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娱乐至死吗?美国学者发出振聋发聩呐喊

<- 分享“美国贝佳Club”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6 美国贝佳Club







【美国贝佳Club】专栏作家:Rain Wang


《娱乐至死》是世界著名媒体文化研究者尼尔·波兹曼的力作,是对20世纪后半叶美国文化中最重大变化的探究和哀悼。


作者以智者的先知先觉,发出振聋发聩的警示:人类正逐渐蜕变为娱乐至死的物种。本书被誉为“刺向时代心脏的手术刀”。




本公司订阅号【美国贝佳养生Club】曾发表《欧美“新简朴运动”理念:生活简单就是享受+养生》帖子,引起全球逾十万群友强烈关注。之后的姐妹篇《小的是美好的》阅读量也爆棚。最近编撰的《瓦尔登湖,诗意栖居的自然神话》阅读量已达3600。


现编发《我们要娱乐至死吗?美国学者发出振聋发聩呐喊》,敬请群友继续悦读哦!

 

一、娱乐至死的物种


《娱乐至死》一书出自世界著名媒体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纽约大学文化传播系主任尼尔·波兹曼,初版于1985年。波兹曼以智者的先知先觉,发出振聋发聩的警示:


现实社会(以美国为例)的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人类在劫难逃。


     他提醒人们要警惕电视这个二十世纪的宠物、娱乐至死的道具,是它入侵并主宰人类生活,养育幼稚和肤浅的弱智文化,使得人类逐渐蜕变为娱乐至死的物种。




、《娱乐至死》金句摘要


《娱乐至死》剖析和批判了电视传媒所主导的文化,被认为是最重要的媒介生态学专著之一。于今,批判地接受其中的主要观点,仍然令我们警醒和成长。


媒介的形式偏好某些特殊的内容,从而能最后控制文化。


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思考无法在电视上得到很好地表现,电视导演很久以前就发现了。他们关心的是给观众留下印象,而不是给观众留下观点,而这正是电视所擅长的。


无知是可以补救的,但如果我们把无知当成是知识,我们该怎么做呢?


令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



 


、权威评论



一本精彩、有力而重要的书,这是波兹曼抛出的严厉的控诉书,而且就我看来,他是无可辩驳的。 ——乔纳森·亚德雷《华盛顿邮报


它是一把刀,让我们在全面的带有颠覆性的娱乐化语境当中,有了一点点最后的权利。——黄集伟


它是声讨电视文化的檄文:难道我们要把自己娱乐死?这一声喝问绝非危言耸听,我深信它是我们必须认真听取的警告。 ——周国平


四、电视荧屏“七宗罪”


《娱乐至死》是作者对西方媒介体制转型深度忧虑与反思的产物,他对后现代工业社会的深刻预见和尖锐批评,以及他对媒介文化的深刻洞察,得到世界舆论的高度评价。


中国内地的广电事业在突飞猛进发展之同时,也带来种种隐忧。据统计,截至2002年底,中国内地共有电视台360家,广播电视台1300家。电视节目套数2058套,电视人口覆盖率达到94.54%。电视作为媒介,如精神鸦片深入骨髓,娱乐功用被无限放大,电视节目出现低俗化趋势。


有人总结内地荧屏七种低俗病:

一、以“性”为看点,狂打擦边球。       二、以残忍为噱头,发掘人性之恶。       三、极尽窥探之能事。       四、以恶搞、整人娱乐观众。       五、颠覆传统,挑战道德,发掘“丑闻”、“丑态”。       六、以奇装怪行、言语无忌吸引眼球。       七、以高额大奖刺激观众收看,宣扬日、韩享乐方式。




五、沉溺电视的柴犬



就这样,“娱乐”成为时代“元媒介”,庸俗、低俗、烂俗、恶俗的节目充斥着电视台的黄金时间档,受众逐渐失去独立思考的兴趣,放弃话语权,最可怕的是,短期与长远危害俱现,一些娱乐节目对社会、特别是青少年的负面影响开始显现,间接导致青少年的暴力行为和性犯罪。


柏拉图有一个非常有名的洞穴理论。当下的人们也恰好处于传媒营造的洞穴之内,蜕化为目光短浅的井底之蛙。不仅人类成为电视的“阶下囚”,动物也成为电视娱乐功能的拥趸者。请看这只叫奇科的柴犬,它竟然沉溺于电视。




六、收视率是万恶之源



电视,是启迪民智的现代优质传播媒介?还是洗脑精神鸦片?阻碍人类正常精神活动、社会活动的绊脚石?社会责任感?教育提升功能?美感传播?       前世因后世果。资深电视媒体人崔永元说:收视率是万恶之源。说到底,是收视率决定一个栏目、乃至电视媒体的荣枯乃至存亡。所以,电视的娱乐大众,完全是急功近利的无良电视媒体,为博收视率、吸引受众眼球,从而广进财源的拙劣伎俩。





七、反叛娱乐至死?



公允地说,电视的功用固然不能抹杀,可是,媒体把收视率当做硬道理,任由媒介造就娱乐至死时代,所有严肃话题都以娱乐的形式在公共话语空间狂舞,娱乐本身成了严肃话题的一部分。文化的背离,必须引起我们的反思,而且有所动作。       不想终老于洞穴,就必须救赎自身于囚徒的危困之境。       通俗,不是庸俗和低俗;反低俗,不是反娱乐,而是反娱乐至死。如何反叛娱乐至死?这是一个涉及人类发展走向的宏大主题。作者认为,必要消除对媒介的神秘感。


崔永元则说得比较实际,“收视率不应该是唯一的标准,电视媒体应该承担起社会责任。”政府和相关管理部门建立综合评价体系,加强监管;媒体担起社会责任,以提升品牌“社会美誉度”、民众整体文化素质为己任,或许,还是可以做到吧?




 

当下,手机、电脑代替电视,成为新型的、更猛于虎的精神鸦片,正全方位侵蚀、腐蚀现代人的正常生活,贝佳君将专门撰文讨论,这是后话,敬请期待。

 

*本帖原创,版权所有。图片来自网络,向原作者致敬。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欢迎转发。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