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惊艳的肖像,居然是用手机拍的!

<- 分享“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20 今日头条



碎片化信息时代造就了手机摄影,每个人都在参与着传播与分享,多元的创造与展示已成为日常。那么,将手机的影像,变成墙上的照片,会是个什么样子?

99张面孔汇聚眼前,11位摄影师从图虫走出,“你好,我的样子”已经脱颖而出,而这些叙述着故事的面孔,都是手机拍摄的。

“你好,我的样子”——99个中国人肖像故事手机摄影展,将在7月23日14:00于北京798艺术区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开幕,一场特别的摄影展览即将到来。

这里,图虫为你呈现11位摄影师的部分肖像故事作品,先睹为快!


程序员《自·我》

在大众眼中,“80后”、“90后”会是一群不务正业、桀骜不驯、另类的人。我试图通过他们的故事来了解这一代创业年轻人的生活状态和内心世界,最后发现,这就像一面镜子,让我对自己的现状有了更深的理解。

Blackie的故事


我是Blackie,28岁,独立导演。

我16岁出国留学,大学快毕业的时候买了第一台相机,才发现找到了最爱。在国外漂泊10年后,我回到国内,向着自己的电影梦努力。未来,如果有一天我的电影上映了,我希望它能被无数人盗版。

婷婷的故事


我是婷婷,22岁,化妆造型师。

从小就很喜欢化妆,后来辍学打工也一直没有离开过化妆行业。最近刚刚成立自己的工作室,每天都会很忙,又有点焦虑。对后续的发展有点迷茫,但也有憧憬,希望能有更多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


神思远《在异乡的华人——没有发生的故事》

我发现很多生活在异乡的华人,有着不同的职业和生活经历。他们的故事也许没那么精彩,没那么富有戏剧性,甚至看起来很平淡,但给我带来很多生活的感触。不止是一些思考的经验,而是一种新的生活的可能性,也是我希望带给观看者的。

Otto Chen的故事


我是Otto Chen,17岁出来闯荡,黑在了意大利。

我今年36岁,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靠做赴意游客的“司导”为职业,就是司机加导游。在这里被本地人用屎砸过,也被邀请到家里吃过饭。意大利华人很多,大部分是温州人。我一般不会黑坑华人的钱,除了小钱。

Linda Lin的故事


我是Linda Lin,在美国研究脑科学,现在方向是睡眠。

我在北京失眠,到了纽约,居然不失眠了。我喜欢躺在纽约中央公园的草坪上放空,让自己进入一个异境,这种感觉很微妙,就像从二维进入了三维。

对于青年来说,没有什么比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更为重要的了。一旦认真寻求,过程必定带来痛苦。然而,强者恒强,我敬佩那些直面自己内心的人。


杜扬Seatory《万物生长》

这里有9个不同的年轻人,他们处在不同的人生阶段,而都选择了在北京这座城市付出自己最好的时光。无远弗届的可能性,便是青春最好的状态。

尚芳剑的故事


我是尚芳剑,29岁,设计师,山东青州人,京第6年。

我在北京的艺术工作室取名为“绵绵瓜瓞”,出自诗经,意为连绵不断,子嗣绵绵的意思。恰巧怀孕了,孕育一个新生命给我的创作带来了新的启迪:你要为他成长的一切负责,用你整个人的精血去灌注跟养育。所以通常人们都说:谁画的画像都像自己,谁家的孩子像谁,这是同一个道理。

区嘉伦的故事


我是区嘉伦,22岁,摄影师,广东佛山人,在北京第5年。

日本电影导演是枝裕和说过,细枝末节累加起来即是生活,这正是戏剧性之所在。我正打算用拍摄放大自己的生活层次。时常会想到未来,并非是仅仅走在一条道路上,而更像是自一点发散如无数沙粒被吹扬般,乍看之下,零散混杂,无数沙粒,一颗一颗就是一个一个未来。


这里的黎明《三峡“新”青年》

这些都是生活在三峡的“80后”“90后”的“新”青年。他们不走寻常路,有自己独特精神追求,喜欢自由,充满创意,自主创业,不断创新,勇于尝试,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他们是三峡城市中独特的风景线。

于青山的故事


我是于青山,1987年出生,宜昌人,多肉花匠。

开过实体园艺铺,也做过多肉大棚,现在经营一家多肉主题的花园咖啡馆。有3只猫陪伴,也喜欢狗和各种陆龟、玩具蛇等另类小动物。崇尚自由简单的生活,喜静。蹲下来和猫咪花草亲近的时候,就是拥有全世界的的时刻。

周谦的故事


我是周谦,1982年出生,宜昌人,文身师。

从事文身行业10余年,最终回到故乡继续自己的理想。除了开店,我也培训,为文身师们开店提供整套的咨询服务。让我最高兴的事,就是越来越多的小伙伴加入到这个行业中来。


何泓姗《我们的戏,我们的人生》

我想讲述的是剧组的故事,那些感觉很光鲜、美妙,但又很残酷的故事。不知道大家所理解中的明星、导演、摄像、化妆师,乃至工作人员是什么样的?我只想把最真实的一面给你们看看——这些不分白天黑夜追寻梦的人们。

兄弟的故事


我是曹继伟,20岁;曹继强是晚我2分钟的弟弟。

我们出生在河南,16岁上完学,一起做了灯光师。夏天在火焰山拍摄时,每天都是在用汗水洗脸。将来,我弟还想继续留在剧组,可我念家啊,赚了钱应该回去娶媳妇,母亲早就催我了。能想象弟弟以后继续在剧组吃苦的情景,不过还有哥呢,累了就回家歇歇吧!

朱星的故事


我是朱星,一个横店群众演员。

那年兜里揣了200元就来到横店,租的是一月100的房子,每天在演员工会门口等戏。有时候一天换三身衣服,早上是商贩,下午是医生,晚上又穿上了日本兵的服装。大夏天穿一身军服,土和汗水全部在前胸贴着,为了每天的40块钱也是拼了。偶尔我小憩在清明上河图景区,静静做个美梦,其实也很好。

林添福《宿颜》

多年来,我一直以中国边寨的少数民族地区为拍摄题材,也造访了许许多多的民族、村寨。我喜爱到这些地方,主要是喜欢与这些人接触,觉得简单又直接。随着时空转移,回首再看看这些日渐远去的肖像,竟发现这些容颜如此鲜活。

罗成明的故事


我是罗成明,今年86岁,汉族(屯堡人)。

我家住在贵州省安顺市普定县白岩镇魏旗村。我15岁时跟着屯里的大人学习地戏,现在我是地戏团里年纪最大的,也是地戏的非遗传人之一。

罗琼琼的故事


我叫罗琼琼,26岁,苗族(蒙正苗族)。

结婚4年了,老公在广东打工,有两个孩子,婚前去过广东、浙江打过工,现在孩子太小,等孩子大了一点,还是要省外打工,在农村没有赚钱的机会。我特意打扮我们蒙正苗族盛装的服饰发型,让大家看看我们苗家也是很时尚的!

从上幼儿园到小学毕业的9年,父母在外地做生意,而我则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初夏的水稻田,夜晚蛙声一片;金秋的麦场,稻机运转到深夜,那是我童年的全部。


凯凯爱人民《家》

家人日渐变老,老得我不敢直视。家,开始变得意义丰富,它绘刻出我们面孔轮廓的沟壑,也隐藏进DNA中,它无处不在,它比宇宙更大。

爷爷的故事


我是卢金狗,家有五亩田,跟土地打了大半辈子交道。

农闲时,在村口的油桶厂做工,后来厂老板生意没落,欠了工钱,我这人实诚,见老板落魄也就不追讨了。我从小食素,身体很结实,从没生过病,前不久头有点晕眩,便去医院检查,无大碍,应该是上岁数了。

外婆的故事


我是吴月英,有两个女儿,领养了一个儿子。

女儿都出嫁了,小女儿志娟就嫁在同村,前门后门的距离。我是个虔诚的佛教徒,趁着腿脚还方便,会去邻村烧香拜佛。老伴过世20年了,在凯凯出生的那年走的,他没有享到子女的福。


QINBIN_PHOTO《高龄打工者》

高龄打工者,俗称“打工爷爷”。中国有4685万的“打工爷爷”,他们中的大多数来自不同省份的农村,从事建筑、保安、保洁、杂工等工作。在较发达城市中,他们从事大多年轻人不愿从事的工作,而一些用人单位也因可以支付较少的工资而乐于雇用年龄较长者。

曹宝传的故事


我是曹宝传,56岁,河南信阳人。

我老伴今年53岁,我俩在北京洗了12年车。目前在海淀区温泉镇一条偏僻的马路旁开了一家洗车房。儿子、儿媳妇也在车房帮忙,他们的第二个孩子要出生了。我们一家6口都指着洗车过活,全家在北京没有医保,都住在洗车房旁的简易平房里。

白大姐的故事


我是白大姐,53岁,吉林人,在京工作10年。

我夫妻俩都在一家机关单位做保洁,大家都叫我“白大姐”。干这工作每个人每月能有1000多元的收入。我和老公住在临时平房里,孩子也在北京打工。


吴恼厮《坠入》

我通过各平台寻找那些和我一样抑郁封闭、低迷悲观的人,倾听他们的故事,拍摄他们的面孔。一切压抑的事物,其实都在等待时机突破压抑的表面,显露内在的生机。我很清楚,他们和我不过都是坠入了精神和感情上的泥潭,在此困住。

尘暴的故事


我是尘暴,男,21岁,学生。

我生了病,每一天熬药、喝药我都能忍受,不能忍的是心理上的煎熬,只有委屈和无助。可能一个人的经历真的会改变一个人吧,我只希望自己遇到的困境是骂几句话就能解决的。过程再艰辛,也可以熬过去的,对不对?

J的故事


我是J,女,18岁,学生。

失恋了,我无力挽回。路过花店,看到很多玫瑰,想起去年买的什么“恋爱保险”真是讽刺又可笑。他不浪漫,说不出动听的话,但是需要的时候他一直都在我身边。现在,我只害怕今后会再见到他。

lighting《城市驱动者》

现代城市如同一部巨大的机器,日夜运转,永不停息。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就像是这部庞大机器里的零件,被施与关联、互动并被转化为压力。人们承受这些压力,并把它们转化为各自的动力,这种动力继而汇集成为周而复始的城市机器,乃至社会驱动力。

舒婷的故事


我是舒婷,喜欢养猫和摄影。

辞去了报社铁饭碗工作,我想做自己喜欢的事,但好事多磨,一切还在计划中。多数时间我在家伺候几只猫,空余时间溜出来晒晒相机。我始终认为,如果工作恰好是自己喜欢的事,是一件非常有格调的事!

吴欢的故事


我是吴欢,健身教练。

过去的我,非常瘦弱;今天的我,终于强壮起来,而且也成为了自认还不错的健身教练。

能帮助别人变得更健康,更强壮,我就觉得很满足。健身教练这个工作既是我的爱好,也是我的事业,我想干好!


YANNG《胖胖的》

我们当然不是酒鬼,却在某一天的清晨,为田野外飘来五谷的清香所沉醉。故事无边界,影像是一种世界通用的语言,是回忆的麦浪,时间的化石,是燥热夏夜终于抵达的一场滂沱大雨。

斯坦的故事


我是斯坦,是一名戏剧工作者。 

曾亮相,有凛冽的锁骨,在幕布的阴影里幻想台下的你。曾在镜子前凝视自己腰部的曲线与乳房的余韵,跳跃高傲,旋转虚荣。有一种腔体叫心宽,有一桩心事来自逐渐肥硕的身体,有一种角色称作辜负了你,有一句台词是无言以对,有一回谢幕让你喊叫着我所有的名字!

黑C的故事


我是黑C,是一位艺人造型师。 

在无人的日子, 空旷的房间, 我不会感到孤寂, 我可以悉心安排热衷的爱好 ,聆听小提琴与钢琴的协奏, 也能藏匿于人群之中观察人群。 我的九只猫咪在我的心里抚慰我光洁的皮肤,我喜欢一切沾有香味的物品。作为有一头光泽秀发的女孩,骑在摩托车上,口哨声从身边掠过,我想自己足够拉风,我的美不需要用身材诠释。

我举起镜头,想要看你最真的脸。我按下快门,留下你时光中一瞬,我在拍你,也在寻找自己。11位来自图虫网的摄影师,10天创作时间,一台华为P9,一场即兴创作。

当99张真实的面孔遇见北京,当99个丰满的灵魂碰撞798,“你好,我的样子”99个中国人肖像故事手机摄影展[北京尤伦斯]邀您前来,从他们的眼睛里,遇见世界的美好!



长按二维码,勾搭头条君

你关心的,才是头条丨今日头条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