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没人愿意当奶农了,奶农的孩子都说“澳洲奶业已经无力回天了!”

<- 分享“墨尔本微生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24 墨尔本微生活



澳洲奶价暴跌,现在每升奶已经低价到$1。市场如此不景气让澳洲的奶农们的生活压力也急剧增加。


“有更好的方式可以赚钱“现在已经成为了奶农教育下一代的口头禅。奶农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将养殖奶牛作为自己的职业,希望他们出去闯荡。


有人默默忍受市场价格带来的生活压力,但同时也有人在想尽办法帮助整个奶业重新恢复朝气。


 

Patrick Roberts 16岁, 哥哥Austen 18岁。两兄弟是在塔斯马尼亚西北部的奶牛农场长大的,他们正在为了牛奶价格危机而奋斗。两兄弟现在都还在上高中,和其他在农场里长大的孩子一样,一有空就会在农场里帮忙。


两兄弟说:“即使爸爸妈妈并没有要求我们这么做,但是我们自己觉得我们有责任帮助农场。我们尽我们所能去帮助农场变得更好。”

 

兄弟两每天利用课后时间和,加班加点在农场制作了一部有关牛奶价格暴跌的纪录片,给他的在学校的同学们看。

 

兄弟俩都不觉得这是一件负担,反而觉得在农场帮忙更好的锻炼了他们的能力。



尽管如此,兄弟俩都觉得,澳洲奶业已无望回天了。


尽管他们都很喜欢挤牛奶也有参与运营奶制品的战略计划,但是Austen还是明确表示不会把奶业作为他未来的职业发展方向。


Patrick说:“奶业特别是奶牛养殖的不是我的那杯茶,我认为肯定有更好的方式来赚钱。”


 “我们的父亲也一直在叮嘱我们,如果你们在学校不听老师的话,你们就会变成像他一样,一个奶农。”


同样的,Austen正在读12年级,他也放弃了在农场继续工作的想法,未来准备学医。

 


而另一边,一个昆士兰的奶农相信人定胜天。他正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挽救不景气的澳洲奶业。


Greg Dennis从Scenic Rim出发,开始了一段历经18天总路程长达2000公里的龟速旅程。他开着他的新拖拉机,下定决心要前往凯恩斯。


他在进行一期拖拉机游行之旅,边驾驶拖拉机前往凯恩斯,边呼吁沿途的市民们不要去买超市里每升$1的牛奶。



“我的家人都觉得我疯了!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要传递一些我所知道的信息,给大家传播正确的意识。”

 

与此同时,联合抵制“一刀一公升牛奶”以及话题#buybrandedmilk 买品牌牛奶已经在社交网络上引起了热烈讨论。

 

Mr Dennis说:“即使我们的力量非常微弱,我们也要每一天都为此奋斗。我们需要的是去改变人们的消费观念,当澳洲有非常新鲜、非常健康的食品的时候,人们知道这些才是真正值得购买的食品。而不是那些零售巨头告诉我们的所谓‘很超值’的东西。“



除此之外,Mr Dennis这次旅行的目的还是宣传他的全国性的奶牛合作社。


三年前,他创立了Scenic Rim 4 Real Mild牛奶加工公司。“虽然我的家族已经坚持在奶业80年了,但是现在我们的牛奶加工厂还处于一个初级阶段。”


Mr Dennis花了$600,000引入了新一代的机器,能够代替人力挤奶。


 “我已经在家家户户的拜访有兴趣的奶农们加入4 real。我们希望传递的是,在未来,只要你支持‘4 Real’商标,你就等于在支持当地奶农,在购买新鲜健康的当地牛奶。”


因此,Mr Dennis还曾被评选为了2014澳洲农民之星。他说,澳洲奶业正处于非常混乱的状态,而消费者的力量是巨大的。他们每买一瓶牛奶,他们的选择,就能帮助我们。

 


同时他还提出了,通过昆士兰奶农组织评估,全国牛奶市场每年有180万升的鲜牛奶紧缺。


“不仅在昆士兰州,澳洲没有足够的奶产量,导致我们被迫要进口奶产片品。”而且这样的现象正在快速蔓延。


“乳业已经是澳洲第三大农产业,但是许多奶农却无法养活自己。”


“当我们增加从别的国家进口牛奶的时候,我们自己的乳业就会开始失控。”

 


“现在已经有400位昆士兰的奶农加入了我们。”


Mr Dennis预计能在8月5日到达凯恩斯。希望到时能有更多的奶农加入他的拯救澳洲奶业的计划中。


编辑:方方

 

图片来自网络|推广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