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我做音乐很孤僻,唱了十几年才跟费玉清合唱《千里之外》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9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 (文/陆晨 责编/赵二宝)


去年,周杰伦第一次出现在还叫《中国好声音》的舞台,四导师齐齐转椅,轮到学员反选导师时,周杰伦上半身前倾,紧急叫停,“等下”,然后他再补充拉票,“因为我压力真的蛮大”。


今年,周杰伦第二次出现在改名为《中国新歌声》的舞台,同样的场景,他临时叫停的习惯还在,只不过人仍然靠在椅背上,话语也改成“等等,如果你来我队上,肯定会给你一个惊喜”。


从当年青涩的男生,到成为一代人的偶像,再到今日的“傲娇小公举”,周杰伦在变化,又似乎从未改变。



周杰伦接受腾讯娱乐专访


录制时还是会偶尔叫停,

小公举其实是“安静美男子”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他,刚刚结束一场录制。周杰伦有点兴奋。刚结束的录制有点与往日不同,稍显沉闷——往日顶多隔一两个学员就会有导师发动战车冲下来,当日连续五六个学员都没有导师冲。直到最后一个录制的学员,四导师齐冲,周杰伦是第一个按下按钮的,最后学员选择了他。


《中国新歌声》的录制节奏,是录完一个学员导师们就会歇一下。


如果遇上状态不好,导师们可能会紧急叫停,少录一两个学员——他们需要用最好的状态来保证录制,也是对学员的一种尊重。录制间隙,导师们退回到战车的起点,躲在自己名字的屏幕后面。那英往往喜欢吃点东西,汪峰有时会喷一下发胶,或站起来隔着那英和哈林说说话,周杰伦就坐着喝点水。这时候,他又恢复本来的样子——话不多,很安静。



不录制时,周杰伦是安静的“美男子”


这时是现场观众的时间。


内场的观众坐在四个区域,分别对应四位导师。周杰伦区域的就在他的右手边。周杰伦一退回来,他的区域内观众就在尖叫、呐喊,然后开始唱周杰伦的歌,一首接一首。有时也会俏皮一下,商量好一句表白,一起喊给周杰伦听。这时候的周杰伦,往往低着头,或看向前方。但看他的神情你知道他在听。有时他会标志性的动动嘴角,偷笑一下,或点点头。一曲毕,他会双手合十,说声谢谢。现场又陷入一场尖叫。


偶尔会有突发状况发生,别的导师区域的观众也会来凑热闹,大声的喊一声“周杰伦”或“小公举”,他也会回头,点点头。


伴随着现场的一场大笑或尖叫。


战车这种方法其实是蛮对的,

“上山下山”是带学员修行


《中国新歌声》走到现在,经历了一些风波后,这一季宣传要打造全新的原创音乐节目。首当其冲的改变就是转椅变了,改为战车。


在周杰伦的表达中,这成为他最喜欢的变化,“我们的战车是往下冲了,而不是像以前只是转而已”。


《中国新歌声》的宣传总监陆伟曾说,导师们原本是提前一天到达录制现场,为了体验战车,集体提前两天到。只是节目组为了保留镜头前导师对战车的新鲜感和第一反应,一个都没让他们试。周杰伦也不例外。


在我们的采访中,聊到战车的设计,周杰伦不经意的多次表达“这种方法其实是蛮对的”。



周杰伦很享受“冲下来”的感觉


坐上战车的周杰伦很兴奋,“其实冲下来是蛮有感觉的”。而在定为战车之前,周杰伦也贡献过自己的创意,“我其实之前也有替他们想过。是不是从地底里升上来,升出一个头这样”。说到这里的他,手开始指挥演示,如同周导上身。


但周杰伦真正喜欢战车的原因,不单在表象的“爽”,还在战车背后的寓意。


“四位导师在一个高度,我们放下我们的身段来接近、亲近我们的学员,然后把他们一起带回山上去,修行”。周杰伦还为自己的理解感到得意,“这个解释其实挺好的,其他的导师应该没有这样的解释”。


一转头,这样的想法就被节目组直接用到了节目里。《中国新歌声》第一期开始前,先用了一个先导片阐述战车的改变。标题就是“导师下山”。


第一期节目里的第一个学员,是来自新加坡的男生。听他不太标准的中文发音,会想到周杰伦刚出道时的模样。


可偏偏这时周杰伦接话,“很多人都是听我的歌练中文的”。哈林听完站起来大笑,双手围嘴做呐喊状,“要学中文不要跟周杰伦学”,“他口齿不清”。这边厢周杰伦也低头笑,跟着现场的观众一起鼓掌。那英补刀,“周杰伦,真的是红遍全亚洲。但是,可但是,我儿子和我女儿到今天,《龙卷风》都没听明白歌词”。周杰伦抚额。


“我选,杰伦老师”。这不影响学员选择他。去年与今年,节目里出现的第一个学员,都选择了周杰伦。网上有一种观点,周杰伦在《中国新歌声》,除了是导师,还是收视率和流量担当。


台上的学员在唱“你有没有爱过我,有没有,有没有”,那英、汪峰已经冲下去。镜头扫过哈林和周杰伦,周杰伦皱眉,有一点纠结。然后,他按下按钮,从上方坐着战车冲下来的时候,人很兴奋,鼓鼓掌,又低头羞涩一笑。“你听到那个声音,你要冲向它”。


他享受这样为学员冲下去的感觉。如果没拍,“是慢慢的滑下来的,你拍下去的时候,冲的速度是最快的”。


如果可以,“其实我还蛮想,希望制作单位可以再把速度调快一点。不要冲出去就好了”。这句话,对应着周杰伦略羞涩外表下的内心一团火。


“奶爸联盟”板上钉钉了,

“帮汪峰老师拉票啊”


采访周杰伦是在《中国新歌声》开播半月前,那时候问他今年开场曲要唱什么,去年他唱了那英的《默》,作为自己出现在这个舞台上的亮相。问到这个问题时,经纪人打断了一下采访,“这个问题能剧透吗”?后来周杰伦还是做了回答,“今年不会再是一样的导师的了,想说有一点变化。这次唱汪峰老师的歌曲”。


是哪一首?当时周杰伦卖了个关子,没说。后来没忍住,又补充,“我应该能透露也是一个小调的歌曲,因为你看,我们有分大调和小调的歌曲,像那姐那首就是小调的歌曲”。留下对面的记者在内心感叹专业。


这个谜底已经揭晓,“任性”的周杰伦开录前48小时把歌由《恒星》改成了摇滚范的《满》。



《新歌声》开场,周杰伦演唱汪峰的《满》


今年导师的座位顺序改变,周杰伦和汪峰挨在一起。“我觉得大家蛮想我们这样分配的”。那英给二人取名,叫“奶爸组合”。周杰伦却有自己比较音乐的解释,“因为汪峰老师也是学古典的,我们是古典派别的,这样联盟起来蛮不错的”。


周杰伦配汪峰,观众多少有些惊喜有些意外。


他自己倒把这种相挺淋漓尽致的表现在了节目里。台上的学员在唱《心有独钟》。镜头从汪峰的左侧拍过去,汪峰在纠结,周杰伦在看着汪峰,眼神急切。下一刻,汪峰拍下战车按钮,冲了下去。周杰伦自己没有冲,他觉得汪峰应该冲。后来在学员选择导师前,周杰伦接话,“我觉得你不太适合去那英老师的战队”,说完又捂嘴偷笑。那英吐槽他“你今年变坏了”。他现场表白汪峰,“帮汪峰老师拉票啊”。


一场场录制下来,周杰伦和汪峰这两个古典派别默契与日俱增,选择学员越来越撞车,相爱又有点演化为相杀的味道。


“我有时候拍的时候,几乎汪峰老师也会拍”。但周杰伦自己喜欢这种感觉,“这个默契挺好的”。



录制间隙,“奶爸联盟”玩自拍


学员台上唱《心有独钟》,台下的周杰伦感慨,“这是我16岁听的一首歌”。今年,他36岁。很难直接用一个明星或音乐人去定义周杰伦的身份,人们习惯去说,“周杰伦陪伴了我的整个青春”,很多人听着他的歌,从无忧无虑长到了入社会打拼。


周杰伦自己,身份也在悄然改变。当了爸爸的他,从婚礼开始挖掘出了自己粉红色的公主梦,很难得的是,从观众到妻子昆凌,都很用心的成全他。


对他来说,最好的回馈是演唱会上一次次的万人大合唱,不做作、很充实。


如果金曲奖我当评委 我肯定给嘻哈歌手


再说回到采访前的那场录制,周杰伦说“一开始感觉节奏蛮快的,唯独今天稍微慢了一点。今天下午,这是很少见的,连续五位六位我们都没人拍,我们的导师也没有互看,真的没拍就没拍。我觉得这是一个感觉。就是你找到那个好声音,你真的就想拍下去,就像我(刚才)终于等到一个,我觉得这个嗓子不错,他的共鸣很特别,我就拍下去了,先不管他的技巧。”


去年周杰伦组了一个“嘻哈战队”,今年看来他打算打破类型。“就是看一个感觉”。而且出现嘻哈学员时,汪峰也开始拍。周杰伦今年的组队标准变成,“就看有没有感觉”。如果遇到他想要的人,“我就会有抢起来的感觉”。


《中国新歌声》一般集中录制一段时间,每天录制两场,第二场结束大约在凌晨一点。这不是一个太轻松的活。周杰伦却很愿意配合。“因为老实讲,这是我所有录制的节目里,最开心、最没有烦恼,最跟自己学的东西是最相通的”。

他一连用了四个“最”去总结。


周杰伦形容自己的音乐,“我做音乐也是自己做,很孤僻的。唱了十几年才跟费玉清合唱个《千里之外》。女生方面也是,十几年了,也就是跟自己的师妹合唱”。



《中国新歌声》宣传片周杰伦造型


最近,周杰伦才开始改变。担任《中国新歌声》的导师也算改变的一种。“你可以有学员、可以有徒弟,可以跟音乐人交流,这是一个很开心的事情”。


录制时间久了,四位导师发言也有了默契。往往是哈林先开口,汪峰接话,那英再上。有时遇上让汪峰激动的,他也会抢在哈林前头。但周杰伦,基本上都是最后一个。谈及原因,他说自己在“憋尿。有的时候录影的关系,没有办法上厕所”。然后自己又笑,“没有,开玩笑”。“这些话就交给哈林去说吧。有些我没拍的学员,你对他的想法就没有那么多。其他导师给他的意见,如果跟我想的是一样的,我就不用再多讲了”。


在搜索里检索周杰伦,成就一栏,他写的第一句话,“获得十五座金曲奖”。


采访中,我们问他,“是否想培养一个嘻哈冠军”?他给出了肯定答复,“真的蛮想的。其实去年陈梓童蛮有冠军相的,后来可惜了”。


周杰伦自己把这个话题带到了金曲奖。“就像金曲奖一样,金曲奖如果我当评审,我肯定是给能够说又能够唱的。代表是他能文能武,是最厉害的。就像今天的动作片演员很少得奖,大部分都是一些文艺片演员。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可是这是一个评审的主观意识,你会打、你就不会演戏。其实这是错的。能够打,又能够演戏才是最厉害的”。


“这也是我一直想要的学员”。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阅读:


☞  36张图带你看完首期《中国新歌声》,这可能是你错过的精彩瞬间


☞  《中国新歌声》导师比学员抢风头,但他们都输给了章子怡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中国新歌声》首期,导师互飙金曲为抢人放大招。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