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精彩 ! 英国名校之间的恩怨情仇

<- 分享“英国留学索学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9 英国留学索学网


跟中国大学一样,英国名校间的竞争也非常激烈,不仅在学术上,在社团活动中也能看到它们拼搏争抢的身影。

一、剑桥VS牛津


说到英国大学,那一定要提起英国两所大学,而不能仅仅只提一个。这两所大学就是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他们分别是英国大学排名榜上的第一第二大学。

“艺术的牛津,科学的剑桥”,一方是人文科学家,另一方是自然科学家,这似乎是很多人心中固定的公式。剑桥大学以理工科著称,出了70多位诺贝尔奖得主;而牛津大学则以文科著称,所出元首更是数不胜数。牛津剑桥之争由来已久,正如生命是需要对手的,没有对手就不可能成长。或许正是这几百年来互不服输的竞争,才促使这两所世界名校不断发展。

“我们”什么仇,什么怨

1、1829年划船赛拉开百年恩怨序幕

自从牛津的查尔斯·华兹华斯与剑桥的查尔斯·麦利维尔于1829年春天展开竞争以来,这场气氛友善而战况激烈的划船赛,便在1856年成了英国两所最古老学府之间一年一度的传统。每年3、4月之交的一个周末,在泰晤士河上长达约7公里的赛区,牛津、剑桥两队选手在河上你追我赶,两岸观众欢呼加油。180多年来,“牛津—剑桥划船赛”除了因为两次世界大战而中断过之外,从来不曾因为天气原因而取消过一次!

2、剑桥牛津争夺“年度美臀大赛”

日前,英国剑桥大学举办的“年度美臀大赛”引来社会热议,牛津大学可不会让“宿敌”独享目光焦点,便在另一个学生网站“Oxford Brookes Tab”上举办美臀赛,同样推出5女5男,还说候选者比剑桥的“更棒”,要与剑桥大学争夺“年度美臀”。

3、名人产出数量对比

牛津一直引以为傲的就是在此就读过的英国首相,几乎可以排成一个排。坎宁、艾德礼、艾登、麦克米伦、道格拉斯霍姆、威尔逊、希思、撒切尔——唐宁街10号简直就是牛津大学开的分校!还有许多政界人物,像巴基斯坦的贝·布托、前任美国总统克林顿都毕业于牛津大学。

4、校徽也能引发开战

在近几年英国综合性大学的排行榜上,牛津的位置一直排在剑桥之后,这多少让牛津人有些愤愤不平,于是就拿两校校徽上的区别做起文章来。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的校徽上都有一本书,只是剑桥的那本书是合上的,而牛津的那本是打开的。牛津人嘲笑剑桥人不用功读书,只拿书本装点门面,剑桥人则毫不犹豫地回击:“哪儿啊,是你们读书太慢,我们都学完了,你们还在学。”

“我们”尊敬对手

几百年来,牛剑两校虽然激烈地竞争着,但他们同样互相尊重,难舍难弃。 哈维尔·马里亚斯的观察十分精辟:“对世界上其他任何大学毕业生都不由自主地表现出蔑视态度的牛津人,唯独对剑桥人表现得特别尊敬,那种尊敬, 似乎意味着唯独有与他们同样独特的人们相伴,才让他们感到舒服。”

二、UCL vs KCL


据说,UCL的厕所,手纸筒上面的墙壁上被人写了一行字:“King’s College Law Degree”,之后是一个硕大的箭头指向手纸筒。再仔细一看,还有凑热闹的:“Please take one”。看来这UCL和KCL一直死磕还真不是空穴来风。你看都斗到厕所了!这真是舆论的阵地,你不占领,敌人就会占领!还好UCL法律系学生阶级斗争的弦崩得紧。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说是爱恨情仇,其实名不副实,这UCL和KCL看来只有恨!只有仇!

这两家的恩怨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

俗话说,缘定三生,UCL和KCL的孽缘也是如此!这事要从两校建校说起。

话说这1826年( UCL建校之时)之前,英国只有两所大学:牛津和剑桥。当时这两所大学只招收英国圣公会的教徒。如果不是教徒怎么办?对不起,哪里凉快,哪里呆去!一句话:高等教育被垄断在宗教信徒圈子之内。


UCL当时创立的一大宗旨就是突破宗教对高等教育垄断。UCL是英国第一所不分种族、阶层、宗教信仰招收学生的大学,也是第一所以同等条件招收女生的英国大学。


孔二先生如果地下有知,看到“有教无类”在海外发扬光大,估计也会含笑九泉。值得一提的是,1863年UCL迎来了5个来自日本的留学生——大概是当时英国最早的东方留学生之一,不对,是之五。后来被人称作“长洲五杰”,五个人全部成为了推动明治维新的重要官员与企业家,其中包括让中国人和朝鲜人(含南朝鲜人)恨得咬牙切齿的伊藤博文!


这个KCL呢,建校也不晚,也就比UCL晚了三年,但是这个办校宗旨就跟UCL截然相反了。


当时的英国圣公会伦敦分舵觉得世分日下,人心不古,而牛津、剑桥又只收富家子弟,有必要把上帝的高等教育恩惠播撒给更多的人,尤其是穷人。同时为了打响名气,又抬出了英王乔治五世招牌,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学校。当然了,学生必须是教徒。


这两所理念完全不同的大学,按说不应该有什么瓜葛。可惜造化弄人,他们还偏偏被扯到了一起去。当时,要发大学毕业证,必须要有英王的特许令(Charter)。


但是,英王是圣公会的教主。教主既然是英明神武,鸟生鱼汤,就不能不顾虑教众的感受,哪能轻易就批了UCL这所无君无父的大学?所以这个办学执照是一直没有批下来!一等就是十年!可怜的UCL整整十年无证经营!估计早期UCL毕业生填表的时候,“教育程度”那栏只能羞羞答答地填个“大学同等学力”。


还不如现在的民办大学生和自考生能直接填个“大专”或者“本科”呢!不过英王还算一碗水端平,KCL的执照也没批。


到了1836年,也不知道哪位高人给英王出的馊主意:UCL和KCL合用一张特许令,执照上用的名称是University of London。

咋一看,好像UCL占了上风,因为,UCL建校和之后的10年一直用的是这个名字。可是UCL高兴不起来:当局说了,既然是两家合用一个执照,你就不能叫这个名字了!这招狠,分明是予禁于名呀!


UCL当时的老大也拽,改就改!这个大学下面的叫College,老子是老大!先有我,才有后来的伦敦大学,老子就叫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就这么着,UCL就叫开了。 (搞得现在UCL的童鞋们和家长亲戚朋友还得花功夫解释伦敦大学学院不是像国内某大学的野鸡学院。。。)


俗话又说了,这两口子过日子没有不磕磕碰碰的。


恩爱夫妻尚且如此,更何况这包办婚姻!两个学校虽然在一个马勺吃饭,但是那个明争暗斗一直是没有停过。KCL的人骂UCL的人:“Godless Scum of Gower Street”——“高尔街上不信上帝的人渣”;UCL的人管KCL的人叫“Strand Polytechnic”——“死了卷的街上干粗活的”。能摆在台面上的,两家也学牛津剑桥,每年搞搞橄榄球赛、辩论赛什么的。


不过,没听说过两家赛过艇。道理很简单,UCL不靠河,过河还有好几里。河边是KCL的地盘。这能摆到台面上尚且能都成这样,这under table的就只能说是江湖腥风血雨飘摇了。


1975年,KCL的学生干了一票大的!他们偷走了边沁的脑袋,并当球踢!奶奶的,这欺负人欺负到家了,真是把人脑袋拧下来当球踢!虽然是死人木乃伊的头,但也得看看这死人是谁!边老大,UCL的精神之父!这相当于挖坟掘墓,刨人家祖坟了!不过,没有找到肇事学生被处罚的记录,根据UCL官方的记录是肇事学生交了10英镑的捐款给一个慈善基金会。


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说法了。虽然说英镑坚挺,但这10英镑,当年也就是2、3条万宝路的价钱!结果现在UCL大厅的Bentham头是仿照的,不过别的还是真的!


到了90年代,轮到KCL倒霉了:学校的吉祥物——Reggie(一个狮子雕像)被人偷了!而且一丢就是好几年!这下子丢人丢大了。过了几年,总算在野地里找到了,修复费用花了差不多一万五千英镑!现在这个雕像被水泥和防弹玻璃裹着,放在KCL的学生会里,严防死守!谁干的?不知道,反正我没说是UCL的人干的。UCL的吉祥物倒是真的被KCL的人偷过!


三、LSE vs KCL


这一路说下来,KCL的人是相当的生猛呀!木乃伊的头都敢揪下来当球踢。其实不然,KCL的医学教育是英国规模最大的(不是最好的),所以估计KCL的学生解剖过尸体的比较多,不像一般人那么怕。不过,KCL的学生四处树敌倒是真的。

和他们一街之隔的LSE,估计没有少受气。KCL居然管LSE叫 Lower Standard of Education!仇恨终于在沉默中爆发!

2005年12月5日,200多号LSE的学生,在参加一年一度的“Barrel Run”时,趁机把KCL的英语系砸了个稀巴烂!最后,LSE校方出面赔了三万二千英镑。不过,事后《泰晤士日报》的报道上登了一张LSE大佬和学生会干部们共同举杯的照片——随后骚乱就发生了。看来他们喝的不是红酒,是歃血为盟的鸡血酒!

后来,据传KCL的童鞋又偷了LSE的吉祥企鹅,这可给LSE的人急坏了,都在官网上发了寻鹅启示:“Have you ever seen our penguin?”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