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女医生求职被下药,醒来竟发现63岁的肿瘤学家正在对她。。。。

2016-07-18 从前有一只鹿


近年来,频频听到国内xx大学某教授利用职务之便性侵女学生的案件,其中不乏六七十岁的长者。很长一段时间里,教授、知识分子之流都在网络上遭到空前的质疑,昔日高雅亮洁的形象如今却沦为了人们口中的衣冠禽兽。




然而,这样的事情绝不只发生在大洋彼岸。


悉尼圣乔治医院年轻的女医生就曾遭遇过同样的事,而对象正是被她所崇敬的63岁悉尼著名肿瘤学家John Henry Kearsley。




那是一个初春的夜晚,这名女医生被这位极富盛名的老教授以商讨新的工作机会为由,邀请到家中共进晚餐。


在愉快的享用了海鲜、羊排大餐后,女医生去了趟洗手间,回来时发现Kearsley早已为她倒好了一杯红酒。


正是这杯奇怪的酒让她随后感到天旋地转,昏昏欲睡,倒在了沙发上。而在她迷迷糊糊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这名素来尊重的老肿瘤学家正在。。。亲吻自己的乳房。。。




这段经历对她精神上来说是几乎是毁灭性的,“我的世界从那一刻破碎了,而且

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她极度怀疑是当晚那杯酒被下了药,第二天并在朋友的鼓励下去做了尿检,结果证实了她体内存有镇静剂。


一天后她报警了,同时与Kearsley通了电话质问此事,然而老教授的矢口否认让她震惊极了。




直到去年十月,迫于证据和多方压力,Kearsley才肯认罪。


“如果这一件事被报道,很明显”他说,“我想我的整个职业生涯...就会..就此终结...”事实的确如此,他已被新南威尔士州医疗委员会注销了行医资格。


自那次事件发生后,这名女医生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症,表现为缺乏自信和对自我价值的认同,抵触社交。“这件事让我开始怀疑起了我的价值观,那是我坚守了一辈子的东西”




德行和知识同样重要,为长辈,为师者,被人仰慕崇敬,就应当担得起这份尊重,坚守住文化人最后的道德底线。请不要轻易亵渎人们给予你们的光环。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