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事热闹,房市沉闷 – 漫谈大选之后的澳洲

<- 分享“侨居澳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9 侨居澳洲





联 盟 党 的 惨 胜




周日,在反对党领导人比尔肖顿(Bill Shorten)承认大选落败后,联盟党(The Liberal-National Coalition)宣布获得76个众议院(House of Representatives)席位,从而达到众议院席位(共150席)过半数的要求,成功独立组阁执政。在八年换了六位总理后,这场澳洲历史上竞选活动期最长,一波三折的大选终于尘埃落定。


内阁部长说,这就像足球决赛,不论你一比零,还是六比零获胜,总之是赢了。


但事实并非如此,这次选举,出尽了风头的却是别人!!!


博彩公司在大选前给出联盟党胜利的赔率是1.1,工党胜利的赔率是7,也就是预期前者是会大举获胜的。工党临时工炮制出的挽救Medicare 短信给了联盟党致命一击,硬生生把出结果时间从当晚拉到一周之后。期间,工党和各独立党领导人轮番登场,给联盟党上了一堂深刻的“你丫别高兴得太早”的教育课程。


相比上一次联盟党获得众议院90个席位,76席的胜利实在不足为道。之前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解散众议院及参议院(Senate),重新选举的理由是,虽然联盟党在众议院占优势,但是在参议院不占优势:总共76席的参议院,联盟党只有33席,要法案通过联盟党必须得到额外6席的支持,以达到超过半数的要求。之前由于两次法案通过受到参议院的阻碍,总理怒了,于是便有了30年以来的众议院和参议院双重解散(Double Dissolution),两院全部重新选举。这次结果虽然还没出来,但联盟党连众议院的优势都失去了,执政难度从中等直接跳到高难,总理估计也只能捶地了-自己约的票,含着泪也要投完。



负 扣 税 和 CGT


联盟党惨胜归惨胜,对于房产投资者来说,他们倒是松了一口气:负扣税暂时是保住了!

负扣税:简单粗暴来说,就是买投资房送税务优惠,它是工薪阶层最简单实用的减税利器,所以深得大家喜爱。



因为负扣税的存在,澳洲房市也蒸蒸日上,取消它,无异于釜底抽薪,地产业随时冬眠。而在反对党的宣传中,负扣税就成了推高房价的罪魁祸首,工党的竞选口号就有:修改/取消负扣税,压低房价,使得居者有其屋。所以两党之争,也是负扣税政策存亡之争。目前看来,负扣税暂时是保住了。


但联盟党清楚地知道,如果他们不拿出一些改善房价的措施来,反对党的攻击将是只增不减。修改投资房增值税(CGT)的税务优惠,似乎成了必然的选择。


按照目前的法规,如果卖出持有超过一年的投资房,房价增值的部分在交税的时候会有50%的优惠折扣。业内人士认为,把CGT税务优惠从50%下调到40%,或者延长物业持有时间到两年(杜绝买家短炒的行为,回归不动产长期投资的本质),都将会是可行的。一方面,联盟党既可以不违背选举时候做出的不动负扣税的承诺,另一方面,又在压制房价方面采取了行动,平息了部分选民的怨气。


所以负扣税虽然保住了,它的亲戚CGT要被削了。房价不会大跌了,但是调整似乎势在必行。




利 息 一 路 到 底


然,目前房地产最大的利好还是来自于利息的持续走低。不过政坛上怎么打闹,只要银行利息维持在低位,房子的持有成本低,就会吸引更多的人来购买。


NAB,ANZ,HSBC,BOQ等几个银行最近把固定利息进一步调低,其目的很明显,就是在八月央行降息之前抢占市场份额。反正央行都会降息,早降早抢到客户。


银行永远是最精明的。


国令人大跌眼镜地脱离欧盟后,随之而来的是澳洲被警告AAA评级将不保,再来就是南海仲裁所有事件只告诉我们一个讯息:天下不太平,经济不好,货币政策要维持宽松,利息会保持在低位。当然这些讯息也可以通过最近依次公布的消费者信心指数,就业指数,通货膨胀指数等来反映,但是结论都是一致的。低息,低息,再低息!


对于本土人士,二手房来说,澳洲房产从去年中的高峰落下来,有低利息在下面稳稳托着,软着落是基本实现了的。之前热钱过度投入的区域会呈现出房价停滞不前甚至下降的状态,优质的区域则稳定缓慢增长,二手房拍卖数量萎缩,中位价降低,都是软着陆的表现。


对于海外人士,楼花来说,鉴于澳洲政府目前还处在自顾不暇的状态,所以基本就是撒手不管了。海外投资者心也伤过了,骂也骂累了,实在凑不出钱来交割房子的也只能损失首付了。


面对未来两年大批落成的公寓,银行进一步收紧对它们的贷款,设置各种门槛。比如最近的花旗银行抛出的高密度建筑区域黑名单,ING编写的关于小面积公寓贷款的新限制等,都表明银行在更加谨慎地对待未来的公寓市场。对于投资者来说,这东西本来就有赢有输,而且我们中不少还是经过中国A股熔断历练的,风雨再大,还是得顶住。而在中国的海外置业公司,马上调整销售策略,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地卖起了澳洲以外,如奥克兰的房子。



一 国 党 的 回 归



相比沉闷的房市,政坛就热闹得多。


自大选以来,民众买房的热度明显是降低了的,因为两党关于房地产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所以谁也不急在大选之前做出决定。因为这不是在抢着上头柱香,而是在试探前面有没有坑。


在结果胶着的时候,独立议员俨然一副“造王者”的姿态,列出了长长的愿望清单(Wish List),因为两党都在努力地争取他们的支持。虽然他们最后愿望落空,但是如果两大党拿不出可行的政策方案来,未来对大党失望的选民们将会继续倒向独立党派。


这其中最轰动的莫过于宝琳韩森(Pauline Hanson)的重返参议院。


宝琳的经历很简单,出生在一个兄弟姐妹众多的工薪阶层大家庭,15岁离开学校,鱼薯店主,有过两次失败的婚姻。但是,她和她创办的一国党(One Nation Party)却以发表歧视外族人的言论而恶名昭著。最开始是攻击政府对土著居民的照顾政策,然后在1996年的议会首次演讲中说:“亚洲人将把我们淹没”,再到最近,呼吁禁止穆斯林移民,她已经成为澳洲排外主义的代表人物。


由于她接受教育程度不高,闹笑话也成为家常便饭。最著名的是在1996年60 Minutes节目组记者对她进行采访,记者问:”你是否是排外主义者(Xenophobic)?”宝琳因为不懂Xenophobic这个单词,就很正式地回应说:”请你解释一下什么是排外主义(Please Explain)?”她反对大超市对奶农的剥削,却被记者拍到她买Coles超市的牛奶。她反对穆斯林,又被拍到使用清真牛奶的画面。


她一上来,其他政客马上和她划清界限,种族主义目前在政坛是没人敢提起的。加上她本人缺少政客应有的文化素质,所以目前看来她是很难有所作为的。但是她也是昆州选民一人一票投票票选出来的,在她身后的民众排外思潮的涌动,才是值得我们深思和警惕的。


当一个国家经济不好的时候,右翼极端民族主义者就会出来煽动民众排除异己,远的如纳粹德国,近的如美国的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他的口号也是反移民,反穆斯林。这样的口号在近几十年世界大融合的潮流中是被主流摒弃的,现在,它们也粉墨登场。也许有些华人朋友会说,反穆斯林恐怖分子是对的,那是当然。但是,这些极端右翼的最终目标往往是,建立一个纯白人的社会,穆斯林目前只是一个大箭靶,当处理完后,就轮到亚洲人,土著人,岛民等其他少数种族。所以,澳洲反种族歧视法(Racial Discrimination Act 1975)这个基石,是完全不能动的。


我们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继续看到,政事热闹,房市沉闷的情况,除了思考买不买,买哪里之外,我们也得多关注政事,参与政治,维护社会的安定。

因为国家安,才能房市兴。



作者介绍  

梁杰夫 

房产信贷专栏作者/资深信贷经理-风格通俗易懂,将繁琐的银行政策以最简单的话语来阐述。稿件交流及咨询请加微信。微信号:WX 410213054






侨居澳洲公共号平台
澳洲热门新闻 | 政府政策更新 | 社区消息 | 分享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广告、商业合作请微信


zhenyan1999、George zhang

意见反馈请微信ssi2014

投稿邮箱:qiaojuaunews@qq.com

微信号:immisyd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