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老了,终于出去旅游一次!

<- 分享“旭飞加拿大投资移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24 旭飞加拿大投资移民


●  

过去两周我出去度假了。你要是打开我们公众号的时候觉得内容突然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但是又不知道为啥,告诉你吧,就因为我-他-妈-出-门-啦!我去迪拜玩了一回,回到家不久又得到一个免费旅游的机会(就是白吃白玩回头给他们写点文章那种)去马尔代夫走了一遭。好极了,谢谢你们,我真是爽到不行;谢谢你们,我晒了一身谜之黑肌肤,特别老哥范儿。


我这么激动的原因是,从小到大我就没怎么出去旅游过。小时候家里穷呐,所谓出门旅游,就是开车去附近几个海滨小镇子,太没劲了。我想想都去过哪儿啊:有一次在克利索普斯(Cleethorpes)房车露营了一个礼拜,那儿的海滩上全是大块鹅卵石,上面还盖着水草;后来在法利(Filey)呆过两星期,家人忽悠我去的理由之一居然是 “可以把车交给你,开到惠特比(Whitby)” ;还有一回,我妈的一个老朋友邀请我们去托基(Torquay),结果就在动身之前,我妈因为什么鸡毛蒜皮的破事儿跟那大姐较上劲了,搞得不欢而散,出行计划随即泡汤 —— 瞧我这人生何其悲催。我本来兴冲冲地计划去托基耍个痛快,结果别说这地儿,那年我哪儿也没去成。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们开车去了法利,抵达时已经入夜,当晚就决定找个地方住下。第二天早晨一起床我就被告知,行程有变,立刻动身回家。原来我爸妈整宿都在偷听从远处传来的旅馆老板打老婆的动静。为求心安,他们决定第二天一早就退房另寻住处;但彼时所有旅店早已尽数爆满,找不到去处的情况下,我们就这么回家了,然后那年假期就这么废了。总之一年又一年,别的小伙伴出门撒野玩的风生水起,我他妈什么都没有。屎一样的童年生活啊。


到22岁的时候,我终于拿到人生第一本护照,去的第一个地儿是波兰克拉科夫。那里的啤酒死便宜,我跟其他几个兄弟潇洒自在地过了四天,喝得没完没了。回到家之后我顿时觉悟,喝酒真的太不好了,所以我决定把护照放个保险的地方搁起来,于是乎顺手塞到一个鞋盒里 —— 后来你猜怎么着?我他妈的彻底不记得到底是哪个盒了。这都五年了啊!重新搞一本护照麻烦不说,还得自掏腰包(算起来差不多100美元呢),懒得弄。


五年之后!这玩意儿重见天日了!我动身去阿姆斯特丹爽了两天。阿姆斯特丹遍地都是卖华夫饼的。我搞了根儿大妈卷烟然后笑个不停,感觉就要照着《新西兰大厨》(Masterchef:New Zealand)那路子死过去了,然后就搞到了这个迪拜马代连环旅游的机会,牛逼吧。


总之,作为一个两周前刚刚以28岁高龄初次体验远途航班( “远途” 在我眼里,意思是飞行时间超过一小时)的死宅,我来贡献出一些死宅才能搞出来的独家观察,以飨列位看官。



人们穿得都太他妈缺了


其实我也没啥资格对别人的着装评头论足。整个假日期间我都穿着优衣库的亨利领 T 恤,上身感觉介乎上世纪20年代的牢里蹲装束和你爷爷临终咽气前那副打扮之间。但是我在迪拜见到一个奇男子穿了一件皇马巴萨混血的球衣就太凶了:皇马队徽,巴萨条纹,再加上皇马的赞助商。衣服上没有品牌 logo。我操,这他妈绝逼是我这辈子见到的最缺心眼的男装典范 —— 直到我看到了那票中年游客们。


这帮老哥真是花样百出。有脸上戴墨镜的、腰上栓腰包的、凉鞋配袜子的、老哥专用人字拖的;有满脸横肉的、冲浪风格的、穿摇粒绒的、穿没牌子的尼龙运动夹克的、穿  ASDA  牌达菲鸭 T 恤的、穿各种你没听说过的胡逼品牌运动服的( Locker For Men , Viking Sportwear ,SZykko 云云);有刚晒完一身黝黑胴体的,还有特么穿阿迪速干运动衣的。某天半夜十二点半,旅店火灾警报大作,就在全体住客紧急疏散关头我领略到,这帮老哥晚上睡觉肯定也不会脱了那身海滩休闲战袍 —— 这帮人甚至会系着皮带去吃酒店的自助早餐,服了。



机场是个灭绝自尊的地方



凌晨四点,在盖特威克机场的 “环球汉堡屋” (Globe Burger House),我的视线被一个坐在角落吃汉堡排的孤独老哥吸引过去:这位爷吃相感人,张口大嚼,嘴巴像小孩一样叭叭叭叭叭唧个不停。这类场所是真正的文化熔炉,磨平了其中每一种成分的棱角;这种餐厅保持着中立感,没有任何的国籍特征,不管出现在伦敦、班加罗尔或者密西西比,都毫无违和感。


其实机场是一个解除压抑的地方。你绝不会再见到面前的这些人,你更不想在这儿遇到熟人。一想到即将在飞机里闷上八个小时,你就开始宽衣解带,连鞋都脱了。于是乎,抱着这种心态,你放开了体面,放松了屁眼,放弃了做人的尊严。机场让我们睡不得踏实觉,只能像条狗一样紧盯着自己的行李。所以在我看来,机场是被栅栏圈起来的一坨自带空调的水泥堡垒,是隐藏在密集纠缠的货物专线和安全通道之间的一方 “人间乐土” 。这个叫做机场的建筑形态,其存在的意义就是带领人类走向毁灭之路 —— 就跟你连续在宜家迷路1000次的感受一模一样,实在太可怕了。



酒店自助早餐完全背离经济学常识,而且有望永久性改变你吃饭的方式




过去两周,我每天早晨吃的东西差不多是这样的:一海碗水果,几块糕点,整整一加仑的果汁和/或同等容量的咖啡,一张现做的煎蛋饼(给我煎饼的这位白衣大厨的全部工作就是每天早晨7点到11点给点单的客人煎饼,速度飞快),再来几块糕点,一些三文鱼,最后再搞几块蛋糕。就照这种吃法,最后还能剩下一大堆,一眼望不到头。不吹牛逼,每天早餐剩下的玩意儿够我吃两个月的。那这些剩菜剩饭都到哪去了?没人动过的丹麦小饼干最后怎么样了?度假村周围的宠物狗们吃得一定特别奢华是不是?



“我在度假” 给你借口让你干出所有你平时干不出来的傻逼事儿


这四个字万试万灵。它能让你一大早吃掉一整个芝士蛋糕、在泳池边买20美元一杯的鸡尾酒、大太阳底下汗流浃背看 Kindle 电子书、不知廉耻地逮着地儿就眯一觉。这四个字俨然把人变成了娇生惯养的王子病患者。在迪拜的第二天,我进浴室准备洗澡,然后,就因为浴室里的擦手毛巾比我这些天来正在习惯的那种感觉(卷起来再整齐地码成一摞什么的)稍稍次了那么一些,我他妈居然怒了!


“我在度假” 是一种日常生活给不了你的精神状态,说实话这感觉还挺棒的。再这么堕落下去,只需几个礼拜,老子就彻底沦落为一个肥逼,整天吆五喝六、吃蛋糕上手抓,在享受别人伺候的时候满地散钱作乐。这四个字助你逃离每天生活中那些扭曲的潜规则,简直是精神解脱之道啊。



周到服务让你浑身难受,但过两天你就适应了


去任何度假胜地休闲娱乐都会伴随着一个问题:你会一直跟内心深处的罪恶感较劲。服务生一直在你身边转悠,端茶送水上菜上饭,还递给你湿毛巾擦手擦脸;他们打扫你的酒店房间,收拾你留下的烂摊子。第一天你觉得不好意思,第二天你觉得这是创造就业岗位,等到第三天你就开始作威作福,把睡袍扔出窗外,跟清洁工大吼大叫 “过来给我收拾!” 。


某些时候,我竟怀念起爱搭不理、心不在焉,嚼口香糖上班的售货员女孩 —— 电影里就属这种小妞招人喜欢。另一些时候,我总觉得这种体贴服务来者不善。有时候你进了一家店,结果发现服务之细致入微仿佛教人陷入温柔乡,简直不可自拔。某次我无意间步入一家 Build-a-Bear( DIY 玩具熊店),结果出门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长得跟星战里面风暴兵一个德行的毛绒玩意儿 —— 就因为穿 polo 衫那掌柜小哥太殷勤了,实在过意不去啊。



水上公园太牛逼了



坐在一个大救生圈里玩水上滑梯,这事儿我都腻味了。哎#我的日常 #生无可恋 



坐飞机真傻逼


坐长途航班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得为了这趟旅途彻底放弃人性。买票的时候你跟航空公司说, “给你 700 美刀,求你把我塞进一个小到不行的地方呆8个小时,再给我点标清画质影片娱乐。” 坐在机舱里,跟蜂巢里的蜜蜂没什么区别。喝的水都是铝箔包装,吃的热菜只有绿豆大小,发的威士忌也是袖珍版本。看了三集《摩登家庭》感觉整个人浑身僵硬濒临解体。


长途飞行和感冒卧床的体验差不多 —— 虽然坐飞机比得病好不少,但卧病在床至少能躺着,飞机可是坐到整个人都不好了。长途飞行根本就是反人类行径:一拥而上抢占厕所,小孩哭个不停,耳膜隐隐作痛,喝酒只能半醉不够尽兴 —— 你根本成不了《广告狂人》里面潇洒的空中飞人,无非是一个筋疲力尽脑瓜子疼的空中傻逼。飞机一落地,空调就没有了,八百乘客体温组成的热浪扑面而来。飞机机舱就是个自带迷你电影屏幕的巨型电梯轿厢。在地狱生活是怎样一种体验?坐飞机去吧。



我求你抹点防晒霜吧



听好了,我知道你们上我们公众号就是来看各种牛逼事儿的 —— 比如吸多少一氧化二氮能损害脑细胞,没胳膊没腿的人怎么过性生活之类的。面对现实吧,我就说一句:如果你是像我一样的白皙美肤 boy,千万搞瓶 SPF 50的防晒霜外加巨型帽子一个,不丢人!不过你要是对晒到头痛跃跃欲试,或者想在回家飞机上体验爆皮(形同烤猪那副尊容)这种特殊嗜好,当我没说。



免税店是消费主义文化的畸形儿


免税店是个神奇的地方:只要你顺利通过安检,表明自己人畜无害,就可以进这地方大肆消费,打发一下三四个小时的无聊候机时光。在这可以买一升装的威士忌,还有各种胭脂粉,通通八折。在安检口外面的机场餐馆里,拿巴掌大的小面包刀吃饭都会让保安神经紧张;而免税店里哪怕买一暖瓶的烈酒、大大大包的软糖(吃完直接糖尿病发作那种)都没人拦你。机场的路子太野了。


免税店的消费冲动简直是让人玩了命了,在这种情绪作用下,你迫不及待地买下一辈子喝不完的伏特加、眼影盒还有巨大包的麦丽素。假期还没开始,你见到免税店的健达巧克力蛋已经挪不动步,欲花30美元买一大堆而后快;旅途刚一结束,你又冲进这个全年无休的人造消费乐园,扫荡 Gucci 这类大牌货,把什么兑换外币这类事情抛到脑后。等你拿着满满一兜子战利品离开的时候,才听见天灵盖下面大脑皮层的深处有一个声音悄悄问你: “图什么啊?”



看到外国人用他们的文字拼写你熟悉的品牌名字实在太有意思了


我的大部分旅行照片其实都是拍的各种人写的阿拉伯语版本的品牌名称。


迪拜是个好地方


我根本无法将视线从哈里发塔(Burj Khalifa)上面移开。这玩意一柱擎天,简直不像这个次元的存在,同时它也复杂得让人难以理解 —— 我上一次被建筑物吓尿还得追溯到10岁那年,第一次去伦敦参观金丝雀码头(Canary Wharf)。反正你从几英里以外的地方就能看到这个庞然大物的身影。为安全起见,这座大楼装了1000支闪个不停的警示灯,免得路过的飞机一头撞上去。它的造型像一把刀,像破土而出的鸟爪子,像一块镜子的碎片;但诡异的是,它同时又显得很柔软、亲和,在巨大的外壳下有一个平易近人的内核。白天登塔观光要花100 美元,去。他。妈。的。


迪拜是最接近亚特兰蒂斯的地方:迪拜和那座传说中的古城一样,都拥有超越时代两千年的奇特建筑。迪拜也是离上帝最近的地方:人类自己改造了这块土地,把地表修改成离奇的样貌。填海造地形成的 “棕榈岛” 布局极不科学,以至于连那条后来又花了几百万美元补建的朱美拉岛(Palm Jumeirah)单轨铁路,都好像是在讽刺着人类的愚蠢与无知。遍地都是成双成对、像远古时代雕塑一样的建筑,恍如巴比伦人的遗迹。


这里的生活设施一塌糊涂。我们途径铺设考究的马路,不知道一切能延续多久;我们眺望起重机吊车和其他重型机械林立的天际线,思忖着这城市从何而来。这城市也有平淡无奇的地方:大海波澜不惊,白天热浪滔天以致路上也看不到行人。迪拜这座城市像一个电子游戏中的场景:或许某天等程序员写完了自动清洁街道垃圾的程序,编码工作大功告成之后,这城市就有了活的灵魂。而在那之前,这地方只是勉为其难地充当人类的容身之所罢了。这就是尘世中的《 GTA  III》,人间的自由城。



机场让人产生两种特有的焦虑


刚才说了,机场本来就是个让你烦躁不安的地儿。漫长的白色走廊总让你觉得把护照丢在了某个地方 —— 就算它就在你手里攥着也如此。而机场真正让你抛弃人格变成焦虑症患者的关键点有二点:首先是排队等行李。你发现你的黑色拉杆箱跟其他旅客的箱子别无二致,好像都是上礼拜刚买的大路货。行李迟迟不出现,焦躁在人群中蔓延,如同冷水煮活龙虾。25分钟后,你在压力之下濒临崩溃,惦记着你的 iPad 、洗漱用品、衣服裤子 …… 我操保险公司能不能承担我的损失?我操操操!!!啊,我的箱子终于来了。


其二是例行的查包搜身。安检过程能把那些最能老实配合、乖乖脱鞋脱袜子的人都搞得疑神疑鬼,让他们觉得自己行李里其实满载白粉。



别忘了回来的时候买一袋小包装瑞士三角巧克力(Toblerone)发给所有你认识的人,否则他们会觉得你不够意思


出去度假的人得给没去的人带一小块巧克力,生活中就是有这种诡异的潜规则。你好意思请年假出去玩,怎么好意思不给同事带点免税店的零食呢?到处都是这种神逻辑。没辙,人们对这些小玩意可是相当较真,所以你还是买点回来吧。千万别忘了。哎。


(来源于:网络)

免责声明:旭飞移民所推送的资讯,除了原创文章之外,其余均摘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望谅解。如原作者看到,请第一时间在公众号留言,我们会在后续文章中声明,如觉侵权,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合作!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