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歌声》审美标准变了,不再火辣辣全是小细节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23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爱地人 责编/赵二宝


本周《中国新歌声》(原《中国好声音》),还是基本延续了上周的走向,没有那种特别卖弄和炫技类型的歌手,也说明今年《中国新歌声》的审美标准,确实开始从以前火辣辣的模式,向着更注重细节处理的方向转变。


完整视频,92分44秒 ☟



在本周,除了曾敏杰的《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之外,像刘雪婧的《就是现在》、吉克皓的《找自己》、白静晨的《小幸运》、刘文天的《梦回唐朝》、郑迦文的《停格》和苏立生的《寂寞有多长》,都可以说是忠于原作的作品,尤其是在编曲环节,几乎没有加太多的东西,也没有做出太多的改编,很多音色的运用上,也比较接近原作。这也和前几年的《中国好声音》,包括这几年音乐真人秀更愿意选择的音乐编曲加法模式,有很大的不同。



▲曾敏杰演唱的《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改编很多


而差异则体现在一些细节的处理上。比如刘雪婧的《就是现在》,在演唱中就融入了更多的一些R&B、Soul、Funk之类的技巧,听起来表现力更丰富,当然也有这个年龄学员的一种特征,就是会将技巧的东西,以更面、更形式的方式展现出来,毕竟年轻嘛!


吉克皓的《找自己》,虽然也延用了陶喆原曲的结构,但在演唱中还是融入了彝族特有的民歌腔调和发声方式,没有改变整体的原味,但又多了一种不同的意味。尤其是来自大山的背景,与《找自己》这样的主题相配合时,也更合适了。



▲吉克皓在《找自己》中加入彝族元素


苏立生的《寂寞有多长》,翻唱的是此前《中国好歌曲》(在线观看)学员之一的马条的作品,没有像马条那样表现出沧桑的浓度,但恰到好处的民谣嗓,还是能够唱出北漂歌手的那种阅历感。白静晨的《小幸运》是典型的女声男唱,受到声音辨识度的影响,虽然不能有那种第一眼美女的感觉,但从细节听起来,倒也是丝丝入扣。这似乎也是今年《中国新歌声》进行到现在的一个特点,很多歌曲先不说要不要和原唱比较,至少对于那些第一次听这些歌的人来讲,都会觉得歌手与歌曲的匹配度还是蛮高的,而且那种腔调都像是在唱歌而不是表演,所以不讨厌。


郑迦文的《停格》,在编曲上也是基本沿用了蔡健雅的原版。不过,他还是跳出了蔡健雅比较鲜明的演唱风格,学过美声的背景,也让他不算太饱满的声线,同样可以体现出一种飘而不散的线条感,和白静晨的《小幸运》一样,同样是一首以细节极小的差异取胜的作品。



▲白静晨演唱《小幸运》,以差异化取胜


刘文天的《梦回唐朝》,虽然让导师汪峰激动地现场脱了衣服,但却是一次不太能讨摇滚歌迷喜欢的表演,原因就是“唐朝”主唱丁武的原作,实在是太经典了。对于这种原曲已经可以用仙字来形容的作品,刘文天唱得还是太实在,而且因为过于忠于了原唱,反倒因为嗓音音色与丁武的差异性,唱不出原作的那种飘逸感。



刘文天演唱《梦回唐朝》让观众重温二十年前的摇滚


从摇滚乐翻唱的角度来讲,经典摇滚确实不适合原汁原味翻唱,因为经典摇滚往往会有一个吉他和主唱的烙印和Logo,你要学往往会自讨没趣。当然,这首歌曲出现在《中国新歌声》倒也有它的意义,就是让更多不知道这首作品的人,能够听到中国摇滚在二十年前,原来就能玩出这种“中国风”式的重金属。



▲汪峰听《梦回唐朝》,嗨到脱衣服


本周唯一一首对原作大动手术的歌曲,就是曾敏杰的《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用Soul的唱腔改编并演唱的这首歌曲,在保证了原作韵味的同时,也体现出曾敏杰对于Soul这种技巧掌握的熟练度,虽然这样的曲风元素,在这几年已经算不上高科技,好在曾敏杰运用的成熟,以及在炫技上的不过分张扬,还是以完成度的方式,让作品一气呵成。


要说本周特别亮眼的学员,真没有!经过大风大浪的洗礼,或许是我们歌迷与观众的心气也提高了。而这几年音乐真人秀对于歌手资源的大量消耗,也确实让特别优秀的人才出现断层。也正是因为如此,从今年《中国新歌声》干脆衷于原作的路子来看,还是对的。至少,我们可以选择安安静静的走开,或者安安静静的留下来,听歌。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中国新歌声》第二期,导师被啪啪打脸。

点击展开全文