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警民关系再度紧张 人们还相信警察吗?

<- 分享“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9 美国中文网


提示点击上方"美国中文网"↑订阅本微信推广平台



近半个月来,全美范围内本已紧张的警民关系可说又恶化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巴吞鲁日、达拉斯、明尼苏达,警察射杀平民,报复者伏击警察,死伤数十。深陷种族鸿沟的警民关系,折射出的也是美国社会的深层矛盾。正如达拉斯的一些民众所说:这些事件让人心情很矛盾,因为两边都有错。

然而在这样的形势下,我们还是能够看到冲破族裔隔阂的正面例子,例如在达拉斯的非裔枪杀警察事件后,非裔母亲感谢不顾危险保护她和孩子的白人警员;又例如被警察杀害的路易斯安那非裔男子斯特林的家人,也说“我们绝不认同针对达拉斯警方的报复性行为”,因为“不能用更多暴力来回应暴力”。

周日在巴吞鲁日被杀的非裔警员杰克逊,几天前还曾在Facebook上感叹警察和非裔的两重身份让他身心俱疲,“穿上警服,有人投来恶意眼光;脱下警服,又有人因为肤色视我为威胁”。

那么作为普通民众,面对目前格外紧张的警民关系,对于警察、对于这个矛盾,又如何看待呢?美国中文网各地记者也随机采访了部分民众,来听听他们的看法。








罗维宗
纽约社区人士
最基本的就是,我们的议员们需要多一些outreach,呼吁大家冷静。另外美国政府对于退伍军人的辅导,对他们心理状态的了解,都很不够,这应该重视。政府也要投入更多的资源,安抚、教育警察。媒体在报道这类事件时,也应该保持客观。
狄钟琪
布鲁克林亚总会
我想呼吁大家不要只看表面,警察的任务是保护所有市民,不管你是哪个族裔,每个群体都有坏人,不能因为个案就否定整个警队的努力。 
Mark
纽约民众
我们需要团结,这种报复行为没有帮到任何人,我希望执法部门和非裔团体能坐下来,聆听对方的想法。我不认为所有警察都是坏的,仍然相信他们,但现在的确存在问题。
Rose Dattory
纽约民众
很多警察做错了事却没有受到责罚,他们必须负责。但就像马丁路德金说的,如果我们总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那最后我们都会成为没有牙齿的瞎子,所以我们必须学着团结合作。
纽约市民
这些案件都有关族裔,因此很难评判。大多数美国人自己都察觉不到,但他们或多或少都在不同场合有过种族歧视行为。非裔、西裔、白人,他们往往都不喜欢彼此。
India Daley
纽约民众
不管是什么族裔,任何暴力都是不好的。我相信警察,他们伤了人,但也拯救生命,当然我也存有怀疑,我不知道当我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会不会因为肤色不同而不帮我。
翟先生
纽约民众
现在我们是不是也应该为警察捍卫正义?不管你是非裔还是警察,不管你是强势的还是弱势的一方,我觉得正义都需要得到维护。警察工作在高危情况下,采取一些措施是难以避免的。我们需要在一种公开的资讯或互相体谅的情况下,才能促进社会的和谐。
Hamza Masi
纽约民众
一个警察搞砸了,这不代表其他警察也该被牵连。我仍然相信警察,他们做的好事绝对比坏事要多。老实说,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改善警民关系,也许应该加强沟通,增加少数族裔的警员,这样大家能感觉到我们是一体的。
Robert
纽约民众
我来自欧洲,英国警察甚至都没有枪。我认为美国警察被教导shoot to kill的原则必须改变,我信任警察,只是警察必须也反思他们做事的方式。
蒯文明
大华府华人活动中心董事长
现在整个社会,包括我们华人团体,思维都比较负面,华人作为模范公民,整个社区在这个时候应该展示一种正面的力量。我们应该把案件看做个别事件,是一个错误,而不是一个族群和另一个族群的对抗和冲突。
杨修竹
华盛顿社区人士
美国应该把这个程序再好好审视一遍,(关于)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可以真正动枪把人打死,有时候可以只用电击枪就足够了。首先政府要创造一个宽松的环境,总体来说,社会这个环境需要友善和理解;同时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要配合执法人员,在行为上控制自己。
王军
伊利诺伊民众
我没有感觉到警民关系紧张。警民关系紧张只是在警察和不守法的人群之间紧张。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是守法公民,我们听从警察的指挥,配合警察的工作,警民关系紧张只是和某些公民关系紧张,我们没有。
Viviyin
伊利诺伊华裔母亲
最近枪击事件不断,做为娃妈真的很担心,周末带孩子出去玩都会刻意避开一些人多热闹的地方,总觉得那种地方容易发生冲突。这种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安全最重要,小心一些还是有必要的。
丘岩
芝加哥律师
整个警民关系,不管在芝加哥还是全美国范围内,首先要从非裔社区做起。警察没有什么地方做错的,警察出现执法不当或严重不当,这仅仅是个别的例子,绝大多数警察都是按照警察的守则来执勤的,之所以会出现这个情况是因为非裔越来越多地把这种个别的案例,夸张为普遍性的、全国性的、经常性的,我认为不是这样的。
招霞
旧金山亚裔选民协会创办人
美国警察系统里的文化、过分用武、资金、训练可能都有问题,梁彼得的案子就是一个例子,没有经验就派去很多罪案的地方巡逻,和他配对的也是新警察。所以这是个警察系统的问题,大家要给一些耐心,让系统进行一定的改造,用民主的方法和声音来改进它,而不是以暴制暴,这样的暴力会让我们这些无辜的平民也被拖累,变成了暴民的形象。
周晓滨
奥克兰美亚正义联盟负责人
非裔提出"Black Lives Matter"这个想法,有他们的出发点,当然所有人的生命都是宝贵的。一方面,联邦政府应该责成警察有足够的训练和纪律,也要有电击枪等非致命武器、或摄像机等配备;另一方面,很多时候我们华人因为身体条件和语言能力成为罪案的受害者,所以我们也很需要警察的保护。面对这种争执,大家需要开诚布公的对话,不是只叫政治口号,而不听对方的想法。
Bright Zhou
斯坦福生物及考古系毕业生
我认为作为华人,我们也应该参与到有关警民冲突的讨论中。作为这个国家的居民,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全面了解事件真相,并据此做出选择。
Teddy Phan
政府相关部门心理咨询师
有时社交媒体和自媒体将事件渲染得更加严重,大家应该相互理解,民众尤其需要理解警察。
宫勇吉
斯坦福材料学博士后
这是个很长期的问题,涉及到种族冲突,加上近期的事件,变得更加严重,要解决这个问题可能很难。毕竟这个观念已经深入人心,非裔也已经形成自己被种族歧视的观念。我自己现在也觉得没有安全感。
王唯波
波士顿计算机工程师
所有族裔都会成为警民矛盾的受害者,但这个矛盾很难在短时间内消除。
张燎
波士顿大学心理学博士生

这说明现在族裔的冲突很严重,反映了美国很根本的一个问题,警察和非裔之间,强势族群和弱势群体之间不信任的关系。应该多一些社区的活动,让双方都参加,有助于双方相互了解诉求。


采访:王依依、李若冰、吴丹琪、崔菡、李州、邱洪辉、言洁予、叶文多
编辑:李越




(转载请注明美国中文网)


微信号:美国中文网
长按指纹扫描关注“ 美国中文网”



点击左下角查看更多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