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大选影响2018维州大选

<- 分享“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2 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


2016年联邦大选充满了惊喜和教训。

而对于即将在2018年维州大选战场上正面交手的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和维州自由党领袖马修·盖伊(Matthew Guy)来说,有五个方面定将成为双方的焦点。

1. 绿党

让我们暂且忘记CFA(乡村消防局)危机。等待安德鲁斯的大决战将会在墨尔本内城区,且部分位于因CFA危机而辞去紧急服务厅长一职的Jane Garrett议员选区内。

虽然绿党的支持率还没有达到一览群小的高度,但本次联邦大选中Wills、Batman和墨尔本等选区的选情涌动已经拉响了维州工党在上述地区的警报,尤其是如果自由党把他们的拉拢对象也从工党身上转向小党派。

这意味着曾经极度牢固的工党Brunswick选区(由已辞职的Jane Garrett把持)、Richmond选区(由企划厅长Richard Wynne把持)和Northcote选区(由妇女厅长Fiona Richardson把持)将面临潜在危险。当然,自由党也会在Hawthorn和Malvern遭遇不断上升的绿色浪潮。

需要值得注意的是,自由党-绿党携手的交易目前看来尚无定论,至少反对党领袖盖伊是这么说的:“绿党是一个威胁。”

他在回答《周日时代》是否打算采取这样的策略时说到:“在主流政党眼里,他们只不过是东德社会主义者的一种变异而已。我信不过他们所做的任何事情。”

2. 韩森效应

这是一个20年后卷土重来的政治效应。然而,随着宝琳·韩森确定获得一个联邦参议员席位,以及更广泛政治信任危机所造成的小党派受益现象,有人已经开始对Spring Street(维州议会大厦所在)的未来形势提出疑问。

就拿包括了联邦选区Gippsland、Flinders和McMillan在内的维州东部选区上议院席位来说,韩森的一国党在那里拿到了介于2.55%和4.56%之间的参议院选票。

这个比例丝毫不亚于射手和渔民党议员Jeff Bourman在2014年维州大选中拿下维州东部一个议席时所获得的2.44%得票率。同样的,前Moyne市长独立议员James Purcell只凭借1.28%的选票就拿到了议员席位。

澳洲选举委员会(AEC)的数据显示,一国党在那个地区获得的支持介于1.52%和2.87%之间。

这一切是否都意味着宝琳·韩森有朝一日将进驻澳大利亚最重要的州级议会之一呢?鉴于目前各自为战的政治局面,谁又敢断然说不呢?

3. 挥之不去的CFA危机

这无疑是联邦大选周六那天困扰在许多维州选民心中的一个问题:丹尼尔·安德鲁斯插手CFA纠纷的做法是否伤及了他的联邦同僚?

毫无疑问,联邦工党领袖比尔·肖顿在他的家乡遭遇缺氧,输掉了Chisholm选区-特恩布尔迄今为止从工党手上抢下的唯一一个席位。

但说到这个问题所带来的最大一宗跑票,无疑是从Ferntree Gully、Belgrave South和Cockatoo等10个投票站统计出的La Trobe选区席位最终倒向自由党,并成全Jason Wood连任且保留住了这个边缘席位。

当联邦大选结果尘埃落定后,一个新的问题是:考虑到CFA危机纯粹只是一个维州的内部问题,工党需要怎么做才能确保从长远上将它熄灭?党内战略家们已经策划了由消防队员、消防志愿者和地方议员共同参与的“一对一谈话”,来向选民展示有哪些话是自由党的谎言。

脚本已经完成,邀请信也已经发出。

正如一名内部人士所说的那样,安德鲁斯州长不希望这件事情演变为直到上届维州大选投票那天依然在持续伤害前Napthine政府的另一出TAFE惨败。

4. 高架轻轨

7月2日,本届大选投票的前一天,自由党依然在不遗余力地挑动着选民们的高架轻轨(Sky Rail)神经。他们的选举传单上标榜着“告诉工党,不要高架轻轨”的字样,意图削弱对联邦工党的支持。

虽然工党里面的顽固者坚称这个问题不会产生影响,但自由党给出的内部分析数据显示,Frankston和Dandenong沿线投票站对工党的支持率比起上一次民调接过确实有所下降。

不管你信哪边,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从现在起直到2018年维州大选,安德鲁斯政府需要妥善地处理这个问题。

它对于Cranbourne-Pakenham沿线选区的影响或许不会太大,因为这里面包括了一些工党的铁票区:Oakleigh(8.18%)、Clarinda(15.8%)、Keysborough(11.9%)和安德鲁斯自己的Mulgrave(8.18%)。

但是,一旦政府决定在Frankston沿线采取高架轻轨的做法,事情将会升温。要知道,Frankston、Carrum、Mordialloc和Bentleigh都是两党相差只有区区几百票的超级“沙带(sandbelt)”选区。

5. 特恩布尔与中土之战

去年九月,当特恩布尔“接过”总理职务时,你几乎可以清楚听见维州反对党领袖盖伊轻舒一口的叹气声,毕竟,从维州人民的角度来看,艾伯特不仅显得脱节,更加被视作是为了他所反对的立场而生,而不是在诸如婚姻自由、寻求庇护者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推广积极的政策。

但是,上周选举结果出来后,安德鲁斯倒更像是可以叽叽喳喳快乐叫唤的那一方。不仅选民们更倾向于他们的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取材于不同面料(指为不同政党所把持),他们对总理的失望之情也是显而易见的。

如果(很大的问号)特恩布尔仍然长期为政,安德鲁斯毫无疑问将利用一切机会推广他的社会政策,并同时为联盟党涂抹上“光说不干”的色彩。

这不仅能够提升工党在和绿党无休止斗争中的地位,还能损害盖伊试图重塑维州自由党更现代化更进步形象的做法,可谓一举两得。

在那些政治中间地带上的胜利和失败,直接导致了选举最终的胜利和失败。2018年的维州大选也不会成为例外。


新闻来源:http://www.theage.com.au/victoria/election-2016-aftermath-five-things-to-watch-in-victoria-20160709-gq23m4.html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