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妈妈,永远是。

<- 分享“加拿大读书会”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3 加拿大读书会


    我是你的妈妈,永远是。

《我杀了我妈妈》

搴帷拜母河梁去,白发愁看泪眼枯。 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

                                         ——《别老母》【清】黄仲则


我总觉的我的家庭观是存在问题的,或者说现代的家庭观是存在问题的,我们不再循规蹈矩的知孝,不再为母亲颂歌。看到那些傲人的古诗甚至还会怀疑,他其实在杜撰。比如我对我的家人并不像书里的人写的那么亲昵。我不懂明明是对方不对,难道就因为是亲人所以就应该受那份委屈?




以前上学的时候总是和我妈说学校的鸡毛蒜皮,但后来长大了。也就是在长大的那一瞬间,我又开始讨厌这个女人。


怎么做都是嫌弃。


不管她做什么,说什么,都不再认真的用心听。电话时间从一个小时到十分钟然后到现在两分钟就会结束。最无奈的时候,我妈说,“你和我没话说是吧,那挂了吧。”




一直不知道她哪里这么多话和我说。好像家里的小狗长胖、掉毛都是无比重要的事情,都要和我非常细腻的在电话里描述一番。买了件新衣服,抓紧视频给我看,看妈妈买了新衣服。吧啦吧啦,想起来就是无比的烦。



然后就是吵架,冷战。即使是在要钱的时候,冷战也不会因此戛然。最严重的一次,是我把心底里压了好久的一个秘密和她商量,然后她火冒三丈,破口大骂,本来是和我商量,然后就成了彻底的拒绝与不同意。对我歇斯底里,然后让全家人知道了这件事情。好像一个不被祝福的爱情,在开花之前漠然被开水浇死。正在寻求建议的我站在那一脸茫然,听着她毫无缘由的嘶吼。并且还叫来了家里所有的人,当时我的内心真的是,


“Are you kidding me???为什么告诉家人,要尽人皆知吗?我在和你谈心啊,这是秘密好吗???”


还有什么好说呢。我想这就算了吧,根本就没有可以共同沟通的可能,没有一丁点共同的语言。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妈妈,怎么会在这样的家庭。那就算了吧,以后还是沉默好了,还是不要再说了,有什么可说了。


就这样吧,我有我的,你有你的,生活。




自此以后,确实没有再一起谈心了。但后来,姥姥生病了。我回家看姥姥,依旧没有和她多说话。说实话,她老了。鬓角变白了,脸颊消瘦了,牵我的手突然变出了那么多褶子,整个人走路都没有以前那么盛气凌人了。见我之前她已经陪床15个小时了,单眼皮的她,现在眼睛俨然已经成了一条线。如果在路上看见这样一个妇女估计我会笑出声,但我看着她的那一刻,突然很想抱抱她。


但那又怎样,我还是小心的跟在后边。




姥姥80多岁了,身体很虚弱,虽然是在盛夏的北方,但还是抵不住衰老的神经。总是在生者说不出的一些小病。病房里基本都是老人,还有一个生了重病的小朋友。整个屋子都充斥着无比尴尬的笑容,似笑非笑,似喜非喜。那一刻我开始真正惧怕死亡。


我坐在医院的走廊里,我妈侧坐着,很平静的,突然和我说,“有时候我在想,你姥姥会不会就这么没了。”




我愣了。她的平静,让我感到了害怕。我对她还是生气的,还是讨厌的,还是不想搭理的,她这是在用温情打动我吗?但是我不得不想“没了”这么严重的一个词。


没了”是什么概念,永远就不存在了,我再也看不见了,再也不能触碰,只有想念和回忆。甚至这些回忆和思念都会被后来的记忆湮灭,好像未曾发生。也就是我妈再也没有了一个心居之地,再也不能有一个任性的角落。


我突然,想起她生气的时候一直闹嚷着的那句话,“我是你妈妈,永远是。好像开始理解血缘,理解,“我是你的妈妈,永远是。”


爱的世界哪里有尊重,哪里有仇恨,哪里有讨厌,哪里有委屈,哪里有再也不见。我爱你,即使我在骂你,还是爱你。冷战吧,吵架吧,漠然吧,再见吧,消失吧,最后终会团圆。


然后泪水涌在眼角,我抱住她,“我是你女儿,永远是。”




all picture:

Xavier Dolan导演的电影

《I killed my mother》

cr:Coco

也许有时候她们不是在唠叨,只是想对我们说说话。

也许有时候我们不应该想太多,只要听她们说就好了。

最后,你爱她吗?


see ya in eleven

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留言联系Coco

❤JUST THINKING❤

↓希望大家读了喜欢的书一起分享↓

careaders@163.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