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邢台洪灾死伤惨重,是天灾还是人祸?

<- 分享“澳洲新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24 澳洲新闻


截至7月23日9点,洪灾已造成邢台市境内死亡25人,失踪13人。其中,大贤村共有8人死亡,1人失踪,是受损最严重的区域之一。当地村民对救灾过程中的诸多环节提出质疑,甚至表示灾后7小时未见救援力量出现。

23日晚,河北省邢台市委对外宣传办公室官方微博@邢台发布就网民和社会共同关注问题做出了回应。



微博截图



七里河洪水是不是泄洪造成的?


7月23日,邢台开发区大贤村村口,可以清楚看到七里河流到此处河道突然变窄。

据昨天下午邢台市发布会的信息,七里河上游仅有一座不可调控的东川口小型水库,没有节制闸,不存在人为调度泄洪问题,朱庄水库下泄洪水流入大沙河,不流入七里河。流入七里河的洪水有两路,一路来自东川口水库溢流,另一路来自西部山区,汇入南水北调西侧排水沟。7月19日凌晨3时到20日零时,两个区域降水量均超过360毫米,占全年降水量的六成,造成东川口水库水位暴涨,两路雨水同时流入七里河,在107国道形成大洪水。由于七里河在大贤桥迅速变窄,造成洪水漫过河堤决口,使开发区村庄进水。官方称,综上所述,开发区受灾属自然原因,非人为泄洪所致

对于政府给出的解释,多位村民质疑称,7月19日凌晨3点开始,东川口水库区域就开始下大雨,水位不断上涨。政府部门如果及时告知七里河下游区域村民,东川口水库有可能发生溢流,应该能减少洪水造成的损失。村民怀疑,是政府没有及时监控到东川口水库溢流,才没能及时预警。

对此,邢台市委外宣办负责人高振魁解释道,政府相关部门一直在实时监控东川口水库的情况。东川口水库相较于七里河,是一个规模很小的水库。小规模水库溢流并不会造成七里河的洪灾。此次洪灾的起因,是溢流水和西部山区的山洪汇流,造成了七里河流量骤增。山区的山洪是突然暴发的,来势凶猛,很难立即监控到。




洪灾发生前是否发布预警?

村民对于此次洪水最不满之处,就是洪水进入村庄以前官方的预警措施。当地村民称,除了在洪水进村前半小时左右的广播预警外,他们没收到其他任何预警,也没有见到网上传言所称“村支书挨家挨户敲门通知村民”的情况。

根据邢台市副市长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表述,7月18日,根据邢台市气象台预测,19日至20日邢台将出现入汛以来最强降水,降雨期间邢台市气象台每两个小时发布一次雨情信息。自19日22时至20日8时,将雨情通报调整为每一小时一次,并通过市电视台、微信、微博等信息传播渠道对社会公众进行广泛传播。邢台市委外宣办负责人高振魁也表示,在本次洪灾前,当地防汛办等部门对群众进行了预警工作,主要通过短信、广播、报纸等渠道发布预警信息,具体的预警发布频率他本人并不清楚,“但肯定是一直在发”。


而对于村民反映的洪水进村前并未收到预警信息的情况,高振魁表示,村民的说法不准确,“(肯定之前)都收到了,可能是大家都没当回事儿”。他进一步表示,对于大贤村的情况,根据其个人理解,“有的村民当时可能已经睡了,没看到预警信息”。至于是否能够确定该村村民收到预警信息的问题,高振魁称,“我的手机上反正收到了(预警信息),他们(大贤村村民)估计都收到了,有手机信号的地方都大面积发了”。

官方通报称,由于突发短时间强降雨,7月20日凌晨1:40通知开发区,开发区立即进入大贤村组织转移群众,当时,水已开始漫坝进村。对于为何没有在更早的时候通知村民的问题,高振魁称,因为大雨来得太突然,当天晚上9点左右,雨势还在可控范围内,到了晚上11点多,雨势突然加剧,所以没有更多时间提前预警




死亡人数为何前后差别大?

7月20日,邢台市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王清飞在接受河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洪水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这样的表态激起了大贤村村民的不满。根据采访录像显示,在距离王清飞接受采访地点不足百米的地方,张二强家里的一对儿女就被洪水冲走,于21日和22日分别找到尸体,确认死亡。

多位村民证实,由于不满经济开发区“隐瞒”伤亡人数的行为,22日上午8点多,上百名村民做出了堵路行为。107国道与326省道邢台段因此交通瘫痪。为了劝说村民离开,王清飞来到现场,向村民下跪。在政府工作人员和警方的劝说下,村民于中午11点左右结束了堵路行为。

22日晚间,邢台市委对外宣传办公室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第一次变更了伤亡人数。消息称,截至22日11点半,邢台市共有9人死亡、11人失踪。对这一结果,大贤村村民仍不满意。昨天上午,多名村民都表示,仅大贤村这样一个500人的小村落,就有10人左右死亡或失踪。


村民的说法在昨天下午邢台市发布的死亡人具体名单和失踪人口名单中基本得到了证实。邢台市委对外宣传办公室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截至7月23日9点,洪灾已造成邢台市境内死亡25人,失踪13人。其中,大贤村共有8人死亡,1人失踪,是受损最严重的区域之一。

对于几次公布的伤亡人数差别较大的原因,高振魁解释说,当洪灾刚刚发生后,很多区域处于失联状态,无法快速准确地统计这些区域的伤亡人数。因此,在灾害之初,伤亡人数统计会出现错误。随着救灾工作不断进展,本来失联的区域情况越来越明晰,伤亡人数的统计就会越来越准确。这就是几次伤亡人数统计不同的原因。




灾情发生后的主要工作做了什么?

洪水发生后,邢台市市第一时间启动抗洪抢险救灾系统,全力以赴抢险救人。驻地部队立即驰援开发区,安排了28艘冲锋舟、280余名官兵,组织当地干部群众1200人,对出现险情的堤坝进行抢护,转移被困群众。目前,开发区派出15个工作小组,对12个进水村庄逐户查勘灾情,灾区的防疫工作已经全面展开,慰问安抚灾民,统计受灾情况,正在紧张有序进行之中。对所有转移人员进行了妥善安置,做到有水喝、有饭吃、有病看、有衣穿、有房住,对每个因灾死亡的家属实现“四包一”(县、乡镇、村干部及心理医生)。

目前,邢台市委、市纪委已启动责任追究程序,对这次抗洪中工作不力的责任人先停职后调查。




热力公司在干涸河道内修路


7月20日凌晨两点,洪水从大贤村南边村口的七里河突然越过北边堤岸,冲向村庄。据事后年长村民回忆,大贤村1996年遭受过类似洪灾,之后20年,都没有遭过灾。甚至近三四年的时间,村口七里河河道始终处于干涸状态。事实上,在邢台水利专家张工(化名)看来,“十年九旱”,是七里河沿岸的常规状态。


“也许是河道几年没有水了,他们就在河道里修了一条路。”大贤村村民高强(化名)向新京报记者表示。高强所指,是今年春节后,突然有一家热力公司进驻南边村口,先在村庄南边道路上挖开4米多深的沟道,再将挖出来的泥土和路基废料填埋于路面下的七里河。


7月23日,受灾的第4天,大贤村受灾村民救灾速度在加快,但是南边村口被冲坏的巨型热力管道,路边最深至4米的大坑,以及周边凌乱的物品和坍塌不平的地面,似乎始终无人问津。


7月23日,邢台大贤村,一辆掉入热力管道沟的汽车。


“热力公司与我们村庄没有关系,所以我们对他们了解不多。”高强说。


多名村民回忆,没多久,路边的巨大沟道挖好,与此同时,封闭了原来的道路,但七里河河道出现了一条新修的出路。这条路先是与原来路基平行,因为七里河河道在此处发生方向改变,由原来的东西向变为西北-东南向,为了与对岸连通(原来此处有一座桥),新修道路转变成与原来桥面平行的东北-西南向,横亘在河道中央。


多数村民认为,洪水暴发时,该道路基阻挡了洪水前进。


河道变窄造成洪水漫过河堤决口


据了解,大贤村所在的上游有三个主要水库,分别是朱庄水库、东川口水库以及野沟门水库。最初,因为官方曾在7月19日下午公布过朱庄水库的泄洪通知,朱庄水库一度被认为是大贤村遭遇洪灾的原因。


邢台官方在7月23日发布会上表示,七里河上游仅有一座不可调控的东川口小型水库。朱庄水库下泄洪水流入大沙河,不会流入七里河。另官方通报,大贤村遭遇洪灾,是因为上游降雨量过大,以及东川口水库水位暴涨,两路雨水同时流入七里河,在107国道汇成大洪水。又因为七里河在大贤桥迅速变窄,造成洪水漫过河堤决口,使开发区的村庄进水。所以,官方认为,大贤村所在的开发区受灾属于自然灾害,非人为泄洪所致。


七里河河道在市区内很宽,至大贤村村口大贤桥处突然变窄。此外,七里河大贤村段没有明显加高河堤。


与官方说法不一致,东川口水库渠道管理的主任胡立峰告诉记者,东川口水库的水,在7月20日凌晨绝不可能到达大贤村。


他回忆,7月19日晚,他在东川口水库值班,当晚12点多,他发现东川口水库马上要漫坝,于是就立即通知了所辖的几个下游村庄。7月20日凌晨1点多,东川口水库开始泄洪,但是据他了解,当时泄洪流量仅为每秒300立方米。


“这个水量很小,朱庄水库泄洪时是8000多,你对比一下。”他说。后来的事实显示,大贤村发生洪灾的时间是7月20日凌晨两点多,但是东川口水库至大贤村的距离为50多公里,“1个小时,东川口水库的水不可能到达。”


邢台县水务局一张姓负责人表示,七里庄水位大涨,只可能是沿途支流汇入。


至于东川口水库漫坝时,为何没有通知中下游,张姓负责人表示,当时附近的电路损坏严重,他们手机打不出去,与外界失联了。


7月23日,邢台开发区大贤村,一户受灾的村民家。


预警电话几乎与洪灾同时到达


7月23日,村民韩叶龙在家中清理淤泥,他告诉新京报记者,其65岁的父亲韩帮助在这次洪灾中遇难。


“发现房间进水后几秒钟,水涨到了两米多高。”当时他和妻子以及两个儿子一起住,四口人来不及逃出屋外,挣扎着抓住了窗子,他们来不及救住在隔壁房子的父亲。


“他们都不通知我们一声,我们还带着一个3个月大的孩子,什么都来不及。”韩叶龙妻子对新京报记者说。


涨水时,村民用毛巾将孩子固定在窗框上,以防被冲走。


在大贤村,多数村民对记者表示,洪水来临前一晚,他们跟平常一样,吃完晚饭、睡觉。因为下雨,部分村民睡得还比较早。


凌晨两点多,洪水突然冲进大贤村村民家的房子,几乎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不过,有一位村民表示,他有两分钟时间反应。村民高顺山,近期一直住在大贤村村支部。他表示,7月20日凌晨1点55分左右,他突然被村支书张战歌叫醒。


“来洪水了。”他记得张战歌对他喊了一声。之后,张战歌冲进村支部广播室,开始对着广播喊,“他喊了几句,‘乡亲们,赶紧起床,洪水来了’。”高顺山说。


后来,张战歌告诉过高顺山,他在凌晨1时50分接到一个洪水预警电话,跑到村口看,洪水已在村口,他赶紧跑回村支部广播。


事后,新京报记者通过多位村民核实,除了高顺山,大贤村还有村民田志恩(化名)、高更田听到过广播。


“不过我们听到也没用,起来时水已进屋了。”高更田说。


23日中午,见田志恩向媒体表示听到了洪灾预警广播,几名村民有些“激动”,拉着田志恩,非要问清楚哪里有广播。田志恩只说:“我听到就是听到了。”


大贤村下游南里庄村民张青春说,7月19日22时50分,他们村子接到了洪水预警,全村紧急加固了大坝。


“我们也许有预警,但是有什么用?”几位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


7月23日,邢台开发区大贤村,被洪水毁坏的汽车。



相关阅读:

洪灾严重,三峡作用再引质疑/ 历史回眸:肆虐大半个中国的98年洪灾全纪录

中国洪灾 | 湖南出现抗洪“敢死队”,600万蓄洪区民众背负弃子命运保武汉

中国高速发展导致洪涝灾害?!山西、河北、湖南等地灾情严重!




广告招商 联系我们

电话:(02)9262 7900

微信:ACNW-COM

地址:Suite 61 Level 6, 650 George St, Sydney, NSW 2000

官网:acnw.com.au or 118.com.au

邮箱:sales02.acnw@gmail.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