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台湾才知道,原来女人应该这样!

<- 分享“阳光母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9 阳光母亲



天,在台北租了一部车子准备去淡水玩,司机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士,他穿着熨烫的十分合贴的白衬衫,衬衫外边罩着一个像股票经纪人一样的马甲,带了一幅金丝边的眼镜,看起来十分温文尔雅,完全不像我们大陆司机的装扮。


开始他并未多说话,只是问了我们要去的地址。


可是当我们向他问了一个问题以后,他就打开了话匣子,一路说个不停。


来的几天,我们也同其他台湾人有接触,发现台湾人不论男女老幼大都很健谈,也很善良。我问他,为何台湾女人说话都是一个腔调,大多都是温柔、且速度很慢,难道她们上学的时候学过这方面的礼仪吗?


司机先生从反光镜里看我一眼说道,你刚才上车的时候,和你先生讲话,我真的以为你们在吵架,可后来发现你们不是,只是在聊天而已。


而在台湾,如果是像你们刚才那样的语速说话,就一定是在吵架了。


他继续说道,在台湾,不论男女,语速都很慢,也很柔,公共场合不太会有人高声讲话,如果特别生气的时候,也最多会提高一个度,尤其女孩子,顶多会说,你走开,我不想理你。


他继续说,台湾的女人,尤其年岁大一些的,更加传统,她们就是秉承著女人的温良恭俭让的品行规范,在家善待自己的先生,尽心抚养自己的小孩,在外与人为善,尽量不与任何人起纷争。



让我回想起来,我们上学时,都学过这样的一句教诲,“尊重上级是服从,尊重下级是高贵,尊重同级是德行。”


他这一路讲来,我不仅收益颇多,也深感惭愧,我也是一个女人,但同台湾女人比起来,就像是一个女汉子一般,声音高昂,语调急速,做事雷厉风行,有时比男人还强势,也失去了女人应有的美感。


我们大陆的女人,一直以来所受的教育就是男女都一样,女人能顶半边天,男人能干的女人都可以干!


所以,我们像男人一样说话,像男人一样做事,像男人一样冲锋陷阵。


可是,最终我们得到了什么,我们并未获得男人的尊重,相反却失去了男人对我们的怜惜,因为,大陆的男人已经将我们看做是同性的人,而不是一个需要男人去爱护的女人。


在台湾的几天,遇到过很多台湾当地人。


他们也知我们是从内地来的游客,但对我们却丝毫没有对外乡人的那种排外的感觉。


不论是在拥挤的餐厅,亦或是7-11那样的小超市,甚至是在火车人,当我们向他们咨询的时候,他们都是极其认真的回答我们,丝毫不会敷衍。


那天在去台北九份的小火车上,火车上人很多,在一个站点上来一位年轻的男人,和他的妻子以及两个可爱的儿子,于是,我和老公站起来将座位让给他们,可他们却说一个座位就好,让妈妈带着两个小孩挤一挤就好,可我们还是站立一边让他们坐下。


那个男人一个劲的道谢,非常不安的样子。


我想缓和一下气氛,就随便问他,你们是台北当地人吗?


这一问,马上就打开了他的话匣子。


他非常热情的从介绍台北的景点以及人文,以及对我们这几天的行程安排,全部都认真仔细的给与了详细的建议,直至他们下车前,他还意犹未尽的感觉,最后一定要将他的手机号告诉我,还打了一下看通不通,并且对我说,在台北遇到什么困难或者有什么疑惑不懂,就一定要打电话给他。


一趟旅游,获得许多震撼与反思。




联想到在中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何时这样的真诚过。


小时候我感受过人们之间的热情与真诚,那时的人们真的很纯洁,没有尔虞我诈,也没有奸懒馋滑,人与人之间很单纯。


但是曾几何时,就变了呢?


我们失去了人与人之间最宝贵的东西——真诚,这让我们变得怀疑一切,怀疑他人的用心,怀疑他人的目的,怀疑我们遇到的一切事情。


包括我自己在内,如果有人向我问路,我会先后退一步,再告诉他,还要警觉的看着他是否有不好的举动。


在台湾仅仅呆了几天,却让我改变了很多。


跟自己先生或者别人说话的时候,尽量将语速慢下来,与别人说话的时候也开始微笑示之不再紧绷著脸,当然,我学的仅仅是皮毛,台湾人的热情我恐怕学不来,但是,我会尽所能的从外表去仿效,慢慢的将其变为自己真正的内涵。


这是中国好的传统,我是中国人,为何不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