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农村美女配阴婚,知道真相后她哭了!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20 内涵段子


如今社会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随着人们认知水平的提高,相反一些被认为封建迷信的东西,越来越盛行,而阴婚便是其中之一。


有人问配阴婚到底有没有用,老实说,我不能给你准确的答案,下面是两个例子,你自己体会一下:

2011年,韩国有一位已故四年的女星,具体是谁,大家可以自己去查,其母一直想让亡女得到慰藉,于是安排她“出嫁”,而出嫁当天,狂风大作,阴风四起,有人甚至听到阴风中有阴森的哭泣声,当时嘉宾无不花容失色,直到后来无人敢谈起,渐渐也就被人淡忘。

台湾某男自杀的消息想来大家也听过,据了解,冥婚男主因为一年前妻子车祸身亡而自责不已,最后决定和妻子举行冥婚,让人想不到的是却在冥婚三日后诡异的死亡,死亡的背后隐藏着很多无法解释的谜团,不过最终官方拍板,给出的答案却是自杀身亡!

难道这男子真的自杀身亡?为什么恰巧是在冥婚后的第三天?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谁都不知道。

当然,这件事我也不想深度探索,但是不论怎样,阴婚中确实有很多的禁忌,一旦碰触,非死即伤,你要问我为什么知道,因为我就是专门给人配阴婚的人,民间常说的阴婚师!

阴婚师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具体起源,应该和茅山一派同宗,只是后来衍生单独成为一派,而到了如今这个年头,真正懂得阴婚之术的人已经没有多少,大部分都是懂得皮毛而已。

而在我当阴婚师的这些年,给人配了恐怕不下于数百起阴婚,老实说,很多次我徘徊在死亡的边缘,当中的危险与诡异,只有我自己知道,当然,如果你想听,我可以慢慢告诉你。

故事从师父将我捡来的那天开始说起。

那一年雪下的有三尺厚,师父从外地赶回来,途径吴家口的时候,发现一个红布包裹着的婴孩,小脸冻得煞白,这个人就是我,那一天开始,我跟着师父姓,姓吴。

师父就是专门给人配阴婚的,而我的这门手艺就是师父传给我的。

对于阴婚,有人说这是封建残余,封建迷信,但是在我们行里人看来,配阴婚却是行善积德的好事。所谓死者为大,给死人一个名分,给活人一份安慰!

从小到大,师父就和我介绍配阴婚中的禁忌,想着简单,但是中间的门道一点都不少。

小时候我也会问师父这配阴婚到底是真是假,这个世界真的有鬼吗?每当问到这里,师父都向我摇摇头,不让我继续说下去,所谓祸从口出,说出来就要受到业报,当然,这句话当时不懂以后我才逐渐明白。

我真正踏足这行是我17岁那年。

那年,我在县城上高三,课上到一半接到师父发来的信息,说他七月半,命归黄泉。

听到这个消息,我还以为是和我说笑,本能的没有理会,直到三天后,村长给我打来电话,说,师父去了!

那一刻我感觉天塌下来一般。

我坐上回村的大客车,连滚带爬的跑到家中,屋内屋外都站满了人,师父静静的躺在土炕上,身子已经凉了。

我哭着喊着,师父根本就没有回应,我知道,师父真的走了。

我拼命的不停的朝着自己的脸上扇,说着孩儿不孝,从小到大,嘴上叫着师父,但是心里早已经把师父当成了父亲。

村子里的人都来拉我,让我不要再自责,但是我还是因为没有见到师父最后一面而感到内疚。

村长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告诉我师父临终前要传达给我的话,意思是,我们师徒不能见最后一面,乃是天意,勿要自责!

听了这话,我哭的更凶!

接下来的几天,在村民的帮助下,我将师父安葬了,守了七天灵,算是为师父尽最后一点孝道。

而接下来的日子,由于师父走了,我的经济来源断了,所以我直接退了学,如今的我没有其它特长,唯一能做的只有经营师父未完成的事业。

在将师父入殡后的第三天,我收到一份包裹,打开一看,里面有两样东西,现金和几张帖子。

望着这些东西,我顿时热泪盈眶,原来师父将我未来的路完全铺好了。

现金一共有两万三千块钱,不用说,这些就是师父所有的存款了,平日里师父收费大方,能够余下这么多已经很不错了,这些钱应该够我用一段时间。

帖子叫龙凤帖,龙凤帖可能你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里面的学问也有很多,简单介绍一下,就是准备结阴亲的双方家人已经同意双方婚事,过的门户帖,就跟定亲一样,但是阴婚中,这龙凤帖可是关键,若是单反毁约,可不是退还彩礼那么简单。至于具体会怎样,当然,我后面会介绍。


而我数了一下,龙凤帖一共有三张,都是半个月前签的,上面双方已经签了字,师父盖了戳,后面写着吴洋代授,师父这意思就是接下来让我主持这三家人的阴婚仪式。

一般人可能不了解我师父的良苦用心,但是我心里明白,因为阴婚属于红白喜事掺半,除了一些特殊的日子外,一个月除了三六九单双日子都可以办,师父之所以将日子推到半个月后,可能猜到自己的大限将至,所以想要让我借着这三次阴婚仪式,将名声打出去,这样以后我做这一行的路才会好走一些。

我叹了口气,望着这三样东西,感觉师父为我做的太多,顿时又想到了师父,心里酸涩的厉害。

接下来的几天,我便开始准备阴婚仪式,因为其中一家阴婚时间定在三天后,这期间要准备的有很多,香烛、文案,加上是自己的第一次,心底难免会有些紧张。

而据我了解,这家人要配阴婚的原因很简单,男女双方死在十几天前,两人拼车从县城回家,回来的路上出租车翻下山道,除了他们两人,连着司机都没有幸免于难。

两家人念在两人身前都是未婚,况且还是死在一块,倒不如举办一场阴婚,让其结为夫妻,黄泉路上也算是有个伴。

当然,这个想法是好的,身前父母双方都为子女的婚事奔波不下,死后能让其结成阴亲,成为一对鬼夫妻,倒是了却了父母双方的心愿。

而三天后,这场婚礼如期举办,让我感到满意的是整个婚礼的过程很顺利,龙凤帖已经签了,只要走一个仪式,双方下定、合棺葬,亲友贺礼,所有的一切都是有条不絮的进行,最后烧龙凤帖,礼成。

这家人算是很好说话的,原先签订龙凤贴的是我师父,所以这场仪式本该由师父来主持,而那天,当我宣布这场阴婚仪式由我主持的时候,主家人除了惊讶,倒也没有说什么。

当然,事后主人也问我为什么我师父怎么没来?

我告诉他我师父的事,主人家非常的惋惜,说师父是个有大能耐的人,临走时给我1200,还多给了我200块钱。

我心中一喜,暗道还迎来一场开门红,心想着阴婚这一行业倒是挺容易上手的,来钱也挺快,但是后来我才发现,这家人在我配阴婚的这些年中算是很客气的了,以后的日子里我才发现,阴婚这门行业真的不是那么好走的。

而在接下来的一场阴婚仪式上,就出现了变故!!

这主家人姓李,是师父留给我的第二位客户,本来龙凤帖已经签订好,其它事情按部就班的来就成,但是这家人从婚礼开始就不停的刁难我。

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说我太年轻。我将师父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想不到这家人根本就不买帐,最后我也懒得和他们争辩。

这家人见我不说话,还以为我心虚,根本不退让,属狗的,咬住人就不松口,还说我师父根本就没事,是我和师父在演戏,故意让我这个徒弟来操办这场阴婚,无非就是想要培养我这个徒弟,拿他们家来练手。

还说要是出了事,到底谁来负责?

 

我当时就来了火气,你指桑骂槐数落我可以,但是说我师父就不成,当时要不是旁边的人拉着,我早就和他打起来了。

终于在旁边一帮宾客的劝说下,这家人也闹消停了,旁边的人都对着主家人说干我们这一行的人不能的得罪,但是主家人却是鼻孔朝天,根本就不拿正眼看我,还说要早知道叫我这个徒弟来主持婚礼,根本就不会找我师父来办这件事。

我当时气得咬着牙,装着没听见,遇到这样的一家人,我也是无话可说。

而下棺的时间也是有讲究的,农村的单葬讲究的早晨,而阴婚却是傍晚,毕竟阴婚在一些人眼中是老封建,而且忌讳,所以阴婚一般在傍晚进行。

对于这种说法,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师父告诉我并不是这么回事,告诉我最好下葬时间最好控制在晚上6点在11点之间,千万不要过了12点,我不知道原因,反正我也就按照师父传给我的方法办事,在六点的时候,准时起棺。

抬棺的路上,我就跟在队伍的最后面,如今只差最后一步,我心说待会烧了龙凤贴,拿了喜钱走人,通常干我们这一行正常还要留下吃喜酒的,毕竟阴婚也是结婚,半喜半忧,宾客也要吃喜酒热闹热闹,但是我想着和主人家闹的不痛快,吃酒就免了。

本来这样打算倒是挺好的,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还是让我想不到,关键时刻,这主家人竟然又闹出一通幺蛾子!

    到底怎么回事,这一点还要从入棺说起。

在此之前,先介绍一下阴婚入棺的分类。

配阴婚中所谓的入棺分为两种,一种叫合棺葬,一种叫开棺葬。

合棺葬就是将原先男方坟挖开,在旁边再挖一口棺坑,到时候将女方的棺材放在一起,然后埋起来就成。

而开棺葬,是将男方的棺材打开,尸体经过洗涮处理,穿大红袍,最后和女子合葬在一口棺材中,这叫开棺葬,过程比合棺葬要复杂的多。

当然,按照阴婚的说法,结阴亲是为了为后代祈福,而开棺葬顾名思义,肯定效果要比合棺葬好得多。

当然,这话是先辈传下来的,有没有效果我不敢说,而具体选择哪种合葬方式,这全都是主家人自己决定。

而我现在办事的这家主家人,选择的是合棺葬。

先前说了,和主家人闹得不愉快,我心说待会拿了喜钱走人,不想再与这家人有太多交集,所以就筹备着将这场婚礼尽快的结束。

队伍一路前行,前面锣鼓鸣锣开道,西北坡远远的就看到几个人站在一处坟头边,旁边已经挖好一口棺坑。

这家人选择将尸体葬在西北坡上,风水挺好,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而队伍来到西北坡后,我也没有让人休息,走到棺坑旁边,向着旁边几个小孩招招手,说道:“孝子奉钱!”

几个小孩走上来,将手中一毛、五毛的钱全都丢到棺坑中。

我说了一些喜话,点香,上供,然后让那些人抬着棺材在坟头边绕了三圈,旋即将棺材缓缓放入棺坑中。

说到这里,你可能以为直接填上土就完事了,但是填土前还有一个步骤没有进行,很重要,就是烧龙凤帖,然后才能填土。

这龙凤帖即是双方同意下来的凭证,加上有媒人担保,烧掉之后,就像我们常说的结婚证一样。

不过在烧龙凤帖填土之前,我倒是留了一个心眼,旋即回头看向主家人,也就是那个李先生,伸手向他招了过来,向他讨要喜钱。

干我们这一行都要从中收取喜钱,说白了,就是介绍费,为死人办事,赚活人的钱。介绍费可多可少,当然,这都是在办事之前谈好的价钱!

李先生走到我身边,刚开始还不了解我话中的意思,我向他解释,说道:“先前师父收了定金,200块,按照先前说好的,1000块钱喜钱,你再给我800块钱就成了。”

那李先生一听我是要钱,顿时就是一脸的不开心,说道:“事情还没办成,哪有现在结钱的,等到事情办成了才能给!”

我摇摇头,坚持道:“干我们这一行,钱都是这时候给的!”

老实说,我们这一行也有办完事才给钱的,但是今天这事办的闹心,我看着这个李先生似乎是个滑头,刚开始就挑我的毛病,我害怕到时候他要赖账。

所以,现在还是将这钱结清为好,到时候阴婚结成,他不给我钱,我也拿他没有办法,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落得个得不偿失的下场,就真的没脸在这行混了。

果然,听到我这个话,李先生脸色一沉,不耐烦的说道:“现在我身上没带钱,等到事后再给你结!”

我看那样子,还真的是想要赖账的模样!

“李先生,你这样就不好了,你找到我师父办事的时候,我师父肯定是和你说过的,你说你没带钱,接下来这婚礼可不好往下进行了!”

旁边的人都在一边看着,倒是帮不上话,几个拿锹拿铲的男子,站在一边,土已经撅起来,准备给棺材上土了,但是迟迟没有人动手。

僵持了足有一分钟,终于有一个中年男子走上前,伸出手递出来八百块钱,但是还没递到我手中,这时候就被李先生给抢了过去,从八百块钱中分出一半,四百块钱递到我面前,说道:“就给你四百!”

看着他递来的四百块钱,我笑了笑,“八百块钱,先前说好的,少一分钱都不行!”

“不要给脸不要脸!”那李先生看我不接钱,脸顿时一沉,从旁边走出来几个壮硕的小伙子,应该是李先生的侄子辈,看那样子是要打我。

我倒是不怕,仰着头就这样看着他们,做我们这一行,很少遇到这家人这样,但是只要遇到就不能怕事,要不然就坏了这行规矩,行规不能破,我要真拿了这四百块钱,传到同行的耳朵中,恐怕这三边县我倒是没发立足了。

李先生破口大骂,“你就值四百块钱,你要不要?“

这钱我肯定不会接。

李先生指了指我,“你不要,一分钱都不给你!”

说着,他直接将手中的四百块钱也收到裤兜里面。

我点点头,知道这钱是要不来了,旋即走到女方棺材旁,将龙凤喜帖拿出来看了一眼,旋即又踹在怀里,说道:“陈姑娘,既然李先生有不满意的地方,算是我吴洋对不起你,那么这婚咱就不结了!”

 

说完,我朝着女方棺材拜了三拜,烧了两张黄纸符,算是道歉,接着一刻没有停留,转身离去。

李先生破口大骂,要不是人拉着,又要朝我冲过来打我,嘴中骂道:

“哪来的瓜娃子,这婚你说不结就不结,尸是我买了的,东西是我置办的,让你来就是走走形式,还真拿自己当有本事先生了。”

这李先生嘴也毒,火气上来顿时就骂人,他接着道:

“你不是说这婚不结了嘛,我就让你看看,没有你,这婚照样结!”

说完,那李先生指了指旁边的几个年轻的后生,冷哼一声,“填土!”

那几个人面面相觑,李先生一个侄子一看没人动,抢过一个铲子,放了第一铲土,接着其它几个人才活动起来,不一会儿就将棺坑埋了起来。

我知道李先生的意思,肯定是以为如今阴婚已经到了这一步,填上土就差不多了,要不要我都成,所谓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这节骨眼上是时候彻底撕破脸的时候了。

而我仔细想了一下,感觉自己掉进别人的坑了,对于先前的刁难我加上如今闹的这一出,我感觉都是这李先生设计好的,究其原因就是不想出这800块钱喜钱。

为了800块钱,这一家人,也是没谁了!

不过我也是没办法,行规不能破,弄到现在这种无法收拾的尴尬处境,虽然我也有过失,但是我想绝大部分责任要算在主家人身上。

回到家,我便躺在床上,心情也不是很好,今天也算是在我干这行的过程中一丝小小的挫折。

当然,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些担心,不过不知为何,回来的途中我心底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感觉有事情要发生,而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是正确的,因为李家真的出事了!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就只更新到这了,后续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哦!!!】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