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招收中国学生的狂热正在逐渐褪去?这样的话,申请优质美高会不会越来越难?!

<- 分享“美国高中生”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23 美国高中生


双胞胎Wendy Wu和 Mary Wu在 波士顿后湾区的The Newman School上数学课 ▲▲▲


Pope John XXIII High School 曾是一座典型的教区学校——几百名来自于爱尔兰或者意大利移民家庭的孩子在这里为未来努力。而现在进入教学楼,就能听到汉语。餐厅彩色玻璃之间插着多个国家的旗子。在教室内,插着十字架的书架上放着一本汉语词典,这本词典提醒人们,这个学校近半数的学生都是来自海外,而中国留学生占了海外学生的四分之三。


中国不断增加的中产家庭希望孩子高中就到美国,为大学申请积攒优势。由此带动了美国高中学生群体的变化,尤其是新英格兰的私立高中。


 顶尖寄宿高中更是经历了中国学生的申请热潮,许多高中开始招收少量的中国学生以保持学生群体的平衡。不过,更多面临着财政压力的走读学校抓住了这个机会,招收全额学费的中国学生,为他们安置住宿,重新调整课程。

“学校的情况再也不同于20世纪80年代了。”Pope John XXIII校长 Tom Ryan说。


激增

美国国土安全局的数据显示,2015年,美国高中学生共92000名,其中35%是中国学生,这是迄今为止留学生数量最多的团体。单是新英格兰地区的国际学生的数量就从2010年的9000名增加至去年的14000名。 过去5年中,后湾区 Newman School招收的国际生数量从29%增加至36%,其中70%是中国学生;过去4年里,科罗拉多州格兰比的 MacDuffie School 的国际生数量增加了一倍,全校297名学生中有160名是中国学生。


最近,Lexington Christian Academy新增了一栋宿舍,主要是提供给每年交$61,860学费和住宿费的国际生。2011年,Pope John XXIII 管理人员将学校教学楼的五层改装为留学生宿舍。这里的学费每年是$9,500,另外还需 $30,000的住宿费。


 漂洋过海来寻求教育机会的这些中国学生年龄都比较小,在一个陌生的国家度过青春期阶段,很可能遇到各种问题,因此需要学校细心照料。


 其中一些小留学生可能会堕落,但是大部分都适应了与中国截然不同的教育方式,语言更加流利、融入了多样的校园环境,并且为大学做足了准备。尽管如此,初期的转变也充满了各种问题。


 “到了住家的第一天,我就把房门关上,自己在屋里呆了一天。”Ran Yixin说。她今年17岁,是缅因州George Stevens Academy 的一名10年级学生。 不过后来,这个来自中国南方的女孩开始和住家的爸爸一起看足球赛、参加了啦啦队、在当地教堂做志愿者,还学会了品尝龙虾。去年她毕业了,现在在Bunker Hill Community College上学。 在这里你一定要灵活,不能只会学习。”Ran说。和很多国际生一样,她换过多个住家。


矛盾的中国家长

很多中国学生都是奔着美国大学来的,不过也有很多像 Ran一样的学生只是想逃避中国的教育体系。因为中国严格的高考显然没有给学生留出任何探索个人兴趣的时间。

“国内的教育制度抹杀了大多数孩子的个人爱好。”Ran的父亲Ran Qihui说,他每年需要为女儿支付$46,000的私立高中学费。


当然,也有一些中国父母担心,尽管美国的教育模式强调课外活动,鼓励学生追求自己的兴趣,但是在学业上可能不如中国强。而且除非父母有能力陪读,不然在孩子个性形成的最重要的年龄阶段,会是在没有家人陪同的情况下度过的。


 “这就相当于他们提前四年开始了大学生活。”来自北京的学生家长Tracy Ren说。她的儿子在Choate Rosemary Hall读书,这是康乃迪克州的一所寄宿高中,也是前总统John F. Kennedy的高中。“如果你决定在孩子14岁就送他们出国,那么再见时不会发现他们变化真的很大。”



就读于Pope John XXIII High School 的中国留学生Ali Fu和来自 阿拉巴马州林恩的Priscila Forgione一起学习 ▲▲▲


Ren在微信建了一个中国家长陪读群,群里有50000多个家长。许多都像Robby Yang一样矛盾,既想留孩子在身边,又想鼓励他们出去。


在孩子上小学之前, 他一直在犹豫要不要送孩子出国读书。直到他发现小学的很多家长除了给孩子报课后英语班和逼着孩子写作业之外,还询问老师应该给自己7岁的孩子买什么学习资料。“这种竞争无处不在。”Yang说,


艰难的适应期

Lexington Christian Academy的国际生占了学生总数的11%。去年一名中国学生在受到校方多次警告之后仍然不完成课程作业,所以学校准备开除她。这名学生的父母坐飞机从中国赶来,表示不惜代价让孩子留下。 “他们一直问我‘多少钱?’……”学校校长Timothy Russell说。


来到陌生的环境,语言不通的中国留学生感到很孤独,适应期过的很艰难。


Pope John XXIII 所在的那条街上只有一家面包店、烟店、便利店和美甲店。一些中国学生发现,跟北京和上海繁华的街道和明亮的高楼比起来,美国郊区的生活很枯燥。


Augustine Wong来自香港,在后湾区Newman School 上学。他说自己住家所在的West Roxbury 社区简直“无聊透了”。


为了帮助留学生融入,学校有时会组织他们打比赛或者参加社团活动。对于不同国家的孩子之间的交往,这些活动还是起了一些作用。但是每天的午餐时间,亚洲学生们还是会抱团儿出现。极少数的中国学生不参加社交活动,这样一来更难融入。长此以往,导致一些恶劣事件的发生。


今年年初,加利福尼亚南部高中的三名中国留学生成为了各大媒体头条,因为他们捆绑和虐待另一名中国女孩,用烟头烫对方并且逼对方吃掉自己的头发。其中一名学生的律师声称,导致这种事情发生是因为他们太孤独,并且缺少家长监管。


好在这件的案例很少。但是中国留学生确实承受着双重压力,这些压力即来自于对自己有所期望的美国老师,又来自于不熟悉西方教育体制的中国父母。


读于Pope John XXIIINick Zhou课后在打台球▲▲▲


Pope John XXIII的历史老师George Becker描述,很多中国学生熬夜跟父母用Skype聊天,所以上第一节课时总是很疲惫。有些学生头一晚睡几个小时,大概在凌晨一点起来和父母聊天,然后再继续睡觉。


George Becker说自己努力让英语不太好的学生融入课堂。第一个学期他就花了很多时间强调参与课堂活动以及表达自己观点的重要性———这些也是传统的中国学校不太重视的方面。


“我一直努力让他们明白我讲的内容,也在想怎样把课堂内容联系到他们国家的知识。”Becker说。


留学生增多也影响了学校的教学方式

为了辅导中国学生参加一项申请大学需要的英语考试,Sparhawk School专门开设了一门课程。另外,这所学校还为老师开设了中美两国文化差异的培训。


针对没有达到毕业要求的留学生,MacDuffie School设置了提供国际文凭的项目;Lexington Christian Academy开设了一个英语学习项目,为有意向在美国上高中的留学生提供培训。


“在某种程度上,留学生在改变着学校。”美国寄宿中学协会的执行理事Peter Upham说。

尽管国际生的涌入使校园更加多样化,过多的招收留学生也对学生团体的构成造成了不利影响。Upham 说,美国寄宿中学协会发起了一项全国性的活动,鼓励寄宿学校招收更多本地学生,争取到2020年增加2020名本地学生。


位于ByfieldGovernors Academy学校共有400名学生,其中只有17名中国留学生。学校的招生副主任Chris Blondin表示,招收太多中国学生说不定会适得其反,因为如果校园内中国学生太多,和中国国内没有太大区别,反而很难吸引中国家庭。


Deerfield Academy 共有学生635名,其中中国学生20名。该学校招收中国学生的数量一直在下降,现在每12个申请的中国学生中只有1个能通过。而且,该学校不提供英语学习项目。


未来几年,Newman School 计划改变策略,多招收美国学生。谈到Newman School 的全球声誉,校长Harry Lynch感到骄傲,不过奇怪的是,学校在波士顿本地却没有那么高的知名度。


Lynch 坐在敞开门的办公室里,看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走过办公室门口,走向教室。“考虑到学校的将来,”他说,“学生群体的构成真的需要平衡一下了。”


美国高中生原创翻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获得免费评估选校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