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两个新首相?特蕾莎·梅 & 文翠珊,傻傻分不清楚,真相竟然是...

<- 分享“加拿大留学中心”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4 加拿大留学中心


英国新任首相即将上任啦,今儿早上小编和同事们分享这个消息的时候,小编是这样说的:“造吗,特蕾莎·梅马上就要上任了”。没想到听到我那逗比同事的回答:“我觉得文翠珊长得还挺好看呢”。纳尼,文翠珊是什么鬼?


 


当小编带着满脑子的问号“引(qing)经(wen)据(du)典(niang)”之后,这才是明白了那么一丢丢,英国的新任首相Theresa May的名字在内地译为“特蕾莎·梅”,在台湾译做“德蕾莎·梅伊”,而逗比同事口中的“文翠珊”出自香港的翻译。大概是因为Theresa-翠珊,May-文,然后再考虑到中西文化姓和名的前后顺序,然后倒过来就成文翠珊了吧。不得不说,还真是充满了本地的乡土气息,满口的大碴子味啊!



这倒是让小编想起来一件事,前一段时间,小编有个朋友去了多伦多,刚到多伦多的时候,会时不时给我发一些照片回来,可是更多的是向我抱怨听不懂周围人在说啥。当时我还笑话他不好好学习英语,傻眼了吧。可你猜怎么着,他说“我听不懂的是汉语!”纳尼?!你确定不是在逗我?


 


然后我这位小伙伴就不服气了,接下来我们的对话是这样的:

“那你说,戴卓尔是谁?”

“戴卓尔?我不认识,是个名人吗?还是说你刚到多伦多就勾搭上妹子了?”

“……,戴卓尔就是英国首相铁娘子——撒切尔夫人!”

纳尼?!戴卓尔=撒切尔?头一次听说!



好吧,这确实不是个玩笑,因为我朋友居住的当地有很多香港人,他们在日常交流的时候不仅说粤语并且还使用港译,如果对港译之前没有研究过的小伙伴们很容易听的一头雾水。


今天咱就聊聊翻译的那些事,请各位小盆友们搬好自己的小板凳……


 


先来看看同样的在中国,为什么会出现三种不同的翻译方式。由于历史原因,台湾和大陆有三十多年是处于政治敌对状态的,在经济和文化上也完全隔离。而香港由于被殖民侵占了150年,文化发展及语言使用与大陆不同,也使其形成了独特的文化特色。由于社会背景、社会制度、生活习惯、文化习俗和方言地域等方面都有所不同,使得大陆、台湾与香港对外国人名地名等一些专有名词的翻译有所差异。


就比如说上面提到的例子,内地人听到或者看到“戴卓尔”或者“柴契尔(台湾)”这个译名,绝对想不到这就是撒切尔夫人的名字。再举个栗子,美国前总统Ronald Reagan,我们普遍译成“里根”,但当我们看到“列根” (香港)和“雷根”(台湾)的时候,保准会再三思索,这个人说的是谁,真真的是被雷到了!再有,国际巨星Beckham,我们的小贝,贝克汉姆(此处有红心),还有一个译名你们听过吗—— “碧咸”。纳尼?国际巨星的赶脚顿时从十六楼落下负一层B座,分分钟树立成村儿中大叔的形象,不,应该是村儿中大娘,你还我小贝高大威猛的形象!


 


后来,我们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我们讲着春天的故事,改革开放富起来……改革开放之后,两岸之间的接触与交流逐渐增多,语言文化方面也互相渗透,各种译文也逐渐被其他地区所接受。再举个栗子(因为栗子好吃),英文Grand Prix,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大奖赛”、“竞标赛”,在澳门的普遍说法是格兰披士大赛、格兰披治大赛或者是格兰匹治大赛。虽然有所差异,并且有时候还很大,但是还是逐渐的被大家接受了。猴赛雷!


 


接下来,敲黑板,注意听,厉害的来了!译名的差异在宏观上是受到了政治、经济、文化的影响,在微观上,则是由于遵循了不同的翻译原则。纳尼?小编从上学时就听老师讲翻译要遵从信达雅,难道他们都不听话?


No No No。


翻译是要遵从信达雅,但信达雅也并不是唯一的原则,比如说:

祖国大陆在翻译外国的人名地名等专有名词的时候,一般会遵循以下原则:①名从主人。是指翻译任命或者地名的时候,要以名字所在地的语言发音为准,例如:Charles de Gaulle是个法语名,按法语的发音应该译为夏尔·戴高乐。②约定俗成:有些专有名词我们早就形成了固定的译法,虽然现在看起来不大准确,但也不能随意更改,不然大家就不知道你所表达的意思了,例如:莫斯科,最初是由英文Moscow音译过来的,但我们都知道莫斯科是俄罗斯的城市,所以按照俄文Москва应该译为“莫斯科瓦”,不过由于莫斯科已经成为我们所熟知的名字,也就不宜改动。③发音标准,用词规范。在专有名词的翻译上,要保证原文和译文的发音准确,还要保证用词规范,避免容易和上下文连成其他含义或者具有明显褒贬色彩的字。


 


香港翻译专有名词的最大特点就是受到粤语的影响。举几个例子:Hollywood,我们熟知的“好莱坞”,香港的翻译为“荷里活”,香港的有一条街叫“Hollywood Road”,被当地人称为“荷里活道”。同样的,“Waterloo Road”,我们可能会直接反应为“滑铁卢大道”,但这条路在香港称之为“窝打老道”。还有上面小编提到的贝克汉姆,香港译名为“碧咸”,这是哪跟哪呐,原因就是Beckham的发音和“碧咸”的粤语发音很像!


 


这种情况不仅在香港当地出现,加拿大也有。我们都知道的加拿大城市Montreal,我们译为“蒙特利尔”,但当地华人由于大多数来自香港,所以他们称其为“满地可”,等等,小编咋想起了“打得你满地找牙可否?”加拿大省份British Columbia(不列颠哥伦比亚)的另一个名字“卑诗省”也是这么来的。


香港在翻译专有名词的时候还有另一种常见的方式就是采用“汉化译名”,就是说把姓和名的最显著读音化成汉字,一般是单字姓和双字名,也会有特殊情况。还有一种方式就是把原名中姓取首个音节音译,名再音译。再举个栗子:英国前前首相布莱尔,哦,是前前前首相布莱尔的夫人Cherie Booth,我们通常称之为“切丽·布莱尔”,台湾译为“雪丽·布莱尔”,而香港则翻译为“彭雪龄”,好亲切有木有!


 


再来看看我们台湾的。台湾在对待专有名词的翻译时基本上会遵从严复先生的信达雅。在翻译人名时,台湾会倾向于使用我们的姓氏,台湾译的人名第一个字往往是我们的汉姓。例如:胡笙——侯赛因,柯尔——科尔,庞比杜——蓬比杜,华勒沙——瓦文萨。还有就是,台湾在翻译人名的时候一般会只使用两三个字,而大陆则倾向于把每一个音节都表达出来,比如说:卡斯楚——卡斯特罗,艾森豪——艾森豪威尔。


附上一张表格,你们感受下这其中的差异:

英语原词

大陆

台湾

香港

Eisenhower

艾森豪威尔

艾森豪

艾森豪威尔

Hussein

候赛因

海珊

胡笙

Thatcher

撒切尔

佘契尔

戴卓尔

Kohl

科尔

柯尔

科尔

Clinton

克林顿

柯林顿

柯林顿、克林顿

Bush

布什

布希

布殊

Putin

普京

蒲亭/普丁

普京

Regan

里根

雷根

列根

Kennedy

肯尼迪

甘乃迪

甘乃地

Thaksin

他信

塔克辛

他信

Hillary

希拉里

希拉蕊

希拉莉

Beckham

贝克汉姆

贝克汉

碧咸

Nixon

尼克松

尼克森

尼克逊

Kissinger

基辛格

季辛吉

基辛格

Obama

奥巴马

欧巴马

奥巴马


好吧,说了这么多,小编还是打心底里不想接受我家小贝竟然叫“碧咸”


最后,再给你们留道作业题:

请问,2000年举办奥运会的是哪座城市?

答:悉尼奥运会。


错!


俺们香港人都说“雪梨奥运会”!




加拿大留学生集结地,最新资讯,留学攻略,新闻吐槽,长按下图关于加拿大留学的一切轻松关注!

点击【阅读原文】,快速进行准确加拿大移民留学免费评估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