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气!面对南海问题,85后中国记者睿智回应外媒女主播

<- 分享“澳洲新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3 澳洲新闻


近来,南海问题持续升温。美国国防部长卡特又多次议论南海问题,指责中国岛礁建设,要求各方应立即并永久停止在南海填海造地,引起了各方对南海问题的热议。在美国收视颇高的RT America黄金时段播出的《Boom Bust》中,美女主播Erin Ade质问到底谁在南海搅局,对此,85后中国记者王冠以超流利英文对阵,清晰地引述了历史依据解释中国对南海的主权问题,令女主播赞叹道王冠的观点在西方媒体中很鲜见。




据了解,王冠是央视驻美国首席时政记者,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中英双语记者之一,2006年21世纪杯全国大学生英语演讲比赛一等奖。曾专访近百位全球政要及商界领袖,包括美国国务卿克里、财长雅各布·卢、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美国总统国家安全助理苏珊·赖斯、美国前劳工部长赵小兰、利比里亚女总统瑟利夫、塞拉利昂总统科罗马等等。 


他的采访报道以扎实、犀利著称,曾在采访中获基辛格称赞是一个“思维缜密的提问者”。在2014年,为准备对克里的专访,他从上千页的国会报告中找出了美国曾对中国进行“商业间谍”行为的证据,迫使克里成为第一个公开承认美国曾窃取中国商业机密的现任美国领导人。


下面是视频中王冠对阵美国记者的原文:


美国记者:下面我们谈谈中国,今天节目我们请到了王冠,冠是央视北美分台首席政治记者。我们谈到中美在南中国海的对峙,中国认为在南海建造的基础设施,将有助于通航和提供其他服务。然而美国有不同意见。所以我问王冠的第一个问题是:中国对南海岛屿主权问题的看法。


王冠:我觉得了解历史才能明白现在,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有历史依据,二战也再次印证了南海主权。战败的日本将此前侵略的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归还中国,英国、美国、俄国都认同。也就是当时的战胜同盟国。1949年中国就发布了九段线图,明确了中国的主权范围,当时没有人提出异议。现在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一些国家或借美国重返亚太壮胆,开始在南海挑事儿,和中国对峙。我们觉得是美国在南海搅局,美国每年有500多次对中国南海的抵近侦查,有时离中国海南岛只有200公里。中国当然感到不快。我觉得是美国军方让南海局势升温。他们应该了解一下南海的历史。 


美国记者:你的观点很有意思,在西方媒体几乎听不到这样的观点,我的下一个问题是:其他国家也对岛屿声索主权,比如越南、菲律宾。你觉得美国是否在某种程度上纵然这些国家在南海同中国对抗。


王冠: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是的。美国一直呼吁中国通过国际法和多边机制解决争端,解决争端主要通过《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但你知道吗,艾伦,滑稽的事情是:美国连海洋法公约签字国都不是,而美国却要求中国遵守这个法律。如果一国要求别国遵守一个连它自己都没签字的公约,这个国家的道德权威从何而来呢?目前在南海主权争端确实存在,各国应通过双边外交和平解决。


美国记者:你觉得这(和平解决)会实现吗?


王冠:我觉得会的。在这里(美国)有许多指责声,说中国富有侵略性,要引发战争。别忘了,艾伦,上次中国参与战争还是在70年代末(对越自卫反击战)。所以中国40年才打一场仗。美国多少年打一场仗?对中国的一些担忧和顾虑是没有根据的。我不认为南海会发生军事冲突。 


采访感想自述


据太和智库对王冠本人的采访报道,王冠讲绍了本次采访的台前幕后情况和他本人的一些体会:


RT America虽然是俄罗斯国家电视台《今日俄罗斯》Russia Today的美国分支,但凭借其犀利的批判风格和专业化的运作,在美国已颇具影响力,收视率在全美所有外国电视台中高居第二,仅次于BBC America。RT America在美国最受欢迎的视频网站Youtube订阅人数近26万,视频访问次数超过1亿,也位于全美第二。


采访我的主持人Erin Ade是《今日俄罗斯》当红女主播,生于纽约,拥有丰富国际报道经验,以犀利的提问和洒脱豪放的主持风格著称。


她准备开门见山,引述在国际舆论中流行的观点质疑中国在南海建岛打破南海现状的做法,我在开机前建议“Erin,咱们先谈谈是谁在打破南海现状,谈谈南海主权吧。” Erin稍作思考后表示同意。她在听完我对中国南海历史性主权的解释后感叹,“很难在西方媒体中听到你这样的观点”。


西方记者和主流舆论的刻板印象和主流逻辑是:南海主权从未有定论因此中国填海建岛等是对菲律宾和越南等过的故意挑衅,美国作为“维和使者”在南海主持起码的“公道”。


殊不知,早在公元前206年汉朝就有对南海诸岛有了“涨海崎头”的描述,而二战后日本将南海诸岛归还中国后得到英美俄等同盟国的默许,南海问题某种意义上将也是二战遗产。只是70年代各国在幕后谈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后简称《公约》)时我们正经历十年浩劫,并且刚刚回复联合国席位不久,九段线的概念很遗憾地未能被写入《公约》,这也为美国在南海问题上拿国际法说事儿埋下伏笔。


Erin接下来正好问到美国在南海的角色。我毫不犹豫的指出,美国在上世纪80年代里根政府时期,由于不愿意将深海钻井技术转让给欠发达国家,未在《公约》上签字,后来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四届政府从美国自身经济战略利益出发,一直未在公约上签字,“一个自己都没在《公约》上签字的国家有什么资格拿《公约》当令箭敦促别国?”


最后一个问题,我被问到中国是否会以和平的方式同各声索国解决争端。我被导播告之这是最后一个关于南海的问题,我心想这是最后一个30秒的阐述机会,我要抓住。其实这个问题背后反应了西方社会长久以来的一个顾虑,那就是中国的崛起是否真的是像北京所说的那样和平?中国军力增长是否意味着中国将富有攻击性。我想还是要用数字说话,用西方观众容易理解的例子入手,用美国观众对自己政府的反战情绪入手,我对Erin说“别忘了,Erin,上次中国参与战争还是20世纪70年代末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换句话说,中国40年才打一场仗,美国多少年打一场仗?”


从80年代入侵格林纳达和巴拿巴建立亲美政府,到两次海湾战争,从波斯尼亚到科索沃,从阿富汗和伊拉克到利比亚和叙利亚。在中国崛起的40年里,美军的足迹遍布了全球。不顾这些事实反而鼓吹中国军事威胁论,美国部分学界和媒体对中国的判断有失偏颇。


采访结束后,我关心的是节目播出效果。我在RT的访谈除在俄罗斯国家电视台黄金时段播出之外,还在Youtube、Twitter等平台先要位置发布,点击观看次数超过数十万。还被全球研究(Global Research) 等全球智库报道和转载,在西方社会引起一定影响。在Youtube上百条留言中,有继续指责中国的,但也有很多下面这样的观点。一位叫Konrad Dobson的美国观众说“听到来自中国的观点让人耳目一新,我们总习惯于听到美国和欧洲的观点。这些观点总把中国和俄罗斯描绘成危险的大国,尽管证据无法支撑这种“制造恐惧”的做法。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