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何有自信说南海仲裁结果是“一张废纸”?看看仲裁员就知道了

<- 分享“澳洲新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3 澳洲新闻


12日,位于海牙的国际仲裁法院发表南海仲裁案的所谓裁决,声称中国在南海的“九段线”没有法律基础。中国对美济礁(Mischief Reef)和仁爱礁(Thomas Shoal)周边两百海里不具有专属经济区权。


如果回溯这个仲裁庭的所作所为,会发现这个裁决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我们一般所说的南海仲裁案,是由菲律宾2013年1月向荷兰海牙的常设仲裁法院提起的,他们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南中国海主张的九段线,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因而诉请仲裁。”


菲律宾提起仲裁的程序性问题边驿卒已经在《如何对待南海仲裁结果,中国给各方指了一条明路》一文中详细指出,仲裁庭忽略了很多程序性问题,自行越权扩权,强行仲裁,匪夷所思。


下面我们来看看菲律宾提交仲裁的是啥内容。


在提交仲裁庭的起诉状中,菲律宾列举了多达15项主张,其中可以归类为以下四种:


1、要求中国在南海事务上遵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并依据其界定中国的主权和利权边界;

2、请求仲裁庭宣布中国的“九段线”不合法,不得依据九段线获取主权和利权;

3、请求仲裁庭宣布黄岩岛等为礁石、渚碧等为低潮高地(意味着不拥有领海或专属经济区),以及美济及仁爱礁属于菲律宾的专属经济区内;

4、要求中国不得继续侵犯菲律宾的低潮高地、捕鱼和其他海洋权益。



九段线示意图


很明显,菲律通过多项主张意图否定中国“九段线”内的历史权利。要求仲裁庭认定南海“九段线”的历史性权利不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但有学者早就指出,1994年生效的《公约》只适用于之后发生的争端,根本不能溯及南海“九段线”。


虽然仲裁结果今天才公布,但菲方律师雷切勒早就透露,裁决“将剥夺中国提出这一主张的任何法律基础”。


外交部表示:好像他在所谓裁决出台前已知道裁决怎么写,并且知道裁决是按他的想法在写,这就奇怪了。雷切勒现身说法,只能证明所谓仲裁庭只是某些势力的代言人。


仲裁庭都有哪些仲裁员?他们中立客观么?


2013年1月22日,菲律宾单方面提起强制仲裁。应菲律宾单方面请求建立的五人临时仲裁庭,选定常设仲裁法院作为该案的书记处。


根据仲裁庭书记处公布的消息,五人临时仲裁庭包括:


托马斯·A·门萨(加纳):1931年5月出生,国际海洋法法庭前法官。

让-皮埃尔·科特(法国):1937年10月出生,国际海洋法法庭法官。

斯坦尼斯瓦夫·帕夫拉克(波兰):1933年9月出生,国际海洋法法庭法官。

阿尔弗雷德·H.A.·松斯(荷兰):1948年10月出生,荷兰乌得勒支大学教授。

吕迪格·沃尔夫鲁姆(德国):1941年12月出生,国际海洋法法庭法官。


五人中,阿尔弗雷德·H.A.·松斯是一名教授,其余四人都是国际海洋法法庭现任或前任法官,其中托马斯·A·门萨是临时仲裁庭主席。



托马斯·A·门萨(最右)、让-皮埃尔·科特(左上)、斯坦尼斯瓦夫·帕夫拉克(右上)、阿尔弗雷德·H.A.·松斯(左下)、吕迪格·沃尔夫鲁姆(右下)


这5位仲裁员的公正性我不好说,但是指定他们的“关键人物”似乎没有资格插手起仲裁案。



国际海洋法法庭时任庭长柳井俊二指派了四名仲裁员


按照程序,国际海洋法法庭时任庭长柳井俊二在接受菲律宾2013年1月强行提出的仲裁案后,于当年5月组成由五名专业人士组成的仲裁庭。由于中方不参与仲裁,因此除了菲方代表之外,剩余4人均由柳井俊二指派。


柳井俊二是日本前资深外交官,柳井自2005年起至今担任国际海洋法法庭(ITLOS)法官,2011年至2014年担任过庭长职务。


在担任国际海洋法法庭法官的同时,柳井本人还是安倍晋三的幕僚,极力推动日本修改和平宪法。2014年5月,柳井俊二还曾向安倍提交关于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报告书。



柳井俊二向安倍提交关于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报告书


在本次2013年8月4日,在中菲南海仲裁庭组建一个多月时,他就以“安保法恳谈会”会长身份在日本NHK《星期日讨论》节目上声称,日本的岛屿受到“威胁”,强调日本存在“敌人”,需要大力强化武力等多方面措施来保障日本安全。可以说,柳井俊二是“一手牵着美国一手拉着安倍”的反华急先锋。


他在本次临时仲裁庭的任命上还动了一些手脚。柳井起初提名斯里兰卡籍的克里斯·品托为庭长。因为品托的妻子是菲律宾人,这一任命遭到外界质疑,柳井才不得不将其更换为加纳籍法官托马斯·门萨。作为南海仲裁庭唯一的非洲仲裁员,门萨长期在欧美求学和工作,其余四名仲裁员都是欧洲人。这显然违背了关于国际司法和仲裁法庭的人员构成应该体现世界各主要法系和公平地域分配的原则。


早有学者质疑,柳井俊二法官对本案的公正性存在瑕疵可能,并理应回避组建工作。


但柳井俊二能够强行受理仲裁,并左右南海仲裁结果,只能说明一点:南海仲裁案并不是单纯的法律案件。


外交部长王毅曾公开指出:“菲律宾的一意孤行,显然有幕后指使和政治操作。”


专家认为,菲律宾方面提出的所谓仲裁申请,其实是一场经过事先包装、别有用心的政治闹剧。


事实上,从2013年菲律宾单方面提起仲裁起,美国就如影随形。仅从公开报道看,美国白宫、国会、国务院、军方都有政要表达过对菲律宾此举的支持。


日本也是如此,与菲律宾举行海上联合军演,让自卫队以各种名义访菲,向菲方转让二手军事装备,利用主办七国集团峰会之机把南海问题扯进峰会宣言,所有这些无不折射出日本插手南海问题的野心。


“南海仲裁案是阿基诺三世治下的菲律宾担当主演、美国幕后操纵、日本充当“托儿”的一出反华闹剧。”新华社曾如此评论道。


这样不靠谱的仲裁,不正是伤害了国际法的尊严么?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