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韩森以及一国党的崛起

<- 分享“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1 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


宝琳.韩森的一国党看上去在新参院里会是一股强有力的力量,而这位昆州人对于政界来说毫不陌生。

让我们回顾一下这个党的崛起,以及那些导致他们在2016大选中复活的戏剧性事件。



1995年3月11日 - 政治生涯开始

鱼薯店业主宝琳.韩森作为一个独立的Ipswich市议员开始了她的政治生涯。

当工党市长David Underwood被工党市议员推下台时,她决定参加角逐。

次年她选举失败并加入自由党。

1996年1月6日- 韩森的“种族主义”信

韩森写了一封刊登于《昆州时报》关于土著人和岛民的信:

“政府投下大量的金钱,设备和机会,只让这些人享有,而不管他们的血管里流淌的土著血液有多么稀薄。 那么我们怎么能够期盼这些人能自救呢?这就是种族主义的根源。”

1996年1月27日 - 第一次联邦大选

当时的总理基廷召集大选,韩森女士开始为成为Oxley选区的自由党议员而竞选。

当时在任的工党议员Les Scott在担任了三届议员后,在该选区以12.58%的优势领先于自由党。

1996年2月14日- 自由党撤销支持

在离大选2周多的时候,后来成为总理的霍华德领导的自由党撤销了对韩森的支持。这位昆州自由党部主席告诉她只要她在宣传照招贴上遮掉自由党的字样,她就可以继续使用原有的招贴。

韩森走出会议室时眼中带泪。

选票已经印好,选民们会在投票时看见她的名字仍作为自由党候选人出现。

1996年3月2日韩森和霍华德当选

韩森当选议员,霍华德领导联盟党取得大选胜利。

1996年9月10日- 首次在议会发表演讲


韩森在议会发表处女演讲,并且臭名昭著地说道:“我相信我们有被亚裔淹没的危险。”


1996年10月13日 - “你啥意思”

《60分钟》节目的记者Tracey Curro问韩森她是否有排外心理,她当时的回复可谓臭名昭著:“请解释 - 你啥意思?”

1997年2月28日 - 一国党诞生

在担任议员差不多一年后,韩森在联合创始人David Oldfield和David Ettridge的帮助下,组成了一国党。

当Oldfield于1996年开始帮助韩森的时候,他还仍然是后排议员托尼.艾伯特的政治顾问。

他于1997年离开自由党,在一国党于同年4月11日正式开始前就已经成为韩森的高级政治顾问。

1998年6月13日 - 一国党大胜



在昆州大选中,一国党的首轮投票率高达22.68%高过自由党,并在选举中获得了昆州11个席位。这是一国党整个历史上最大的胜利。

1998年6月2日 - 艾伯特对一国党宣战

艾伯特宣布他将要和一国党斗争,让其失去政党注册权。

他说一国党不是一个党,而是一个生意。

一国党的反对者认为该党不具有宣称政党状态所需的500个会员,因此需要偿还50万澳元给选举委员会。

1998年10月3日 - 在昆州Blair选区被击败

韩森竞选昆州Blair而不是Oxley选区的议员,但是失败。

她的首轮投票率高达35.97%但是在拨票中输给了她的自由党对手。

工党、自由党和国家党都把各自的拨票顺序排在了一国党之前。

她的党只有Len Harris在参议院获得一席。

1999年2月4日- 一国党出现裂痕

一国党在昆州出现裂痕,8个月前被选入州议会的11个一国党议员中的3个退出一国党。

他们认为党的行政管理拥有太多控制权。

另外三个在那年稍后退出,并成立了城市乡村联盟。

一国党在昆州失去政党地位,昆州选举委员会在1998年大选后要求他们偿还50万澳元。




1999年3月27日  - 韩森抛弃Oldfield

艾伯特的前顾问以及一国党的联合创始人Oldfield被选入新州上院。

一年半后在一次争议中韩森把他逐出一国党。

他公开指控韩森不可理喻。他把新州支部从一国党脱离开来。

2001年2月17日 - 有得有失

在西澳选举中赢取3个席位的一周后,一国党在昆州的席位只剩下3个了。

2001年7月31日 - 政治“逐巫”

韩森被控选举舞弊,在布里斯班地方法院出庭。

她不认罪,说“我认为这不过是政治逐巫”。

艾伯特利用这个机会拒绝了和一国党的拨票协议。

2003年3月22日 - 韩森的独角戏

韩森再次以独立候选人身份竞选新州上院。她只得到1.9%的选票而败北。

2003年7月15日- 接受舞弊审判



韩森和一国党的联合创始人Ettridge一起在布里斯班接受选举舞弊审判。

她对舞弊注册一国党并且从AEC获得50多万澳元的资金的指控不认罪。

在23天的审判中一共有30位证人出庭,陪审团用了一天的时间判定他们两人都有罪。

检察官指控他们错误地把韩森的支持者都算为一国党成员,从而达到政党的500个党员的要求。

他们说党员必须有选举权,而5澳元对于党费来说金额太低。

2003年8月20日- “垃圾,我无罪”

韩森被判入狱三年,她喊道:“垃圾,我无罪......这真是笑话。”

当韩森拥抱同样被起诉的Ettridge以及她的两个儿子时哭了出来。

三天后,当时的自由党后排议员Bronwyn Bishop (后来的“直升机门”议长)说这样的案子只有在津巴布韦的穆加贝统治下才看得见。

“这已经超出了政治对手间的争吵了......我对她和她的党持批评态度,但是这超出政治争议- 她说出了她的观点,而这些观点在这个国家不被接受,所以她入狱了。”她说。

“很简单,在澳洲我们首次有了一个政治犯,我觉得这完全不可接受......在这个国家里,言论自由以及作为政治个体的自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2003年8月26日 - 艾伯特的10万资金

艾伯特承认花了多达10万澳元的资金帮助起诉韩森。

2003年11月6日 - 出狱



韩森上诉成功,她被释放出狱。

一周半以后,她威胁说在艾伯特在悉尼的选区宣传反对他。

“我希望艾伯特不会成为总理,我憎恨这人。”她说。

2007年5月24日- 宝琳的团结澳大利亚党

韩森发动成立了宝琳的团结澳大利亚党,在2007年竞选参院中失败。

2013年3月7日 - 再次竞选参院

韩森宣布她会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竞选新州在参议院的一个席位。

她在表达了再次加入自由党的兴趣后,又加入了一国党。

她的努力再次失败,仅获得1.14%的首轮投票。

2013年8月8日 - 一国党候选人Stephanie Banister的灾难性的采访

一国党在布里斯班选区Rankin的候选人在7号台接受了一次灾难性的采访。

Stephanie Banister把可兰经Koran称为Haram,并混淆了三个亚伯拉罕宗教。

2016年7月2日 - 呼吁禁止穆斯林移民



2015年韩森进入昆州议会的努力再次失败后,一国党在2016年的联邦大选中推出了27个候选人。

在竞选中,她呼吁禁止穆斯林移民到澳洲,要求成立皇家委员会调查伊斯兰,并禁止建造新的清真寺。

尽管点票尚未结束,韩森在昆州锁定了超过9%的选票,看来必定能在参议院占有一席之地。

新闻来源:http://www.abc.net.au/news/2016-07-10/timeline-rise-of-pauline-hanson-one-nation/7583230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