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 在澳洲买个农庄玩

<- 分享“思客置业”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9 思客置业



有一首田园诗,妇孺皆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东晋时代的陶渊明,他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用朴实无华的语句,描绘出对宁静美好生活方式的向往,对大自然的热爱以及对心灵自由的追求。



后来,读他的«归去来兮辞»:“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归回吧!向往田园的心灵也被躯壳这个臭皮囊驱使。过去离开田园的错误不可挽回,但是我明白没有发生的事可以避免的,我不会再离开田园了”。

总不能理解,他为什么强烈感叹“归去来兮”,又如此向往田园生活?



对于农村,小时候,我感受最深的,却是贫穷、落后和枯燥。出生在大城市的我,偶尔到乡下,第一感觉是农村生活的不卫生:大便要上茅房;上海市郊稍微好一点,用马桶,然而与抽水马桶相比,文明程度还是差一些;生活用水,比如洗衣、洗菜等等都在河里,河水一片混浊;在混浊的河里游泳,和在游泳池游泳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到河边取水用水,要走下一级级陡峭石阶,很不方便;有些地区,甚至家人喝的水都来自河里。

相对卫生的地方用井水,井水清澈,味道甘甜,比上海那种带着浓厚漂白粉味道的自来水要好多了。但是小孩子不懂事,总嫌打井水不方便。也许是社会环境的潜移默化,一直以来,总把乡村生活和贫困落后相提并论,认为要享受自然的田园风光,需要付出极大代价。


后来听台湾校园歌曲«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蓝天配朵夕阳在胸膛,缤纷云彩是晚霞的衣裳……。” 感到乡村生活虽然在音乐里充满诗情画意,而在实际生活中却是另一番景象。春光明媚的日子,走在乡村的田埂上,舒畅惬意,自由自在。但天天如此,就会感到简单枯燥。夏天,炎炎烈日下,几公里乡间小道走下来会苦不堪言,尤其雨天,到处泥泞,走路的感觉实在不爽,更不用提弥漫四周的粪便味道。



所谓田园风光,短暂旅游是享受,长期生活则是磨难。
农村生活的确亲近大自然,然而由于交通不便,物流不畅,在降低了卫生标准和生活品质的同时,拉大了城乡间的贫困差距。那些追求生活质量的人们多么希望能生活在这样一个地方:既保留了原汁原味的田园风光,又能享受到城市的便利和生活质量。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的朋友王总、他太太叶女士,携子第一次来澳洲旅游,希望能看到有特色的地方。我推荐他去拜访距离墨尔本市区180公里处他老乡的农庄。
出发
在一个典型的墨尔本冬天,早晨9点,我们冒雨驾车从墨尔本市中心出发,去墨尔本市北的一个农庄参观。路上,叶女士说在中国开车是顺着右边驾驶,而在澳洲却是从左边开车,不太习惯。另外,澳洲土地利用率不高,高速公路边只有一些低矮灌木,灌木后面是一片片绿油油的草地,不像在中国,远远望去,一片片的庄稼,或者一排排高楼大厦。


抵达
出了市区,公路窄了,建筑少了,一眼望去,一群群牛羊若隐若现。王总说,这里的排水系统不错,无论市区还是农村,大雨中,道路基本没有积水。

一路聊着,慢慢接近目的地。11点30分左右,我们开进了公路旁的一条柏油小马路,马路是双车道,两旁都是农庄,农庄用栅栏围起来,栅栏后面是一大片草地,草地前半部分一般会有一幢别墅。目测每个庄园的面积至少有50个上海江湾体育场大小,有的甚至有上百个江湾体育场那么大。在GPS指点下,最终,我们来到牛人老叶的农庄。


农庄
农庄宽广,矮矮的栅栏后边是一望无际的草地,草地远处有几十头牛羊,它们悠然自得,毫不理会远处的我们。小时候读古文,形容草原“风吹草低见牛羊”,而雨中的澳洲农场,因为草长得近似于市区草坪那样低,不用风吹就能一眼看到牛羊。前方大概一公里处,我们见到一幢单层别墅。大门进口处有一条单车道小路,小路一路通到房子,小路上铺着一些碎石子,路面很平,车子行驶在上面感到一点都不滑。



“乃瞻衡宇,载欣载奔。”尽管老叶的房子与陶渊明的东晋时代简陋的“衡宇”不是一个级别,但带给我们的感觉是一样的:欣喜!


壁炉
整幢房子非常暖和,与老叶的热情一起,融化了冬天的寒冷。进门以后,大家触目可及就看到了壁炉。这是一种老式的壁炉,用木头直接烧炭取暖,浪漫且有情调,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熊熊火焰温暖了整个屋子,深受澳洲人钟爱。


超大
健谈的老叶向我们介绍了农庄的情况,整个农庄有两个产权,总面积446英亩,相当于1,857,898平方米。农庄的右边有条河道,河道略高于地面,河道下面有管道,附近农庄的农田需要用水灌溉,可以直接用,非常方便。每个农庄都有水表,水力公司根据用水量收费。



王总说:“你的农庄面积相当于老家浙江乐清的柳市那边一个村庄了。整个村庄都是你叶家的了!”大家都会心地笑了起来。
老叶继续说,“我现在有106头牛,20只绵羊,18只鸡。现在在做高栅栏,做好以后,准备再买一些山羊,再买200头牛,雇一个人帮忙,这样可以保证收支平衡”。
我问:“这么大的一块地,平时开销应该很大吧?”
出乎我意料,老叶说他的水费大概每季度2,000澳元,多用多付,少用少付。最近雨水很多,几乎不用渠水了。“下季度应该与你们市区的水费差不多,只有生活用水,几百澳元就足够了。另外,以前业主在家里安装了一只超大型蓄水箱,如抽水马桶等许多生活用水都来自于雨水。壁炉用的是附近农庄的废弃木头,煤气和电都与市区一样,至于网络,澳大利亚政府照顾农村,用的是当地最快的光纤网络,比墨尔本市区的宽带速度还要快很多”。


接着,老叶就在他的厨房,用煤气灶给我们烧了一些菜,煮了一些饺子,又打开南澳的葡萄酒,大家围着桌子一边聊,一边吃午饭。

吃饭间,老叶告诉我们:当地人很朴实,他庄园的栅栏很矮,新买来的牛经常逃出去,第一次一下子逃掉了20头,另一次逃掉了10头,邻居经常来敲门,告诉他牛逃到邻居农庄了,然后他与邻居一起把牛牵回来。有一次,牛不听话,他与邻居一起,一边一辆车把牛夹着“押送”回来。经过几番折腾,只有一头牛真正逃走了。



我问:“邻居们怎么知道这些牛是你家的?”
老叶回答:“只有新牛会逃,我是新搬过来的,一猜就知道。”
王总问:“你的草比较矮,是怎样打理的?”
老叶答:“每过三、四星期就把牛羊移到不同的草地,已吃过的一边养草,牛羊吃新的草。草被吃完了,就显得低了,不用割草,只需多养些牛羊,以后有机会再买几匹马。”
“你这里有马厩?还是准备造一个?” 这时,雨已经停了,老叶干脆带我们参观以前房主留下的马厩。与我们在美国西部片中看到的一样,简单实用。王总很兴奋,说下一次一定要骑马踏遍“叶庄”。



参观马厩后,王总又问:“你平时的生活用品从什么地方来?”
“附近有超市,开车出去15分钟就是小镇,银行、诊所,应有尽有。而且,每隔2到3星期,我还会去一次墨尔本。”


视察
时间过的飞快,聊着聊着,午饭就在不知不觉中吃完了。乘着酒性,王总提出要去视察“叶庄”的边境。

澳大利亚酒驾的标准是酒精含量是否超出千分之五,稍微喝一点点红酒没有问题。

热情的老叶开车,在车上,他提起每年支付澳洲市政府$1500的费用实在太划算了,前几天刮大风下大雨,有几棵树倒下来,有许多落叶,政府就派人过来清理干净。另外,政府对整个农村地区有一个整体规划,庄园里的有的树是不允许砍的,政府会派人在这些树的底下漆成红色并钉上带编号的铁皮。

边开车,边介绍,慢慢地我们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老叶说这是叶家农庄的最北端。接下来,向右拐,驶在另一条相似的双车道小马路上。他手指右面:庄园树后这一片地是原来屋主养殖虾用的,另外那一部分以前是种植蔬菜用的,现在都荒芜在那里。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我们来到一条小河边。老叶说,他的庄园到此为止了。大家回望,都有同感:庄园真大,一眼看不到头。不禁开玩笑:这么大的农庄,在这边,连你的“宫殿”都看不到。


邻居
出乎意料的是,老叶说他的农庄属于中小型,对面的农庄比他的大多了。看,这一片是绿油油的小麦,这小麦品种与中国的不同,长得特别矮。这家农庄是夫妻两人加一个青年男孩打理的,农业生产全部机械化,种小麦用播种机,收割小麦用收割机,打麦的机器与包装的机器全部齐全,到时往卡车上一装,小麦就运出去了。他们的生活比中国的农民轻松多了,每年都出国度假。小麦的产量虽然不高,但机械化程度高,成本相对就降下来了。反正地广人稀,农庄的土地不需要全部利用,许多土地在打麦以后,养一些牛羊自然施肥养地,以保证来年农作物的高品质。中国人喜欢的无污染、高质量的澳洲农产品就是这样,通过一家家类似的农场生产出来的。


隔壁的另一家,土地坑坑洼洼,凹凸不平,这家农场主是做草坪生意的,墨尔本城市后花园的草坪就是由这些农场主供应的,包括一些公园和体育场。草籽撒在有机土壤上,成熟后,用割土机一大块、一大块将上面一层含草的土割下来,卷起来,往大卡车上一装,运出去即可,机械化程度也很高。

接着,我们来到另一家大庄园门口,老叶介绍说这座庄园有500多英亩,比他家的面积更大,土地也更平正,那栋房子比较破旧,所以价格更好。他在考虑是否购买,但家里意见不统一。

我们乘机问了老叶两家庄园的价格,出乎意料的便宜。按照如今上海房价水平,许多人不用贷款都买得起像老叶那样的农场。



感悟
叶女士感叹道:老叶在老家事业有成,不愁吃不愁穿,却到这里过着与世无争的田园生活。

我陷入了沉思:人生一世,就是一段短暂的单行旅程。就像陶渊明所说:算了吧,活在世上还能多久,何不放心来任其自然,随遇而安?---“已矣乎!寓形宇内复几时? 曷不委心任去留?胡为乎遑遑欲何之?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

老叶走的路,就是陶渊明所向往的:顺其自然走完生命的路程,在人生的道路上拥抱安心,乐享生命,热爱生活,讲究生活质量。随着时代发展,追求田园生活并不需要像过去的陶渊明那样,必须降低生活品质。陶渊明需要不为“五斗米而折腰”的精神和勇气,今天的老叶根本不需要考虑 “折腰”的问题,照样可以像陶渊明那样,登上东边的高岗,放声高唱,依着清澈的溪流,吟诵诗章。真正做到“归去来兮”,回归自然!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