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就南海问题接受英国路透社全球新闻主编等采访实录!

2016-07-13 伦敦房叔


今日菲律宾南海仲裁庭作出非法无效裁决,中国的态度就是不接受、不承认,仲裁庭没有管辖权!我国的领土不可侵犯。其实在此之前,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先生已经就南海问题接受英国路透社全球新闻主编等,也在采访中明确表明我国立场-中国不参与、也不接受相关仲裁。



采访实录


采访记者分别有:

英国路透社在其网站刊发路透社全球新闻主编阿里桑德拉·伽罗妮

以及该社企业与新闻调查主编罗宾逊、

突发事件观点编辑约翰·福雷、

欧洲政治经济事务编辑马克·约翰、

亚洲地区头条新闻编辑迈克·柯莱特怀特


伽罗妮
首先,我想请问刘大使,对于即将出台的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结果,中方持何立场?
刘大使
中国外交部刚刚就菲律宾发起的南海仲裁案发表了声明,再次重申了中方立场。中国不参与、也不接受相关仲裁。中国明确反对该仲裁案,认为仲裁庭受理此案是非法和无效的。
首先,菲律宾单方面提起仲裁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因为主权和领土争议问题不受《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管辖。


其次,菲律宾所提仲裁涉及海洋划界。正如其它30多个国家一样,中国早在2006年就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有关规定做出排除性声明,中国将不参加有关海洋划界等争端的第三方仲裁。英国也是上述30多国之一。主权国家拥有做出排除性声明的合法权利,这是公约不可分割的内容。


第三,中国一贯主张通过双边磋商和谈判与包括菲律宾在内的邻国解决海洋权益争端。有一系列文件证明菲律宾同意这样做。中国与菲律宾之间曾达成一系列联合声明,包括如何处理两国争议。菲律宾直至2013年才单方面提交仲裁。我们认为,菲律宾此举明显违背承诺,不符合国际法关于“约定必须遵守”这一基本准则。中国与东盟共同签订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明确规定,要通过当事国和平谈判解决争议,菲律宾却同样违背了它签订的承诺。


第四,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仲裁只能是解决争端的辅助手段。争端解决的主渠道应当是通过双边途径由当事国谈判解决。菲律宾从未向中方提出仲裁相关事宜,中方与菲方亦未就此开展严肃谈判。这表明中菲间远未用尽上述主渠道和其它双边手段,而菲律宾却执意提交仲裁,这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精神。


鉴此,中方有充足理由反对菲律宾南海仲裁案。如果该仲裁案获得通过,这会树立一个很坏的先例。许多中国、英国和荷兰等国的海洋法专家都持有类似关切。中方立场获得许多国家和国际组织的支持,许多亚洲、欧洲和美洲的国际法专家理解和支持中方立场。有些人企图将给中国贴上不尊重国际法的标签,这完全是枉费心机。中国的有关举措是为了维护国际法的权威性和严肃性,是为了维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条款和精神。我们不知道、也不在乎仲裁庭何时做出决定。不管仲裁庭作出什么样的决定,我们认为都是完全错误的。这样的决定对中国不会有什么影响,更不会对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主权造成影响。菲律宾南海仲裁案将构成非常严重、错误和很坏的先例。中国不会在非法的仲裁庭打官司,但我们将为捍卫主权而斗争。


伽罗妮
你提到有许多国家支持中国立场,有多少个国家支持中国?

刘大使

有很多国家。有些国家发表了声明。例如,中国-俄罗斯-印度三国外长会发布的联合声明就支持中国立场。上海合作组织支持中国立场。许多东盟、非洲、欧洲国家都赞赏和支持中国立场。



柯莱特怀特
你谈到其它国家支持中国立场,是否指他们认为仲裁案过程是非法的?
刘大使
不同国家对仲裁案的关注点不尽相同。总体而言,他们都理解和支持中国关于应由当事国通过双边渠道解决争端,而非付诸强制仲裁。因为根据国际法,如果没有获得争端当事国明确同意,仲裁庭不能够处理相关仲裁。菲律宾单方面提交了仲裁,他们事先并没有与中方就此举行磋商。菲方此举令中方感到意外,并且严重损害了中国的国家利益。因此,中国是为维护主权和国家利益而战,更是为维护国际正义而战。无论是实质还是程序问题,仲裁庭受理此案都是错误的。



柯莱特怀特
如果运用外交手段无法达成协议,那么应通过何种正确机制达成共识?
刘大使
如果一国连外交谈判都没有尝试过,那又如何能预判结果?中国与一些邻国曾有领土争端。中国有14个陆地邻国,我们已与其中12个国家通过谈判达成边界条约。这充分证明外交谈判是有效的,我们能够通过双边谈判解决争端。中国与越南有领土争端,但我们通过友好和漫长谈判,就北部湾海域的海洋划界和管控分歧达成了协议。中国致力于通过和平方式解决争端。


我们理解处理这些争端十分困难,因为不同国家有不同诉求。但首先需要澄清的是,中国并不是现在才提出对南海岛礁的主权。中国最早发现和命名南海诸岛,最早开发利用南海诸岛,最早对南海诸岛实施行政管辖。在上世纪70年代之前,所有中国的邻国,没有一个国家质疑中国对南海诸岛拥有的主权。直到南海发现了石油和其它资源,一些国家才开始提出所谓诉求。迄今为止,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非法侵占了42个中国的南海岛礁。中国无意与这些国家发生冲突,但将坚定维护自身对南海诸岛拥有的主权。


我们提议可以先搁置争议,通过谈判找到解决争端的办法。与此同时,我们可以共同开发。所以我们的立场就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是我们的一贯立场。



伽罗妮
这是否也包括菲律宾的主张,也就是说同菲方共同开发……


刘大使
当然。我们对谈判持开放态度。菲律宾可以提出他们的提议,我们提出我们的提议,然后双方相向而行。任何谈判都是相互妥协的过程。中国外交部昨天发表的声明仍然呼吁菲方进行谈判。现在菲律宾选出了新政府,我们希望他们改弦更张,回到谈判桌,同中国举行双边谈判。谈判的大门一直是敞开的。


伽罗妮
菲律宾新政府有没有表示他们想重回谈判桌?
刘大使
目前我们并不掌握他们对仲裁案的具体反应。但是我们读到菲律宾新政府希望同中国发展良好关系的一些积极信号。他们仍相信同中国发展良好关系符合菲律宾的利益,他们希望同我们进行友好讨论。但是我们还没有听到菲律宾新政府对仲裁案的官方立场,或是他们的立场是否有变化。


罗宾逊
中国对这些岛拥有主权已作了强有力的说明,对海牙正在审理的仲裁案也已经作出强有力的论述。但为什么世界上许多人仍然认为中国不对呢?
刘大使
你说“许多”,我不那么认为。我不久前在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已经直截了当地回答了相关问题。我认为,在美国实施所谓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之前,南海地区是非常平静、非常和平的。中国同邻国进行谈判;我们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菲律宾也在同我们谈判。然后美国人来了,搞所谓的“再平衡”,情况发生突变。越南改变了他们同中方谈判的立场,菲律宾也改变了立场。我认为,美国在亚太的举动壮了这些国家的胆子,它们相继改变了同中方谈判的传统渠道。这些国家也许相信有美国撑腰,他们可以在与中国谈判中占便宜。所以,我对美国的动机十分怀疑。


在这个案子中,美国公开支持菲律宾。日本也支持菲律宾。美国是超级大国,有一些盟友。我不清楚他们试图对盟友施加何种影响。于是我们就听到了一些国家的合唱,但我并不认为是“许多”。确实有“一些”。他们不过是少数,但他们可以制造很大的杂音。我听说七国集团就制造了杂音,然而七国集团不代表世界。我认为七国集团应当认识到一点,那就是,他们仍以为自己是当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力量,实际上他们对国际事务的影响力已经成为历史。我们强烈反对七国集团关于南海问题的声明。我们认为他们站在了错误的一方。



福雷
说到发展中大国,印度最近表示它正同越南接触,要向越南提供印度制造的导弹。这只是我们目前谈论的大局势下的一个很小的动向,但不管怎样也还是一种动向。印度的国防官员,虽然没有确切可查记录,但他们并不隐瞒其“稀释”中国对争端水域影响力的企图。这件事,说明其它国家也开始介入。也许这在中国看来是不受欢迎的,但目前情况是,对此问题的关注面不再限于与争端有关的那些传统国家,似乎在扩散。你是否对此感到担忧?
刘大使
我并不担忧。我认为对越南党和政府来说,同中国发展良好关系符合越南的国家利益。越南国家主席、越共总书记经常访华。睦邻友好是中国的一贯政策。同邻国的关系是最重要的对外关系,这对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如此。因此,我们高度重视同越南的关系。我们知道,国家间的关系可能有起落、有进退。在越南抗美救国战争中,中越曾是并肩作战的盟友。之后,中越之间开战。战争起因不是中国。我认为是越南错判了形势,走到了历史的反面。今天,人们反思这一段历史,由此认识到什么才最符合我们两个国家的利益。中越都是发展中国家,我们有诸多共同点。中越之间共同利益大于分歧。我对中越关系有信心。


我们同印度也有良好关系。莫迪总理就任以来,中印关系发展愈加强劲。习近平主席访问了印度,莫迪总理也访问了中国。莫迪总理还邀请习主席到访他的家乡,这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安排。印度是中国最大的邻国之一。中印在金砖国家机制下的合作十分良好。印度和中国是最大的两个发展中国家。将中印联结在一起的共同点、共同利益超过了我们之间的差异。


关于你提的导弹问题,我们希望地区国家能够多做积极的、有益于而不是有损地区稳定和繁荣的事情。


约翰
法国提议欧洲国家开展南海联合巡航。中国对此提议是否持开放态度?
刘大使
我要说的是,目前南海局势是平静的、和平的。完全不存在域外国家军事介入的理由。美国声称他们在维护航行自由。我们认为这是一个伪命题。正如我刚才所说,美国进行所谓“亚太再平衡”之前,南海是平静、和平和稳定的。


长期以来,中方始终坚持“双轨思路”解决南海争端。一方面是进行双边谈判。我们认识到南海问题存在争议,因此与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家进行了双边谈判。另一方面,中国与东盟十国共同维护南海和平与稳定,其成果就是《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宣言》旨在指导各方在南海的行为。三年前,我们开始就制订“南海行为准则”进行磋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制定了原则。“南海行为准则”将更为具体地指导各国行为,指导各国如何共同合作、如何通过协调协商解决争端和问题。我们认为,正是由于中方的提议,由于中国和东盟之间的合作,南海局势一直以来保持了和平和稳定。


但是,现在美国不断向南海派侦察机和战舰。他们的所作所为并不是为了维护航行自由,而是要挑战中国对南海岛礁的主权。美国正在进行危险的挑衅。中方完全有权利查看一下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南海十分广阔,有足够的空间让美方舰船和飞机通过。但他们对在公海上通行不感兴趣,只对靠近中国岛礁的海域感兴趣。他们的意图是什么?如果他们不来挑衅,我想这个地区是非常和平和稳定的。因此根本不存在需要外国舰船去南海巡逻、维护航行和飞越自由的理由。


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听说一例商船在南海航行自由受阻的案例。完全没有。劳合社,作为一家知名保险公司,从未将南海认定为风险区域。如果劳合社认为南海有风险,他们会将船只保险费上调。但是,他们认为南海的风险系数很低,完全没有必要向船主发出安全警告。所以,我认为这个问题完全是美国人编造出来的。他们想要为在南海部署军事存在制造借口。


约翰
你能否向美方保证中方没有在黄岩岛进行岛礁建设的计划?
刘大使
我们为什么要向美方做出保证?我认为外界对中方进行岛礁建设的目的存在误解。首先,这是中方自己的领土。中国对黄岩岛拥有主权。这就好比其他国家无权告诉英国政府在英国自己的国土或岛屿上应该怎么做。

  

美方就这个问题大做文章之前,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声索国早已在他们非法占领的岛屿上开展了建设。但美国对此视而不见。菲律宾和越南都在岛礁上还部署了军事力量。并不是只有中国进行了岛礁建设。事实上,中国是最晚开始岛礁建设的国家。

  

一些人称,中方的岛礁建设规模很大,引起了他们的不安。中国是一个大国,中方拥有的岛屿也更大。问题的核心并不是规模大小,而是合法与否。


首先,如果岛礁建设本身就是不对的,那么美国和欧洲为何对菲律宾和越南的岛礁建设视而不见呢?其次,菲律宾和越南在其非法占领的领土上进行建设,而中国是在自己拥有的岛屿而不是在非法占领的岛屿上进行建设,更何况中国的岛礁建设主要是出于民用目的。


中方进行岛礁建设并非为了一己私利,而是提供公共服务。中方建造了灯塔、搜救中心和维修中心。我看到路透社,就是你们的报道,一些新加坡、东南亚的船主对中方的建设表示赞赏。他们说,中方建造的设施节省了搜救时间,提高了生存几率。船主和沿岸国家对中方的行为表示欢迎,这说明我们做的是正确的。


罗宾逊
美国为什么想要挑战中国在南海的主权?
刘大使
他们想要为在南海和亚太地区增强军事存在寻找借口。如果这儿很平静,那还需要他们来干什么?


伽罗妮
回到刚才的问题,你提到灯塔和搜救行为使其他国家受益。中方表示,岛礁建设包括建造灯塔和其它设施有益于国际社会。你能否进一步解释一下?刚才你谈到一些搜救行为节省了时间,还有别的吗?
刘大使
有很多。我有一长串中方提供服务的清单,比如供水、灯塔、环境保护和科学研究等。


伽罗妮
这些是对国际社会有益的?
刘大使

当然,我们还持开放的态度。今后在海洋保护领域我们可以和英国科学家进行共同研究。王毅外长在回答外国媒体能否登岛采访的问题时表示,条件成熟时我们欢迎外国记者去采访。



伽罗妮
不允许外国记者去采访给外界造成的印象是中方有点遮遮掩掩。
刘大使
我们希望你们的采访之行更加舒适。


伽罗妮
我们是记者,不需要舒适。
刘大使
中国是一个好客的国家,不希望你们遇到伊拉克、叙利亚这样的状况。


伽罗妮
所以是为了保护我们。
刘大使
为了你们的安全考虑。我最近刚接待了一个中国军方代表团。他们来与英军方进行磋商。我问他们,什么时候可以接待外国记者。我们欢迎英国记者,特别是那些对中国不持偏见、从事客观报道的记者。我欢迎路透社记者去采访。我得到的答复是在适当的时候,我们会邀请记者去采访。现在岛礁建设仍在进行之中,记者去的话可能到处都是吊车,会很不方便。


伽罗妮
所以是由军方来决定。我还以为是民用设施。为什么由军方来决定呢?
刘大使
主要是民用设施,但也有一些军事设施。至于中方为什么要修建军事设施,你应该问问美国人。他们使我们觉得受到了威胁。中方没有威胁到美国,但他们向靠近中国领土的区域派舰船和军机,我们需要保护自己。


福雷
我在中国居住的时候,有一个问题经常令我感到困惑。这个问题听起来很简单,但是我想超越文化差异来理解这个问题。中国成为一个新兴超级大国或者说未来超级大国靠的是什么?是人口众多、薪资上涨、大学教育水平提高以及贸易和金融领域的全球化举措,而并非陆地边界。为什么你们对一些无人居住的岛礁如此在乎?中国成为超级大国与边界和海洋毫无关系。
刘大使
我认为这是中国的基因决定的。过去一百年中,中国惨遭外国列强蹂躏。有一次我陪同中国代表团走访英国议会。一位高级官员问我,这个大厅是否就是英国议会辩论对华发动鸦片战争的地方,我回答“是的”。当年许多不平等条约被强加到中国头上,对于这些苦难经历,中国人民没有忘记。

  

我常同来访的代表团和使馆的外交官谈到一个故事。我们驻英使馆是中国第一个驻外外交机构。我们本该为此感到骄傲,但其实我们对这里何以成为中国第一家驻外外交机构的原因并不感到骄傲。

  

这是当年大英帝国强加给中国的《烟台条约》的产物。当时英国驻华公使馆一名翻译在云南开枪打死中国居民。当地百姓奋起反抗,把他打死。英国借此强迫清朝政府签订了《烟台条约》,主要提出三项条款:一是赔偿20万两白银,二是增开长江上的四个口岸,第三条,也是最屈辱的一条,是中方派遣一名特使到英国向维多利亚女王当面致歉。

  

鸦片战争后,中国积贫积弱,不得不赔款、开通口岸并派遣这位可怜的特使,我的第一任前任,来到英国。当时的朝廷深知这是一趟屈辱的使命,而鉴于英国、法国、意大利等多个欧洲国家已在中国派驻公使,朝廷决定将派遣特使赴英致歉转为在英常驻公使,从而挽回一点颜面。

  

这就是中国第一位驻外使节的由来。他的使命是来道歉的。中国第一位驻外使节向外国元首递送的第一份文书,不是国书,而是道歉信。这是一段屈辱的历史,中国人不会忘记。


福雷
你觉得中国当代的年轻人,用着淘宝,玩着微信,到泰国度度假,他们还会在意你和中国政府时常谈及的这些么?
刘大使
我觉得绝大部分人会。我经常接到各类邀请,同北京大学等中国的大学生以及在英国各大学读书的中国留学生交流。他们中的很多人,因为我在BBC“新闻之夜”节目主持人帕克斯曼(Jeremy Paxman)的直播专访上阐述中国在日本首相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和钓鱼岛等问题上的立场,而视我为英雄。据他们说,我在大学校园里有着众多的“粉丝”。中国的年轻人有着高度的爱国热情,他们很关心中国的今天应当是什么样,更关心中国的未来将会怎样。

  

我们在历史上失去过很多领土,人们关注领土问题。中国有一句老话:“寸土寸金”。不是我们的领土,我们一寸也不要,但属于我们的每一寸领土,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捍卫。我想这应该能回答你的问题。


刘大使最后的回答霸气,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捍卫属于我们的领土。


伽罗妮
非常感谢刘大使接受我们的采访。
刘大使

希望我们有机会再见。





本文由房叔编辑,内容来源于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微信号,欢迎转发,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