 


10 以色列的科技,中国人接不住

 

现在很多人说以色列,我专门问过投以色列的一个很著名的投资公司,我说你们在中国对接有成功的吗?基本没有。为什么?

 

以色列基本等于美国的实验室,以色列研发的水平很初期,他没有量产的机会,没有大规模适用的机会,而且研发也比较浅,他希望研发初期的时候是搬到美国去,或者被美国收购掉,或者现在希望被中国接盘。

 

但中国人接盘,这个研发要五到八年的周期,以色列走了两年后面还有三年,中国人照样接不住。很多人问,投先进科技为什么只待在美国,你为什么不去看以色列?以色列好的科技会去到美国,我在那等着就可以了,这中间有“代沟。”

 

美国的这个优势有多大?美国有上万家这样的公司,拿先进科技,每年从投资人那融资,唯一的使命就是至少5年之后把这产品做上市,有钱赚。

 

这样的公司一上市以后会有什么效果?就是爆炸性成长。而且,绝大多数是能改变世界的企业,我相信大家都没听说过,因为他从来不报道,它都是潜在水下,它没有产品,没有宣传。

 


11 谁才是中国人的新朋友?世界500强已过时

 

我们以前中国人擅长和世界500强合作,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最先进的科技正越来越多的掌握在小公司手里。这批小公司应该成为我们中国人的新朋友。

 

为什么?这不还是延续老路,继续给人家做代工吗?

 

如果是500强企业,你一定是代工厂,因为哪个500强也不会傻到给你股份的。但如果是这些公司,你能帮他实现量产,利润增大,他的公司估值会迅速上升,他愿不愿意让你有股份?当然愿意。

 

我们老说中国不能沦为富士康,富士康有苹果的股份吗?没有。但是如果你能拥有苹果的股份,你愿不愿意为苹果代工?如果是我,我一定干,而且这股份不是很小的,是实质性的,甚至你混得好的,能成二股东,你能在他公司的董事会里有很大的投票权。

 


12 为什么说硅谷不重要?



 

看数据。这是美国的风险投资分布图,硅谷所占的整体比例低于30%,甚至30%都有很多水份,为什么?美国现在很多创业者不希望住硅谷,因为没车的时候,困难死了,他们很多人希望下楼就吃有的,周围还有创业者,时不时能聚会,但这在硅谷都做不到。所以大家都迁到城市,旧金山、洛杉矶、圣地亚哥、华盛顿、纽约、波士顿、芝加哥、西雅图等等,这是第一个特点,城市化。

 

第二,围绕高校。我们现在听到的故事全是facebook,但是facebook这种创业,在美国的创业里其实很少的。大多数创业都是从高校拿来科技做孵化的。但媒体都不喜欢报道那些老老实实的创业者,但我们做企业的,一定要跟着主流走,一定要找大风口,不能找偶然性事件。

 


13 投资高科技 最恐怖的事情是什么?

 

当我们对整个科技前沿比较无知的时候,你听每个项目都觉得动听,都觉得了不起,都觉得改变世界。但你不知道的是,这样能改变世界的公司有1000个,最后999个都会死,1个会赢,你能运气那么好,正好压中那一个吗?不可能的事。

 

科技特点是,即便即便他在本领域最先进,也不一定是最后的赢家。柯达所以死掉,不是有另一家做出来更好的胶卷,而是电子相机直接冲击了这个行业。所以,我现在最大的压力是,我即使识别出它在这个领域是最先进的,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某一天有另一个领域的先进科技直接把它覆盖掉,甚至你都没有机会上市,这是非常恐怖的事情。



当然,你也不用太害怕,因为一旦你有了全面的了解,出意外的机率是很低的。

 

我们在美国的投资是这样进行的,我们做好整个前沿分析,然后找最好的那个,去敲他的门。这是中国人特别需要掌握的技能。千万不要像以前,两个老乡一介绍,到海外看着一个公司很好,就要跟人合作。因为海外好得不得了的公司太多了,如果不是山峰,它一定会被灭掉。

 

科技是残酷无情的,赢家通吃,如果你不是选择山峰的合作,你就会被干掉。

 


14 中国人出国看投资项目的三个误区

 

一、投互联网。互联网,你是没有机会投的,中国有金山系,美国有paypal“黑帮”,互联网好项目全是“黑帮”投的,你进不去。

 

二、投硅谷。现在硅谷不是中心,上文已说。中国人捡到一些便宜的可能性是有的,但越来越少了。

 

三、找中国人。事实上,中国人在国际,尤其在先进科技企业里的地位是不够高的。大家知道微软的CEO换成印度人了,google的CEO也换成印度人了,有听说过换中国人的例子吗?没有。美国企业的外籍高管,印度人占35%左右,而中国人是个位数,5%以下。所以,这么找人,没用。

 


15 凭什么人家能跟你合作?

 

我们也不要妄自菲薄,就客观地跟人合作,机会多得是。

 

我自己的心得是,我们原来在中国投资,还算有点小成绩,但是你出去投资的时候,人家还是不信你。怎么办?我就传递了另外一件事,就是1998年我把美国咨询公司Frost&Sullivan对接到中国,这也算一个“信用”。另外,你还需要把这家美国咨询公司的老大电话给到他,老美真的会打电话确认,看你是否诚实。

 

所以,信用很重要。

 


16 中国人不要跟着德国搞工业4.0

 

工业4.0是瞎扯,中国人不要跟着德国搞工业4.0。为什么?

 

因为工业4.0,有一个前提,它是要制造很长时间也不升级换代的产品。比如家具,如果你希望一辈子都是这样的,工业4.0很好,即便换个颜色,按需定制就行。但如果你要想在这套家具上加一个电子软件,加一个投影等等,你就要不断产品升级,工业4.0就受不了了,灵活性没那么大。

 

工业4.0模式的本质是什么?我是大企业,我现在可以俯下身来和你小企业合作,但这是你为我服务,你补充我。

 

但现在,全球创新趋势是小企业带动的,是特斯拉自己就生产汽车,而不是特斯拉把生产方案卖给福特生产。现在特斯拉是一个全自动、根本没有人的厂子,他要工业4.0干什么用?


 推荐视频:探访神秘的特斯拉工厂


现在美国人研究机器人的方向是什么?德国机器人,强调精度、自由度,美国人不一样,他讲操控,路数是免编程,要让创新者不懂任何工业知识都能实现量产,这才是真正的知识创新者,这才是未来。

 

工业4.0是反过来,你要掌握我这机器,需要你掌握更多的知识,你才能操控。

 

未来,科技越来越创新,产品的更新速度也会越来越加快,这意味着僵化的工业4.0是没有用的,而柔性的,为创新者服务的新的生产系统才是未来,这个未来,我认为就在中国人这。

 


17 如果中国深圳与美国创新无缝对接,我们就赢定了

 

OEM(代工生产),中国人最好,全世界都知道。所以,我们要更好地引用机器人,更好地做到免编程,不管拿来什么新东西都能加工,那我们就赢定了。

 

现在,产品众筹网站已经在美国成为潮流。很多有想法的年轻人,在里面整合科技,类似于乔布斯,把你的科技拿过来,整合到我的科技里,它也是科技。

 

这样的科技创新有很多,它直接先做一个设想,拍一个小视频,放到网上,大家一看这东西太好了,它确实能做到,但还没做出来呢,没问题,我先付钱,预付,这预付能到几百万,就足以支持,我拿预付款就可以创业了。

 

这帮人拿到预付款之后,第一件事就是飞深圳,找代工厂合作。但现在,深圳的失败率挺高,10家有9家做不出来。一方面,美国人对生产能力不懂,他以为能做出来,但做不出来,不现实。另一方面,我们和人家衔接得也不好,我们只会做常规的东西,稍微复杂一点的不会做。但如果这两者结合起来,就是真正的未来,什么时候深圳真正和美国的创新做到无缝对接了,欧洲就彻底歇了。



▲  王煜全认为,创新门槛在抬高,于是,“积木式创新”就变得重要起来。在全球意义上,以制造为长板的中国企业们,应该与欧美先进技术进行协作——可以是业务层面的,也可以是资本层面的。



18 我们并非主导者,是“帮美军打英军的”

 

中美合作正在干一个伟大的事情。中国有制造能力,能又好又快地做到从一到一百万,并且便宜。中国完全可以依靠这个能力支持全球的这轮创新。

 

如果美国人能成功,就改变世界了,改变资本主义的格局了。但能不能成功,中国人要有很大的话语权,因为如果你不能量产,你就没成功,这种时候,我们就成了他们的同盟,成了全世界最创新者的代表。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机遇。

 

但这轮创新,虽然我们可以全面参与,但毕竟我们不是主导者,我们撑死是帮美军打英军的。这时候,你要学会人家的话语体系,学会人家的整个生态环境,学会用他的语言去获取他的信任,用他的规则去玩。

 


19 如果不这么干,10年内中国制造业就完了

 

中国制造业如果不去玩什么工业4.0,而是积极地搞先进制造,积极地去强化制造的柔性,为创新者服务,做为创新者解决制造问题的第三方,我们就能和美国变成长期盟友。

 

如果我们不这么干,我们认为工业4.0多么好,我们以为自己就能科技升级了,甩开人家,我认为十年之内我们制造业就完了。

 

因为失去机会了,没东西可制造了。南方的很多企业主都知道,制造业的核心问题不是造的好不好,而是造什么。如果不是先进的产品,你造得再好,卖不出去。解决造什么的问题比解决造得好不好的问题对中国人来说要严重100倍,而工业4.0只能解决造得好不好的问题,根本不解决造什么东西。

 


20 掌握先进科技的制造业,应该成为中国第一生产力

 

现在全球发生了一个本质性的变革。我坚定的认为这是资本主义的一个划时代的变革,从跨国企业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变成了小企业协作为代表的资本主义。这会带来大量科技的井喷,信息企业的崛起。

 

所以,未来不是招商引资,而是招商引技,技术才是我们稀缺的,资本我们不稀缺。

 

坦白讲,中国过去这些年的高速发展,我们有点忘掉了我们发展根本来自于哪。现在到处都是互联网+、创新、创业,但这些都是整个国民经济里很末流的部门,国民救济的主流部门其实是我们强大的制造能力,对不对?

 

然而现在,我们制造业是最没地位的,你又不创新、创业,你公司里没有博士,又不是海归,又不是互联网,所有那些扶植政策跟你都无关。

 

制造业是中国最核心的部分,掌握了先进科技的制造业,应该成为中国的真正的第一生产力,成为中国最最核心的资源。



个人简介



王煜全,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Frost & Sullivan中国区首席顾问,《全球风口:积木式创新与中国新机遇》作者。他被称为全球科技雷达,以不断搜索并投资全球最新科技公司著称,并致力于将全球科技创新与中国企业对接,一手促成了吉利汽车与飞行汽车Terrafugia公司的合作。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