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的第一次到底有多痛……慎读,辣眼睛!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3 内涵段子


 

1995911400-1415

 

许正阳眼前一片漆黑,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整个世界只剩下雨点一般的脚,那一只只穿着硬皮鞋的脚,铺天盖地,毫无遗漏,全都落在自己身上,没完没了。

 


 

疼吗?最初的疼痛已经过去了,只剩下一种奇怪的钝钝的感觉,仿佛大木棒敲打在破棉被上一样,五脏六腑就是那破布包裹着的棉絮,好像全凭着胸腹间还算强劲的肌肉才没有破体而出。身体尽可能缩成一个球,一个声音在脑海中提醒着,双手抱头护住后脑,下颚收回护住咽喉,双腿夹紧护住下阴,双臂夹紧护住双肋,绷紧胸腹,让肌肉去缓冲那不断袭来的重击,只要要害和内脏不受伤,就没有问题。

 

一股咸涩而又温热的液体在口中弥漫,是血,鼻子里的血正在不断涌出,没能顺利冲出鼻孔的血沿着鼻腔倒流到口中。鼻子受伤了,是怎么受伤的,好像完全记不得了,从自己倒地的那一刻,整个世界便陷入了死一般的黑暗。

 

“差不多了,别搞出人命来。”一个声音穿过厚重的阴霾传来,听在耳中就如同隔了几层屏障,飘飘渺渺,如在梦里一般。

 

踢在自己身上的脚终于停了,许正阳重重吐出一口气,伴随着扑面而来的尘土,肺部一阵剧烈的收缩,断断续续的咳嗽无法阻挡的冲出喉咙。

 

后脖领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拽了起来,头无助的抬起,眼睛终于睁开了,一张长满了青春痘的面孔一下子充斥了自己的视野,额头一缕长长的黄色头发耷拉着,一双三角眼中是满满的暴戾。记忆一下子回到了脑海中,是他,就是这个人,一拳打中了自己的鼻子,一脚把自己踢翻在地,还喊了一声“打”,接着自己就变成了沙包,一个人肉沙包。

 

“逞英雄是吗?”黄毛嘴角挂着鄙夷的笑,伸手向旁边一指,“这个人,你认识吗?”

 

顺着黄毛的手指,许正阳的目光落在了地上,那里躺着一个学生,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那是谁,记忆如泉水一般徐徐流淌,充斥着正在恢复清醒的大脑,想起来了,方才躺在地上被一群人乱脚踢得来回翻滚的正是这个学生,而就是因为自己一句“住手”,那厄运便转瞬间降临到自己头上。

 

“不认识,不认识你多什么嘴?”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到自己脸上,脸庞顿时一阵麻木,好重的手,淡淡的血腥在口中继续弥漫着,也不知是先前鼻子受伤流的血,还是方才这一巴掌又在自己口中添了新伤。

 

“知道我们为什么教训他吗?”黄毛松开了手,后脖领恢复自由的刹那,许正阳重重趴在地上,挨打看来真是一件耗体力的事,此刻的自己,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扫地不长眼,弄脏了老子的鞋,老子教他怎么讲礼貌,你还敢让老子住手,你说你是不是找事儿?”黄毛似乎越说越气,一只脚踏上了许正阳的后背,慢慢使劲向下踩,脊柱在重压下格格作响,仿佛在发出痛苦的呻*吟,深深吸一口气,还挺得住。

 

一声大喝凭空响起,如同一个炸雷滚过天际,“干什么呢,大白天的打架,想挨处分了是不是?”身边顿时起了混乱,一阵噼噼啪啪的脚步声仓促的响起,瞬间便已远去,不用看,身边的人,别管是看热闹的还是动手打人的,一定散的无影无踪了。

 

通通两声,左肋下竟又挨了两脚,“别装死,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声音,至少不是那个黄毛。

 

本以为这番重击会让自己受伤不轻,哪知一吸气间,除了鼻梁处的刺痛和周身肌肉的酸麻之外,竟然没有其他异样,连翻身坐起都显得轻松自如。真没想到,自己还挺抗揍。

 

 

“哪个班的,叫什么?”一个身着保安制服的男子双手插在裤兜里站在自己面前,从自己坐着的角度仰视,保安显得异常高大,年轻的脸上都是严肃,除了头上歪戴着的帽子之外,还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高三六班,许正阳。”伸手按着还在流血不止的鼻子,许正阳含含糊糊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你呢?”似乎问完名字便履行完了职责,保安心满意足的转身走到那名躺在地上的学生身边。

 

那学生显然没有许正阳抗揍,挣扎了半晌都没能爬起来,保安眉头一皱似乎要发作,旁边一个个子高高的男生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一把扶起地上的学生,说道:“我们是高一六班的新生,他叫刘志冬,我叫张杰。”

 

“嘿嘿,”保安冷冷笑着,“现在的新生了不得呀,刚来就敢打架。”

 

刘志冬在张杰搀扶下慢慢站起身,脸上还带着痛苦的神情,听保安责怪,连忙解释道:“不是,是他们打了我们,我们在这儿打扫卫生,那几个人过来就打,说是弄脏了他们的鞋,哪有这样的……”

 

“闭嘴,”保安不耐烦的喊了一声,“别和我说谁先动手的废话,只要参与了,就是打架斗殴,懂吗?是不是想让我报到保卫处去,让学校给你们来个处分?”

 

刘志冬显然没有料到保安是这个态度,顿时呆了,这是什么道理,挨了打反而要被处分?

 

“告诉你小崽子,趁着爷心情好赶紧滚,要不然把你们统统带到保卫处,看学校怎么处理你们。”

 

“你……”刘志冬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忍不住要开口反驳,那保安一瞪眼睛,厉声喝到:“你什么你,不服是不是?走,跟我到保卫处去!”

 

站在一边的张杰显然要比刘志冬机灵得多,知道自己和刘志冬两个初来乍到的新生,一旦被带到保卫处,十有八*九会被找一顶违反校规的帽子戴上,就算到不了处分的地步,传到班主任老师耳朵里,留下个不及格的印象分在所难免,刚开始就在老师那里挂上不服管的号,那就不值得了。当下连连道歉,扶着刘志冬跌跌撞撞逃一般的走远了。

 

那保安心满意足,忽然响起还有一个学生在旁边,刚转过头来,却见许正阳早已站起身,连连拍打着身上的尘土,好像自己只是摔了一跤而已。还是高三的懂事,这高一学生,真得好好教训教训。保安一边在心中暗暗盘算,一边哼着小曲摇摇晃晃走入校园的林荫小道。

 

看着保安渐行渐远的身影,许正阳不由在心中苦笑着,集安一中,什么时候才能靠保卫处主持公道?

 

水龙头里哗哗流出的水凉凉的,带着高原九月气候特有的清爽,让许正阳精神一振。血迹随着清亮的自来水流入洁白的盥洗池,化作一丝丝细细的红线,调皮的钻入黑乎乎的下水道口不见了踪影,血终于止住了。

 

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么丢人的事,可不能被同学们知道,希望方才挨揍狼狈的样子没有被熟人看到,尤其是不能被方舒看到,要是被方舒看到了,那自己丢人就丢大了。

 

一想到方舒,心中顿时涌起一阵暖意,整整五十七天没有见到她了,开学第一天,绝不能让她看到自己这狼狈的样子,不行,要回去换身衣服。

 

“许正阳,”一阵清脆如银铃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许正阳身子一震几乎僵住,天啊,怕什么来什么,本学期第一次与心上人见面,竟然是在这样的场合,自己还是这样的形象。

 

午后的阳光从水房窗户照了进来,洒在方舒肩头,那一袭让许正阳魂牵梦萦的白色长裙仿佛被阳光镶上了金色的光边,看着那清秀绝伦的面孔,许正阳顿时呆了,早就想到见到方舒会让自己不争气的莫名紧张,可真见到了才发现,那种紧张来的排山倒海,汹涌澎湃,以至于自己竟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傻站着干什么呢?”方舒微笑着将手中的暖瓶放在开水空头下,小心翼翼的打开龙头,冒着热气的开水倾泻而出,“看你的样子,怎么像是刚从土堆儿里被刨出来一样,”话音未落,笑容已经僵在脸上,“啊呀,你受伤了吗?衣服上怎么有血?”

 

听着方舒言语中浓浓的关切,许正阳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被融化了,口中却不听指挥的喃喃说着:“不碍事,不碍事,一点小伤,早好了。”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热水龙头关上,轻轻将方舒的灌满了水的热水瓶从水龙头下取出来,拿在手中。

 

“和人打架了?”方舒脸上的笑意荡然无存,罩上了一层严霜。

 

“没有没有。”许正阳心头一沉,暗叫不好,方舒生性文静,最是遵章守纪,是班里数一数二的乖学生,若是知道自己和人打架,那可大大的不妙。好在自己那根本不能算是打架,只是被打而已,这样否认不算撒谎。

 

“拿来。”方舒伸出手,瞪了许正阳一眼。

 

“什么?”许正阳不由愣了一下。

 

“热水瓶。”

 

“我帮你拿吧。”好不容易有一个套近乎的机会,可不能轻易放弃。

 

“不用,我自己有手。”方舒说着一把夺过许正阳手中的热水瓶,不再理会许正阳,转身便走。

 

唉,还是生气了,新学期的第一面就这么失败。许正阳无奈的摇摇头,紧走几步,跟在方舒身边。没办法,开局不利,就得靠后面加倍努力了。

 

“跟着我干什么?”方舒停下脚步,看着许正阳,没好气的说道。

 

“我,我,”许正阳的脑子飞快的转着,搜肠刮肚的找着同行的理由,“我也要去教室,正好顺道。”

 

“谁说我要去教室了?我要回宿舍去。”方舒根本不给许正阳同行的机会。

 

“这……”此刻改口也要回宿舍显然为时已晚,眼看着失败接二连三,许正阳恨不得狠狠扇自己几下,是啊,今天开学第一天,又没有课,教室里大扫除早完了,去什么教室,简直就是猪脑子。

 

正懊悔间,一个浑厚的男中音响了起来:“方舒,到处找你都找不到,原来你在这儿。”许正阳顿觉一阵苦涩从心中升起,不用看,来的一定是集安一中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手,高三四班班长,市优秀学生干部,万鹏飞。当然,在许正阳心中,他还有另一个身份——情敌,实力强劲的情敌……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就只更新到这了,后续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哦!!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