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集装箱制成预制房,PowerHouse Homes创始人陶醉先生专访

<- 分享“BQ澳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1 BQ澳洲




“ 墨尔本皇冠赌场酒店,有着世界各地首屈一指的餐厅。其中有一家叫做Gradi的意大利餐厅的老板兼主厨Johnny Di Francesco,是2014年意大利帕尔马世界批萨大赛的冠军得主,他的Margherita批萨让所有人领教了那不勒斯人对于美味的独到见解。




这是PowerHouse Homes预制房公司创始人陶醉先生最喜爱的餐厅之一,这家餐厅的几乎每一位员工,陶醉都能叫出名字。对于他来说,给予每一个人足够的尊重,很重要。他常常带公司的员工来这里开会,边吃边聊。他觉得,这种形式的畅所欲言,才能产生真正的思想碰撞。


“预制房”的概念,就好像用汽车的生产线方式去打造房子,然后运它们到要去的地方。陶醉2009年在墨尔本一手打造的PowerHouse Homes预制房公司,用革命性的筑房方法,正在改变澳大利亚的房地产市场。




这一次,陶醉先生一身深色西装,没有打领带,左上衣口袋随意地插着丝质绢花,白色衬衫微敞着最上面的扣子,潇洒中不失风度,随性中饱含精神。Gradi餐厅的店员Prince和他拥抱着,操着浓重的意大利口音和他热情地打招呼。“今天吃什么?跟以前一样?”


陶醉点了Wagyu Bresaola,Capocollo,这些是意大利有名的风干生牛肉、火腿,配上Asiago奶酪和西班牙醋加橄榄油蜂蜜。他很喜欢这样的吃法。在忙碌的公务之余,陶醉绝对是懂得享受生活的人。




生肉加奶酪打开了他的话匣子。陶醉在澳洲做生意的这些年头,很勇敢,常常剑走偏锋,独辟蹊径。他的目光敏锐,总是能看到很远的未来。用他的话说,他从来不在浅水里游泳,要玩,只在深水。


 “我也不知道我有什么
除了这个脑袋之外”


陶醉是当年上海旅游学校酒店旅游管理专业很早的一批毕业生。他们这一批出来的,基本上全是做酒店旅行社管理的,没出来的,现在基本上都是酒店老总了,或者下海了。那时候,在刚开放不久的中国,做酒店管理很火。




1989年陶醉来到澳洲。那个时候出国,人们只有一个理由,就是留学。说是留学,其实陶醉却在给别人讲课。作为旅游界“黄埔军校”出来的人,他和澳大利亚旅游学院有着一个默契。在他看来,他来这边学的课程是很初级的,而他是科班出身。然后他就跟学校商量,我来给你们教书吧。


陶醉在酒店行业里工作,一边学习还要一边讨生活。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无限的机会等待着这个年轻的上海人去把握。他最早在一个犹太公司做贸易,当时有机会做了很多采购的业务,有买有卖,这样他就多了一门采购的手艺。后来到了第二个公司,Australis,做化妆品。现在的陶醉对于女孩子们用的化妆品也是侃侃而谈,可那时候的他绝对是一窍不通。就像他说的,他从来不玩浅水,只在深水游泳。对于化妆品没有概念的他,只能从零学起。慢慢的,从各种品牌到后面的化学成分,他了然于胸。


尽管自己还没有意识到,当时的他已经在做很多供应链的业务了。作为一个华人,懂得供应链管理,又讲了一口出色的英文,于是一家第三方物流公司找到了他,想借他的力量打入华人市场。一般来说,合同都只签一年,然后根据情况再说。陶醉不解的是,他何德何能,让这家大的物流公司一下子就给了自己一个五年的合同。他对这个行业又是没有任何了解,又是一次深水游泳的机会。从办公用品到化妆品再到物流供应链,每一个脚步都像在赌博。


道理都一样,你只要学,想学,会学,总是能做好的。然后我就去了,一干就是五年,五年之后,又加了五年。”陶醉很轻松的说着,十年的波澜一带而过。
“我也不知道我有什么让他们这么器重我,”他说,“除了这个脑袋以外。” 


十年的光景,谈笑间稍纵即逝,陶醉又到Monash大学读硕士。他的意大利导师很看重他,让他一定来。四年的课程,他两年就念完了。陶醉做事情从不浪费时间,目标明确。他念书的第一个原因是理论上的支持。中国物流采购联合会每年有年会,邀请他去演讲。“作为专家,名字后面如果没有一行小字,博士啊硕士啊,他们不认你。”陶醉说。另一个原因,是为了接班公司的股东职位。然而才华横溢,锋芒毕露的年轻面孔,难免惹人妒忌。就在圣诞节的前三天,陶醉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他经营了整整十一年但看不到前景的公司。

“我唯一带走的是一个客人送给他的一把手工制作的牛皮椅子。我把它放在敞篷车的后面,就走掉了。”


又一次,他把自己推向深水区。

 

 “你的任何退步,将会换来等值的进步”




“有没有读过一本书,叫做《Blue Ocean strategy》——《蓝海策略》?

陶醉一边说,一边用手把包裹着生牛肉的面包,沾满酱汁,送入嘴里。“不要怕手脏啊,意大利人吃饭嘛。这两种口味,当然也可以直接吃啊,不用搭配面包的。很多口味可以合在一起,好吃到爆炸。”


《蓝海策略》这本书,是由韩国学者金伟灿(W. Chan Kim)和法国学者勒妮·莫博涅(Renée Mauborgne)共同著作,于2005年出版的一本经济学畅销书。他们提出了不同于传统企业惯用的“红色海洋”环境——压低成本、抢市场占有率、大量倾销等,而是努力革新,开辟未开发市场的“蓝色海洋”策略。“蓝海”观念的提出,使传统的商业行销思维有了更新、活化的空间。此书可说是21世纪阐述“新经济学”中最具划时代意义之代表性书籍。


墨尔本以前有一家Borders书店,人们可以去看书、喝咖啡。每个周末,陶醉都会去看看。书店里有三个书架,第一推荐,第二推荐,第三推荐,陶醉会把上面最为推荐的书全拿下来,先带回家,放在书架上再说。这本《蓝海战略》就在他的书架上面,但他并没仔细读过。


“有一次演讲的时候,我走题啦,本来应该讲我的预制房生意,我却讲到企业策略上去了。台下面有个人问,你一定看过《蓝海策略》吧,我说为什么,他说你刚才说的内容就是那本书里面的。”陶醉说,他后来成立的PowerHouse Homes,里面很多的布局都和这本书有关系。


《蓝海策略》很容易解释。蓝海的反义词就是红海。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弱肉强食,这是红海。而蓝海则说,你可以去开辟一片新的海域,世界这么大,不用吃来吃去。生意上也是这样,为什么每天大家拼得你死我活,其实成本都是一样的。商界竞争来竞争去,拼得都是一件东西,很简单,那就是价格。靠价格拉拢的客人长久不了,因为总会有人比你开出的价格更低。这是红海策略。蓝海策略则不是。革新这个东西,是没有底的,是无限的,而价格是有底的。”陶醉说。


2007年的时候,陶醉还在做着供应链管理。他受到沃尔玛公司供应链管理思路的启发,决定搞一个大的革新。沃尔玛的供应链被全世界企业推崇,这是它成功的基石,也是令竞争对手望而生畏的市场屏障。


供应链,顾名思义,是供求关系上一条环环相扣的链条,是围绕核心企业,通过对信息流、物流、资金流的控制,从采购原材料开始,到制成中间产品以及最终产品,最后由销售网络把产品送到消费者手中的整个过程中,将供应商、制造商、分销商、零售商直到最终用户连成一个整体的功能网链结构。供应链是一个复杂的系统,要使它运转起来,必须有效地协调和管理,这便是供应链管理。


陶醉说,沃尔玛在中国把货物装好,条形码贴好,标签贴好,这个货柜从上海港口出去,直接送美国的商店,而不是沃尔玛的仓库。如果像其他企业那样,货物到了自己的仓库,重新拆开,再包装……这个环节价格就增加出来了。沃尔玛标榜的“天天低价”,依靠超级合理的供应链管理,的确让其竞争对手望而却步。


陶醉说到这里,拿起手中的叉子。“比如这个叉子,意大利产的,最终到澳大利亚,拿在我手里,这叫做供应链。我的想法是,不要挤压上游的供应商。你把人家压得没饭吃了,大家就都没饭吃了;下游是买家,价格也不能抬。你价格比别人高,零售商卖不出去。剩下的就是中间这一段。我曾经做了一个演讲,我画了一个牛,牛奶是当中挤出来的,而不是两头。沃尔玛的竞争对手做不了,因为它们不需要那么多货,自然也负担不起大型仓库的存储费用。中小型公司没有这种进口量,也做不了。”


“那么我想了一个办法,搞一个大的批发环境,把中小型公司的货量合在一起,开一个仓储配送中心。我专门替这种中小型公司服务。比如你用300立方米的地方,就付300立方米的钱。不用的话,一分钱不付。”结果,公司因为他的想法太超前,没有采纳他的建议。陶醉郁郁寡欢,壮志难酬。因为做一个如此大的项目,没有公司的资金支持,凭借自己的力气,很难做到。




这时候另一本书的策略又起到了作用。《一分钟百万富翁》(The One Minute Millionaire),里面提到,没钱的时候用人家的钱,没时间的时候用人家的时间。于是陶醉决定,把中国的所有港口连接起来,变成自己的,做一个所谓的“全球物流网络”,让所有的商品在中国增值,拆开,重新包装,挂牌,贴签,把所有环节在没有发货以前做完。那时候中国的国有经济特点再加上刚开放不久,供应链管理的概念几乎没有。陶醉把自己的想法跟管理港口的人说,他们说,他们不在乎,只要有人做就好了,我们做你的后盾就是了。签约以后,陶醉转身跟全世界说,我有一个物流网络在中国,谁想加入。而后5个月,33个国家加入。


“这是一个大事,非常振奋人心,耗费了我所有时间、精力还有金钱。孩子的私校费我都搭进去了。”


陶醉再一次跳进深海。


当时很多大企业小企业,都想做沃尔玛一样的供应链管理,但是做不起来。意大利大公司,南北美洲大公司等,都纷纷想做,苦于不知道应该敲哪扇门。“我的信息一发出去,他们全加入了。2007年的9月,在上海香格里拉酒店举办启动仪式,我搞了一个很大的宴会,很多老总都来了,澳领馆商务代表也来了,场面很浩大的。”陶醉说。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一次陶醉去美国出差的时候,发现苗头不对,结果这个事情没做起来。


“如果这条路走下去,也挺有意思。一扇门关了以后,其他的门就开了。拿破仑·希尔有一本书《Think and Grow Rich》,《思考致富》,里面就说,你的任何退步,都会换来等值的进步。如果今天我还有时间的话,我还想做这件事情。”陶醉说。


“吃点东西吧,服务员在看我们了,我们还有下面一道菜。”


“把兴趣和事业合在一起,是最完美的结合。”




前几天在悉尼,陶醉刚刚接受澳大利亚Purpose Publishing的采访,他和他的预制房生意,一起被写进了《50位无名的商业英雄》(50 Unsung Business Heroes)的书里,今年11月份出版。陶醉能从供应链管理一下子跳到预制房领域,发挥关键作用的正是这样一个幕后的“无名英雄”——制作模型,他从小的爱好。


飞机模型,轮船模型,小男孩们都爱玩,而陶醉一玩,就玩了几十年。


“偶然一个机会,我认识了一个希腊设计师。他知道我这么热爱做模型并且做得还不错后,就邀请我帮他为他刚刚设计的一个楼房做一个模型,也叫做沙盘。我想了想,那就试一下吧。”


他这么一试,就是四个月出去了。如果按做生意的标准来说,这一定是亏本的,但是他是做着玩的,每一个细节,都是他亲自用双手打造出来。有一天,陶醉收到一个信封,里面夹着一张支票,4,000澳元。他立刻意识到了他这个兴趣,还可以创造收益。于是,他又跃跃欲试,准备跳深水了。“虽然我当时缺乏对于建筑的了解,可是,把兴趣和事业结合在一起,就能做出最完美的结合。”


他的第一个建筑模型生意,是强打着勇气做得,他连50%的信心都没有,但是不能做也得做,陶醉要给对方足够的信心。第一单生意一炮打响,接下来他越做越顺利,一做就是22年。


“供应链管理最大的本事是什么?外包。”陶醉说,他可以算得上是伯乐。自己做不了,就找别人做,做事就像拍电影,而陶醉则是担任导演的角色。这是90年代所有企业很根本的战略之一。他又拿眼前的这家餐厅举例子。“比如这个餐厅,很多东西就是外包。厨房的装修、桌椅、各种肉类的供应,都不是自己做的。它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是厨艺,而不是做这些其他的事情。这就是所谓的社会分工越来越细。”


今天,陶醉的另一家模型公司ModelsInc,也颇具规模,运营的非常好,可是陶醉依然坚持把这个事业叫做兴趣。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陶醉的这个兴趣事业,给他现在的预制房生意,带来了神奇的效果。


“我最初做预制房的事情,我的目标群体主要是两个,一个是开发商,一个是建筑师。即使开发商不懂我的构思,建筑设计师会明白我做的是什么。我做模型做了22年,这就是联系我预制房生意的桥梁。22年的修炼,最终竟是为了做今天的事情。”陶醉说。


史蒂夫·乔布斯当年从大学辍学后,他去旁听书法课,从而着迷于书法和字体。最初Mac电脑漂亮的字体便是出自他在书法课上的设计。


“Reed大学在那时提供也许是全美最好的美术字课程。在这个大学里面的每个海报, 每个抽屉的标签上面全都是漂亮的美术字。因为我退学了, 不必去上正规的课程, 所以我决定去参加这个课程,去学学怎样写出漂亮的美术字。我学到了san serif和serif字体, 我学会了怎么样在不同的字母组合之中改变空白间距, 还有怎么样才能做出最棒的印刷式样。那种美好、历史感和艺术奥妙,是科学永远不能捕捉到的, 我发现那实在是太迷人了。”乔布斯曾经回忆说。


乔布斯在工业设计上以品味著称,他念念不忘的事情之一,就是大学时上的美术字课程。


当人成功以后,他以前经历的各种琐碎或不堪,都会成为传奇。陶醉就是这样,踏着自己的兴趣,慢慢地走向新的地方。

 

“你必须跳下悬崖,在坠落的途中长出翅膀”




2007年,有一次陶醉坐维珍航空去悉尼。由于航路繁忙,飞机不得不在Kingsford机场上面盘旋。他有些焦虑,就情不自禁的从窗户俯看外面,看到了很多集装箱。之前看到过悉尼的房屋危机的新闻,一个是缺房,一个是价格太贵,于是,一个念头突然跳进陶醉的脑袋里。他想,是不是可以用集装箱改一下,当房子。因为每年有很多集装箱退伍,放置在一旁烂掉,而在它们的折旧期以外,集装箱本身还是有生命的,只不过对于船舶公司来说,它的价格是零。由于集装箱用的是最好的钢,即便生锈再厉害,它也是烂不掉的。


实际上,澳大利亚已经有人用集装箱改房子了。一个澳大利亚的电视节目就记录过,在一个美丽的湖畔旁边,一个澳洲人用卡车拉来一个装货物用的船舶集装箱,经过几天的改造,一栋适合两人居住的、功能俱全的小房子就诞生了。虽然陶醉的PowerHouse Homes预制房今天已经不再用集装箱了,而是用更先进的材料,这样一个主意,却是一切的雏形。




“我很激动,恨不得马上跳下飞机去做。我一做就做了18个月的调研,一直到2009年的3月份。我说,时机成熟了。反正我胆子很大嘛,一直跳深水,这一次,我又跳啦。”陶醉说。


这一次,他跳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深。他跳的不是深水,是悬崖。


“有一个人,我很恨他,也很爱他,更要感谢他,就是麦尔康·福布斯(Malcolm Forbes,著名的《福布斯》杂志发行人)。他说过的一句话像幽灵一样,每次在我做重大抉择的时候都回荡在脑海,唆使我去做。”这句话就是“你必须跳下悬崖,在坠落的途中长出翅膀”。陶醉说,这时候就是他跳悬崖的时候了,很多人摔死了,做不下去了。而成功的人,则有一个信念,就是一定能飞翔。光跳悬崖没有用,没有这个信念,还是会摔死。他说,这个信念让他很固执,或者很愚蠢的走下去,这对于他来说很重要。


“2009年,我就跳啦。”


PowerHouse Homes很难用中文翻出来,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它更像是一个机房,帮助澳大利亚人实现自己的房子梦。


现在PowerHouse Homes预制房,已经不再是简简单单集装箱改装的了。今天的设计和当初的设计,已经是进化很多了,好比苹果的第一代手机,路虎的第一款汽车。


陶醉说,正所谓蓝海策略。他不希望人们把自己的想法都锁进保险柜,而是希望市场上能出现更多的玩家,来共同创造这个市场。


“因为澳洲的市场本来就很保守,对于新进的事物接受速度非常慢。如果只有一家两家企业在市场里发声音的话,市场接受速度会很慢。而玩的人越多的话,大家同时在发声音,市场接受速度就会快。我不希望大家把自己的知识都锁进大铁箱子里面。”他说。


如果每个人都用蓝海策略武装头脑,市场上就没有竞争了。陶醉又拿这家Gradi饭店做比喻:“比如说这家饭店,独一无二,没有一家饭店和这家是一样的,它有它成功的原因。普通饭店来模仿它的话,永远模仿不了。包括那些奢侈品,LV就是LV,没有第二家的;Chanel就是Chanel,没有第二家的。汽车也是一样,没有说哪个车有点像路虎,有点像奔驰就卖的很好的。”

 

陶总2008年写企划书的时候,计划每年要盖5000套房。为什么是5000套房?按照他的理解,澳洲每年需要50万套房,来保持供求平衡。由于澳洲缺房,缺的非常厉害,如果没有这50万套房,澳洲的房屋价格将永远攀升下去。


“这是我的目标也好,野心也好,追求也好,我最终的目的,是要做到这个水平——把房屋的价格降下60%。”


“来,继续吃。他们在犹豫要不要上菜。”说着,陶醉把夹着生肉和奶酪的面包塞进嘴里。

 

“革命已经发生啦,只是还没到你家门口。”


如果谁有机会看到陶醉PowerHouse Homes的宣传册,可能都不相信自己手中拿的是一本跟房地产有关的东西,因为它做的非常卡通。在大众眼里,盖房子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而陶醉说,我可以让盖房变成像小孩玩玩具一样,所以他就把它做成小人书啦。




“我给我小人书的卡通设计师说,看我这本书的人,可以不懂一个字的英文。但是看完以后他应该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陶醉说。


如果说这个上海老板有什么做生意的制胜法宝,恐怕就是他对于企业供应链管理的精通了。在他的目光里,PowerHouse Homes生产线下来的每一套房屋的价格应该是传统房屋价格的80%到85%,而他做到这一切的秘诀,就是供应链管理。


“我可以给你一个挑战,你可以拿起电话,打通任何一家建筑公司,问,我可以跟你们供应链经理讲话吗?他们会问,您说什么。他们没有这个职务。但实际上,供应链非常非常重要。你想,他采购水泥,采购木材,采购钢,他可能就是一个采购经理。他的职务有限,他只能看到眼前的一亩三分地。而专业的供应链经理能看到所有环节。”


在美国,专门管理供应链的人可以是副总裁。这些人能够看见公司的上游下游,实际上掌握着公司的命脉,是公司的眼睛和耳朵。供应链可以成就一个公司,也可以摧毁一个公司。除了美国、日本和欧洲国家,其他国家对于供应链的重视程度还未达标。


“我当时念硕士的时候做了一个调查。日本的物流成本是8%。比如这个碗,一块钱,物流成本是8分钱。到了美国,10%。欧洲9%。澳洲呢?22%。如果我要赚钱的话,我把物流成本降下来,那不就容易了。就像我说的那样,挤牛奶,要挤中间部分的。”陶醉讲起了学问,滔滔不绝。


预制房要是在工厂里建造的话,第一个好处就是效率高。很多有用的边角料是可以回收利用的。多余的钢材截下来,可以用到后面的地方。第二个,没有垃圾。预制房造好运到这边就是组装。第三个,时间。预制房从在工厂里建造到组装完成,只需要8到10周,而传统建筑需要一年的时间。


“比如说装空调的人没接好,那么我石膏板就上不去啦;石膏板上不去,没法涂料;涂料涂不上去,地板就没法装。你看,问题出来了。而如果我全在工厂里盖的话,这个问题就没了。时间就是金钱,这些冗余的东西砍掉后,成本就降低了。”陶醉说。


在聪明的管理者眼里,每一个供应链里面的节点,都有利润的。而整个一条链下来的每一个环加起来,少说有60%的利润在里面。陶醉说,如果突然来一次革命,比如政府突然宣布,明天澳洲所有房价下降60%,那么他是完全可以控制的。


“所以我为什么每年像孔子或者耶稣一样,到处游说,嘿,大伙醒一下,别到时候说我没提醒你。革命已经发生啦,只是还没到你家门口。不要掩耳盗铃,装作听不见门外的炮声。”


今年,PowerHouse Homes公司连续两次参加悉尼和墨尔本的房展会。悉尼的那一次房展会,他们在一百多个公司里是展位最大的一个。许多人都以为陶醉他们是百年老店,其实陶醉自己清楚,他们还是一个婴儿。“很多大的公司在那,都是3米乘3米,或者6米乘6米的展位,我们来就来一个10米乘14米的,非常震撼的。我要让大伙知道一下,这个革命的规模。”


5月份,PowerHouse Homes又被墨尔本DesignBUILD 房展会的主办单位特别邀请参加展览,要他们在中央的位置出现。陶醉则邀请著名灵感画师Matteo Charles来为哈扎·哈迪德现场作画。Matteo曾受邀在李小龙诞辰75周年纪念会上现场为已故功夫巨星作画。


说起扎哈·哈迪德的名字,也许人们并不是那么熟悉。许多人最近了解到她,除了她的去世引起世界范围建筑设计界对她的惋惜之外,还有她设计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主体育馆所引发的各种争议。她的作品享誉全球,而在中国,她也留下了许多超前卫的建筑设计,比如南京青奥中心、广州大剧院还有北京SOHO建筑群等。人们称她解构主义的作品是“未来时代的设计”。


今年3月31日,扎哈·哈迪德因病去世,享年65岁。而这一天,恰好是PowerHouse Homes的第7个生日。一颗巨星的悄然而逝,恰恰又有一颗新星冉冉升起。


“我们要让人知道,This is happening。”陶醉说。

 

终于,“世界第一批萨”主厨烘烤的Frutti De Mare批萨被端了上来。陶醉讲的声情并茂,服务员终于见缝插针,把主菜端上桌来。




陶醉是非常厉害的拉丁舞高手,他还喜欢盆栽、读书、网球、游泳和旅行。在演讲会上,他能高谈阔论他的“超级市场营销”理论;工作之余,他也会跳跳舞,种种花,享受一下美食,四处看看美丽的风景。他总说,做企业的要有三个底线:人,财和环境;做企业的人要对得起三个股东:客户,股东和地球。如此热爱生命的人,才能更稳地扛住这样一份帮助更多人住上未来概念的房屋的重任。


蓝海策略,深海戏水,陶醉避开了红海的厮杀,避开了浅滩的争夺。


而总在深海里遨游,他要比在浅水区更加小心谨慎,也需要更足的勇气。如此,他则能看到更辽阔的海,更蓝色的洋。


来自澳洲中文周刊第一品牌《BQ澳洲》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