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mon:GO》玩不了!为何中国玩家总受伤?

<- 分享“加拿大第一生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7 加拿大第一生活


2014年愚人节那天,谷歌公司公布了一段视频向全世界开了个大玩笑:谷歌地图已经把现实世界和《精灵宝可梦》的世界连接了起来,从次日起用户就可以拿着手机去抓皮卡丘啦!这段视频在Youtube上获得了超过1800万点击量,大多数观众在看完后都为这个愚人节骗人的鬼点子痴痴发笑——除了当时还在谷歌负责AR游戏项目的约翰•汉克。



两年后的今天,约翰•汉克已经成为了Niantic公司的CEO,而最近由他们和任天堂合作推出的《精灵宝可梦:GO》,则把当年的愚人节玩笑变成了现实——而这足以让全世界的玩家痴狂:不爱出门的游戏阿宅为了抓皮卡丘,跑遍了城市每个角落;被游戏设定为道馆的美国白宫,被络绎不绝前来争夺控制权的玩家重重包围;几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甚至还在找口袋妖怪的时候,意外发现并阻止了一次凶杀案。


然而,这样一款震惊全球的现象级游戏却又一次与中国玩家擦肩而过了。任天堂目前不但没有在中国运营这款游戏的打算,而且还试图通过各种技术手段阻止中国境内的玩家登陆这款游戏——而这样的差别化待遇,中国玩家早已在长年累月的忍受中见怪不怪了。


中国玩家很受伤


2010年初,谷歌因为拒绝遵守我国法律过滤搜索结果,最终选择离开中国市场。在此之后,绝大多数由谷歌提供的网络服务都被封禁,而这正是如今中国玩家无法游玩《精灵宝可梦:GO》很重要的一个原因——这款游戏需要用谷歌账号登陆,且大量使用了谷歌地图数据。前不久发售的《毁灭战士4》多人模式无法在国内直接游玩,也是因为它使用了谷歌服务器。


然而对数量上占了绝大多数的小白玩家而言,最大的问题并不是网络封禁,而是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它们。《精灵宝可梦GO》至今为止都没有登陆国区App Store,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如今国内对这款游戏的狂热追捧其实更像是游戏圈里的自嗨。



《精灵宝可梦:GO》风靡全球,可中国玩家就是玩不上

  

此外,《刺客信条》、《战神》、《美国末日》等代表当今最高制作水准的游戏,虽然在全球范围内都拥有庞大的影响力,但大部分在中国连正规合法的销售渠道都没有。这就意味着多数中国玩家可能根本就都不知道这些游戏的存在;而数量极少的核心玩家就算付出了和国外玩家同样的金钱,也无法获得同等的售后服务。


当然,通过与国内公司合作、与有关部门不断打交道,部分国外游戏还是披荆斩棘,最终获得了进入中国市场的资格——只不过中国玩家却很难在第一时间玩到。暴雪的《暗黑破坏神》和《魔兽世界》各个资料片在延期上动辄就是几个月、甚至几年,而如今国行PS4和Xbox One每个月“新发售”的游戏大多数都是几年前就见过的老面孔。



大多数国外主流游戏在中国根本没有发售渠道


更让中国玩家心寒的是,许多好不容易引进的国外游戏还常常针对中国市场制定特殊的运营策略。国服《暗黑3》的内购商城虽然只卖不影响平衡的装饰性商品,但这样的商城却是中国玩家“独享”的,似乎在暴雪眼里全世界就中国玩家的钱好赚。而《植物大战僵尸2》在刚登陆中国时,还为中国玩家专门定制了全世界最高的难度,但与此同时内购商品的价格却相当于国外版本的两倍。


多年来,中国玩家几乎无法享受到和国外玩家同等的乐趣和服务;而不少国外的游戏公司似乎也在想方设法地压榨中国玩家的金钱。难道中国玩家真的就不配享有正常的游戏乐趣吗?为什么每次受伤的总是中国玩家?



当年《植物大战僵尸2》刚登陆中国的时候,为中国玩家定制了全世界

最高的难度


中国特色审查


众所周知,我国对文化出版物的管理一向严格,尤其是对涉及政治、民族、宗教和意识形态方面的内容极其敏感——而这也是COD、男朋友等游戏无法进入中国的主要原因。


然而我国并不是地球上唯一对此敏感的国家。在德国,所有和“纳粹”稍微沾点儿边的游戏都会被列为违禁品,封杀起来毫不手软;在印度,《辐射》中的“双头牛”设定触犯了印度教信仰,最终整个系列都被查禁。类似的现象在全球范围内其实大量存在,每个国家或多或少都存在着各自不能容忍的禁区。但真正会触犯到这种级别红线的游戏其实只有极少一部分,就算禁掉它们,也不会对造成过大影响。



《辐射》中的变异双头牛因为玷污了牛在印度教徒中的神圣形象,这个

游戏系列被印度封禁


真正让我国审查大显神威的,依然是那个老生常谈的理由:“保护青少年健康成长。”为此哪怕原本是专门针对成年玩家开发的游戏,都必须处理成婴幼儿都能接受的水平,否则就不予通过。对国内广大的成年玩家而言,这种一刀切的方法严重损害了他们的利益;而对国外的许多游戏厂商来说,要想进入中国市场就得花大价钱大刀阔斧地进行修改。


为青少年提供健康的成长环境其实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种共识,海外许多国家都为此制定了非常详细的游戏审查制度。血浆占屏幕面积比例多少以上就算是18+,侮辱性语句出现多少句以下才适合青少年游玩都有非常详细的标准。然而在中国,一款游戏究竟是否暴力、低俗在很大程度上都要看审核工作人员怎么拿捏——而这足以让对中国审核缺乏了解的海外游戏公司感到困惑。



一款游戏究竟怎样才算暴力,在国外分级制度中有着非常详细的标准


尽管在审查政策上面临着各种困难,但是对国外各大厂商来说,应对各种麻烦事儿早已是家常便饭。就连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精灵宝可梦》系列都要常年应对着PETA(善待动物组织,它们认为把口袋妖怪放进小球里极为残忍)的官司诉讼。按理说,只要有机会国外的游戏厂商就不应该仅仅是因为审核流程繁琐,就轻视中国这个13亿人口的市场。中国玩家长年累月遭受这种不公正待遇应该还有除此之外的其他原因。



《精灵宝可梦》因为要让可爱的小动物们互相打架,让PETA难以容忍。任天堂也因此经常受到国外动物保护者的控诉。


恶劣的市场环境


在《精灵宝可梦GO》刚公布后不久,整个开发项目还尚且处于测试阶段的时候,国区的APP Store就悄然上架了一款名为《城市精灵GO》的手游。虽然该游戏并没有明目张胆地直接使用口袋妖怪的怪物,但不论是画风还是玩法概念都与《精灵宝可梦GO》高度雷同,国内厂商的“市场敏感性”和开发效率可见一斑。而如今《精灵宝可梦GO》风靡全球后,这款中国版的《精灵宝可梦GO》也借势登上了国区App Store免费榜榜首,名利双收。


这种现象在中国其实并不新鲜。抄袭国外游戏创意,然后粗制滥造率先在国内上线从而攫取大量用户,最终在市场竞争中反而击败原版游戏的例子比比皆是。再加上中国玩家大多数都没有付费购买游戏的习惯,免费下载的氪金制游戏大行其道——这让国外游戏很难按照它们原本的商业逻辑在中国市场上赚到钱。这也就是许多国外游戏厂商要么对中国市场提不起兴趣,要么千方百计学国内厂商氪金的原因了。




按理说任天堂的游戏大多都老少皆宜,通过我国审查的难度应该不高。但是任天堂却是如今三大主机厂商中对中国市场兴趣最小的。这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他们对中国市场环境非常忌惮。


趋利避害几乎是地球上所有生物的本性,不论是中国人还是西方人在人性上其实都差不多。如今的欧美游戏厂商很少做出山寨侵权的行为,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商人有多自律,而是在相关法律法规已经完善的环境下,违法付出的成本远远高于老老实实做生意。而国外玩家普遍愿意花钱去买游戏,也并不是因为他们更加高尚或有钱任性,而是因为游戏产业多年来的发展已经为他们培养起了付费习惯。大家都是在各自的情境下做出最符合自己利益的选择,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人的道德素质,而是在于市场和环境。



国外玩家早已养成付费购买游戏的习惯,去网上寻找盗版资源对很多人来说是件学习成本很高的事。


需要注意的是,任何一个产业的发展都会经历一个从不规范到规范的过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美国游戏市场同样山寨丛生、盗版横行,其恶劣程度和如今的中国市场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雅达利冲击”后游戏市场才逐渐回归理性,后来又经过了十几年的发展才逐渐建立起今天这样的秩序。起步晚的中国游戏市场在规范化的道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直接引发了雅达利冲击的ET


值得庆幸的是,随着近年来中国经济的发展,有着较强付费能力和付费意识的玩家群体越来越庞大。国内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法规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完善,盗版和山寨所要承担的风险越来越高。虽然如今我们依然无法和全球各地的玩家一起愉快地抓皮卡丘,但也不要忽略了今天已经是对中国玩家友好的时代。我们不妨对未来拭目以待吧。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