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怀揣百万预算 在多伦多选房的伤心事

<- 分享“加拿大新家园”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20 加拿大新家园


当来自伯灵顿(Burlington)的记者麦金黛尔女士(Nicole MacIntyre)接到《环球邮报》多伦多编辑部的聘书时,她真不知道这次“高升”会给她全家带来这么大的困扰。


在结婚后的很多年里,麦金黛尔一直住在伯灵顿西边的一个山顶社区里。那里虽然较为偏僻,但是土地开阔、风景优美。她家的房子背后就是自然保护区,平时沿着木栈道就能走上山顶,远眺CN塔。

在这个“安乐窝”里,麦金黛尔和丈夫养育了两个儿子,一家人的日子过得和和美美。可是,麦金黛尔作为一个记者,总是不满足在平静无奇的小地方待着,渴望有一天能进入多伦多的大媒体。

在去年秋天,麦金黛尔接到来自《环球邮报》多伦多编辑部的聘书,高兴地合不拢嘴。她和丈夫立刻着手在多伦多买房并搬过去,好尽快实现她的职业梦想。

麦金黛尔可没有想到,从决定在多伦多买房的那一刻开始,全家的生活就被彻底打乱了。

首先提出抗议的是孩子们。他们在伯灵顿住惯了,习惯了宽敞的后院、优美的景色,根本没法喜欢多伦多那种狭小逼仄的环境。麦金黛尔的小儿子威尔,甚至在庆祝妈妈获得新工作的晚宴上爆发了,愤然离去。

于是,夫妻两人不得不放下繁忙的事务,去做孩子们的工作。不知费了多少口舌,两个孩子决定理解父母,搬家去多伦多。

全家齐心了,事情就好办了吧?没有。当麦金黛尔夫妇开始选房的时候,才知道噩梦原来只是刚刚开始。

麦金黛尔对多伦多火热的房市是有一些了解的,所以她准备了一百万的预算。可是,这笔在加拿大绝大多数地方都算得上是“巨款”的钱,放在多伦多房市里简直就像一滴水落入了大海一样。

一开始,麦金黛尔准备在编辑部附近买房,发现一百万根本不够;于是放低了标准,寻找地铁站附近的房子,可还是不行。他们不辞劳苦转遍了整个市中心,看过Jane地铁站的独立屋、湖滨的半独立屋,还有Bloor街上的公寓,不是价格高出预算太多,就是房子不满意。

没有办法,只好扩大搜索范围。每天晚饭后,全家的游戏、锻炼和散步时间统统取消,以看房代替:在短短的几个星期的时间里面,他们一家的脚步从北约克到士嘉堡、再到密市。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终于在密市和奥克维尔(Oakville)交界处找到了一幢大家都满意的房子:它靠近高速公路,5分钟到 GO Train 的Clarkson车站;附近就有一个挺好的学校,日托接送问题也能解决;环境很好,家的后面就是公园,麦金黛尔的小儿子威尔很喜欢。

最重要的是:房子的价钱合适,只要89万。虽然看房的时候对方经纪说已有不少人出价了,但是麦金黛尔考虑到自己有一百万的预算,所以以为可以“毫无疑问”地拿下来。

经过考虑,麦金黛尔信心满满地出价97万。谁知,这个高出挂牌价8万元的出价,只是让他们没有在第一轮出局而已。随着时间过去,最后终于只剩下三个买家了,而房价也一路加至102.6万元,超过家庭预算两万元。

麦金黛尔开始流汗了,孩子们也开始紧张起来,生怕抢不到房。威尔掏出了自己的私房钱——一张5块钱的纸币给了爸爸,以确保能够抢到房子。

时间已经晚了,夫妇俩决定先回家让孩子睡觉。他们给出了最后的报价——103万元,不带任何附加条件,请经纪人代他们继续抢。

在孩子们上床前,竞价结果就出来了:他们被踢出了局。经纪人发短信告诉他们,最后的赢家出了106万,比他们高了足足三万……

小威尔知道结果后立刻哭了,拿着自己的储钱罐拚命往外倒硬币。然后将自己所有的私房钱捧在手上,说:“妈妈,给他们打电话,我们还能加。”

麦金黛尔没有哭,但是心都要碎了。在接下来的三个星期,他们都没敢看房——都看出心理阴影来了。

虽然阴影笼罩,但是房子还是要看,竞价战也要继续,这就是选择在多伦多买房的代价吧。


文章转载自:加国无忧  

版权声明:我们尊重版权,精选的文章均已注明作者和来源,转载文章版权属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及时联系我们沟通授权、删除或重发,非常感谢。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