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岁小姑娘自创了一套“黑学校”(hackschooling)系统,震惊了美国教育界

<- 分享“美国留学那点事”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3 美国留学那点事


文/中国教育研究

微信号:hantopedu


9岁美国孩子罗根·拉普兰特(Logan LaPlante)的学习方式跟大部分的同龄孩子不同。他没有老师也没有课本。他自创了一套“黑学校”系统(hackschooling),像一个黑客一样学习。 在TED演讲中,罗根向大家介绍了一种相当大胆的学习方式,他想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告诉这个社会,最好的教育应该教会我们快乐和健康。


用Hacker思维学习


一、长大以后,我要当个快乐的人


当你还小的时候,你常常被问到同样一个问题,实在有点烦。“你长大以后想成为什么?”大人们都希望听到的答案是:“我要当太空人”“我要当医生”。你们大人的想象力真的是……


小孩子的答案大多是:滑板客,冲浪手,电脑游戏玩家。我问过我弟弟这问题,他跟我说:


“拜托,老哥,我才10岁诶,我怎么知道?可能当个滑板选手吧”“要不要来点冰淇淋?”你看,小孩子的回答都是些让我们疯狂的东西,都是那些我们觉得好玩的事情,我们已经体验过的东西,正好跟大人们想要听到的答案相反。


但如果你去问一个小孩子,却有可能听到最棒的答案,如此简单,如此明显,而且意义深刻。“长大以后,我要当个快乐的人!”


对我而言,我长大以后要继续当个快乐的人,像是我现在一样。我热爱到TED分享,我是一路看TED影片长大的,但我从没想过这么快就能上台分享。我得说,毕竟我是个青少年,就跟大部分的男生一样。我大多数的时间想的是:我的房间怎么自己变得那么乱?我今天有洗澡吗?当然最烦恼的还是:我要怎么把妹?神经科学家说:青少年的脑袋特别奇怪,我们的前额叶皮层还在发育中,但我们的神经元却比成人更多。这让我们充满创意,同时也很浮躁、情绪化、容易犯错。


可是有件事让我很在意,现在大人似乎不是真正关心小孩是否“快乐”“健康”“安全”“不被欺负”“别人能否喜欢真实的自己”。也就是说,当大人问我们“你长大以后想成为什么?”他们就直接认定你“自然”会快乐又健康。可是情形好像不是这样,念书、上大学、找工作、找人结婚,搞定。然后你就会成为一个快乐的人,是这样吗?学校并不把“学着快乐、健康”摆优先,而是把这些事从学习里拿掉,有的小孩从来没学习过这些事情。


如果我们去扭转这种情况呢?如果教育变成去研究、练习“快乐和健康”呢?这不就是最重要的吗?快乐,是需要去学习,去练习的。教育很重要没有错,但为何“变得快乐和健康”没有被视为教育呢?我真的搞不懂。




我一直都在学习关于“快乐和健康”的科学,这都跟在生活中实践这8件事有关系:运动、吃的营养、接触自然、真诚付出、人际关系、娱乐、压力管理、心灵修炼。哦耶,没有忘词。这8件事是由Roger Walsh博士整理的,他把这叫做“治疗型生活模式变动”(therapeutic lifestyle changes,TLC)。他是一个研究如何变得快乐和健康的科学家。


我问过Roger Walsh博士一些事,像是,你认为现在的学校有把这8种TLC摆在优先的位置吗?不意外地,他的回答是:No。但是他也讲到,仍有许多人试图在传统的学校制度外寻求这种教育,透过阅读、冥想或瑜伽。我觉得他有句话说的很好,他说:“大部分的教育都在教人找到工作,不是找寻人生。”


KenRobinson爵士在那场最受欢迎的TED演讲《学校扼杀了创意吗?》,跟大家传递了一个讯息:创意跟学问一样重要。因此我们应该给予两者同等的关注。很多家长都看了这场演讲,有些人因此就对“让孩子离开传统教育,走出另一条路”的想法更加坚定。我身处一场逐渐引起世界注意的教育革命,小孩子的教育不再只有一种选择了,而这点,让很多人感到坐立不安。


虽然我才9岁,但当初我的父母让我从传统学校离开的时候,我还记得我的母亲因为她的一些朋友认为这点子糟透了而流了许多眼泪。现在回过头看,我真的很感谢她能挺住那些压力。既然全世界已经有2亿人看过《学校扼杀了创意吗?》这场演讲,为什么还看不到更多像我一样的小孩?


二、hackschooling 除错学习


我最崇拜的人是Shane McConkey,一开始我以为我崇拜他是因为他滑雪技术一流,直到后来我才明白我真正崇拜他的原因,因为他是个hacker!不是专门破解电脑程式的那种骇客,而是滑雪运动。他的创意跟发明定义了现在的滑雪运动,这是我热爱滑雪的原因。


一般人对骇客的印象就是一群躲在老爸老妈的地下室乱寄电脑病毒的怪人,我对hacker有很不一样的看法。hacker是创新者,hacker是那些勇于挑战既有体制,改变系统,让世界更进步的玩家。决定一个人是否为hacker的关键在于思维,hack其实是一种思考模式(mindset),这个时代需要更多拥有hacker思维的人,而且不限于科技产业,世界上所有事物都需要hacker,包括滑雪,还有教育系统。无论是贾伯斯、马克佐克伯还是Shane,他们的共同点都是用hacker思维来改变世界。


健康、快乐、创意、hacker思维,这些构成了我的教育系统。我把这叫做:hackschooling除错学习。我不特别使用一套教材或是课程,我也不死守一种学习方法,我hack自己的教育!


我善加利用家人、朋友跟邻居之间的社群,抓住每个学习的可能机会。我利用生活中的经验学习。而且我随时准备好去hack所有接触到的东西,不断去寻找更有效率的解决方案,类似混音、或是混搭的风格,有弹性、迅速反应,永远以快乐、健康、创意为优先。最棒的是,正因为这是一种思维,因此任何人都可以使用hackschooling,即使传统学校也是。


说了一堆,我的“学校”到底长怎样?大多数的时间就像星巴克。跟大多数小孩一样,我学习数学、科学、历史和写作。我以前不喜欢写作,因为我的老师老叫我写些蝴蝶跟彩虹,但我想写的是滑雪啊!好在我朋友的妈妈办了一间学校,在那里我可以尽情写我喜欢的事物,还能够接触到全国最伟大的演讲家,我对写作的热情才真正被打开。我领悟到,一旦你找到学习的动力,短时间内能完成的事情多到自己都会吃惊,而且都是自动自发的,像星巴克那样的环境就很适合。



用hacker思维去学物理就很好玩,我们学了很多关于牛顿跟伽利略的定理,还有基础物理,像是动能,全部透过实验与实作,而且犯了一堆错误。我最喜欢的是用地掷球做成的牛顿摆(地掷球,bocce ball,意大利流行游戏)。我们还用很多特别的东西来做实验,像是保龄球跟超难吞的糖果。


绳索课程超有意思,而且比较刺激。当你离地六层楼高时,你就会学到如何控制恐惧,和同伴有效的沟通,最重要的,信任彼此。


社区活动是我教育的重心,有的教我们在险境中提高警觉、处理紧急事故。可能今天一整天跟着滑雪巡逻地学习山地的安全知识。明天又换成认识雪、天气状况跟雪崩的关联。其中最重要的是,我们学到了:错误的决定会将同伴与自己置于险地。


除了会说,还要能演。我们不只是认识历史的人物,我们还要上台扮演“他”,回答所有“他”生平发生过的事。这张照片是我和朋友在历史悠久的皮柏歌剧院里饰演艾尔·卡彭和鲍伯·马利,这个舞台也是大魔术师胡迪尼的生涯起点。


和大自然的相处非常重要,它让我可以静下心来,暂时不去管手边的事情。我每周一定会花上整整一天在野外。在野外求生课上,我们要学着只用一把小刀就能在荒野中生存。我们学着倾听自然,放大感官对环境的敏锐度。我甚至体验到从来没发生过的灵性感受。


不过最好玩的还是制作矛跟弓箭、钻木生火、在有雪的季节动手搭帐篷。“体验工坊”的人制作滑雪板还有设计衣服。那样的经验引起了我自行创业的兴趣,那里的人让我了解到为什么要把数学学好,培养创造力和行销技巧。


后来我去大白鲨印刷厂实习来磨炼我的设计跟行销能力。除了跑腿、洗马桶、弄坏他们的吸尘器之外,我还能够自己设计衣服、帽子。而且,把他们卖出去。在那工作的人都很快乐、健康,鬼点子一堆,做起事来精力充沛,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堂课了。


回来说滑雪吧,我生命的最爱。滑雪象征了我的人生,我的教育,我的hackschooling系统。看看这座山,如果大家都抱着跟现在教育一样的想法去滑雪的话,大概只有重复几条最安全的路线会被滑过,而绝大部分的区域都不会有人经过。这座山在我眼里,我看到的是一千种可能性。从棱角下跃,把雪线弄碎,找机会来个高度差的后空翻。


滑雪,对我来说就是自由,和我的教育一样。重点是让想法不受约束,用不同的方式做事情。重点是和社群的联系,还有互相帮忙。重点是和最好的朋友活得开心又健康。因此,即使我对于自己,长大以后想成为什么已经有想法了,但如果你问我的话,我的答案永远都会是:我想成为一个快乐的人。谢谢。




猜你喜欢,回复遗憾获取文章:

纽约街头黑板上,写下无数种人生 | 或许比死更可怕的是,从未精彩的活!


倡导理性阅读,离美帝更近一步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