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攻克艾滋问题-我们来从头聊聊避孕套的故事

2016-07-12 新阿德莱德



| 作者:A.


最近澳大利亚公布了最新的研究成果,宣告天下一个好消息,从前几乎是绝症的艾滋病被搞定。不过其实臭名昭著的HIV病毒还没有,HIV病毒还会引发一些其他的疾病。


HIV与艾滋病(简称AIDS,又称后天免疫缺乏症候群)常一起提到,但是两者是不同的概念。简单来说,HIV指的是“病毒”,但是艾滋病指的是,因免疫系统能力下降而出现的“感染”, HIV感染者不会马上发病,而是要呈现发病的状况,才会称为艾滋病。


澳大利亚艾滋病流行病学与预防计划项目负责人安德烈·格鲁利奇10日对媒体宣布,澳大利亚的“艾滋病疫情”已经结束,澳每年艾滋病毒感染者已经少到不需要定期记录了。20多年来,由于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推广使用,现在这一数字已大大下降,而且艾滋病毒感染者可以活得更长久也更健康。艾滋病在澳大利亚已经由绝症变为一种可控制的慢性病。不过澳大利亚在防控艾滋病毒蔓延问题上仍面临挑战。对感染者尽早确诊、及时治疗、防止进一步扩散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艾滋病的传播途径主要有三种:性接触传播、血液传播和母婴传播。所以说艾滋病并不一定是由于性交导致的。不过艾滋病的难以治愈性让它所以一直排在性病排行榜首位。



避孕套无疑减少了罹患性病的几率。另外,不得不说的是,避孕套的普及,无疑也使得女性减少了“受孕的恐惧”。今天,我们就来聊聊,避孕套


为了让我们可以享受更大限度的鱼水之欢,同时减少喜当爹的风险和患病致命的危险,人类捣鼓避孕用品的历史已逾百年。


我们得从历史中寻找答案,得从古埃及时期说起。当时的古埃及人有着独特的避孕用品——比如用蜂蜜或者海藻等自然物做成的栓剂。


18世纪用动物肠子制作的避孕套


18世纪初期,屠宰场的屠夫们会用废弃的动物肠子来制作避孕套赚取外快,这便是最早进入商业环境的避孕用品。而当欧洲的畜牧业大规模兴起之后,英国和美国成为了这种被他们称为“skins”的东西最主要的出口国。在避孕药面世之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些肠衣做成的安全套一直都是最有效、最廉价且最容易买到的计生用品。也许你很难想象,性用品售卖在18-19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名正言顺的。


然而直到1873年,《科姆斯多克法案》的通过直接扼住了性用品市场的咽喉,这个蓬勃发展的产业也随之遭到重创。在当时,很多士兵离开了家庭,也无法去教堂做祷告,由此也出现了很多为士兵服务的妓女,科姆斯多克认为这是社会道德败坏的表现,而任何形式的避孕行为都是纵欲的许可证。”在当时的美国,这么一个宣判“任何形式的避孕行为皆为犯罪”的法案竟然得到了通过。避孕竟然将获刑至少6个月!虽然很难相信,但这件事真的就发生了。

早期安全套的纸质包装上所印有的隐晦图案


但是安德莉雅·托恩著书《Devices and Desires》表示,与其说是整个产业归于尘土,倒不如说安全套只是转移到了暗地里,“经销商们赋予他们的产品极具创意和欺骗性的包装。”

三个在包装上做足了产品属性暗示却用锡盒密封包装的早期安全套。


尽管科姆斯多克对避孕产品的制造商到经销商一直穷追猛打,但商人们其实也明白:只要他们的产品没有明确表露出“避孕”的信息,法院拿他们也没辙。


虽然当时人们还没有完全搞明白性病的传播原理,但细菌理论已经开始萌芽了,防控疾病成为了避孕产品完美的保护衣。基于这一讨巧的宣传点,广告词也逐渐变成了“保护”、“防护”、“安全”等相对委婉的措辞。(所以一开始人们只是为了避孕,预防疾病只是托词而已)


而一直到1917年,美国加入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因为未采取保护措施而引发的性病越来越受关注,安全套的第二春也终于到来了。


所以后来军方开始把“预防药物”加到了军需品中分发给士兵们。虽然药物会引发使用者的剧烈疼痛,但这种方法的确对疾病的蔓延起到了遏制作用,这无疑起了个好头。



这种名为“步兵专用预防药”的药物从1910年开始在美军的军需品中出现,

为了自己的安全,士兵们在做爱之前需要擦拭这种会引发灼烧感的药膏


一战期间,美军的初级军征体检报告表明,近四分之一前来应征入伍的新兵都患有性病,为了扩充军力,美军不得不将这些病患也纳入编制。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大概有38万美军被诊断患有性病,美国政府花了5000多万美元来治疗他们。吉米·埃德莫森解释道: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军并没有给士兵分发安全套,而是给他们配给了“步兵专用预防药”。军方希望在休假期间的士兵能够自觉地在房事之后把这种杀菌剂通过注射筒注射进尿道



二战期间,美国驻军布鲁塞尔的那段日子是安全套褪去污名的关键时间。除了著名景点、教堂、舞厅之外,随处可见一本内页写有“Pro Stations”并辅以小恶魔形象的插画的小册子,内页还列有当地7家疾病预防站地址。在1939年到1946年期间,美国安全套产量直接翻了一倍。


虽然美国政府认可了安全套的合法性并开始对其进行规范化调控,但人们依旧对此讳莫如深。安全套仍然带有邪恶的色彩,甚至连药剂师都不敢将其摆上货架。下图为当时药店里陈列避孕套的一个木制货架,一关上门就只能看到顶上印着的“朱利叶斯·施密德”字样。

朱利叶斯·施密德生产的安全套货柜用严丝合缝的柜门来遮掩里面摆放的避孕套


上世纪50年代,安全套自动贩卖机成为了美国消费文化的一大标签。而直到六七十年代,性解放运动才使得公众可以对性文化侃侃而谈。但是直到今天,我们仍然无法十分坦然地去和他人交流安全套的特性和用户体验。言语上的表述虽然有所改变,但仍然显得矫揉造作。举个例子,我们以前会称其为“避孕用品”,现在往往会用“预防保健”一词来加以遮掩。


大概是因为计生用品真的是一个复杂而又凌乱的话题:纵观历史,人类为了“享受生活”可真谓无所不用其极。


新闻及素材来源:悉尼先驱晨报,利维坦



小A推出新栏目,别忘了留言哦,么么哒

为 你 推 荐

澳淡水小龙虾成灾澳洲反华女希特勒

在离澳前拿退休金南澳州16年政府新财政预算

2016阿德招聘展吸烟者请注意

阿德莱德中文电台The Big Issue

澳简化所有学生签2016年阿德美食好去处

常见早餐健康等级评分澳洲俚语知多少

政府给“死人”补助阿德Top5 温暖Pubs澳天然温泉

南澳移民事务处设中文网澳洲Le Cornu卖场关门

新阿德专稿,转载请署名并注明来源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